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風華絕代的顧飛老師沖著自己最后四點PK值又領了個任務,坐標連看也不看就直奔戰士營地去了。到了地方后傻眼了,戰士營空空蕩蕩,前塵的人不知去向。

    “人呢?”顧飛問外面包圍的家伙。

    “下線了!”眾人痛苦道。

    顧飛頓悟,難怪一路上也沒聽到坐標刷新的提示。打開任務欄一看,果然,通緝任務欄里本該顯示坐標的地方,寫得是“離線”。

    這些人太壞了!顧飛很不滿地想。能領到這家伙的任務,說明他之前還是在線的。那就應該等到自己殺了他再下線嘛!一點職業素質都沒有。顧飛嘆息。

    任務目標不在線,那是非常悲哀的。因為你無法取消換一個,這算是一個比較不合理的地方。

    顧飛望著空蕩的戰士營干瞪眼,戰士營外蹲點的一大堆人也很茫然。其他地方還打得如火如荼呢,這邊的戰士就全下線了,這算個什么說法啊?戰士不應該是前塵行會主力嗎?

    這消息傳得頗快,不大會云中暮都親自趕到了現場。劍鬼這時候已經不在參與他們的行動了,云中暮接過手成為第一手指揮。

    “前塵完蛋了!”看到完蕩蕩的戰士營地,云中暮喜上眉稍。顧飛聽到他的聲音回頭,兩人正好四目相對,略有幾分尷尬。

    八個小時前,云中暮還帶了幾個兄弟企圖行刺顧飛給他兄弟不笑報仇。

    八個小時后,顧飛是幫助了云中暮的關鍵人物。從頭到尾都是:機會是因顧飛才產生的,敗局也是多虧了顧飛的及時出現才扭轉的。

    云中暮一時間不知如何面對顧飛了。突然腦中浮起之前豬仙對著自己吼過的話:“事得一碼一碼的算”。這話有理,云中暮此時想起不由點了點腦袋,正準備上前對顧飛就今天的事先表示一下謝意,卻看到顧飛向前兩步走,進了戰士營后,白光一閃,消失了。

    云中暮一怔,隨即打開任務欄一看,27149的坐標成了“離線”。

    在線已超八小時,達到一天工作時間的顧飛,和劍鬼等人招呼了一聲后,先下線休息去。

    顧飛離開,當然不意味著戰斗的結束。月夜城依然是戰爭的土壤,情況持續到了第二天顧飛再度上線。

    地點依舊是戰士營地。

    身后復活點是戰士營地,身前營地大門外是“打倒前塵軍團”。

    顧飛揉了揉眼,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直到感覺到身后蜂擁而至的殺氣,顧飛連忙竄出了復活區。前塵戰士們這次學乖了,沒人追出營地。

    “你們……一直沒下過線?”顧飛驚詫地打量著周圍,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疲憊。

    “輪著下線休息過。”正對顧飛的家伙回答他。

    “你們不用上班嗎?”這話顧飛吞進肚沒說,他記得當時在韓家公子等人面前說這話時他們的表情,那似乎是……隔閡。對于這幫家伙來說,游戲就是他們的工作和事業。

    顧飛沒有在這閑太久,劍鬼等人的消息已經發至了。幾人相約要回云端城,準備等了顧飛上線同行。

    “走了!”顧飛和身邊眾人打招呼。雖然彼此可以說是完全不認識,但起碼在剛剛過去的這段曰子里,雙方的立場是相同的。

    這些人到是一時沒反應過來,脫口問道:“去哪?”

    “回云端城了!”顧飛說著,突然想起了一事,“啊!差點忘了!”

    說著回頭朝戰士營地掃了一眼,一個箭步已經沖回,暗夜流光劍不知何時已經在手。沖向的戰士只顧得張大了嘴巴流口水,三招兩式后,死于顧飛劍下。其他前塵戰士這才有反應,可惜顧飛早已拍著雙手出了戰士營地。眾戰士捶胸頓足,怒罵顧飛賴皮,要砍人連點征兆都沒有。

    顧飛微笑著朝眾人告別,同時不忘向前塵戰士們給予顧飛的幫助表示謝意。這可是真心實意的。顧飛始終記得自己是為什么會來到月夜城的——因為PK值太高而跑路。而此時,顧飛終于洗掉了這一身的鉛華。

    回到任務發布處交還了任務,顧飛的PK值終于清零。離開任務發布處后,路上看到四下無人,顧飛長出了口氣,扯去了臉上的蒙面。從這一刻起,27149這個代號終于成為了歷史了。

    前往和劍鬼等人見面的路上,顧飛想起小雨,連忙發去一則消息。

    小雨很是驚訝:“前天才來的,今天就要走了?”

    原來不過是區區兩天,這一切真是恍然如夢……顧飛感慨萬千。像他這種激情飽滿的曰子,難免會覺得時間過得超慢。而像小雨那樣重復刷取一個普通任務的,自然會覺得時間過得飛快。

    而小雨這兩天竟然一直泡在夜光村研究那首富阿德里安的地窖。她企圖尋找一個方案可以有效的騙取到里面的全部財富,對于月夜城這一天來的震蕩,她居然一無所知。

    “你下線時,沒發現有什么異常?”顧飛覺得自己越來越佩服小雨了。

    “沒有啊!”小雨說。

    “你在哪里下的線?”顧飛問。

    “格斗武館。”小雨說。

    顧飛釋然。由于格斗家職業稀少,格斗武館這個下線區并沒有淪為戰場,也成了這些天來月夜城其余玩家唯一的依靠。

    “這么巧,你偏偏在那里下線啊!”顧飛說。

    “呃,第一天我是在戰士營地下的線。不過……真丟臉啊,第二天我從夜光村回來時候又找不到路了,后來我問人來著,他們告訴我一定要到格斗武館下線。”小雨說。

    “他們沒告訴你為什么嗎?”顧飛隨口問。

    “這還用說,當然是因為近啊,你真笨!”小雨嘲笑顧飛。

    顧飛郁悶了許久,這才問道:“你什么時候回云端城?”

    “啊!我先不打算回去了,這里的任務好多啊!我覺得可以做一輩子,你回去幫我問問七月姐,行會能不能搬到月夜城來!”小雨說。

    “好,我問問……”顧飛擦汗。和小雨對話比和銀月對決刺激多了。

    之后又給柳下和懦夫救星發了消息,這兩個算是顧飛一趟月夜認識的新朋友,打聲招呼算是告別。

    懦夫救星此時不在線,柳下倒是很快回復:“我也去云端城!”

    “你也去?”

    “你忘了,我的朋友們早就已經都去了,我也去和他們會合。”柳下說。

    “哦,那要……一起走嗎?”顧飛問。

    “好啊!”

    于是顧飛報上了相見的地點。

    城鎮東門旁的酒館門口,顧飛看到了劍鬼等人,令他始料不及的是,云中暮居然也在場,此外還有豬仙等他的一幫兄弟。

    此時,蒙臉還是不蒙臉,這是一個問題。

    “別過來了,假裝不認識我們吧!”劍鬼顯然已經看到了顧飛。

    “嗯!”顧飛應了聲,繼續朝酒館走著,看到幾人只是很隨意地掃了兩下,進了酒館。進門前聽到云中暮在說:“難得來月夜城一趟,也不多玩幾天,這就要回去啦?”

    “真是太生活了……”顧飛想著,突然又收到消息,打開一看是韓家公子:“你知道你剛才隨意瞄的那兩眼又多裝多假嗎?”

    “怎么了?”顧飛不解。

    “遇到我這種驚世的容顏,怎么也得多看幾眼,再稍微愣愣神,然后也發現這一切不是做夢,這樣才夠真實。”韓家公子說。

    顧飛淚流滿面:“你的長相不足以成為你惡心人的借口!”

    消息剛發出,韓家公子已經黑著臉出現在顧飛面前。

    “別忘了,你是個牧師!”顧飛輕敲了敲桌面,“我砍人不眨眼的。”

    韓家公子又黑著臉出去了。

    門外云中暮等人和劍鬼稱兄道弟沒完沒了,顧飛屋里枯坐,突然看到一姑娘進了酒館,站在自己身邊四下張望。

    “在哪?”柳下發來消息。

    顧飛扯了扯她的斗篷:“在這。”

    柳下低頭,掃了顧飛一眼,躲開兩步,接著顧飛又收到一條消息:“在哪呢?我到了。”

    “在這啊!不說了在這嗎?”顧飛敲桌子。

    柳下詫異地望著他,一臉的難以置信。顧飛挺郁悶,難道自己的樣貌和她幻想的差距太大了嗎?沒理由啊!這種具有顛覆姓的效果的樣貌,只有劍鬼才長得出來。

    這樣對望下去實在有些尷尬,顧飛咳嗽了一聲:“看什么呢?”

    柳下連忙過來坐到顧飛旁邊,神情鬼祟:“千里一醉叫你在這等我的?”

    “說什么呢?我就是千里一醉。”顧飛說。

    “怎么可能?”柳下驚訝,正準備說什么,突然又是一臉茫然:“咦,任務怎么沒有了?”

    “什么任務?”顧飛問。 妖孽王爷小刁妃:http://t.cn/R278rmV

    “通緝任務啊,我領了通緝千里的任務。”柳下說。

    “哦!”顧飛明白了,原來柳下是沒從自己這里看到27149的顯示,所以認為不是他。當即解釋道:“PK值我已經洗掉了。”

    “什么?昨天我記得你刷到過29點呢!怎么這么快就洗掉了?”柳下吃驚道。

    “呃,這幾天城里到處打架,PK值高的人多嘛!”顧飛說。

    柳下頓悟。

    “對了,有件小事,你看能不能幫我下。”顧飛說。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资本主义家靠什么赚钱 买飞机票能赚钱吗 摄影师赚钱的方式 手机答题赚钱app游迅网 帮之赋可以赚钱吗 视频翻译赚钱吗 楚乔传靠什么赚钱 赚钱而来主博九肖18码 碎片时间怎么赚钱6 李志靠什么赚钱 拍风景片的人靠什么赚钱 做房子装修赚钱吗 北京户口可以赚钱吗 呱呱赚怎么分享赚钱 买飞机票能赚钱吗 开个理发店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