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打中他了嗎……還是……

    一雙美眸帶著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小南仔細的觀察著腳下塔樓屋頂上面的情況,心中的念頭飛快的運轉著,她心知羽絕對沒有這么容易被她干掉。

    “一見面就對我發動這么凌厲的忍術……你就這么痛恨我嗎?”

    發動次元之門的能力,羽帶著一絲玩味和調笑的聲音,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小南的耳邊,仿佛就像是在她耳畔輕輕吹著氣一般,小南甚至都能感覺得到從其中傳來的一絲溫熱。

    “可惡……”

    小南驀然一驚,差點嚇出一層冷汗,沒有想到幾年的時間不見,羽的時空間忍術竟然提升到了這種地步,不但被他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后都沒有察覺,而且還被他靠的這么近在自己耳邊說話,如果他想要殺死自己……

    輕輕扇動著自己背后一對巨大的紙制翅膀,小南猶如一幅天使一般的美麗畫卷,轉身暴退如臨大敵般的死死盯著突然在自己身后出現的羽。

    腳下踩著透明無形的線站在虛空之中,羽的身上披著一件發動完美仙人模式所帶來的華麗無比的白色御神袍,銀白碎發隨風飄散。

    完美深刻的面龐上鑲嵌著一雙琥珀珠寶一般的眼睛,正在深深的看著她,眼神之中似乎沒有絲毫的敵意。

    “緋-蒼-之-羽……”

    死死的盯著自己面前這個憑空出現的男人,小南的嘴里一字一頓的吐出了他的名字,同時心中暗自震驚對方身上遠比當初更加強大的氣勢。

    “既然大家都是老熟人了……”

    “那我也就不用再做自我介紹了……”

    仿佛完全沒有感受到對方的敵意,凝視眼前猶如天使一般飄飛沉浮的小南,望著她有些熟悉的清冷面容,羽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說起來……還是得好好感謝一下當初在田之國,你對我的‘救命之恩’呢……”

    “去死吧!你這個混蛋??!”

    不提還好,聽見羽又再提起那件事情,而且臉上還帶著那樣可惡的笑意,小南銀牙一咬,立即發動自己體內的查克拉,變化出一副巨大無比的紙制手里劍,揮舞出巨大的破空之聲直接飛旋爆射出去!

    式紙之舞·大紙手里劍??!

    結果有些出乎小南意料的是,就在她手上的巨大紙制手里劍飛射出去的一瞬間,眼前的羽就已經重新調整了自己的位置,仿佛未卜先知一般,直接輕而易舉避過了她發動的凌厲攻擊。

    轟?。?!

    手中飛射出去的巨大紙制手里劍完全沒有命中目標,在羽身后不遠處的地方發生了猛烈的爆炸,下意識抬眼對上了羽琥珀深邃的雙眼,小南的心底不禁泛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這種感覺……到底怎么回事……

    感覺到自己整個人仿佛都羽的雙眼完全看透,小南秀氣的眉毛微微蹙起,心底不可遏制的浮現出了一股莫名的不安與悸動。

    “讓自己的查克拉產生紙的變化,然后可以混入術式將它變成起爆符……”

    “真是無論看多少次,小南你的能力都是那樣讓人覺得奇妙……”

    這個時候,站在高空之中的羽也在仔細觀察著小南的能力,發覺她的實力比起過去又變強了不少,心中暗嘆小南果然不愧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女忍者之一,恐怕五大忍者村的影也不過就是她現在這樣的水平。

    站在高空之上,羽和小南兩人互相注視對方,只不過小南的臉上寫滿了凝重戒備的神色,而羽卻是一臉的玩味狡黠。

    “我說小南小姐……”

    氣氛有些沉默,感覺到小南看向自己的眼神如同在提防著什么洪水猛獸一般,羽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無奈的苦笑,“雖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你也用不著這么提防著我吧?”

    “緋蒼之羽……突然出現在雨隱村……”

    仿佛沒有聽出羽言語之中的調笑意味,小南清冷的俏臉上依舊是拒人千里的冷漠,眼神沉重而警惕,“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的目的……”

    羽略微輕吟了一番,醞釀了片刻之后終于開口說道:“除了來這里看看你之外,我要見一見你們曉的首領佩恩……”

    “你是來找佩恩的?!”

    聽到從羽的嘴里說出的名字,小南身體微微一震,眼神愈發警惕,面對著羽仿佛知曉一切,洞察萬物的目光,小南發現自己一點也看不透眼前的這個男人。

    這個時候,就連雨隱之村仿若永不停歇的雨也漸漸停止,似乎預兆著注定不會平靜的事情將要發生。

    “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我對你并沒有惡意……”

    感受到眼前的小南充滿敵意的目光,羽攤開了雙手,表明自己并無惡意。

    對我沒有惡意嗎……

    聽見羽仿佛出于善意的話語,小南面容微微一怔,的確,如果他要殺死自己的話,剛才那一下就已經可以做到了……

    “不論如何……”

    “在弄清楚你的目的之前,我是絕對不會讓你見到佩恩的??!”

    盡管內心深處也感覺到羽對自己確實沒有惡意,但對方畢竟是能夠憑借一己之力摧毀五大忍者村之一的存在,理智還是讓小南不敢絲毫放松警惕。

    “不管怎么樣……”

    “在讓這個家伙見到佩恩之前,也要盡量消耗他的查克拉……”

    想到這里,小南貝齒輕咬,驟然開始發動自己體內的查克拉,無數鋒利的紙片在空氣之中快速旋轉飛舞。

    但是下一秒,她動作卻戛然而止——因為這個時候,一只手掌已經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聽上去似乎有些無奈的聲音從她身后幽幽傳來。

    怎么可能?!

    利用次元之門的能力瞬間移動到小南的身后掐住她的脖子,羽完全能夠想象得到小南此刻臉上流露出的表情有多難以置信,“聽著小南,我知道現在的這具身體是你的紙分身……”

    “我也很清楚你想使用兩波紙手里劍攻擊我,第一波紙手里劍只是佯攻……”

    “然后在我避開你的第二波紙手里劍攻擊的時候,你會使用混入在第二波紙手里劍上面的起爆符從我背后引爆,從而將我殺死……”

    羽輕柔的話語仿佛"qing?。颍澹睿⒌哪剜话?,在小南的耳邊輕輕訴說,但是話里透露出來的內容,卻像是一枚枚鋒利無比的苦無一般,深深扎進了她的心里。

    “你為什么會……”

    小南有些駭然的睜大了雙眼,這一切都還只是她心里的想法,還沒構成實際的行動,結果卻被羽全部一眼看破,“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讀心術?還是說……”

    “無論是人類動物,還是花草樹木,這個世界的一切萬物都有它自己獨特的聲音……”

    “而我的見聞色霸氣,不但能夠看見未來,而且還能夠探聽到它們內心真實的想法……”

    心亂紛雜,就在小南驚駭欲絕的時候,站在她身后制住她的羽緩緩開口替她解釋了疑惑。

    這并不是作死,而是這種提前預知未來并且聆聽萬物之聲的能力,就算讓對方知道了,敵人也根本無從防起。

    “預見未來?聆聽萬物?!”

    有些僵硬的轉過自己的腦袋,小南用她那不可思議的眼神直視羽的雙眼,“這種侵犯神之領域的能力,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所以,在我面前……”

    “你的任何一個想法,任何一個舉動,想使用任何方式攻擊我,都會被我提前看得一清二楚?!?br />
    感受到小南無法置信的目光,羽的手上微微一用力,鋒利的五色線直接將小南的身體切成了碎片,化作了漫天飄灑的紙片飛舞。

    靜靜的站在雨隱之村的高空之上,望著眼前漫天飄灑飛舞的紙片,羽的雙眼之中閃爍著誰也看不透的光芒,“下一次,用你的真身我們再會吧……”
硕果赌城走势图 天天选4开奖结果查询 东方6+1生肖怎么玩 日韩一本道情色 网上怎么样赚钱 单机免费打麻将单机 贵州弈乐最新版捉鸡麻将下载 排列三2019中奖号排列 快乐8五行漏洞 3d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今天 快乐双彩 今日股市行情k线图 北京赛车pk10是什么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攻略 动漫av女优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