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對酒當歌的人著急忙活地躲閃,可惜人數眾多。雖然站位是留著空當的,但此時想轉眼之間就給火樹千重焰騰出一片空地來那也是不可能的事。哪怕顧飛的法術發動已經給了他們比較寬裕的時間。

    大部分人跑開了,總留有少部分。火焰升起,顧飛翻看著積分,瞬間又漲了6點。

    原本的29比46已經變為41比46,只再差6分就可以完成逆轉。

    而這逆轉也已經沒人可以阻止,顧飛吟唱罷火樹千重焰后,緊接著在火樹千重焰旁邊吟唱了一個“天降火輪”。火樹千重焰盛開后,天上的火輪也跟著燃起。一些原本在這位置的玩家四散跑掉了,結果不巧有一些從火樹千重焰方向逃跑趕到這里的,合計上那些沒來及閃開的,這一個天降火輪獲得的積分比之前都多:11分。

    52比46,比分已經成功逆轉。從細腰舞在小山包后露面引走弓箭手第一時間的注意力開始,到此時一切都只是發生在瞬息之間。

    “這招是跟你學的。”顧飛微笑著朝著站在某處咬牙的逆流而上說話。這人韓家公子給顧飛介紹過,對酒當歌的會長嘛!人雖然認不太清,但他手中那把水藍色的法杖還是挺耀眼的。

    逆流而上咬牙。兩個范圍法術連放,看似簡單。實則除了吟唱,更要計算好目標的移動速度,推斷對方的移動方向,這才能保證第二個主攻的法術不落空。但眼下顧飛可選擇的目標眾多,艸作起來完全不用廢這么大心思計算,他的兩個范圍法術連放。看起來倒有幾分對酒當歌的法陣的效果。

    “冰旋風!旋!!”逆流而上法杖一點,一道旋風平地而起,朝著顧飛旋去。

    “還和我玩啊!”顧飛笑,“快些去追細腰舞吧!”

    逆流而上繼續咬牙。細腰舞那邊早有人去了,但很快就收到回報:太快了,根本追不上。

    逆流而上心知這場對抗己方很可能要敗北,心都碎了,一股子怨氣只想發泄到眼前的顧飛身上。

    “雙炎閃!閃!”顧飛眼看冰旋風飄到身前,不閃不劈,突然雙手持劍當頭一揮而下,口中大喝著完成了吟唱。

    繚繞著雙龍戲珠一般火焰的暗夜流光劍將冰旋風一切為二,瞬間消失。顧飛甩了甩手,微笑道:“行啦,別鬧了。”

    逆流而上大為吃驚。冰旋風承受不住物理攻擊四分五劈這并不讓人意外,有不少強悍的戰士也可以做到。但是被劈碎的冰旋風的法術傷害雖然會銳減,附加的冰凍減速效果卻因接觸就會發生傳遞。可眼下的顧飛,行動完全如常,顯然是連冰凍效果都沒發揮。

    如此一來只有一個解釋:顧飛雙炎閃的判定實在是強,強到它的燃燒效果壓制住了冰旋風的冰凍效果。竟然會有人把雙炎閃的熟練刷到這么高,這人研究是什么法師?

    逆流而上一邊這樣想著,一邊還注意了一下顧飛手中的劍,一個鑒定術拋過去,刷刷一片問號。

    顧飛在六百人中閑庭信步,一手搭在腦上如悟空般朝遠處眺望了一眼,長嘆道:“哎呀!都看不到細腰舞到哪去了。”

    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里掏出了個蘋果就準備咬。不想耳邊風聲朔起,顧飛連忙腦袋朝后一偏,啪一聲響,手中蘋果被這一箭射飛,濺出的蘋果渣子噴了顧飛一臉。

    顧飛面無表情地扭過頭來,看到一人手舉著弓箭,臉上也有幾分詫異。

    “被你看穿了!”顧飛點點頭。

    “不過,你別說你就是瞄著蘋果去的。”

    此人慚愧。

    “好吧,我承認,我已經沒法力了。”顧飛攤手,“想殺我的來吧!”顧飛身邊此時老大一圈空當。

    逆流而上一揮手,諸多弓箭手、法師站出來了。

    “喂,不要這樣啊!來兩個近戰類的玩玩啊!”顧飛郁悶。

    逆流而上沒有理會,一聲令下,所有弓箭手放出追蹤矢,所有法師朝這點小空地里砸出范圍法術。

    “火球,射!”顧飛頑強的反擊,用僅有的最后一點法力放出了這個最卑微的法術。

    至于對方的攻擊,就這么一圈空地,顧飛根本沒有閃避的空間,速度再快也無用,終于化身白光去了。

    余留下的那個火球晃晃悠悠朝眾人漂去,但高手都是有經驗的,知這火球已經沒啥傷害,一巴掌都給它拍散了。

    “抓緊時間!快點把細腰舞找出來。”逆流而上揮手。說完也四下眺望了一下。景色一片茫然,逆流而上只覺得這地圖真是前所未有的大,大的讓人心慌,大的讓人想吐。

    顧飛經歷了黑暗到光明的世界,睜開眼時已在行會大樓外的傳送陣,身邊全是姑娘,把顧飛包裹在花叢中,引來周圍其他男玩家一陣羨慕的目光:看看人家,傳送的多到位,正好掉姑娘堆里!

    “怎么樣,怎么樣了?”姑娘們紛紛問顧飛。戰死傳送到場外的玩家是聽不到場內的系統廣播的,所以不知此時的比分。

    “比分已經逆轉了。”顧飛說。

    眾女一陣歡呼。

    “小舞加油!!”行會里一片鼓舞聲。

    顧飛微笑著,默默閃開了。

    “去哪里?”好幾個注意到顧飛想走,在他身后問道。

    “呃,先走了,明見吧!”顧飛招呼了聲,擠出了人群,接著就直奔小雷酒館去了。

    “公子在嗎?”進了酒館顧飛小聲向小雷打聽。

    小雷指了指二號包間。

    顧飛竊笑著,走到包間掀開簾子進去,隨即一怔。

    韓家公子在包廂里沒錯,懦夫救星卻也在場,兩人把酒言歡,懦夫救星正在極力向韓家公子推薦一塊烤肉。

    “這塊最精道了!就烤出這塊肉我熟練度就上升了三點,你嘗嘗!”懦夫救星介紹著。

    顧飛進門后,兩人一起回頭。懦夫救星連忙甩下肉起身向顧飛打招呼。韓家公子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嗨……”顧飛也擠著臉笑了笑:“你們……挺好的吧!”

    “挺好的,不然你以為呢?”韓家公子冷笑,說著舉杯邀懦夫救星共飲。

    懦夫救星酣暢淋漓地飲盡一杯,拍著座位對顧飛嚷嚷:“坐啊醉哥!我正等你說的那人呢,正好你也來了,一會看戲。”顧飛堅決禁止了懦夫救星叫他師父,但這家伙不依不饒一定要對顧飛使用一個敬稱,最后就如火球一樣參用了這個加法。顧飛問過年紀,他的確比懦夫救星要大,這稱呼還是當得起的。

    “行了行了!!”顧飛阻止懦夫救星繼續說下去,“懦夫啊!你先忙你的去吧,用不著了。”

    “啊?”

    “沒事了,去忙你的吧!”顧飛拍他。

    “哦!”懦夫救星和韓家公子打了聲招呼,準備離開。臨了還回頭:“不要叫我懦夫,叫我懦夫救星,有功夫,無懦夫!”

    “知道了,懦夫。”顧飛說。

    懦夫救星滿意地點了點頭,去了。

    “嘿嘿嘿嘿……”顧飛望著韓家公子憨厚地笑著。

    “長得像女人的男人,扁一頓哈?”韓家公子說。

    “哪里哪里,誤會!”顧飛說。

    “是嗎?怎么個誤會法?”韓家公子咄咄逼人地問道。

    很顯然韓家公子已經知道的很清楚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懦夫救星忽悠過去的。事已至此,顧飛也無賴上了,索姓一拍桌面:“別囂張啊!以為人走了就沒人扁你嗎?我可還在這坐著呢!大不了親自扁你一頓。”

    “比賽挺順利的吧?”

    “還行還行。”

    聰明人說話就是如此,轉移話題干脆利落,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你那傳說中無解的戰術,看起來也不怎么樣嘛!”顧飛說。

    “比分逆轉了?”韓家公子問。

    顧飛點頭。

    “唔,你怎么做的?”韓家公子問。

    顧飛說了下過程。

    “兩個抱身投,再穿過法陣,沒死?你?”韓家公子不敢相信。

    “我算過了。”顧飛說,“她們倆都去掉身上加傷害的所有裝備,兩個抱身投只能去掉我一半生命,再從細腰舞那借了一身抗法裝,單抗火法百分之七十三,穿超法陣我想應該差不多了。”

    “百分之七十三,那個變態的女人!”韓家公子嘟囔。

    “嘿……”顧飛說。

    “你想到的也就是這樣暴力的法子。”韓家公子說。

    “你有什么高招?”顧飛問。

    “她不是有傳送卷軸嗎?潛行進去做個坐標不就得了?”韓家公子說。

    “呃……”

    “還有,他們一堆人聚在那里等著你們去逆轉比分,干嘛這么早就出手?到最后時候再去多好?現在他們如果解決了細腰舞,你還不是白忙?”韓家公子說著看了看時間:“對抗賽結束還有半小時。” 網游之近戰法師:.miao bi ge.com

    “呃……”顧飛說。

    “嘖嘖嘖!”韓家公子連連搖頭。

    “你不是說你的戰術毫無破綻嗎?”顧飛說。

    “我最早就說過我以傭兵團為重。”

    “這和傭兵團又有什么關系?”

    “如果你們能贏,這也將成為我們傭兵團戰略上的一大步。”韓家公子說。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早餐店真的不赚钱吗 刷宝软件怎么样赚钱 地下城倒卖什么赚钱吗 新兴平台可以赚钱 在达人店上面买东西自己可以赚钱吗 趣头条里加微信赚钱 股票行情走势图 挂视频自动赚钱是真的吗 阿凡共享纸巾怎么赚钱 现在只想让自己忙起来赚钱 卖gv赚钱 董欣纯天然护肤品怎样赚钱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是多少 地下城那张粉卡升级最赚钱 男人现在做什么最赚钱最快 2012年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