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顧飛瞪著那姑娘,姑娘也毫不客氣的回視。

    這種場景,叫四目相對。這種心理,叫各懷鬼胎。

    看顧飛一時沒有反應,那姑娘正準備再說兩句,突然顧飛一點頭:“好,我送你過去。”

    姑娘一笑,抬起一條手臂,朝顧飛伸了過來:“麻煩你了。”

    “不客氣。”顧飛也笑笑,伸手抓住姑娘的手臂,奮力一拉,姑娘整個人都貼了過來。

    “喂!你……”正當姑娘以為顧飛有了什么不軌之心時,顧飛曲腿彎腰,肩膀頂在了姑娘腰間,跟著身子一挺,已經將她扛在了肩上。

    “靠!好重!”這是顧飛扛起對方說的第一句話。這姑娘身材窈窕,絕不會重。問題是出在顧飛身上。一個法師,雖然已經加了16級的點,卻也不過只是個敏捷的法師,力量依舊和初生時一樣贏弱。讓他來干扛人這個體力活,確實勉強了。

    顧飛嘆息著,換作真實的自己,這么一個妞,別說扛了,當書包在手里拎著都嫌輕。

    顧飛心里抱怨人家太重,其實姑娘也不好受。腹部是人體很柔軟的一個部位,將整個身體的重量都交給它來承擔,接受過這種待遇的人,都知道這滋味并不好受。更何況,扛著自己的這法師,明顯的力量不支,走起來東搖西晃明顯腳下拌蒜,實在是太危險了!不過醫療師距離這里并不軟,姑娘咬牙沒有出聲。一旦示弱,對方很有可能回一句:“怎么?想下來啊?先把霜之回憶交出來!”自己當然是不肯的,所以姑娘也沒想著去招這麻煩,忍一忍得了。

    姑娘所料不假,顧飛原本就是想這樣“折磨”她一下。路近?咱可以繞遠道啊!

    但現在,人一上來顧飛差點就被壓撲街了,只后悔自己對游戲判斷不足。這會別說繞遠了,自己也是巴不得快點到達終點。

    游戲中有專門的輔助職業:牧師。

    醫療也不過是輔助技能中的一種。這專門為游戲中的新人免費提供醫療的醫療師NPC,就在離牧師學院不遠的地方。初級玩家都是很窮的,等級過低也導致還沒有什么人擁有可以療傷的本事,因此傷勢過重時,都只能選擇趕回城中醫療師這里治療。

    這里所謂的“過重的傷勢”,不是指平時戰斗中的HP下降。那種只算是小傷,只要離開戰場,自己休息一會,傷勢和HP都會復原。而重傷,下降的就不僅僅是HP了,同時還有HP的最大值,這種情況即使坐下休息,也不可能復原。更重要地是:這種傷勢疼痛會一直伴你左右,這是玩家們更不忍受的。

    這直接導致醫療師的周邊地區,除了傷與痛,就是血與淚,說是哀號遍地一點也不夸張。

    這種地方,當顧飛扛著那姑娘從巷道里搖晃著出來時,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這種場景太尋常了,來這里療傷的重傷號,有一半是被抬著回來的。

    好不容易找了個落腳點,顧飛朝前一望,熙熙攘攘的人群,比法師學院賣掃帚的還要熱鬧,當即回頭對姑娘說:“到了,你在這排隊吧!霜之回憶還我。”

    “好多人在看我啊!”姑娘眨眨眼說。美女走到哪都會受人關注,雖然這里的人個個都痛得呲牙咧嘴,已經沒心情有非份的想法。但利用欣賞美女來轉移注意力,減輕疼痛,這可是三國時期的關二爺刮骨療傷時就用過的方子。雖然人是下棋比較高雅,但欣賞美女同樣也是一門藝術。

    顧飛卻絲毫不為所動,攤開手掌,冷冷道:“拿來。”

    “真的有人在看我!你看那里!”姑娘很著急,音量也隨時提高,一邊喊一邊朝某處一指。本來沒人在注意這邊的,聽她這一嗓子,也望了過來。

    結果望過來的這幾人眼睛突然一亮,快步就飛奔過來。在這片場子里,找這么幾個行動利索的家伙可不容易啊!

    “果然是你!”五個人一邊走近一邊加快了腳步,顧飛還不明所以的時候,五人已經來到身前,怒目而視。

    顧飛不認識他們,他們瞪得也不是顧飛。但是,那姑娘一個舉動,徹底轉移了五人的注意力。她抓住顧飛的一條手臂就狂搖,一邊搖還一邊喊:“啊呀,被他們找到了,快跑!”

    “想跑!”五人動作迅速,轉眼就是一個小包圍圈。

    靠!又上當了!顧飛已然明白,眼前幾個家伙也是吃過這姑娘苦頭的。正苦大仇深地沒地報仇呢,自己一不小心被陷進去,被當作是同伙了。

    “大家不要謊!我和她不認識,一點也不熟。”顧飛連忙解釋。

    “不熟?我的匕首怎么會在你手上?”一人吼道。

    匕首?顧飛一怔,才留意到自己手上。

    姑娘用來砸他的,他用來飛過姑娘一刀的,后來被拔出來后,就一直拎在手上的。

    這匕首……顧飛只知絕不是霜之回憶,但還沒顧上細看。此時一瞅:怒之嚎叫,攻擊傷害比霜之回憶還高,此外傷害+5%,攻速+5%。整體比起霜之回憶頗有些不如,但同樣是初期難得一見的極品。顧飛明白了,這匕首肯定也是這姑娘從人家手里不知怎么騙來的,但要命的是,它現在在自己手里。

    剛才她晃自己手臂,就是要讓對方留意到自己手里的匕首。這匕首不像霜之回憶那么特點鮮明,但只要注意看,還是可以認出,更何況對方是匕首的主人。

    自己被算計的無懈可擊,此時已經是百口難辨。

    “快,殺出去!”姑娘高聲吆喝,拉著顧飛就朝前沖。

    這樣反而形成了二對一的局勢,對方人多,當然要過來支援。結果左右全部露出空當,那姑娘瞬間甩開顧飛的手,一個閃身已經從右邊空隙鉆了出去,頭也不回地一路快跑,嘴里一邊喊著:“男左女右,一會老地方見!”

    顧飛苦笑。如果她早給自己打個招呼,顧飛也能像她一樣脫身,畢竟他也是以敏捷見長。但她這舉動,顯然就是把他丟下來當替罪羊,什么男左女右老地方見,無非是讓對方更相信他是她的同伙。看她那敏捷的身手,腿顯然已經好了,只是當借口把自己騙到這個地方,然后招呼她的仇人來對付自己了。這死丫頭,真是被她狠狠地擺了一道。

    姑娘快速逃離看病廣場,在城中巷道里穿了幾個來回,終于把對方五人中分出來追趕她的二人給甩掉。

    像是突然用盡全身的力氣一樣,姑娘一屁股坐倒在地。抬起自己被顧飛插傷的小腿一瞧,血早已經浸透了繃帶。姑娘咬著牙,將繃帶從傷口上撕里,心里暗自詛咒游戲在某些方面搞得這么真實,有些地方又違背常理的可怕。居然說自己好重,那個死法師。姑娘暗罵。

    從口袋里掏出新的繃帶,將傷口重新包扎了一番。

    如果一直靜止不動,這繃帶也會發揮它療效,將傷勢復原。但這畢竟只是最低級的繃帶,級越傷,治愈傷勢所需要的時間就越長,在看病廣場那里,傷勢還遠沒有好。不過嘛!為了這難得一見的極品匕首,忍著痛跑這么遠也值了。真沒想到,游戲初期就可以有人打到這么好的匕首,這可比那個什么怒之嚎叫好多了。不過自己也得要快些出手。這種初期裝備,越往后期,價錢只會越便宜。

    姑娘想著,扶墻站起身來,一瘸一拐地朝她的目的地走去。

    交易行。

    和拍賣行一樣,交易行也是玩家出售物品的所在。但兩者又有許多不同的地方。

    拍賣行,是由玩家交付一定的費用后,將自己要出售的物品標價,由系統代售。在玩家要求的時間內,看中物品的其他玩家競價,最后由出價最高者所得。

    而交易行,真正的作用在于,這里可以用現實貨幣進行交易。

    網絡游戲發展到今天,虛擬物品賣出駭人的真實貨幣價格已經不是新聞。對此游戲公司也并無異議。但由于交易渠道五花八門,導致安全姓一直偏低。所以,這次平行世界直接在游戲內提供了一個現實貨幣交易的平臺系統。在交易行里,擺設有數臺電腦。用這些電腦可以直接通過游戲的主服務器連接外部網絡。正是方便買家利用網上銀行支付現金。

    而賣方,需要將自己出售的物品交到展廳,之后自行設定價格,并提供自己的銀行賬號。一切妥當后,信息便會傳遞到網上。

    買方既可以在網站上查看信息,同樣也可以去展廳參觀實物。確認要購買的物品后,通過網上銀行支付買金,匯入到系統賬號后,便可去展廳取得購買的物品;而系統,會在此后將買金匯入賣家所提供的賬號。

    這和一些交易網站的交易模式是一樣的,但現在由游戲公司親自出任,安全姓和可依賴度自然大不一樣。 百度嫂索|-妙|筆|閣 —網游之近戰法師

    姑娘來到交易廳,將霜之回憶交到展廳,開始在電腦上設定作息,在提交了自己的賬號后,進入了最后的設定:價格。

    由于游戲實在太初期了,市場之類的連點萌芽都還沒有。姑娘只能憑自己的經驗判斷價格。這把霜之回憶,絕對是目前游戲里頂尖的武器,這個數字,不少人民幣戰士應該不會拒絕。姑娘想著,在鍵盤上輸入了50000。深吸口氣,正準備敲下確認,旁邊伸出一只飛快地手,敲在了Esc鍵,取消了方才的艸作。

    姑娘大吃一驚,轉過頭來,就看到了顧飛那張似笑非笑的臉。

    “這東西,你準備買五萬塊啊?”顧飛很關心地問道。

    ===============================

    昨晚突然又沒電了。。最近這個線路啊!宛若我當年的更新,時有時沒有的,真是,太懷念了……

    ;
硕果赌城走势图 卖电动车能不能赚钱 赚钱难的怪话6 抵押贷赚钱吗 作弊赚钱的网络项目 做展览赚钱吗 知乎上浏览量大可以赚钱吗 梦幻西游金币赚钱吗 利用ddos赚钱 剑三小药怎么赚钱 肇东招住宿生赚钱吗 102 要赚钱了 二更 信息不对称 赚钱 举例 什么软件挂机赚钱的软件 两新赚钱党建党建人民网 杭州哈罗单车调度员赚钱吗 开水果店怎样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