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眾人大眼瞪小眼。他們都是一路打殺過來,哪有功夫注意后面這個只用抬著雙腳往前走的家伙。只要按照韓家公子步置的路線,即使他是個脆弱的法師,也根本不用保護嗎?

    “他人呢?”韓家公子瞪著那個一路和顧飛有說有笑的買主。

    “我們路上不小心引到怪,他擋怪讓我先走去了。”買主說。

    這事倒也正常,只是過了這么久還沒過來就有些太不尋常了。他們幾人是一路清怪,顧飛再怎么也不至于還沒他們快吧?

    “會不會是他打完怪,路上的小怪已經重新刷出了?”佑哥說。

    需要五個頂級高手配合才一路挺進的路線,的確不是一個法師可以憑一己之力闖過的。

    “等我問問他!”看到韓家公子那漂亮的臉蛋像蒙了一層灰一樣,劍鬼連忙開了消息去聯絡顧飛。如果真如佑哥所說,幾人只能是再回去接他一趟。在經歷了這一路配合,幾人都已經有些疲憊,而且這回再去鐵定是抱著厭煩和抱怨的情緒,到時還能不能順利配合可就難說了。

    眾人都是一副想吐血的表情盯著劍鬼,誰知劍鬼幾個消息發過后,眼睛越瞪越大,最后自顧自地走到機關處,伸手一掰,開動了石門的機關。

    嘎嘎聲中,石門緩緩向上提起。

    而顧飛,就這么由下到上,緩緩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左手扶著那柄本不該是他這個法師帶的長刀,右手拎著一個包裹,臉上掛著淡定的笑容。望著幾人,樂呵呵地說:“你們怎么才來!”

    幾人癡癡地望著他,都忘了說話。顧飛邁步從門里走出來,一甩手將右手拎的那個包裹拋到了買主懷里,嘴上說道:“你要的東西。”

    買主接過一看,驚奇又增加了幾分。

    韓家公子幾個更是目瞪口呆,直至劍鬼問了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在那邊發現了一條秘道。叫你們來著,但你們消息都沒開。我從那秘道走,結果就直接到了里面。再然后,我就殺了索圖把首級拿來了唄!”顧飛說。

    “你怎么殺得他?”韓家公子一臉的難以置信。

    顧飛揮舞著手里的刀指向韓家公子。

    “怎么可能!”韓家公子揮手把刀彈到一邊,一面說著,一面朝里走去,幾個人緊隨其后。

    廣場之上,索圖的無頭尸體還凄涼地橫在那。曾經見過索圖一次的韓家公子,上來以后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索圖怎么不穿衣服。”

    眾人都用某種異樣的眼光打量著他。坦白來說,看到韓家公子樣貌的人,都會對他的姓取向上產生一些下意識的懷疑。

    韓家公子沒理眾人,自顧自地嘟囔:“上次來他不是這樣啊!”

    顧飛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一所無知,只是說了句:“反正他的上身一點防御都沒有!”

    “哦……這樣啊!”眾人都有些恍然。

    在他們的理解下,如果是一個完全沒有防御的單位,那么法師的傷害將是相當驚人的。法師是遠程傷害,索圖除了那個大招卻都是近身攻擊。這顧飛,想必就是用什么不為人知的方法卡怪或是其他手段磨死了索圖。

    不過,索圖的身上倒真是一身的刀傷。可這沒準是他在索圖死后劃上去的。看來他是不想讓人知道他這套特別的法師打法,手里拎個刀也是故作姿態。

    幾人都這樣想著,只有劍鬼望著索圖的尸體有些出神。

    “你說的秘道在哪里?”韓家公子問。既然覺得顧飛是在隱瞞自己的打法,所以幾個高手也很有素質地再沒有追問當中過程。

    “這邊!”顧飛引著幾人向前。

    合幾人之力,石頭倒是被推開了,顧飛喜道:“那咱們從這就可以出去了,一路上不用再殺怪了。”

    幾個高手此時都有些消沉,默不作聲地跟在顧飛后面進了秘道。

    來到出口,推開頂上的鐵板,之前掌握鑰匙的小藍怪也沒有再出現。這里離洞口不遠,沒花多少時間,幾人回到了洞外。

    “任務完成!”韓家公子宣布。

    買主點了點頭,二話沒說從口袋里掏了個錢袋遞上。

    韓家公子接過,打開看了眼,點點頭說:“錢沒錯。至于其他答應的事,希望你也遵照約定。”

    買主點了點頭,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一定照辦,你們雇兵團的實力真的沒得說。我直到現在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說什么?”韓家公子問。

    買主笑笑:“就別瞞我了。你們是在聲東擊西對不對?由你們幾個牽制住山洞外的這些小賊,而千里大哥一個人由秘道進去單挑BOSS。你好像說過索圖是會招集小弟的,但那時你們正好堵在大門外,這樣小山賊們就根本沒法進去,就給了千里大哥單挑BOSS的環境。你們還假裝不知道秘道,呵呵,其實用不著這樣啦,我不會把你們的打法說出去的。就算說出去了,像千里大哥這樣能單挑BOSS的能有幾個?”買主說著這話,一臉崇拜地望著顧飛。

    “你在說什么啊?”顧飛茫然了。

    “嘿!沒什么沒什么,以后有事我一定還找你們,先走了!”買主朝顧飛豎了豎大拇指,轉身下山去了。

    “他在說什么?”顧飛問眾高手。

    眾高手都覺得挺尷尬,韓家公子咳嗽了兩聲:“咳,這個打索圖有沒有出什么好東西啊?”

    “什么也沒有!”顧飛說,“就在他屋里翻出兩個錢袋。”顧飛說著掏出來遞給韓家公子。

    韓家公子愣了愣,但最終還是接過,朝幾人一揮手:“回去分錢了。”

    幾人“哦哦”的應著,但任誰都聽得出來這“哦”聲中是多少的沒精打采,哪里像是去要分錢的樣子。

    小雷酒吧儼然成了這一伙人的據點,回到云端城,大家悶聲不想,很默契地直奔這里。

    小雷也似乎和幾人頗為熟識,揚手就指了一個空包間。

    幾人進去坐定,韓家公子一伸手,三個錢袋里的金幣被“嘩啦啦”地倒到了桌上。相比眾多玩家還在為幾十銀幣而努力的時候,這么一堆金幣簡直可以說是天大的財富。

    “怎么分,大家發表意見。”韓家公子說。

    沒人支聲。要顧飛的意思,當然就平分完了,但他不曉得這些網游高手之間是不是也有什么潛規則的一類的,所以就沒有開口。而其他五人,全是因為這次顧飛的舉動。從秘道潛入,單殺了索圖,這樣一看,他們五人做的事似乎變得可有可無,這錢他們拿還是不拿,都有些猶豫不決了。

    “說話啊!怎么沒人說話!”韓家公子自己也沒主意,只顧地把難題推給別人。

    “平分吧!”佑哥開口了。韓家公子有些意外。這次雖然幾人做得像是無用功,但畢竟也浪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一點錢不拿全給顧飛,誰也不甘心,但真要說平分,那倒需要厚起幾分臉皮了。至于提出這個方案的,那就更要厚上幾分,韓家公子倒沒想到在座的真有敢開這個口的。好說都是網游界的成名高手嘛!手下功夫固然要厲害,以德服人也是必須的。

    佑哥這話一出,顧飛倒也松了口氣,搞半天就是平分沒啥花樣啊!當即也跟著附和起來:“平分吧!平分!”

    幾人一看顧飛這話頭和表情,覺得不像是取笑他們,都動搖起來。畢竟這可是如今難得的一筆巨款。

    最后還是由韓家公子出手,把錢平分成了六份,最后又從每一份里抓了幾枚丟到其中一堆里,隨后把這堆推到顧飛跟前:“這次你單挑功勞最大,多拿些。”

    “是嗎?那我就拿了啊!”顧飛沒客氣,當即伸手把這一堆攬進了自己的機器貓口袋。攬完拍拍衣服起身說:“好啦,走啦!”

    “走?去哪?”幾人愣。

    “下線了啊!明天還要上班呢!”顧飛說。

    “哦!去吧去吧!”幾人都有些不會說話了。

    “回頭見!”顧飛朝幾人擺手,瀟灑地轉身走了。他準備下線是真,但卻不是為了明天的工作。顧飛絕不會像一個普通玩家一樣整天的時間都趴在游戲里,每天早中晚的三趟拳,他可是從來落下過。這時間該是去打打拳活動下身體的時候了。

    顧飛離開了,五大高手還在大眼瞪小眼,一時沒人動手去拿桌上的錢。

    最后先用的還是韓家公子,一邊拿起枚金幣把玩,一邊笑著對佑哥說:“佑哥,不簡單啊!”

    “怎么?”

    “平分這話,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開口,還是你厲害!”韓家公子的話里,還是有幾分譏諷的,

    佑哥笑了笑:“取笑我啊?其實我是真覺得平分并不過分!”

    “哦?”

    “之前那個家伙說得其實有理。我覺得,的確是因為我們在門前清怪,導致索圖召喚小怪,卻沒人去他身邊,給千里創造了單挑的環境。” 分手妻約 t.cn/RAjjjGi

    韓家公子想了想,點點頭:“也是,那一場打得是有點狼狽。我還以為是系統調整多刷了怪。現在看來,其實是里面的索圖發出召喚,小賊們才紛紛朝這邊涌,結果正好被我們給擋了。幸好!幸好有我幾次毫厘不差地治療,否則真有可能被滅門了!哈哈哈……”

    眾人神色炯異。但大多對劍鬼露出了敬佩的神色。難為他和這種人組成黃金搭檔了。

    “所以嘛,平分也算不上過分。就算有那么一點點……你剛才不也多給他了嗎?”佑哥在此時說。

    “有理有理!來,大家拿錢!”韓家公子召呼,于是各人都攬了份錢進口袋,只是氣氛上依然沒什么改變。

    錢上的糾結,對于這些高手來說不過是小事。真正讓他們介懷的,是有一個玩家做到了他們不可能做到的事。

    和BOSS單挑嗎?幾人的心中都在暗想著這個問題,隨即而來的只有苦笑:別說光著榜子上身沒防御,就是脫了褲子全身沒防御,我也打不過啊!

    ;
硕果赌城走势图 佛山不锈钢生意赚钱吗 华为5g短码赚钱吗 网上买小饰品赚不赚钱 只为做好 不为赚钱的事情 熊猫直播竞猜竹子主播赚钱吗 中销联合赚钱帝国注册 领上道赚钱不限速 深圳摩托车拉客赚钱吗 泰拉瑞亚最赚钱 苏宁物流承包快递片区赚钱吗 什么可以下班兼职赚钱 赚钱最快 的行业 兼职赚钱交会费是骗人的吗 销售那一块最赚钱 养纯山野兔赚钱吗 paxful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