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讓那么多士兵和武士都束手無策的魔物……”

    “竟然一下子就被解決掉了,真不愧是被譽為傳說的忍者?!?br />
    看見羽光憑身上散發出來的無形霸氣就直接震碎了所有不死軍團的魔物士兵,望著眼前踏入大殿之中朝著自己走來的俊秀青年,端坐在簾子后面的鬼之國巫女紫苑心中早已經掀起了千重駭浪,但是一張精致俏臉上卻只能強作鎮定。

    終于,羽踏過漫長的大殿站在了她的面前,兩人之間僅僅只相隔著一道簾子,感受到迎面而來的浩瀚氣勢,紫苑只感覺此時此刻站在眼前簾子外面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隨時都能夠吞天噬地的洪荒巨獸,不由自主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好了,為了節省大家的時間,這些無聊的客套話就不必多說了……”

    隔著簾子凝視眼前端莊靜坐的巫女紫苑,羽琥珀深邃的眼眸仿佛看穿了她心里的任何想法,“那個叫作魍魎的東西,還有這些所謂的不死軍團,在你們眼里或許是不可戰勝的怪物,但是在真正站在這個世界之巔的人眼里,只不過是一群可笑的土雞瓦狗罷了?!?br />
    “倒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你,好像一點也不擔心魍魎會殺死你?”

    說到這里,羽的嘴角輕輕勾起,饒有興致的打量著自己眼前的這個鬼之國漂亮巫女,“如你所見的那樣,這些不死軍團的魔物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封印它肉體的祠堂,它們的目的我想你也應該已經感覺到了吧?”

    “擔心?擔心就有用嗎?”

    “如果命運真是如此,我的反抗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感覺到羽的目光仿佛看透了自己的內心,紫苑心中暗凜,嘴上卻有些不服輸的說道:“魍魎那個怪物,不正是身為巫女的我所存在的意義嗎?我會向我的媽媽彌勒那樣,再次把危害忍界的魍魎封印起來的!”

    “還真是一個嘴硬而又任性的巫女……”

    看見眼前巫女紫苑一副色厲內荏的樣子,羽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旋即嘴角微微一揚,“如果真的像你所說的那樣,為什么我可以這么清晰的感覺到你心中的那份恐懼呢?”

    “恐懼?我怎么可能不恐懼……”

    似乎是被羽的目光和話語挑動,只看見紫苑的俏臉上透出一絲自嘲,“憑什么我就要接受這樣的命運,憑什么我就要前去封印魍魎,它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就是因為我是新的巫女,就是因為這是我的使命嗎?”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從一出生開始我就生活在這個沒用絲毫人情味的宮殿里,每次出去,總是有著大量的護衛在一旁保護著我,又間接的監視著我?!?br />
    “因為害怕我從出生就有的預言能力,他們雖然在保護著我,可總是離我離的很遠,就害怕哪一天我看到了他們的死亡,所以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個人孤獨度過的?!?br />
    “你說,既然上天已經這樣對待我,為什么還要讓我當守護者,去封印那個可怕的怪物。你說,你說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憑什么就要那樣去做,憑什么就不能夠恐懼和害怕!”

    這些話似乎從來都沒有機會向別人傾訴,今天終于有機會隔著一張簾子跟羽發泄出來,說到最后,一直以來壓抑在心底的酸楚涌上心頭,迷蒙的水霧不由得模糊了紫苑漂亮的紫色大眼睛。

    “你該不會是哭了吧?”

    見聞色霸氣感受到眼前巫女紫苑內心強烈的情緒波動,羽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一見面就弄哭了人家小女孩,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撥開面前的簾子把手帕遞了進去,“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利,但是如果你不想做這個巫女的話,你完全可以選擇不做吧?”

    的確,封印魍魎那樣的怪物,要把這樣的重擔交托給一個像紫苑這樣花季的少女,在羽看來確實有點強人所難。

    “謝……謝謝……”

    看見站在簾子外面的羽遞了手帕進來,有些淚眼婆娑的紫苑下意識說了一聲謝謝,借這個機會卻看清楚了羽的樣子,不由得整個人愣了一下。

    和整個忍界絕大多數人一樣,她沒有想到一直以來被傳頌成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忍者的緋蒼之羽,本人竟然會是這樣一個俊秀翩翩卓爾不凡的年輕人。

    終于反應過來之后,一張精致白皙的俏臉微微泛紅,隨即嘴上無奈說道:“不做?你看到外面那些護衛了嗎?他們憑什么守護我,就是因為我是鬼之國神圣高貴的巫女!在整個鬼之國看來,我存在的價值就是守護整個鬼之國,如果我說不做,你覺得他們會同意嗎?”

    “還為別人著想,說明你的內心還是想守護鬼之國的,之所以怨恨,是因為對這些人把你的犧牲當成是理所當然而感到不滿吧?”

    聽了紫苑的話,羽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如果真的討厭巫女這個身份的話,以紫苑傲嬌任性的性格估計早就把整個鬼之國的宮殿鬧得天翻地覆了,既然她接受了,那就說明在她心里面還是想像自己的母親彌勒一樣好好保護自己的子民的。

    “你知道嗎?我的媽媽彌勒就是在封印魍魎之后死掉的……”

    不想再繼續這個對現在的她來說已經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話題,紫苑低聲說著,下意識蜷縮起來雙手抱住了自己的膝蓋。

    “所以你在害怕……害怕自己這一次也會死去?”

    看見顯得有些沮喪的紫苑,羽明白了她的心思,年紀也就和雛田一樣大的女孩,怎么可能會不怕死呢?

    況且要對付的還是像魍魎那樣聽上去就讓所有人害怕的怪物,周圍的人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理解她的害怕,反而理所當然的認為她應該如同她的母親彌勒當年一樣,勇敢的站出來,主動接下這個艱巨的任務。

    “所以,你說我是不是特別膽小,特別怕死,根本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巫女,根本就不值得我的子民信任……”

    說到這里,紫苑不由自主雙手抱著膝蓋,把臉深深的埋在了雙腿之間,淺黃色的長發撲散開來,仿佛要遮掩住自己此時的窘態。

    “其實我在幾天前就已經感應到了魍魎出現的氣息,可是我卻什么都沒有做,一直偷偷的躲在這兒,偷偷的害怕,偷偷的哭泣,有時候還會從噩夢之中驚醒……”

    月光轉過朱閣照進宮殿,本就清冷的大殿此刻顯得更加冰涼,借著迷茫的月光看著面前埋頭自責而又害怕的女孩,羽不禁心中一陣嘆息。

    “放心吧,既然我已經來了,就不會袖手旁觀的……”

    修長的手掌忍不住放在紫苑低下的腦袋上,輕撫著她內心的自責與悲傷,羽輕聲給出了承諾,“我可以答應你,一定會幫你解決掉魍魎的……”
硕果赌城走势图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西吉安麻将怎么打 22选5带坐标走势图 湖北11选5奖金查对表 腾讯股票 福建快3开奖一定牛 新快赢481开奖号码近200期 贵阳微乐麻将规则 陕西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百度网球比分直播 北京pk技巧想输都难 手机网上打鱼赚钱平 波克棋牌斗地主 22选5开奖结果今 快乐彩票极速快3怎么玩 26选5超级大底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