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既然小雨自稱是任務專家,顧飛索姓向他求教一下:“你知道艾迪的使命是什么任務嗎?”

    “這是任務鏈啊,每次都不一樣的,我怎么會知道,你真笨!”小雨說。

    顧飛委屈的很,居然會被這個呆丫頭說笨,天下間還有更冤枉的事嗎?

    “不過我知道一個叫‘受困的艾迪’的任務。不知道和你這個有沒有關系。”小雨說。

    “說來聽聽。”顧飛說。

    “流浪的勇士艾迪,路過烏龍山時遭到山賊襲擊,被山賊頭領索圖囚禁。想辦法救他出來。”小雨背書一樣說。

    “哦?你接過這個任務?”顧飛說。

    “沒有呀,我聽人說過,但是還沒人完成,因為他們都不知道艾迪被關在哪里!”小雨說。

    “就在索圖的屋子里呀!”顧飛脫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小雨問。

    “我這任務里的艾迪就是你說的那位,我怎么會不知道他在哪里?”顧飛說。

    “哦!情報,我得趕快記下來。”小雨突然把麻袋扔到地上,從口袋里掏出了小本和一根羽毛筆。顧飛湊上去一看,小雨正一筆一劃在本子上寫道:艾迪,在索圖的屋子里。

    “呃……索圖的屋子,是他的臥室嗎?”小雨突然轉過頭來問顧飛。

    “這個……大概是吧!”顧飛回答。

    “為什么要把艾迪關在自己的臥室?”小雨進行思考,“難道他們之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唔,有可能。”顧飛說。

    “斷背山?”小雨說。

    “或許吧!”

    “你也這么認為嗎?”小雨十分高興。

    顧飛無語,接著就看到小雨認真地艾迪的情報后面又注了一行:與索圖有殲情。

    “好了!”繼續走吧,小雨寫完,收起她的紙和筆,又扛起了麻袋。

    “麻袋里裝得是什么啊!”顧飛拍拍。

    “吃的。”小雨說。

    “吃的?”顧飛很茫然。

    “到夜光村還不知道要多久呢,我怕路上餓,所以帶了些吃的。”小雨說。

    游戲里待十幾個小時不下線,的確會感覺到餓,但這個餓絕對是真實存在的感覺。是十幾個小時游戲沒進食導致的,在游戲里吃東西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游戲里的食物在靜止狀態時倒是可以起到恢復生命或體力的作用。

    放寬一步說,就算有用,但也不至于要裝一麻袋吧!一麻袋吃的,顧飛估計省著吃都夠長征了。他不相信到這個什么夜光村會有二萬五千里這么遙遠。

    “不光有吃的啊!還有水。你渴不渴?要不要喝?”小雨立了顧飛的疑問后立刻有所表示,把麻袋放下來想給顧飛取水。

    “不用不用,我還不渴。”顧飛連忙阻止了她。

    兩人轉眼又走了一個鐘頭,能聊的幾句話也聊盡了。和小雨說話是比較辛苦的,比如講一個笑話,那也需要給她三分鐘的反應時間,在這三分鐘里,顧飛已經遺忘了自己講一個笑話的意義何在。而小雨反過來講給顧飛聽的笑話,則是那種在顧飛看來完全不值得一笑的事情。比如:“我有一朋友,有一天走路撞到樹上了,哈哈哈哈……”

    小雨笑得天崩地裂,顧飛只能在一旁擠著笑臉偽裝一下。

    但不管怎樣,身邊有一個伴時,再長的路也不會覺得太累。因為看到身邊也有一個人和你做同樣的事時,你就會知道,哪怕這件事再愚蠢,傻B的人也不只是你一個,這是一種安慰。

    在兩人堅忍不拔地努力下,烏龍山脈終于被甩到了身后。眼前重現了仿若云端城外似的大片平原,荒地,丘陵,以及森林。顧飛看了下時間,穿過烏龍山脈,足足用了三個小時。當然,在發現不會有人在身后追趕,且身邊多了小雨這個伙伴后,顧飛已經不是在撒丫子狂奔了。兩人是步行進行的勻速直線運動。

    更讓顧飛欣慰的是,眼前終于有NPC小怪了。在與韓家公子等人計劃中,顧飛就是被安排跑路到這樣一個人跡罕至,卻又要有怪的地方,刷上30個小時。洗盡PK值后再返回云端城。

    原以為烏龍山脈上就會有小怪,誰知道一路上就是些云啊霧的,在這迷蒙的環境下身邊倒是一姑娘的,但遺憾的是這姑娘是和自己稱兄道弟的,基本找不到那種浪漫的美,所以回想這三個小時,說浪費都是一種犯罪。

    顧飛早已經手癢,沖上去拔了刀子就給了小怪一下,小怪被他秒殺了。以顧飛的攻擊力,沒出附法攻擊,小怪直接被秒,這小怪是多少級的已經可想而知了。

    “不對啊!”顧飛喃喃自語。以網游的基本思路,離云端這種大城鎮越遠的地方,應該就是越高級的練功區。自己花三個小時穿越烏龍山脈,最終就淪落到這么一個不著四六的地方,這也太悲哀了吧!

    “這的怪等級好低啊!”顧飛對小雨說。

    小雨好像沒聽到顧飛說話,極目遠眺,嘴里嘟囔:“夜光村在哪呢?”

    “你知道嗎?”小雨還扭頭問顧飛。

    “我……來幫你問問吧!”顧飛是為她不知道要去的地方在哪,還敢于花三個小時穿越烏龍山脈的勇氣折服的,決心幫他一問。

    顧飛打開了好友欄,這里有比佑哥還情報大王的情報大王——紅塵一笑。

    “在嗎,問個事。”顧飛說。

    “我是一個自律的游戲工作者……”紅塵一笑說。

    “自動回復?”顧飛問。

    “不是……”

    “那怎么每次都是這句啊!”顧飛說。

    “因為你知道我的真實身份。”紅塵一笑說。

    “那也是你自己暴露的!”

    “那是不是應該封你滅口啊?”

    “……”

    “要問什么,能說的我就說。”紅塵一笑說。

    “哦,問一下你夜光村怎么走……指個路而已,沒什么不能說吧?”顧飛說。

    “喲,你找到你那個任務鏈的線索了?”紅塵一笑說。

    “什么?什么線索?”顧飛不解。

    “……我什么也沒說。”紅塵一笑說。

    “夜光村怎么走?這也不能說?”

    “那個比較遠,首先要穿過烏龍山脈。”紅塵一笑回答。

    “我已經穿過了。”

    “呀,跑那么遠,真難為你了!”紅塵一笑說。

    “……接下來應該怎么走?”顧飛問。

    “接下來?看到個人問一下就知道了,那邊的玩家應該都知道吧!”紅塵一笑說。

    “玩家?這邊有玩家嗎?”顧飛放眼四周,根本沒人。

    “你剛過了山脈吧?那里距離主城還遠,你繼續朝西北方向走,可以到達主城月夜城。這里的玩家肯定都知道夜光村怎么走。”紅塵一笑說。

    “離主城這么遠的地方,怪物等級怎么這么低?”顧飛問。

    “點綴,那都是點綴,誰沒事往這邊跑啊?”紅塵一笑說。

    “行了,謝謝你啊!”顧飛說。

    “沒事。不過,有個事我倒想提醒你一下。”紅塵一笑說。

    “什么?”顧飛問。

    “通緝任務是全服通緝,也就是說,月夜城的玩家同樣可以在通緝任務榜上看到27149,只不過因為會標注你是屬于云端城的玩家,應該不會有人會領取。但是,也不敢保證,你說是吧,所以你小心。”紅塵一笑說。

    “你這不算違規嗎?”顧飛說。

    “這算什么違規,只要認真看過有關通緝任務介紹的人都知道,你就當我是一個這么認真的玩家就行了。”紅塵一笑說。

    “那謝了,等回了云端城請你喝酒。”顧飛說。

    “客氣。”

    “不說了,我趕路。”顧飛關了聊天。 一嫁大叔桃花開 t.cn/RAjbYPt

    “媽的,說漏嘴了……”身處云端城的紅塵一笑喃喃自語。他對于顧飛的關注并沒有停止,昨天千里一醉追殺不笑的動作大戲他也看得熱血沸騰。此外就是他一直關注著顧飛領到的任務鏈的進度。

    任務鏈是“平行世界”的重頭戲之一,從設計到編排到合成不知殺死了設計人員多少的腦細胞,是紅塵一笑他們設計組的得意之作,就連他們自己每想起一條任務鏈中可能的情節劇情都興奮不已。在得知顧飛接到一條任務鏈后,紅塵一笑立刻調檔翻數據,把這條隨機生成的任務鏈背得滾瓜爛熟。但這條任務鏈的真正主人顧飛,卻對這任務一點行動都沒有。

    這種感覺好像做出的完美藝術品無人欣賞,不受人待見似的,可把紅塵一笑給急壞了。剛才一聽顧飛問夜光村,立刻欣喜地以為顧飛找到線索了。結果全不是這回事,自己這一嘴快,反而把信息送給他了。此時回想起,真是郁悶不已,只希望顧飛沒有注意到。

    但顧飛怎么可能沒留意到,此時一邊和小雨向月夜城前進,一邊咀嚼著他這句話。

    ====================================

    第三卷了,下新書榜了,有票的同學不要偷懶了。。多頂頂,頂高一點,站得高看得才夠遠

    ;
硕果赌城走势图 旺财赚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dnf怎么稳定赚钱 股票配资顶牛 菜场卖水果赚钱吗 天刀的赚钱方法 深圳做医药销售赚钱吗 海盗大亨5种什么赚钱 明年免费的容易赚钱 股票涨跌由谁计算 腾讯股票 信息不对称 赚钱 举例 天茂集团股票 不需要注册的赚钱app 2018西安滴滴能赚钱吗 股票融资融券 度宇宙怎样玩 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