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惡魔法則

作者:很龍很傲天

    “輝夜姬……被他封印了……”

    塵埃落定,在羽全力施展的六道·地爆天星之下,火影世界里的第二顆人造月球在始球空間中終于成型,隨著所有眾人震撼的目光,大筒木輝夜徹底被封印在了里面。

    腳下混沌一片的大地上,鳴人和佐助還有卡卡西和小櫻四個人怔怔的仰望著眼前天空之上龐大無邊的月亮,嘴里發出了囈語般的呢喃,抒發著自己內心當中的震撼與感慨。

    “現在,我已經得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終極的力量……”

    望著眼前頭頂龐大無邊的月亮,漂浮在始球空間里面的羽此刻仿佛就像是整個天地之間唯一存在的神祗,掌控了這個世界所有的力量與秩序,“從今往后,我說的話,將成為這個世界的法則……”

    “剩下你們幾個……”

    說到這里,徹底解決了大筒木輝夜這個最終boss之后,羽的目光轉到腳下地面上的鳴人和佐助身上,眼下整個始球空間里面除了他以外,剩下的人就只有他們四個了,“還打算阻止我掌控忍者世界嗎?!”

    “阻止他……”

    聽到羽傳來的聲音,看見他將目光聚焦到了自己兩人的身上,永恒轉生眼和輪回寫輪眼三大瞳術的同時注視,讓佐助和鳴人他們兩個不由得下意識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我們有可能做得到嗎……”

    面對羽的審問,佐助和鳴人幾乎同時在心底苦澀的想著,彼此默然對視了一眼,“開什么玩笑,這個家伙可是剛剛打敗了查克拉始祖大筒木輝夜的男人啊……”

    “為今之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看看這個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

    見到鳴人和佐助陷入一片沉默,永恒轉生眼穿透一切的銳利目光似乎看穿了他們兩個內心的小九九,羽不以為然輕哼一聲,反正以他現在的力量,無論想要做什么都沒有人可以阻止。

    想到這里,羽抬腳從虛空之上踏出,額前血紅的輪回寫輪眼之中頓時迸發出妖異的光華,浩瀚無窮的瞳力瞬間溝通了眼前整個始球空間的本源。

    天之御中??!

    借助輪回寫輪眼的能力,鳴人和佐助他們幾個只感覺眼前一花,始球空間破碎的世界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粉碎的石灘,四面八方都是無盡混亂的戰場,竟然一瞬間就被羽拖回到了現實的忍者世界。

    “終于回到忍者世界了??!”

    看到眼前熟悉的世界,卡卡西和小櫻他們兩個頓時發出了由衷的感慨。

    雖然被大筒木輝夜強行拉入其他的時空間里面只有短短半天不到的時間,但是期間他們所經歷目睹的羽和輝夜姬滅世再造的大戰,委實讓他們幾個感到度秒如年。

    “那么……”

    終于回到現實的忍者世界之后,抬頭望著天空之上龐大無比的血紅圓月,看著上面跟自己額前的輪回寫輪眼一模一樣的波紋勾玉,羽嘴里喃喃自語,“剩下的最后一件事情……”

    “就是解除無限月讀了??!”

    說完之后,羽輕輕閉上雙眼,雙手緩緩伸到身前結出了一個子之印,然后猛然再次睜開自己的雙眼,額前的血紅妖異的輪回寫輪眼直接對上了頭頂高空之上的龐大圓月。

    解除無限月讀的方法其實非常簡單,只要擁有輪回眼之人和擁有所有尾獸查克拉之人一起,或者一個人同時擁有這兩種力量,手上結出子之印,就可以解除無限月讀與神·樹界降誕。

    嘶啦……

    隨著羽的雙手結印,冥冥之中一股玄奧神秘的力量發動,整個世界天空之巔的血紅圓月頓時閃爍起了一陣耀目的雷電,宇智波斑投放到月球上面的無限月讀之術瞬間被羽解開。

    整個忍者世界各地,無數龐大蔓延的神樹枝椏全部解開,纏繞的每個人身上的神樹蔓藤頓時松綁,所有人都從無限永恒的夢境之中驚醒,從無限月讀里面脫離了出來。

    “這是……剛才我們所有人全都陷入宇智波斑的幻術里面了嗎?!”

    剛從無限月讀的幻術世界里面脫離出來的小南和紅還有夕顏,她們三個似乎還沉浸在剛才跟羽一起舉行婚禮的夢境當中,有些不大適應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旋即目光焦急的四處張望,搜尋著羽的身影。

    “羽呢……他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

    ……

    就在羽解除無限月讀的同時,某處隱秘的森林里面。

    白和君麻呂猛然從無限月讀的幻術世界里面驚醒了過來,冷靜的雙眼望著極遠處一處幽深神秘的巖洞,“剛才的幻術,看來就是羽大人說過的無限月讀了……”

    “如果風心他們的情報沒有出錯的話,前面那個巖洞就是藥師兜的藏身之所了……”

    仔細回味了一番自己剛才在無限月讀的幻術世界里面的經歷之后,白漸漸平復了心緒,朝著極遠處的神秘巖洞所在的方向快速踏出,“找了這么久,終于抓到這個狡猾的家伙了??!”

    “君麻呂,無論如何我們也要幫羽大人解決掉穢土轉生這個麻煩??!”

    聽到白堅決的話語,身邊的君麻呂連忙追了上去,兩個人極速前行的身影如同鋒利的苦無劃破蒼莽的森林,直擊藥師兜藏匿所在的位置。

    “剛才那個,就是宇智波斑施展的無限月讀嗎……”

    這個時候,神秘黑暗的巖洞里面,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中的藥師兜也剛從無限月讀的幻術世界里面驚醒過來,狹長陰冷的蛇眸似乎還在倒映著剛才的無盡夢境,語氣顯得低沉而沙啞,擺在他面前的是一塊復雜的棋盤。

    “幻術被解開了,那也就是說斑已經失敗了……”

    手上的棋子落下,嘴角逐漸揚起一抹邪異的微笑,藥師兜施展忍術重新連接上了每一個穢土轉生的忍者,鬼火一般的蛇眸當中目光有些迷茫而渙散,“果然,就連他也不是那個家伙的對手……”

    “看來這場最終的忍界大戰,結果還是很難預料啊……”
硕果赌城走势图 熊猫四川麻将棋牌游戏 快3大小单双技 福彩29选7开奖号 山西省十一选五开奖 博彩通评级机构 天天棋牌游戏官方? 秒速快三预估 山东11选5开奖 福建22选5预测 广东好彩1 中国体彩北单比分直播 山东11选5 心水一点必中特什么意思 广西十三张棋牌下载 遇乐棋牌app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