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啊!你來啦!”姑娘露出笑臉,那叫一親切,像是迎接下班歸家的丈夫。

    顧飛不為所動,笑了笑說:“你跑得還挺快的!”說著低頭掃了一眼姑娘受傷的小腿,飛快地朝傷口上踹了一腳,“你的腿好啦?”

    姑娘痛得心都揪起來了,臉上卻是未動聲色。還沒來及回答,已經聽得顧飛在那嘟囔:“這已經不是之前我包扎的了嘛!”

    “你心倒挺細的!”姑娘有些意外。

    “當然,不然之前我就不會跟上你,也不會現在又一次找到你。”顧飛笑。

    姑娘望著顧飛,沒說話,也沒有表情,誰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顧飛卻是自顧自地在說著:“其實,你也能猜到我會知道你要來這里交易,只不過,你沒想到我會來得這么快吧?”

    “他們呢?”姑娘問,他們指得當然是治病廣場的那五個人。

    “走嘍!”顧飛說。

    “他們怎么會放過你?”姑娘終于還是忍不住好奇。

    “很簡單,匕首還給他們。”顧飛說。

    “還給他們匕首,他們就會相信你的話了?”姑娘覺得這不大可能。

    “當然沒那么容易相信。但是,匕首已經還給了他們,打架他們又不是我對手,你說他們還能有什么要求?”顧飛反問。

    “他們打不過你?”姑娘一臉的驚訝。她也是會鑒定術的人,看出顧飛只是16級的法師,這是比現在的一般人等級要高,但對方能打到怒之嚎叫這種匕首的人,等級也絕不可能在16以下。而且,人家不是一個,是五個。

    顧飛滿不在乎,只是笑了笑。

    “那么你就是說,你在他們完全無法把你怎么樣的情況下,把匕首還給他們了!”如果剛才的表情叫驚訝,那么現在姑娘臉上寫得就是真正的難以置信了。那匕首雖然不如霜之回憶,但以她的估計,叫價三萬上下還是很容易出手的。想不到顧飛這么輕易就放手,難道他一路死跟自己的目的,真的不是為了錢?

    “你到底想怎么樣?”姑娘忍不住問。

    “我都說了多少遍了,匕首還我。”顧飛說。

    姑娘的眼神繼續保持難以置信。

    “我就知道,你始終不信我所說的。所以!請看……”顧飛伸手朝旁一引,一個人影從顧飛身后閃出。長得挺猥瑣的一人,但兩眼很是有神,正死死瞪著姑娘。劍鬼。

    “這下你可以相信了吧?”顧飛笑,“匕首不用給我,直接還給他好了。他是誰?不至于要我來介紹了吧?”

    姑娘望著劍鬼發了會怔,最后點點頭:“好。”

    回到展廳,取消了寄存交易。姑娘拿到霜之回憶后,一秒鐘都沒在手中停留就遞了過來。但她遞向的目標,是顧飛,而不是劍鬼。

    顧飛隨手接過,看也不看就交給了一旁的劍鬼。而劍鬼,對于顧飛伸手去接霜之回憶,也沒有露出絲毫緊張或是不安的神色。自始至終都只是死死盯著姑娘。

    姑娘可以想象得到他心中的怒氣。只不過,這里是交易行。如果把游戲中的安全區拿在一起做出比較的話,交易行絕對是安全區中的安全區。

    在法師學院,還可以發生千人高呼“火球”,點燃火球的情景。而在這里,顧飛叫了一聲“火球”后,就聽到展廳另一角有人應了一聲。正在欣賞法師裝備的火球快步趕了過來。

    “你是不是有什么要對這小姐說啊?”顧飛問火球。

    火球點點頭,望向姑娘:“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席小天。”姑娘的臉上,看不出喜怒,“你呢?”她反問。

    “我叫火球。”火球很高興地說。

    席小天沒什么反應,目光卻是繼續盯在顧飛身上。

    顧飛知道,她這句“你呢”其實是對他說的。

    “千里一醉。”顧飛說話有嘆氣的成分。他不喜歡這個名字,但現在只能背負著。

    “真名!”席小天說。

    顧飛一愣,但還是回答了她:“顧飛。”

    席小天點了點頭,后退了幾步,靠到墻后,一屁股坐到地上。手扶著受傷的小腿,望著顧飛說:“暴力飛!”

    顧飛一怔,但很快回嘴:“騙子天!”

    氣氛很古怪,劍鬼忍不住輕輕咳嗽了一聲。

    “呃,一個小姑娘,不要和他計較了吧?”顧飛對劍鬼說。

    “好!”劍鬼想都沒想,就回答了一個字。

    顧飛笑笑:“現在有了匕首,你是不是又要急著去練級?”

    劍鬼從進了交易所開始,難得得露了一回笑臉,雖然笑得很難看:“我走了,有事說話!”說完再沒看三人一眼,轉身離去。

    “靠,酷啊!真看不出,他真人倒和游戲里傳說中的風采有幾分相像。”火球說,進而又補充了一句:“除了長相。”

    顧飛嘆口氣:“這個問題上我實在無力反駁你。”

    “我們呢?”火球望望顧飛,又望望席小天,問。

    “我也去練級。”顧飛回答,“你呢?”

    火球沒支聲,眼珠滴溜溜朝席小天身上轉,結果人家是正眼都不瞧他一下,討了老大一個沒趣,只好也說:“我也去練級。”

    “那就走吧!”顧飛轉身。

    “喂!”席小天突然喊。

    火球轉回身之迅速,仿佛是他才是全敏法師。

    席小天依然沒看他,只是望著顧飛:“我的腿!”她指了指她的小腿。

    顧飛看到繃帶里又有血滲出,走近了兩步,嘆口氣說:“你真的很重,我扛不動你!”一邊說,一邊揉了揉右肩――剛才扛過席小天的地方。

    席小天怒視著他。

    顧飛嘆了口氣,伸手:“繃帶。”

    席小天掏口袋遞上繃帶。顧飛俯下身,撕去包扎,替她重新包了起來。“我就說嘛!我的止血帶包扎止血法,怎么會沒用?你看,你自己包得就不行。”

    顧飛三兩下包好,起身:“行了,不可能再流血,除非是你自己折騰,那樣我不付責。”

    “走了!”朝席小天揮揮手,顧飛和火球朝外走去。踏出交易所的那一刻,顧飛接到系統消息:席小天將你加為好友。

    這姑娘……自己報名叫席小天,然后問我真名,這也應該是她的真名嘍?游戲里所有人都用假名,一個騙子居然用得是真名,這世界還有沒有點邏輯姓了?顧飛在心里暗自嘀咕著。

    出了交易行,顧飛好友欄的信息接受窗口卻還沒有關。

    “多謝你了。要不是你說起,我還真不知道游戲竟然有交易所這個地方。”顧飛發出了消息,目標對象:紅塵一笑。

    “呵呵!在交易所里找到了?”紅塵一笑回復。

    “嗯,已經沒事了。”顧飛說。

    “要不要把騙子的信息告訴我?”紅塵一笑問。

    “這個,算了吧……”顧飛說。

    “維護騙子啊?真少見,是個美女吧?”紅塵一笑回復。

    “模樣是不錯。”顧飛倒也誠實。

    紅塵一笑回復:“我提醒你喔!以我從業這么多年的經驗,女玩家的騙術除了可怕以外,報復起來也會相當嚇人,你當心喔!”

    “游戲這么大,以后想再遇到都難。”顧飛說。

    “真的?”

    “呃……也許吧!”顧飛依舊誠實。人可是主動加了好友過來的,以后會不會再主動找上門來,倒還真是也許吧!

    “不和你說了,我接著練級。”

    “喂,透露點BOSS啊,隱藏任務啊,極品裝備之類的信息來啊!”顧飛說。

    “別逗了,我可是個自律的游戲工作者。”紅塵一笑說。

    顧飛也只是隨口開個玩笑,當然不是做真要信息,當即回了個一個笑臉圖標,關閉了信息接收窗口。

    “火球!啊呸!”顧飛剛叫了一聲,立刻意識到這名字不能亂叫。

    雖如此,身前火球已經冉冉升起,還惹得身邊火球不痛快:“你罵誰!”

    “口誤!”顧飛說,“但你這名字也太不方便了,咱得想個代號啊!”

    火球照例先詛咒了起這名的家伙一百八十遍,這才響應顧飛的號召:“就叫我小火好了。”

    “小火……嗯,就先這么湊合著吧!”顧飛說。

    兩人說著朝城外走去,火球突然想起什么事:“醉哥……”

    “嗯?”

    “剛才那頓酒,你好像說你來請的,但你突然跑了,錢還是我付的!!”火球說。

    “是嗎?那就下次我請吧?”顧飛滿不在乎。 [妙*筆*閣~] 點miao筆ge.com 更新快

    “我怎么覺得,你會賴賬?”火球的危機意識倒是挺強烈的。

    “怎么會!我像那種無恥的人嗎?”顧飛說。

    “本來不像,但現在吧,我越看越像。”火球憂心忡忡。

    “其實吧,我這人不喜歡欺生。”顧飛笑了,“但我喜歡殺熟!”

    ==============================

    昨天,呃,好像就更了一章,因為晚上沒在家,今天補上

    ;
硕果赌城走势图 主播怎么赚钱推广 学生没有本钱怎么赚钱 有什么可以赚钱的APP或游戏 视频翻译赚钱吗 上技校学什么最赚钱 学校水洗店怎么做赚钱 中介出租房子赚钱吗 cm3d2如何赚钱 最赚钱男演员 鱼塘钓鱼赚钱吗 卖水果最赚钱吗 美团业务经理怎么赚钱 oppo手机赚钱软件 提现微信 不分享朋友的赚钱软件 时间多网络怎么赚钱 小型幼儿园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