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轟??!”

    被眼前羽手中形成的龍之爪正面擊中。

    只見這名根組織忍者整個人雙腳離開地面,身體在半空中彎曲,背上的衣服直接炸出了一個窟窿。

    內臟全部都被震蕩碾碎成了粉末,化作一口血霧噴出,橫飛出去十幾米遠之后,摔在地上再也沒有了呼吸。

    龍之爪沒錯,正是羽參考《海賊王》里革命軍領袖蒙奇·d·龍琢磨修煉出來的龍爪拳。

    是羽專門創造出來,用來粉碎這個世界最強之敵而練就的利爪無論是身體或是武器,只要被羽的龍爪擊中,都會直接應聲被捏成碎片。

    雖然這一套特殊的體術現在還只是一個雛形,但是只要羽繼續修煉鉆研下去,或許將來能夠抗衡夕象甚至夜凱那樣的威力也不一定。

    “全部都出來……我已經看見你們了?!?br />
    一擊殺死眼前的根組織忍者之后,羽站在原地淡然開口,他的見聞霸氣早就察覺到了周圍還隱藏著其他的忍者。

    從很大程度上來講,見聞霸氣的覺醒,這種類似超前感知一般的能力,已經讓羽徹底擺脫了依賴眼睛戰斗的束縛。

    “嗖嗖嗖??!”

    果然,羽話一說完,空氣中幾道身影快速閃過。

    只見三名臉上帶著花紋面具的忍者,直接將他團團圍在了中間。

    團藏那個老鬼到底是幾個意思?

    剛剛完成任務回到村子里,就遭遇到了團藏麾下根組織忍者的刺殺,羽不禁眉頭輕蹙,心中琢磨著團藏那個老狐貍的用意。

    “上頭有令……”

    “絕對不能讓你活著去見火影大人,得罪了?!?br />
    三個人將羽團團圍在中間,只見其中一名忍者說著掏出了自己身上的武器。

    和火影直屬的木葉暗部忍者稍有不同,根成員所佩戴的面具要更加豐富多彩,并不只限于仿照動物的面部進行設計,還有其他特殊的花紋。

    “好,雖然不知道團藏那個老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但是拿你們三個來檢驗一下我最新的杰作,也是不錯的?!?br />
    通靈之術??!

    說完之后,羽直接手掌在自己護腕繃帶上面一按,密密麻麻的黑術式延伸,直接發動了通靈之術。

    “嘭!嘭!”

    兩團白的煙霧伴隨輕微的爆炸冒出,暴君和米迦勒兩具身披黑斗篷的人傀儡直接出現在了羽左右兩邊。

    “這是什么?!”

    見到眼前羽突然召喚出來的兩個黑神秘身影,周圍的三名根組織忍者心中一驚,身體下意識后退了半步。

    “如果要旅行的話,你想去哪里?”

    目光平淡的盯著眼前一名離自己最近的根組織忍者,只見羽忽然開口說出了一句讓他有些莫名其妙的話。

    “別和他廢話,快點動手殺了他!”

    雖然羽召喚出來的兩個神秘身影讓他們感到有些不安,但是想到根組織里殘酷的命令和規定,只見這名忍者毫不猶豫直接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空間轉移??!

    只是嘴里的話剛說完,這名根組織忍者就感覺自己眼前一花,一個高大魁梧的黑身影已經憑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蒲扇般的手掌高高舉起。

    這是什么速度……它是什么時候出現的?!

    暴君彈開身體周圍的空氣所展現出來的瞬間移動,讓這名根組織忍者根本無法反應過來。

    腦海里剛剛才浮現出這樣類似的念頭,只見眼前暴君巨大的熊掌已經悍然落下!

    “砰??!”

    一陣輕微的碰撞響起,暴君直接一掌把眼前的根組織忍者拍飛了出去。

    全身都被一層熊掌狀的沖擊波包圍,這名根組織忍者整個人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當在場其他兩名根組織忍者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的同伴已經變成了星星消失在了天空的彼岸。

    “消……消失了……”

    “剛才發生了什么?!”

    眼睜睜看見自己的同伴被暴君一掌拍飛到天上化作流星消失不見。

    剩下的兩名根組織忍者對視了一眼,感覺自己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暴君已經把他拍飛到這個世界的另外一端了……”

    “從理論上來講……剛才那個人已經從我們的生活中徹底消失了?!?br />
    望著眼前兩名震驚呆滯的根組織忍者,只見羽悠然站在原地雙手抱在胸前,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果然,暴君的力量沒有讓他失望被肉球果實的能力拍飛能在高空飛行三天三夜,落到這個世界另外一邊的家伙必死無疑,沒有懸念。

    “風遁·風切之術??!”

    “火遁·火龍炎彈??!”

    從震撼之中反應過來的兩名根組織忍者沒有遲疑,只見兩人同時雙手結印,轉眼就朝著羽釋放出了威力巨大的火球和鋒利無比的風刃。

    根組織苛刻的訓練讓兩名忍者配合無間,c級的風遁配合b級的火遁,威力幾乎已經達到了a級忍術的層次。

    “沒有用的……”

    然而面前眼前迅猛襲來的火球和風刃,羽卻依舊雙手抱胸站在原地,哪怕連挪動一步的意思都沒有。

    防護屏障??!

    在寄生線的操縱下,只見站在羽身后的米迦勒雙手中指與食指相互交疊,雙手交叉在身前。

    屏障果實的能力發動,一面長十米寬五米好似透明玻璃一樣的巨大屏障,瞬間出現在了羽的面前。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br />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根本打不到我?!?br />
    伴隨羽口中淡然說出的話語,兩名根組織忍者無法接受的睜大了雙眼。

    只見他們兩個風遁配合火遁釋放出來的超強忍術,轟擊在羽面前的好似玻璃一樣的巨大透明屏障上,竟然連絲毫破壞的痕跡都沒有產生就消散不見。

    “怎么可能……”

    “那是什么忍術?!”

    面對防護屏障這種令人絕望的絕對防御,兩名根組織忍者簡直無法置信。

    “嗖??!”

    就在兩名根組織忍者震撼失神的一瞬間,暴君高大魁梧的身影再次瞬間移動站在了他們面前。

    “不……不要??!”

    口中掙扎的話才剛剛說出口,只見一名根組織的忍者已經被暴君拍飛出去和他之前的同伴一樣,直接化作了流星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該死……”

    沒有想到羽的實力竟然恐怖到了這種程度,最后剩下的一名忍者咬牙雙手結印,無論如何他也要完成團藏大人交代的任務。...“”,。
硕果赌城走势图 济南站街女爽记 杭州幻游南京麻将 北京麻将在线玩 12号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 街机电玩城捕鱼手机 威趣516棋牌游戏下载 闲来广东麻将app 湖南快乐十分任四遗漏统计 七乐彩单式开奖结果 股权基金配资 大众麻将下载免费 香港6合宝典官网下载 单机四川麻将血战免 新疆25选7 湖北体彩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