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啊啊啊?。?!”

    隨后,房間里面傳出了君麻呂近乎野獸一般的劇痛嘶吼,但是很快就被他壓抑了下來,白的臉上寫滿了擔憂的神色,想打開門進去看看,但是猶豫了一下又收回了手。

    看見白這種忐忑不安的神情,羽忽然覺得自己有些體會到了前世那些在醫院手術室門外徘徊等待病員的家屬的心情。

    外面的天色漸漸灰暗了下來,在一片沉悶壓抑的氛圍之中,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房間里面已經很久都沒有了聲息,里面仿佛像是空無一人般,透著死一樣的寂靜。

    吱的一聲??!

    羽忽然睜開微閉的雙眼,房間的門已經被人慢慢被打開,一直蒼白毫無血色的手掌抓在上面。

    “羽大人……”

    “白……”

    無比虛弱的聲音響起,蒼白的臉上全是汗水,但是君麻呂蒼白的臉上卻浮現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太好了!君麻呂!你成功??!”

    看見君麻呂成功活著走出了房間,站在羽旁邊的白高興的直接跳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羽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雖然君麻呂此刻無比虛弱,但是他的見聞色霸氣卻能夠非常清晰的看見君麻呂體內的查克拉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不光是查克拉的量已經增長到了無限接近超影級別的程度,更令人值得注意的是,君麻呂體內查克拉的性質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種不同于風火水土雷,也不同于其他的血繼限界,這樣性質的查克拉,羽自問還從未在其他任何人的身上看見過。

    “看來你的尸骨脈已經完全覺醒了……”

    “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從今往后,你就是我手下的最強之矛了,君麻呂……”

    感受到君麻呂脫胎換骨的變化,羽臉上的笑容不禁愈發泛濫,琥珀璀璨的雙眼之中露出期待之色。

    ……

    砰??!

    就在君麻呂完全脫離危險期的時候,木葉忍者村的另外一邊,不遠處的五代火影辦公室里,剛剛當任兩年多五代目火影的綱手卻忍不住一拳砸在面前的辦公桌上。

    “可惡啊,又是破曉……”

    “不但妨礙我們的忍者執行任務,而且還把所有暗殺的目標全部提前干掉……”

    除了站在身后的靜音之外,坐在辦公室里的還有三代和自來也,只看見綱手一臉憤懣不平說道:“明明已經留住了所有暗部的忍者,藥師羽那個小子到底是從哪弄了這么一大批忍者?!”

    自從兩年前羽在另外兩名木葉高層長老的推薦下當上火影顧問之后,知道他重新組建暗部培訓部門,所以她和三代扣留了暗部所有的忍者試圖削減他的勢力。

    可是沒有想到羽卻自己在木葉忍者村外面引進了一大批訓練有素的精英忍者,而且還個個身懷血繼限界,不但在木葉忍者執行任務的時候造成了很大的干擾,而且還搶奪走了很大部分原本屬于他們的任務和資源,這讓身為五代目火影的綱手明顯感覺到了束手束腳。

    “看來那個小子早就已經有所準備……”

    見到綱手一臉郁悶的樣子,對面身材高大的自來也后背倚靠在墻上,語氣也難得有些鄭重,“的確,我觀察過那些忍者,幾乎每一個身上都有血繼限界的能力,都是一些棘手的家伙?!?br />
    “而且從這兩年他們執行任務的數量和事跡來看,已經開始在整個忍界各個國家的范圍之內聲名鵲起了?!?br />
    說到這里,自來也忍不住感嘆了一句,“不得不說,這個小子不光是實力強大,而且非常有手腕,如果是作為敵人的話,簡直就是一場噩夢?!?br />
    “喂喂,自來也,你這家伙……”

    只是不等自來也把話說完,綱手就語氣不爽的打斷了他,“我叫你來這里可不是為了要聽你吹噓那個小子的??!”

    “呵呵……”

    坐在旁邊沙發上的三代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看著眼前綱手和自來也兩人拌嘴的畫面,他仿佛又一次回到了過去年輕的時候,只可惜當初他帶領的三名學生里面,如今已經少了一個大蛇丸。

    按照原本的劇情,應該在木葉崩潰計劃的時候死去的三代活到了現在,雖然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并且實力退化嚴重,但是退休之后的他卻十分享受現在這種輕松安寧的生活。

    “不過話又說回來……”

    “最近我關注到曉那個組織的活動也開始越來越頻繁密切,將那么多危險的s級叛忍聚集到一起可不會是為了聚會聊天那么簡單?!?br />
    跟綱手拌嘴吵鬧了一陣之后,只看見自來也換上一臉正色說道:“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接下來他們應該很快就會有所行動了……”

    “曉,破曉,只是簡單的巧合嗎……還是說……”

    想到這里,喃喃自語之間,偌大的辦公室里所有人的面色都開始漸漸變得沉重了起來,“藥師羽跟那些家伙之間,是不是存在著某種聯系呢?”

    ……

    回到根組織曾經所在的地下基地。

    不,更加準確的來說,這里如今已經成為了破曉的基地,而且利用永恒轉生眼的能力在這里設立的空間通道,破曉所有的忍者還可以自由往返于這里和雪之國還有星忍者村之間。

    “白,你準備一下……”

    “等君麻呂的情況穩定下來,我們就出發去音忍者村?!?br />
    行走在幽深漫長的過道上面,羽琥珀深邃的雙眼倒映出了兩旁昏黃的燈火,“大蛇丸那個家伙讓他茍活了那么久,也該是時候讓他后悔一下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了?!?br />
    野乃宇的事情他可不會忘記,團藏固然是罪魁禍首,但如果當時不是大蛇丸和團藏達成協議在土之國阻擊攔截他,那一次他肯定可以及時趕到阻止悲劇的發生。

    如果也只能是如果,時光不會因此而倒流,所以羽一定會讓大蛇丸明白自己應該要付出什么樣的慘痛代價。

    “羽大人,任務已經完成了?!?br />
    就在這時,漫長的過道上面一陣輕微的疾風吹過,幾名身穿破曉制服的忍者瞬間出現在了羽的面前,單膝跪地。

    為首的忍者金色雙瞳一頭藍色中分頭發,赫然正是曾經御屋城炎手下被譽為臺風戰士的風心,幾年的時間過去,擁有臺遁血繼限界的他已經完全具備了影級的實力。

    “這么快就完成了么,干得不錯?!?br />
    望著身前的風心,羽滿意的點點頭,這些曾經御屋城炎收集培養的血繼限界忍者的實力比他想象的更加出色一點,在全部加入破曉之后更是發揮出了讓所有人側目的作戰實力。

    “小羽!你終于回來啦??!”

    話剛說完,稚嫩的歡呼聲響起,一陣清風襲來,只看見羽的背后上不知何時已經趴了一只小蘿莉,淺亞麻色的頭發,淡紫色的大眼睛,可愛的臉頰上還有兩片紅暈。

    “喂!千乃!不要對羽大人無禮??!”

    看見突然出現的小蘿莉竟然如此無所顧忌的爬到羽的背后上,單膝跪在面前的風心連忙出聲喝止。

    “果然,又是你這個小家伙……”

    聽見這個稚嫩的聲音,羽一把將趴在自己背后上的小蘿莉抓到面前,有些無奈的看著她。

    正是御屋城炎的女兒千乃,血之池一族在這個世界上唯二的后裔,雖然年紀未必比羽小,但是擁有血繼限界血龍眼的她卻這么多年都沒有長大,外表無論怎么看都還是一個小蘿莉。
硕果赌城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派奖 广州小姐那里找 开盘前如何买股票 网络游戏赚钱排行榜 516棋牌游戏官网 老11选5中奖技巧 江苏e球彩有什么技巧 武汉赖子麻将最新版 彩金捕鱼破解版 永盛棋牌官网下载 吉林11选5计划 f1赛车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单机麻将下载免费版 黑龙江p62奖金多少 贵阳站街女最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