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雛田?”

    寧次有些詫異的脫口而出,旁邊忽然出現的這名白眼少女,正是剛剛結束完第八班實戰修煉回來的日向雛田。手機無廣告 m. 最省流量了。

    “羽哥哥,你怎么也在這里?”

    依舊是柔弱怯怯的聲音,望見昨天震懾了整個木葉幾乎所有忍者的羽竟然和自己的堂兄寧次待在一起,雛田有些訝異的微微睜大白眼。

    “是雛田啊……”

    對于擁有見聞色霸氣感知能力的羽而言,雛田的出現并不讓他感到意外,反而讓他感到有一絲驚訝的是寧次對雛田的態度。

    看來曾經的云忍事件被自己一手改變之后,由于日向日差沒有成為日向宗家的替死鬼,所以寧次也并沒有像原本的劇情那樣仇視怨恨雛田,反而會經常約在一起修煉日向一族的柔拳,看到兄妹兩人和睦,這倒是讓羽感到十分欣慰的一件事情。

    “好了,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兄妹兩個繼續修煉了??!”

    昨天晚上和紅兩人共赴巫山云雨纏綿了一夜之后,今天傍晚才剛剛起來的羽路過日向一族附近,見聞色霸氣正好注意到正在這里修煉的寧次,于是心血來潮過來看看,現在見到雛田過來,所以也就不打算打擾他們兩個修煉了。

    空氣開門??!

    話音落下,羽揮手解除了封印刺入寧次全身經絡要穴的尖銳細線重新恢復了他的行動能力,然后操縱界王在身邊打開一道異空間之門打算踏入離開。

    “噢對了……”

    只是離去之間,羽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目光落到旁邊的雛田身上,嘴角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小雛田,我覺得長發可能會更加適合你……”

    確實,比起現在一頭齊劉海短發的害羞少女雛田,羽覺得火影忍者劇場版里面黑長直的雛田才是她真正的顏值巔峰,所以才心血來潮提出了這么一個建議。

    “長……長發嗎?!”

    見到正欲離開的羽目光忽然落到自己身上,害羞內向的雛田頓時一陣緊張,兩根手指戳到一起在胸前畫著圈圈,白皙的臉頰面色通紅,“是……是這樣的嗎……好像換一個造型也是不錯的選擇呢……”

    話一說完,害羞激動的雛田終于鼓起勇氣抬起頭望去,卻發現羽早已經踏入界王的異空間之門消失不見,一片靜謐的森林里面好像從未有人來過。

    和紅老師那樣漂亮強大的女性比起來……

    沒用的雛田一定很不起眼吧……

    望著眼前空無一物的景致,雛田潔白純凈的白眼頓時黯淡下來,一種莫名的失落涌上心頭。

    每一個女孩年輕時期都會有一個英雄夢,尤其是雛田這樣內向害羞缺乏勇氣的少女,在原本的劇情里,熱血陽光勇往直前的鳴人正好擁有著這些她所不曾擁有的東西,正是因為這一點才深深打動了她。

    但是和原本的劇情不同,強大完美無懼一切的羽不僅在她年幼的時候把她從云忍的手里救了下來,而且還力排眾議說服了三代火影改變了日向日差甚至整個日向一族的命運,曾經無數次以完美無瑕的英雄形象出現在她的夢境里。

    所以盡管不想承認,但是比起這個時期仍然渾身冒著傻氣的鳴人,羽更早也更深刻的打動了她的內心,只是這些都是雛田深埋心底的秘密,身為當事人的羽并不知情。

    “如果原來的劇本沒有出現太大變化的話……”

    “大蛇丸那個家伙現在應該已經殺死了砂隱的四代風影羅砂,偽裝成參加這次中忍考試的忍者混入木葉里面來了吧……”

    雛田的少女心思羽自然無法知曉,此時此刻的他,正行走在一片墨綠色無邊無際的界王門門果實的異空間之內,既然眼下差不多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那么接下來他只需要在旁邊靜靜的觀看事情的發展就好了。

    “大蛇丸還有團藏……”

    “呵呵……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兩個等太久的……”

    嘴里呢喃一般的自語之間,羽深邃銳利的目光瞥了一眼旁邊冰封凍結在冰靈柩之內,一動不動仿佛好像只是睡著了一般的野乃宇,嘴角漸漸綻放出殘忍森寒的笑意。

    “接下來……就讓我拭目以待,你們兩個究竟會是誰先下去向野乃宇懺悔呢?”

    ……

    三天的時間,轉眼即逝。

    這次整個忍界萬眾矚目的中忍考試,在火之國木葉忍者村如期舉行。

    各個國家和勢力都將目光投注到了這場由火之國的木葉和風之國的砂隱聯合舉辦的忍者選拔之戰中,一場夾雜著國家與勢力之間兵不血刃的戰爭縮影又一次重新來臨。

    而且與以往羽所參加的那一期中忍考試相比,現在和平時期的中忍考試,參加和關注的人比從前更加的多。

    世事難料,萬一戰爭哪一天又會突然爆發,所以各個國家與勢力之間都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去關注這場自己村子的新星與其他村子的新星之間的較量。

    而在這幾天的時間里,羽除了每天和紅以及夕顏待在一起約會之外,就是到白和君麻呂他們兩個下榻的住處叮囑他們兩個,他這看似平靜的舉動,倒是讓四周那些一直觀察監視他的視線也略微有所收斂。

    中忍考試的第一場考試已經準備開始。

    偌大的教室里面,已經四處擠滿了來自各個國家各個忍村的忍者,紛紛摩拳擦掌一臉躍躍欲試的等待著這場考試的來臨。

    “白,理論考試我不太擅長……”

    “我會不會辜負羽大人的期望……”

    非常罕見的,君麻呂似乎永遠冷峻的臉上此刻居然透露著一絲緊張,因為比起理論,他更加擅長殺戮和實戰。

    “噗嗤……君麻呂你不需要這么緊張……”

    “要知道理論可是我的強項,況且羽大人早已經交代過了,到時候你只要注意我的暗號就行了……”

    難得看見君麻呂會露出這樣的神情,白秀氣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難掩的笑意。

    “好……”

    聽見白的安慰和安排之后,君麻呂的面色終于重新恢復了平靜。

    “喂!你們這些家伙全都給我聽好了??!”

    “我叫漩渦鳴人!是木葉未來的火影!我是不會輸給你們任何人的??!”

    與此同時,身在教室另外一邊的鳴人卻忽然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只見他把大手往桌子上一拍用他那標志性的大嗓門對著教室里的所有忍者喊道。

    “白癡??!”

    看見鳴人驚人的舉動吸引了教室里所有忍者不懷好意的目光,邊上的佐助頓時暗罵了他一聲,而小櫻則是嚇得趕緊把他從椅子上面拽下來。

    “可惡……鳴人那個家伙……”

    “這下害得大家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我們身上了……”

    感受到四周不善的目光,邊上木葉第十班的鹿丸也在叫苦不迭的抱怨道。

    “果然是鳴人君的風格呢……”

    看見鳴人的舉動,坐在君麻呂旁邊的白頓時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

    “那個傻子到底在干嘛?!”

    君麻呂也將視線望了過去,以他冷淡的性格實在理解不了鳴人這種愛出風頭的行為,在自身沒有實力的情況下,為什么還要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呢?

    “不過……那個銀頭發戴眼鏡的家伙……”

    “跟別人打成一片的能力還真是厲害……”

    這個時候,君麻呂突然注意到,旁邊一名銀色頭發帶著一副圓框眼鏡的年輕木葉忍者不知何時已經混入了鳴人他們第七班的小組。

    雖然看似人畜無害沒有任何存在感,但是直覺敏銳的君麻呂卻在他的身上隱約感受到了一種只有在旗木卡卡西他們這個級別的忍者身上才能感受到的氣勢。
硕果赌城走势图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号码 网上的麻将平台合法吗 31选7体彩技巧稳赚 赚钱的手机网游 湖南正宗红中麻将 广东十一选五任三遗 p62每期开奖结果 捕鱼达人单机版全免费 富贵棋牌下载 qq游戏麻雀 山东十一选五走试图 2020中超何时开始 雪缘园完场足球比分 北京幸运28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爱乐彩 个人做期货配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