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蝎……

    迪達拉的巨大白色飛鳥飛上天空,望著被馱在上面的赤砂之蝎,跟卡卡西他們站在一起的千代心中默念,蒼老渾濁的雙眼當中浮現復雜的神色。

    蝎是她唯一的孫子,年幼的時候父母就在第二次忍界大戰執行任務之時被卡卡西的父親‘木葉白牙’所殺,內心無比孤獨,后來在她的指導下學會傀儡術,是一個無人能出其右的天才傀儡師。

    但是后來心靈扭曲的蝎染指人傀儡的秘術,還把自己唯一的好友制作成了傀儡,從而久之,內心真正變成了傀儡,直到有一天以自己的傀儡之身出現在她的面前。

    千代奶奶……

    無法動彈的傀儡之身被迪達拉拖著帶走,望著眼前下方地面上逐漸縮小直至不見的千代,已經舍棄了人類的心靈與**的蝎似乎終于感覺到一絲因為麻木所帶來的痛苦。

    原本打算一切都在今天畫上一個句號,可是他卻沒有想到緋蒼之羽竟然會突然出現,不但以摧枯拉朽的力量擊敗了他們整個曉的全員,而且還把他的計劃破壞得面目全非。

    “被他們逃掉了??!”

    好不容易躲開干柿鬼鮫施展出來的超強水遁忍術,又被眼前宇智波鼬使用萬花筒寫輪眼釋放的黑色天照之火形成的墻壁攔住了去路,通過白眼遠視的能力看見曉的忍者已經全部遠遁離開,日向寧次開口說道。

    “不用追了!當務之急是先把風影救出來??!”

    卡卡西直接阻止了寧次和小李他們打算追擊的念頭,深知就算追上去了憑借他們的力量也不可能會是曉的那些家伙的對手。

    “我愛羅……”

    另外一邊,從旁邊已經完全倒塌的巖石洞穴里面,鳴人終于找到了我愛羅,看見他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躺在那里,毫無聲息。

    “你醒一醒啊我愛羅!你才剛成為風影?。?!”

    見到跟自己一樣身為人柱力從小飽受冷眼和孤獨的我愛羅,好不容易當上了風影卻這樣死去,鳴人兩眼之中終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你冷靜一點,漩渦鳴人……”

    眼看鳴人如此悲傷的樣子,站在他身后的千代似乎受到了觸動,上前一步寬慰他。

    “少廢話!要不是你們砂隱把那個怪物放進他的體內,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熟知,面前情緒激動的鳴人直接一把甩開了她,臉上帶著近乎崩潰的神色,“你們究竟明不明白我愛羅的想法!什么人柱力!創造出那樣的詞語還整天掛在嘴邊說著,就這么了不起嗎?!”

    “我救不了佐助,也救不了我愛羅……”

    說著說著,鳴人低了下頭,看著自己的眼淚落在地面上,“我努力修煉了三年,結果卻還是跟三年前一樣,無論在羽還是在曉的面前,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禁術·己生轉生??!

    聽見鳴人的啜泣,看著眼前倒在地上完全死去的我愛羅,千代蒼老渾濁的目光閃動,終于作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雙手結印釋放出獨特的查克拉光芒,輕輕按在我愛羅的尸體上面。

    “千代婆婆……這是?!”

    見到眼前千代的舉動,旁邊的小櫻頓時睜大雙眼,心中已經隱隱猜測出了她的意圖。

    這本來是千代為了讓自己的孫子蝎的雙親重生而開發的忍術,以本身全部的查克拉作為媒介,把生命原原本本分給他人,同時也能讓傀儡獲得生命的禁術。

    “無論對方是木葉也好,是砂隱也罷……”

    “哪怕沒說過幾句話,這小子也能很快跟任何人成為朋友……”

    以自身全部的查克拉作為媒介,把自己的生命力不斷灌注到面前我愛羅的身體里面,千代看了一眼呆呆愣愣站在邊上的鳴人,臉上露出一抹祥和的笑意,“他的身上擁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像這樣的人能出現在由我們這些無趣的老人創造出來的忍者世界里,真的讓我感到由衷高興……”

    “我過去做的事情都是錯誤的,但在最后,我終于有機會做正確的事了……”

    嘴上總是說著村子的未來跟自己無關,千代原本是一個根本不會為了我愛羅做這種事情的人,但是直到看見旁邊的漩渦鳴人,她終于知道自己被改變了,“砂隱和木葉,在從今以后的未來,也許會跟我們的時代不一樣……”

    “就像卡卡西說的那樣,這小子或許會成為一個前所未有的火影,并且用那種力量改變未來……”

    說完,在所有人深受觸動的目光下,千代將自己最后的生命力完完全全灌注到了我愛羅的尸體之中,當其他的砂隱援軍已經完全趕到的時候,她已經如同一名熟睡的老人一般沉沉逝去……

    ……

    火之國與水之國隔海相望的中間一座小島上。

    海岸懸崖的邊上,潮漲潮落的浪花不斷的拍打在懸崖的峭壁之上,卻怎么也拍不散此刻端坐在懸崖峭壁之上的面具男宇智波帶土心里的陰郁。

    “帶土……”

    面具男宇智波帶土身后低沉的聲音傳來,一道黑白相間的身影漸漸從地底浮現了出來。

    “絕……情況怎么樣了?!”

    見到絕的出現,宇智波帶土摘下了臉上白色三勾玉輪回眼的面具,露出了他半張被壓垮褶皺的臉龐,和一雙紫色腥紅截然不同的雙眼。

    “鼬和鬼鮫他們全部都被緋蒼之羽擊敗,不過他們現在已經成功撤離了……”

    從地底鉆出來之后,絕的嘴里說出了一個現在對他們而言非常不利的消息。

    “果然如此嗎……”

    聽到絕帶回來的消息之后,帶土喃喃的說著,猩紅的寫輪眼和妖異的輪回眼目光一黯,“沒有想到就算集結了整個曉的力量也不是他的對手……”

    “不,事情或許比你想象的還要糟糕……”

    似乎是嫌帶土受到的打擊還不夠,絕的嘴里再次吐出了一個對他們更加不利的消息,“這次我們捕捉回收一尾的行動敗露,又殺死了砂隱的五代風影,最起碼木葉和砂隱這兩大忍者村絕對不會放過我們?!?br />
    “而且這次跟緋蒼之羽開戰我們兩個沒有參與,組織里面的迪達拉和飛段他們幾個已經開始對你的領導產生質疑,接下來的局面恐怕會對我們更加不利?!?br />
    帶著沉重的語氣,絕向帶土分析他們現在所面臨的局勢,同時在他看不出心思的雙眼之中,暗暗仔細的觀察著帶土臉上的反應。

    “媽的??!”

    一片沉默之后,幾乎很難想象得到,自從黑化之后一向深沉穩重的帶土竟然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因為絕所帶回來的一個比一個不利的消息,已經讓他幾乎快要感到崩潰,跟緋蒼之羽前后交手兩次,每次都被殺死,每次都被打瞎了一只寫輪眼。

    宇智波斑的輪回眼被奪走一只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封印好的一尾守鶴還連同外道魔像一起被人家搶走,現在曉至少將要面臨著木葉和砂隱兩大忍者村的追殺,差不多已經成為了整個忍界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而且就連組織內部的成員都已經開始不服他的領導。

    “到底有沒有搞錯?我才是曉的幕后首領??!”

    心里越想越是憤懣,胸口的怒火幾乎快把自己憋炸了,帶土終于忍不住從地上站了起來,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吼了一聲,“難道我們現在就只能在這里坐以待斃,然后慢慢被藥師羽那個家伙玩死嗎?!”
硕果赌城走势图 黑龙江省22选五走势 7k7k北京麻将 微乐游戏哈尔滨麻将 sg赛车稳赢计划 全天新西兰4.5彩 麻将血流成河下载 上海快3预测推荐和值 宁夏十一选五游戏规则 幸运飞艇群 美式足球比分迅盈 p62开奖结果 利物浦欧冠冠军2019 河南体彩快赢481开奖结果今天 天津麻将官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视频 福建休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