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冰河時代??!

    面對宇智波富岳掌控數百名宇智波忍者釋放的火遁融合而成的最強一擊。

    只見伴隨全身黑化的羽高高舉起的手掌,旁邊元素化的冬將軍全身上下冰寒至極的凍結之力全數爆發。

    仿佛變成了完全受羽掌控的武器,冰結一切的可怕凍氣瞬間化作了一道光束,轉眼就冰封了眾人腳下的整片大地朝著爆炎蔓延過去。

    轟??!

    冰封大地的冰河時代狠狠撞上眼前燒盡一切的焚城烈焰。

    兩股截然相反的強大力量碰撞在一起,頓時爆發出了驚人的能量。

    所有人只感覺眼前一股令人窒息的氣勁炸開,在場的宇智波忍者全部都被掀飛了出去。

    冰火交織在一起,無窮無盡的水霧蒸發出來充斥了眾人所在的整個南賀神社廢墟,他們駭然看見眼前的世界仿佛化作了兩個極端,一邊是冰天雪地的世界,另外一邊是焚燒一切的灰燼。

    “噗??!”

    水霧迷茫之中,周圍倒在地上的宇智波忍者只看見他們的族長宇智波富岳猛然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已經這股強大的力量狠狠震飛了出去!

    “族長??!”

    “富岳大人??!”

    看見這一幕,在場所有宇智波忍者目呲欲裂紛紛驚呼。

    “這下你們應該能老實一陣了吧……”

    望著被冬將軍一擊震飛出去倒地的宇智波富岳,這時眾人頭頂羽平靜淡然的聲音傳來。

    所有人紛紛怒視抬頭,只見那個可怕的白發少年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他們頭頂上空,腳下踩著透明無形的線,居高臨下的俯瞰他們。

    “給我聽好了,今天這只是給你們一個小小的教訓和警告……”

    “如果不想面臨滅族的命運,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太過輕舉妄動,做出不智的選擇?!?br />
    望著腳下無數仰望仇視自己的寫輪眼,羽臉上平靜淡漠的神色毫無變化,他今天來到這里的目的不是要滅了整個宇智波一族,而且為了要改變動漫里的劇情,威懾他們順便鎮壓這場叛亂。

    那個就是被黑絕篡改之后的石碑嗎……

    在這樣的戰斗和破壞中竟然完好無損……

    說話之間,羽的目光若有似無的瞥了一眼宇智波富岳身后的那塊古老神秘石碑。

    那是宇智波一族歷代相傳的石碑,上面記錄的碑文會隨著寫輪眼境界的提升而看到更多的內容,羽沒有想到整個南賀神社都被自己破壞殆盡,這塊石碑竟然還依舊完好無損。

    止水,鼬……

    我也只能幫你們到這了……

    看著腳下到了一地哀鴻遍野的宇智波忍者,羽心中嘆息一聲。

    經過這一番武力威懾之后,他相信短時間內宇智波一族不可能再會有發動政變和奪權的想法。

    “好自為之吧!”

    收回目光之后,羽沒有再去看腳下到了一地的宇智波忍者一眼,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可惡……”

    見到羽離去之后,只見在場所有倒在地上的宇智波忍者全部死死握緊了拳頭。

    堂堂忍界第一大家族宇智波,竟然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以一己之力擊敗鎮壓,這對于這些平時眼高于頂的宇智波忍者而言,無疑要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失敗了,全都失敗了……”

    “我們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宇智波一族的未來究竟會變成什么樣子?”

    只有旁邊倒在地上的宇智波富岳有些迷茫的睜大了雙眼,羽展現出來的力量已經徹底擊潰了他的信心。

    他們整個宇智波一族連緋蒼之羽這座大山都無法跨過,接下來又怎么可能政變成功奪取整個木葉?

    “父親??!”

    “富岳大人??!”

    這時兩道驚呼聲伴隨疾風傳來,只見止水和鼬兩個少年終于趕到。

    “這是……大家全都……”

    匆匆趕到之后,望著眼前整個變成廢墟的南賀神社還有周圍倒了一地的宇智波忍者,止水和鼬兩人臉上全都露出了震撼的表情。

    從剛才羽離開到現在他們趕來,整個宇智波一族所有的忍者竟然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全部敗在了那個少年的手上。

    “對不起,我們來晚了……”

    而旁邊的鼬趕緊上去從地上扶起了自己的父親宇智波富岳,看著自己父親受傷的樣子,鼬的心里感到一陣掙扎和內疚。

    如果以身為一名宇智波忍者的角度來看,他應該無條件的站在家族這一邊,但是考慮到整個木葉生死存亡的安危,他這個宇智波族長之子卻選擇加入了火影直屬的木葉暗部,負責監視自己的家族。

    “藥師羽他到底為什么要這樣做??!”

    心中掙扎和內疚的情緒夾雜在在一起,鼬終于有些沉不住怒氣,目光望向旁邊的止水,“難道火影大人和木葉高層真的已經打算對宇智波一族下手了嗎?!”

    “不,從富岳大人和他們身上的傷勢來看,羽已經手下留情了?!?br />
    感受到旁邊鼬有些憤怒的目光,止水卻默然搖了搖頭,腥紅的三勾玉寫輪眼中閃爍著掙扎的光芒,“他應該是想借這個機會來威懾宇智波一族,讓大家放棄發動政變和奪權的想法?!?br />
    “不過……還是讓我找他去問個明白吧!”

    嗖??!

    話音落下,在鼬和所有宇智波忍者注視的目光中,止水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

    南賀川。

    離開南賀神社之后,羽一人獨自來到了南賀川上游瀑布的懸崖上面。

    從這上面俯覽下去,甚至可以看到遠處木葉繁華的村莊,讓人的心情得到格外的舒暢。

    木葉啊木葉……

    聽著腳下瀑布龐雜的水聲,望著遠處開始華燈初上的木葉村,這個自己穿越之后生活了十年的地方,羽不禁有些感慨。

    平心而論,他選擇出手威懾鎮壓宇智波一族阻止這場即將發生的政變與叛亂,為的并不是木葉,而是為了改變動漫中止水在這里投河自盡的命運。

    自今天這起事件之后,宇智波一族應該會正視力量上的差距從而放棄發動政變奪權的想法,同時也避免了像動漫里那樣發生滅族的慘劇。

    “既然都跟來了……為什么不出來呢?”

    心神飄忽之間,見聞色霸氣感知到身后出現的人影,羽開口說道。

    “羽……”

    身后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出,扯回了羽飛散的思緒。

    驀然回首,羽身后已經站著一個雙目猩紅的年輕忍者,眼神中透出復雜的神色。
硕果赌城走势图 网球比分直播直播李宁网 麻将推倒胡游戏 体育彩票哪个奖金高 3d今晚试机号 杭州理财平台招商 广东26选5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对望码技巧 好运彩票app官方版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上海天天彩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软件 四中四免费平码论坛i 浙江麻将 四方河南麻将 极速飞艇网上注册 山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