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顧飛獨自一人走在街道上,四下無人。閑著無事,忍不住又把暗夜流光劍拿出來欣賞。身為一個習武之人,顧飛對衣服之類的可以不講究,但對武器卻是有著特別的愛。這把劍他覺得十分稱手,而且造型也很對他的胃口,就是在現實中他都沒擁有過這么合心意的兵器。

    正美呢,突然聽到街道前方嘈雜聲起,接著就見一堆人出現在街口,手里揮舞著家伙乒乒乓乓打個不停。打著打著,戰場從路口轉進了這條胡同,還有人大聲吆喝:“別讓這幫家伙跑了。”

    顧飛皺了皺眉,自己偷懶,走了剛才那個指路家伙所介紹的近路。這里不是街道,事實上只是兩排房子之間的一條縫隙,窄得可憐。這幫人沖進來在這一打,整條道被堵得死死的。顧飛覺得就算繼續向前,對方也絕無可能停下手讓自己過去再接著打。

    回頭?顧飛看了看身后,那叫一長,頓時心生疲憊。實在不想再走回頭路了,于是右手握劍,左手又把炎之洗禮掏了出來,繼續朝前走去。

    轉眼已到了跟前,打架雙方自然也都留意到顧飛。手頭上略有放松的趨勢。

    顧飛卻好像沒看到這里有人打架一樣,垂著腦袋就朝里面栽去。

    “呀!當心!”左邊有一人喊道,他手里匕首剛剛朝前一遞,顧飛的人就強行夾到了他們二人之間。但這人嘴上喊著當心,手上卻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顧飛也沒計較這人的態度問題,人走進的同時左手炎之洗禮也是一豎,已經把這一刺擋到了一邊,跟前朝前一步,已經閃過了這二人交手的范圍。

    “啊!”這次右邊一個家伙又驚叫出來了,手里的巨劍正舉過頭頂砸下。

    這種重型武士的攻擊顧飛是不敢用擋這種方式硬接的,瞅到前面兩人交手正好一停,快速向前一步,“呼”一聲響,巨劍擦著顧飛的腦后揮下。

    這時左右手同時遞出,剛好攔住來自左右的兩下攻擊,朝前一步,又避過了一對。

    轉眼已過了三對,顧飛就這樣或躲或閃或擋或讓,邁著忽快忽慢的步伐,硬生生從打架的兩伙人當中穿了過去。

    暗夜流光劍和炎之洗禮放回了口袋,顧飛拍了拍衣袖,雙手兜入袖口,頭也沒回地繼續朝旁走了。

    胡同時此時哪里還有在打架的,兩伙人都已經僵住了。

    大眼瞪小眼了片刻,眾人還沒回味清楚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那人?走過去了?”一人一邊望著自己手中的武器,一邊懷疑著這個事實。

    “好像是走過去了?”有人以同樣懷疑的口吻回答這個問題。

    “怎么走過去的?”有人繼續懷疑。

    “好像是這樣……這樣……然后……哎呀……”這人本來在模仿顧飛剛才的幾個動作,也算是惟妙惟肖,突然表情痛苦地捂住了腰。

    “怎么了!”眾人驚。

    “我腰扭了,這動作難度超大的,你們試試。”這人叫喚。

    于是眾人紛紛進行嘗試。結果一半的人完全不能做出這動作,另一半由于用力過猛也把腰扭了,扭到的程度,取決于用力的大小。

    “疼!疼……”一堆人呲牙咧嘴吆喝。

    “怎么回事?”一個人影漸漸從空氣中浮現出來,跑了過來。正是給顧飛指路的那家伙。由于潛伏狀態下行走速度要大幅度下降,他只能遠遠盯著顧飛,且是越盯越遠,直至此刻轉入這個胡同,發現顧飛沒了蹤跡,自己一幫兄弟咿咿呀呀的,連忙現出身影跑了過來。

    “那家伙走了?你們這么多人沒攔住?”這人驚訝。十來個兄弟,有一半看起來受了傷。

    眾人臉紅了。這該怎么說呢?他們根本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就讓顧飛通過了。這傷,是在回味的過程中自己弄傷的,真是太丟人了。

    “那家伙什么職業啊?”有人企圖轉移話題。

    “對啊!什么職業?有很古怪的技能呢!”看到別人做到了自己做不到的事,所有人都認定顧飛一定擁有他們所沒有的特別技能。

    “那人?法師吧?”指路人有些心虛的說。

    “你不是鑒定不出他嗎?”有人說,“你怎么知道他是法師?”

    “沒見他穿著法師長袍嗎?”指路人回答。

    “誰說穿了法師長袍就一定是法師啊!我們沒一個人覺得他像一個法師!”有人說。

    “對對對,不是法師!”

    “再說了,那是不是法師長袍也沒準,黑色的呀!你又沒有鑒定確認。”有人補充。

    游戲里至今的確尚未出現過黑色的法師長袍。玩家們都以為法師、牧師都是被認定為光明神圣的職業,不會染黑。像黑色這種東西,大概是準備給盜賊這種字面上很猥瑣的職業。

    指路人支支唔唔沒話說了,末了說了句:“不是法師長袍,那他那衣服是什么?”

    沒人答得上來,只是有人補充:“他手里那劍也超帥的,我也沒見過。”

    “曰啊,還廢話什么,快追啊!”有人喊。

    “快快快,速度起來,下面他會從哪里走!”有人地圖都掏出來了。

    “我給他指的路,他應該會是這樣……”指路人在地圖上比劃。

    “但他現在已經見過我們了,再見面恐怕會認出來。”有人說。

    “看來沒辦法假裝是意外了,明著來吧!”有人說。

    眾人點頭。

    “蒙臉吧!”有人說。

    眾人激動地從口袋里掏出了三角蒙面布,表情很虔誠。

    “感謝云端城的玩家想出這么好的隱藏身份的辦法,我們將從此走向小康之路。”一人嚴肅地說。

    “感謝感謝!”眾人點頭。

    “這是我們第一次用,都專業點,不要讓來自云端城的玩家笑話了。”這人說。

    眾人再次鄭重地點頭。

    “很好!”這人懷顧了一圈弟兄們,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條,上面大大地寫著27149。

    “這是咱們這派開創先河的宗師級人物,雖然我們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長相,但他一天15點PK值的光輝記錄將永存,希望他保佑我們。”這人說完,將紙條點燃。

    眾人雙手合在胸前,默默禱告著。

    有人打破了沉寂,舉手發言:“老大,我聽說這人當時把人殺爆出裝備也沒撿,他和咱們好像不是同行。”

    “別計較那么多了,將就吧!”老大說。

    眾人繼續禱告,儀式結束。百米分外的顧飛打了他進游戲有史以來最響亮的噴嚏。

    “你們怎么樣?”老大朝數人問道。這幾人姿勢統一,一手拎刀,另一手叉腰。正是剛才模仿顧飛動作扭了身子的幾個。

    “我們沒事,第一次的蒙面行動,我們一定要參加!”幾人表態。

    “很好。”老大點頭,“下面,大家準備,蒙臉!”

    老大一聲令下,所有人把臉蒙上了。

    “出發!讓云端城的玩家見識一下,來自月夜城的蒙面專業。”老大高喊。

    “出發!出發!”一群強盜雄赳赳氣昂昂地出發了。老大卻皺了皺眉,隊伍當中有一半還一手叉著腰,走起路一扭一扭的,實在有礙觀瞻,整個隊伍的形象都被他們毀了。但隨后又一想,反正蒙著臉別人也認不出,有什么關系?

    蒙臉真好啊,想丟臉都丟不出去!老大贊嘆著,更生出了對蒙面發明者的崇拜。

    “以防萬一,我再蒙一塊吧!”老大在蒙面上面又蒙了一面,心中得意,這肯定是發明者也想不到的妙招。

    十幾人沖出胡同,立刻引來街道上玩家們驚詫的目光。

    但顯然十幾人都已經深知蒙了臉想丟人都沒法丟的道理,對這些目光毫不理會,沿著既定的路線前進。

    “這幫人誰啊?”有玩家問道。

    “黑手傭兵團。”有人回答。

    “你怎么知道?”

    “有人戴著傭兵團徽章呢,我認得。”這人說。

    “徽章都不摘,還蒙著臉干啥?SB啊?”

    “大概是吧……”

    隊伍繼續前進,忽然街道旁走出一玩家,揪住正匆匆前進的一名蒙面人:“懦夫!在這吶,昨天不說好給我兩卷止血繃帶的嗎?給我吧!”

    “我不是懦夫!”這人聲音鎮定。

    “我知道,叫你懦夫救星嘛!四個字太煩了。倆字方便。”來人說。

    “你怎么知道是我?”懦夫救星驚訝。

    “我認得你裝備嘛!話說這們這是干嘛呢?”來人問。

    “老大!我暴露了!”懦夫救星在傭兵頻道里痛苦地說。

    “身為蒙面一族,居然掩藏不住自己的身份。不好意思,你不是我們傭兵團合格的一員。”老大冷冷道。 ~妙-筆-閣~.[miao][bi][ge].

    殘酷的一聲系統提示,懦夫救星被踢出了傭兵團。

    “曰!我和你拼了!”懦夫救星撒去臉上蒙面,朝那暴露他身份的玩家撲去。

    “不要離他,繼續前進。”老大喝止了幾個心存猶豫的。

    “老大,看到他了,就在前面。”走在前面的玩家報告。

    “分散,包圍,絕對不能讓他進行安全區,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老大下令。

    “Go!Go!Go!”眾人散開,有人喊著。

    ;
硕果赌城走势图 外汇买跌买涨都赚钱 干饮食什么赚钱 医院是不是最赚钱的企业 嫁接核桃赚钱 qq彩票自动赚钱 儿童户外赚钱 分享阅读赚钱一元提现 卖干果赚钱 上班怎么用电脑赚钱 全民奇迹赚钱技巧集锦 开烤包子点能赚钱吗 抖音一百万粉丝怎么赚钱 页游那么多明星代言 很赚钱吗 在山边养什么赚钱 微信打字赚钱是不是真的吗 主角通过网游赚钱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