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那么……”

    “隨著雷鳴一起……消散吧!”

    沒有理會卑留呼仿佛癡呆了一般的表情,也沒有理會旁邊靜音傻傻張大的嘴巴。

    操縱界王在異空間開門將頭頂瞬間降臨的毀滅落雷完全吸收進去之后,羽眼角劃過一絲落寞的余燼。

    水面開門??!

    緊接著在卑留呼恐懼的目光中,只見他所躺的水面竟然被人變成了門瞬間打開,透出了里面詭異的墨綠色空間,仿佛通往地獄的深淵。

    “這個是……難道?!”

    感受到自己身后憑空打開的異空間大門,卑留呼心頭狂震,散發紅光的雙眼終于被蒙上了一層死灰的顏色。

    轟?。?!

    驟然爆發的雷鳴聲仿佛讓整個大地都狠狠震動了一番。

    原本從天空之上降臨下來的落雷竟然被羽直接調轉了方向,從卑留呼身下的異次元空間大門里面迅猛轟出。

    無比震撼的聲勢似乎形成了一道通往天空的雷柱,毀滅性的威力將淹沒其中的卑留呼瞬間就粉碎成了齏粉。

    “那個家伙……”

    “竟……竟然被他自己的忍術殺死了……”

    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眼前通往天際的毀滅閃雷,只見旁邊扶著綱手的靜音小臉寫滿了震撼與茫然。

    “結束了……”

    望著眼前在毀滅雷光中化作塵埃消散的卑留呼,羽終于收回了目光,口中微不可聞的喃喃自語,“鬼芽羅之術……如果被那個家伙成功集齊五種血繼限界的話,或許真的能夠給這個世界帶來不一樣的變化吧……”

    “話說……弄出這么大的動靜……”

    說著,羽目光一轉,視線落在了旁邊靜音懷中醉酒之后依然還在呼呼大睡的綱手身上,嘴角泛起一絲無奈的苦笑,“這只醉貓居然還是沒有清醒過來么?”

    一頭淡金色的長發有些凌亂灑落,比普通二十來歲女孩還要更加嬌嫩的白皙臉蛋上透出一抹酒后的紅暈,再加上胸前一對謀殺眼球的兇器呼之欲出,酩酊大醉的公主綱手姬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誘人的魅力。

    雖然內心沒有生出其他的想法,但是前世身為過來人的羽,依舊還是不免心中一陣莫名悸動。

    “綱手大人也真是的……這次不知道又喝了多少酒……”

    順著羽有些異樣的目光,靜音下意識低頭看著自己懷中熟睡的綱手,臉上露出一副無奈的笑意。

    不過很快,下一秒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只見靜音驀地睜大雙眼,仿佛像是看著什么怪物一樣上下打量著羽,“不過話又說回來……你,你真是三代火影大人的弟子,那個傳說中的……”

    “啊,那個……忘了還沒有自我介紹?!?br />
    只是靜音還未說話,羽就恍然大悟開口打斷了她,露出一絲笑意自我介紹,“我叫藥師羽,按照輩分的話應該算是綱手前輩的師弟,你好?!?br />
    “真的是你!沒有想到比想象中還要年輕……”

    聽見羽親口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只見靜音黑色的雙眼中頓時迸發出一陣異樣的光彩,“而且……而且外面的傳聞中都形容你是那種三頭六臂一口氣就能夠吞掉戰場的怪物,可是沒想到……”

    說到后面,靜音的聲音幾乎變得微不可聞,看到靜音的反應,羽不禁再次露出無奈的苦笑。

    忍者世界的傳聞向來都是以訛傳訛,以自己曾經在第三次忍界大戰中創下的戰績來看,想要打消這樣的夸張傳言一時半會兒是不太可能了……

    “羽大人??!”

    “羽大人??!”

    而這時,另外兩道清脆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來,只見不遠處白和君麻呂兩個小鬼正朝他們這里快速奔來。

    原本聽從羽的交代在短冊街繼續等候,但是羽和卑留呼在這邊的戰斗爆發出如此夸張的動靜,心中擔心羽的安全所以白和君麻呂趕緊跑了過來。

    “他們兩個是?”

    看著兩個孩子展現出不俗的速度,一轉眼就到了自己和羽的面前,靜音臉上露出一絲好奇。

    從白和君麻呂他們兩個的身手來看,明顯已經完全達到了下忍的水準,要知道即便放眼五大國的忍者村,在這么小的年紀達到這份實力的人也是鳳毛麟角。

    而且兩個少年都是容貌俊秀脫俗的胚子,白溫柔秀氣,君麻呂冷峻不凡,很容易讓人一看就心里產生好感。

    “白,還有君麻呂?!?br />
    感受到兩個孩子緊張的目光,羽心中涌過一陣暖流,開口和靜音介紹他們兩個的身份,“他們兩個是我這次在水之國執行任務的時候撿到的孤兒,現在已經是我的同伴和部下了?!?br />
    “你們好,我是靜音,這是綱手大人?!?br />
    聽羽說出白和君麻呂兩個孩子孤兒的身份,靜音不禁目光一柔,自從叔叔加藤斷在第二次忍界大戰中死去之后,她也是以孤兒的身份一直跟隨在綱手的身邊。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br />
    “我們該回去了,白,君麻呂?!?br />
    羽自然無法猜透此刻靜音心中的想法,看了一眼周圍被摧毀一空的草地和樹林以及不早的天色,轉身打算離去。

    “請……請等一下!”

    見到羽直接轉身離去,靜音心中驚訝,卻一時不知該如何稱呼他,“羽閣下,難道你不打算等綱手大人醒過來再走嗎?”

    如果要依照輩分的話,靜音還得叫羽一聲師叔,可是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還要小六歲的俊秀少年,靜音發現自己怎么也叫不出口。

    綱手?

    聞聲,羽略微回頭,目光瞥了一眼還靠在靜音懷中熟睡不醒的大綿羊綱手,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還是不了……”

    收回目光之后,只見羽頭也不回離去,在靜音眼中留下了一個灑脫的背影,“今天我們就算是萍水相逢吧,將來如果有緣,或許我們會在木葉再見也說不定?!?br />
    可能到了那一天……

    你懷里的醉貓已經成為木葉的第五代火影了……

    怔怔的凝望著羽帶著白和君麻呂他們兩個小鬼離去的背影漸行漸遠,直到在夜幕中消失不見,靜音這才收回目光,攙扶懷里的綱手朝相反的方向離去。

    藥師羽嗎……

    聞名不如見面,還真是一個誰也無法忽視的人呢……
硕果赌城走势图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一牛 浙江20选5走势图带连线图 兴动哈尔滨麻将官方版 青海11选5的台子 6合宝典 图库版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 极速飞艇彩票注册登录 狂欢节 天天捕鱼正版 梦幻国际app下载 江苏快3和值有哪些号 上海11选5计划软件 宁夏十一选五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手机捕鱼游戏注册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