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flashslce閃光切割是止水自創的和木葉流·影舞葉類似的體術。

    先用強力的上踢把對方踢上半空,隨后自己躍上半空中利用瞬身之術給予對方連續性的重擊,最后從天而降對半空中的敵人進行強力斬擊。

    剛才所有的攻擊全部都被羽精湛無比的體術擋住,但是現在開啟了宇智波一族的血繼限界寫輪眼,止水對自己這最后一擊抱有必勝的信念。

    “竟然……是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

    “居然在六歲就覺醒了寫輪眼……這樣的天賦太可怕了??!”

    “要結束了嗎?真是太可惜了……”

    “那個藥師羽,也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

    望著眼前演習場上,開啟寫輪眼從天而降發動流星一般斬擊的止水。

    雖然羽剛才已經憑借驚人的實力和華麗的忍術征服了他們,但是面對宇智波一族舉世聞名的寫輪眼,在場所有眾人都在替羽惋惜著。

    身為平民忍者,這個才六歲的少年,能夠跟覺醒寫輪眼的天才止水戰斗到這個地步,已經做到了他們所有人在這個年紀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

    “不,真正的戰斗,現在才剛剛開始?!?br />
    一聲平淡又熟悉的聲音從演習場上傳來,在場眾人的視線都不由自主的再次被吸引了過去。

    “鏗??!”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羽已經落敗的時候,忽然響起的猛烈金屬碰撞聲卻讓所有人再次睜大了雙眼。

    只見眼前偌大的演習場上憑空出現了一面巨大的蜘蛛網,竟然硬生生的抵擋住了止水這從天而降的最強斬擊!

    “那是什么東西?!”

    所有人都愣住了,怔怔的望著眼前這憑空出現的巨大蜘蛛網。

    “這是?!”

    看著面前憑空出現的巨大蜘蛛網牢牢阻擋住了自己勢在必得的最強斬擊。

    只見止水臉上的表情一凝,隨即腥紅的寫輪眼中迸發出一片異樣的光彩。

    “終于出現了嗎……羽,你的血繼限界……”

    血繼限界?!

    止水不大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寂靜的演習場,在場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那個小鬼……竟然擁有血繼限界?!

    “沒有看到結印……也不是秘術……”

    與此同時,望著眼前羽手中憑空釋放出來的巨大蜘蛛網,只見站在旁邊的三代火影,臉上的表情終于徹底變了。

    “這個小鬼……難道真的是……”

    華麗無比的雷遁忍術,驚艷絕倫的強大實力,如果還擁有血繼限界……

    三代火影突然發覺,自己竟然已經找不出該用什么樣的詞匯,去形容眼前這個怪物一樣的白發少年。

    “想不到止水你竟然這么早就覺醒了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br />
    “沒辦法……看來我也只能停止熱身,快點結束這場戰斗了……”

    在所有人驚駭失神的目光中,只見抵擋住止水最強斬擊的羽淡然開口。

    左手張開向前伸出,釋放出一面好像無數蜘蛛絲線所構成的巨大蜘蛛網。

    蜘蛛之巢這一招無堅可摧的防御力幾乎足以阻擋任何物理攻擊,即便是止水的全力一擊也根本無法擊破。

    “剛才那種程度……只是熱身而已嗎?”

    “你還真是敢說啊……羽!”

    隔著巨大堅固的蜘蛛之巢,凝視著眼前羽平靜淡然的臉龐。

    只見止水腥紅的寫輪眼中迸發出一陣凌厲的精芒,手中短刀用力一劃。

    “沒有用的,止水?!?br />
    “我制造的線不是普通的武器能夠切開的?!?br />
    面對眼前止水眼中依然澎湃的戰意,但是這時羽琥珀般清澈的雙眸卻毫無波動。

    既然線線果實的能力已經暴露出來,那就直接結束這場戰斗……

    五線??!

    口中平淡的話音落下,只見羽看似輕描淡寫的右手一揮。

    五根幾乎完全看不見的細狀絲線,瞬間就撕裂了眼前的空氣。

    “這是?!”

    看到眼前羽無需結印就瞬間發動的招式,止水血紅的寫輪眼頓時瞳孔一縮。

    遠超常人的動態視力,讓他能夠隱約察覺到空氣中五道危險至極的無形絲線。

    “砰??!”

    止水身后不遠處,一顆大樹瞬間就被切成了六段,倒在演習場旁邊的樹林里揚起了飄散的塵埃。

    “那是……線?”

    同樣,旁邊的三代火影也察覺到了羽釋放出來的無形細線。

    但是親眼看見羽這看似隨手一擊就造成的強大破壞力,依舊還是忍不住驚愕。

    “好驚人的破壞力!”

    “線遁?從未聽聞的能力……難道是一種忍界未知的血繼限界??”

    口中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三代火影發現自己竟然從未聽說過這樣的血繼限界。

    “嘁……”

    “又是瞬身之術嗎……還真是麻煩?!?br />
    一擊落空,望著眼前瞬間消失的止水,只見羽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角,雙眼之中精芒乍現。

    足剃線??!

    這一次羽出手的破壞力更加驚人,一記強力的鞭腿朝著眼前疾馳的止水隔空踢出。

    八根透明無形的細線轟出,直接瞬間就把演習場旁邊巨大無比的巖石切割成了粉碎。

    “太強了……”

    “好可怕的破壞力……”

    一邊不斷施展瞬身之術在演習場上疾馳,躲避著羽一道又一道不斷切割轟擊過來的無形細線。

    止水臉上原本沉靜的神情,這一刻終于開始變得凝重了起來,“如果被那樣的招式擊中一次,戰斗就真的結束了……”

    “抓住你了!”

    大腦正在飛速思索對策,但是這時陡然傳來的聲音,頓時讓極速飛馳的止水心中狂震。

    “砰??!”

    令人所有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演習場上不斷施展瞬身之術的止水,好像突然被什么東西絆倒,整個人一個踉蹌飛了出去!

    線?!

    是什么時候……糟了??!

    身體騰飛在半空中的止水,回頭看見自己身后的地面上,不知何時竟然已經橫著一條幾乎無法察覺的透明細線!

    “就在你剛才使用瞬身之術躲避我追擊的時候……”

    “抽空偷偷制造這樣的一根線,對我而言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似乎是看穿了止水心中的想法,望著眼前失去平衡橫飛出去的止水,只見羽嘴角揚起開口解釋,雙眼中透出兩道令人無法逼視的精芒。

    這場戰斗,他已經贏定了!...“”,。
硕果赌城走势图 金蟾捕鱼单机破解版 今日股市大盘点评 甘肃高频11选五一定牛 15选5杀号2元网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的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手机版 澳洲幸运10破解公式方法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数 今晚开什么特马 黑龙江6十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雀神麻将推倒胡技巧 幸运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图 单机四人麻将下载 sg飞艇开奖计划 浙江11选5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