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木葉,中忍考試會場。

    “老頭子……你還撐得住嗎?”

    站在中忍考試會場的屋頂之上,自來也身上一片狼藉,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望著旁邊同樣狼狽的三代。

    這場木葉崩潰計劃和原本劇情不一樣的地方是,因為自來也回到木葉的關系,三代并沒有犧牲自己的生命使用封印術尸鬼封盡,而是和自來也一起聯手擊敗了大蛇丸,讓他帶著音忍退走。

    “還好,這條老命是保住了……”

    “只是沒有想到大蛇丸如今竟然會變成這幅樣子……如果當初我狠下心殺了他的話……”

    聽到自來也的關心,旁邊的三代微微喘氣,已經年老體邁的他經過剛才那種程度的戰斗,大量的查克拉消耗使得他仿佛整個人隨時都要倒下。

    轉眼望見下面木葉的忍者已經結束戰斗,正在打掃大蛇丸和砂忍聯手入侵木葉所造成的破壞,三代的臉上不由得泛起了痛心的神色。

    “大蛇丸……”

    嘴里喃喃默念這,邊上的自來也也沉默了下去,當初沒能在大蛇丸背叛木葉的時候及時阻止,是他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

    “這次的事情之后,或許我也是該退休了……”

    看著經歷這次木葉崩潰計劃之后又一次遭到破壞的村子,三代收拾心情拍了拍衣服,嘆了一口氣,接下來他還要領導木葉重建和砂隱忍者投降的善后工作。

    “自來也,如果你實在不愿意出任第五代火影的話,那么就接下來就盡快去把綱手給我找回來吧?!?br />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狼狽的身影忽然跌跌撞撞跑進了中忍考試的會場。

    “那個是……團藏??”

    看清楚對方的樣子之后,三代和自來也兩人同時目光一縮,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團藏的身后還跟著一個人——一個誰也意想不到,但誰也無法忽視的人。

    頓時在場所有忍者的目光全部都聚焦到了這里,只看見羽此時此刻的形態已經和平時截然不同,身穿著一襲華麗至極的白色仙人御神袍,一絲不茍的白色大背頭顯現出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正面帶冷笑不緊不慢的跟在團藏的后面。

    “日斬……”

    “無論走到哪里,總是追不上你……”

    幾乎已經快要失去意識的團藏,微閉的雙眼終于看見了站在屋頂上面的三代,那是一個他這一生都在追趕的背影。

    “這次該輪到我先犧牲了……”

    “但是我……最終還是沒能成為火影……”

    腦海之中劃過年輕時期的片段,團藏終于停下了自己的腳步,轉過身耷拉著的腦袋眼神有些空洞的盯著羽,“為了木葉,為了整個忍者世界……絕對不能讓你這么危險的家伙活下去??!”

    “那個是……根的首領團藏大人嗎?!”

    這個時候正在打掃戰場的卡卡西和邁特凱他們這些木葉的忍者也都注意到了狼狽的團藏,以及慢悠悠走進中忍考試會場的羽。

    “緋蒼之羽……他的樣子?!”

    目光落到團藏身后的那個人身上,感受到此時此刻羽開啟完美仙人模式之后與平常全然不同的外表和氣勢,在場的木葉忍者幾乎差點沒有認出他的身份。

    “別天神……”

    “這就是你最后的答案嗎,志村團藏……”

    見聞色霸氣時刻鎖定眼前的團藏,預知到對方下一秒的舉動,羽冰冷邪異的豎瞳之中頓時閃過一道凌厲的光芒。

    指線??!

    屈指輕輕一彈,一道威力炸裂的指線剎那間穿透團藏身體的同時,羽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啊啊啊?。?!”

    一陣疼痛的慘叫聲響起,就在團藏打算發動右眼萬花筒寫輪眼的瞳術別天神的頃刻間,羽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后,而他的右眼已經多出了一個流血的窟窿。

    “也就只有止水那個傻瓜愿意相信你會真的改變木葉和宇智波一族之間的關系……”

    凝視著落在自己手上的一顆腥紅妖異的寫輪眼,羽瞥了一眼身后慘叫的團藏,目光冰冷,“我想當初你就是這樣奪走他的寫輪眼的吧?他的眼睛,你根本不配占有!”

    “止水的寫輪眼?!”

    這個時候,出發去追擊我愛羅他們的佐助和鳴人幾個也已經拖著一身傷勢回到中忍考試的會場,剛好看見了羽從團藏身上挖走寫輪眼的一幕。

    事關自己已經滅亡的家族,已經搖搖欲墜的佐助不由得睜大了雙眼,“卡卡西老師,那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他的手上會有止水的寫輪眼?!”

    “唉……”

    聽見佐助的質問,卡卡西無奈嘆了一口氣,“志村團藏,和三代火影大人同時期的忍者,是木葉高層的長老之一,也是主導害死藥師羽的養母,導致他脫離木葉的兇手……”

    避開團藏主導宇智波一族滅族計劃的話題不談,卡卡西跟佐助和鳴人他們大概解釋了一下團藏和羽兩人之間的恩怨。

    “可惡……所以后來那個孤兒院好心的院長就那樣被害死了嗎?!”

    果不其然,聽完卡卡西講述團藏和羽過去發生的事情之后,嫉惡如仇的鳴人頓時咬牙握緊了拳頭,“木葉里面竟然會有這么陰險的家伙??!”

    心思單純的他,從未想過表面上陽光繁華的木葉,背地里竟然還會有如此陰暗的一面,只有旁邊聽完之后的佐助默默捏緊了拳頭,心里不知在想著什么。

    “不行……”

    “止水的眼睛絕對不能落在你的手里??!”

    視線回到下面的中忍考試會場上,見到具備強大瞳術的止水之眼落在羽的手上,已經心存死志的團藏催動自己體內最后的查克拉,身上散發出無數黑色神秘的咒印,全身噴涌出無數猶如墨汁一般的黑色液體。

    里·四象封印,為了死守止水之眼和羽同歸于盡,團藏毫不猶豫用盡自己所有的查克拉發動了最后的超強封印術!

    “也罷,志村團藏……”

    看著眼前誓死的團藏,羽忽然覺得他也算有那么一絲忍者氣概,哪怕是扭曲的信念,最起碼他也將自己這扭曲的信念貫徹了一生。

    “我就送你最后一程,讓你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吧??!”

    用盡最后的查克拉發動里·四相封印和羽同歸于盡,團藏卻在他生命最后的一刻,看見了他這輩子最難忘的景象。

    無生毀滅??!

    不知何時,羽已經將米迦勒從異空間之門里面召喚了出來,在團藏最后睜大的左眼之中,只見他和羽兩人中間已經隔絕了一層透明的屏障,里·四象封印之術封印一切物體的黑色墨汁竟然無法突破這層薄薄的屏障。

    準確的說,是一層龐大無比的圓球形透明屏障將整個偌大的中忍考試會場都包裹在里面,隨后整個龐大的圓球屏障開始漸漸朝著中間縮小坍縮,地面,墻壁,四周的一切物體全部開始粉碎崩壞。

    “這……這是?!”

    被屏障結界隔絕在里面的團藏涌現出強烈的不甘,但是卻發現自己就連聲音都無法傳到外面去。

    “結束了……”

    “這個屏障結界會無限向內縮小,直到將里面所有覆蓋的物體縮小到一個介乎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間的點?!?br />
    隔著透明的屏障結界,望著眼前無聲絕望嘶吼的團藏,羽平靜的面龐上說不出是什么樣的表情,“讓你全身上下連一個原子都不剩的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記得去向野乃宇和止水懺悔……”

    說完之后,羽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身后的團藏連同整個中忍考試的會場一起被無限壓縮,最終變成一個皮球的大小,然后是一粒塵埃的大小,最后甚至連肉眼都已經根本無法看見……
硕果赌城走势图 博乐填大坑下载免费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九游大厅炸金花怎么开挂 广西快3间隔统计表 陕西快乐十分吧 快乐赛车是不是官方网站 明天吉林快三预测号码 内蒙古十一选五 股票的发行主体 富贵捕鱼棋牌游戏 重庆时时彩推荐计划 天天捕鱼赢现金 永利棋牌官方最新安卓版 安徽11选5分布图一定牛 同花顺模拟炒股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