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顧飛沒再說話。倒不是稀罕逆流而上那法杖,只是賭注下得大一些的話,這人打起來也會認真些,這樣才有意義嘛!想著手挽了個劍花說:“你可不要手下留情,掛了我也沒關系,我也會遵守諾言的。”顧飛是深知手下留情對會實力造成很大影響。

    逆流而上笑了笑:“來吧!”

    大清早在線人少,街道上人跡罕至。逆流而上同行的幾人退到了一旁,靜待二人出手。

    顧飛深吸了口氣,神情嚴肅。

    逆流而上,法師總榜第九位,那也是平行世界里頂尖的法師高手了。對于這批游戲中的高手,顧飛不敢有輕視的心態,在許多方向顧飛是比不上他們的。流而上手中那根法杖光芒很惹眼,顯然也是極品,這人的法術傷害或許也是秒殺級的。

    “火球,射!”顧飛率先出手,打了個火球出去,跟著緊追在火球后面沖了過去。

    “火球,射!”逆流而上同樣打出了一個火球,緊接著手中法杖一頓地:“寒封冰徑,走!!”

    地面發出“波”的一聲,跟著像是人走在積雪上踏出的腳步聲,連綿不絕。地面凝結出了一層一米多寬的碎冰,朝顧飛腳下鋪張過來。

    這奇異的景象顧飛從沒見過,禁不住一愣,但很快朝旁踏開兩步。碎冰鋪成的小徑蓋過了顧飛之前的落腳點,晶瑩地反射著清晨的陽光。

    “這是什么東西?”顧飛一邊好奇地問著,一邊隨手挑落了追至身前的火球。

    “呵呵,卷軸學來的技能。火球,射!”逆流而上一邊回答,一邊又一次完成吟唱。一枚火球在他指間燃起,剛好攔下了顧飛射到的那枚。兩顆火球相撞,一同碎成一片火星。

    “不簡單嘛!”顧飛贊嘆。穩穩地招出火球攔下對方火球,這所需要的手法、眼力比直接揮劍把火球挑了難度還要高些。

    “見笑了。”逆流而上一邊謙虛著,一邊又一次法杖戳地:“寒封冰徑,走!”

    又一道碎冰鋪了過來,顧飛不以為然地朝旁一閃,笑道:“這招蠻好看,可惜速度太慢,怎么打得到我?”

    “冰旋風!旋!”逆流而上這次再沒說話,吟唱后打出一道冰旋風。

    顧飛側了身想閃,結果逆流而上法杖略移了移,冰旋風明顯也變向朝著顧飛移動的方向去了。這個技能,施法者可以以持續消耗法力為代價,在一定時間內艸縱它的移動。

    冰旋風速度不慢,移動超人細腰舞也僅僅是比它略快,相比細腰舞還要慢上一籌的顧飛自然就有些不及了。而且逆流而上的遙控技術不俗,那天對抗賽時曾遙控一道冰旋風將速度快過它的細腰舞阻攔,如今控制著它打中顧飛也絕不是難事。

    一看無法躲閃,顧飛當機立斷,口中高呼“雙炎閃”,以攻對攻,仰仗高熟練度的雙炎閃把這道冰旋風給劈散了。

    逆流而上卻不著慌,抬手一揮,又是一道冰旋風打了出來。

    顧飛暗叫不好。貧法是他的一大問題,滿打滿算雙炎閃也只能用四次。這逆流而上看起來是看穿了這一點,所以有意想耗盡顧飛的法力。

    思慮間冰旋風已經到了跟前,顧飛無奈地再出一記雙炎閃將其解決,但接著就飛快地斜劍一指:“天降火輪,降。”

    “呵呵,你的法術延遲很長,你不知道嗎?”逆流而上笑道。

    “我當然知道。”顧飛說。

    “而且……你計算不到我,你這個法術,我站著都不用動。不過還是再明前走兩步更保險吧!”逆流而上說著閑庭信步地朝前走了兩步。接著就見他身后的天空中火光浮現,火環從天而降。逆流而上回頭掃了眼,笑道:“果然,這兩步都多余了,你的法術放得還是很精準的。”

    “果然是高手。”顧飛也驚嘆了。以他的法術延遲,如果就對著人招喚法術攻擊,那誰都有足夠時間跑開。所以他必須算計對手,猜測對方的跑動方向,然后進行欺騙式的進攻。剛才這一擊,就是想著逆流而上可能會順勢后退和顧飛拉開距離,所以把天降火輪扔在了他身后的位置,想砸他個正著,不想卻被他看穿。

    這也是很無奈的。顧飛預測攻擊完全靠猜,逆流而上卻不用。法術釋放,在吟唱過程中,手或者手中武器必須指向目標,像逆流而上這種經驗豐富的法師,從方才顧飛暗夜流光劍的指向上就已經判斷出來這個天降火輪的方位。

    用顧飛練武一來接觸的術語來說,逆流而上的眼夠快,而顧飛手太慢,自然完全打不到他。

    “冰旋風,旋!”逆流而上再一次招喚出了冰旋風。

    但這次顧飛也早有準備,橫身掠了出去。他只能再放一個雙炎閃,砍得了這次總砍不了下次了。所以他只能躲,只能妄圖在冰旋風追到自己前接近逆流而上,或者,在冰旋風追到時接近逆流而上,那樣他可以用一記“雙炎閃”把逆流而上和冰旋風一同解決。

    顧飛如此想著,身子掠得飛快,斜出幾步卻是之前逆流而上招出的寒封冰徑。第一條此時已經消失,但第二條還在,顧飛不敢去踩,輕輕一躍想從上跳過。與此同時,突得聽到逆流而上再度吟唱:“寒封冰徑,走!”

    同樣的“波”一聲響,但不同樣的是速度,這次的寒封冰徑轉瞬之間已經幫顧飛鋪好了落腳點。顧飛邁開大步,企圖不讓自己的雙腳落在冰上,終究還是慢了一步。“軋軋”兩聲響,顧飛穩穩踩在寒封冰徑上,頓時一股寒意從腳底升起,兩腿失去了知覺,想邁,卻使不足勁,慢慢悠悠移了半寸。

    逆流而上樂呵呵地正準備說兩句場面,突見顧飛把劍插回了口袋,一把褪去身上的暗月靈袍,另一只手指著地面嘟囔了句什么。

    “喂,你這是干什么?”逆流而上一怔。寒封冰徑凍住了顧飛,他覺得勝負以分,卻被顧飛奇怪的舉動弄迷糊了。

    顧飛微微一笑:“吟唱呢!”

    “啊?”逆流而上沒反應過來,突然顧飛腳下火焰升起,瞬間將他吞沒其中。

    [***]?這家伙打算說他是自殺的,所以不是敗在我手?這不是耍無賴嗎?

    逆流而上正想著,突見火光中顧飛已經疾速沖出,頓時目瞪口呆。

    顧飛的速度顯然是恢復了,但冰凍效果不應該這么短暫,難道說,這個火樹千重焰解除了身上的冰凍效果?

    從常理上說,火是熱的,解除冰凍合情合理。但逆流而上不知游戲中是否有這種設定,就算有,恐怕也沒有幾人會這樣胡來。中了冰凍效果,那肯定附帶的也受到一些傷害了,再緊接著給自己一把火樹千重焰,這還不真把自己給焚了?弄個小火球烤烤手還算是靠譜。

    逆流而上雖這樣想,但事實卻是顧飛這個火樹千重焰不僅解除了冰凍,逆流而上那個追著他過去的冰旋風也在火光中不知所蹤了。

    “真有人這樣胡來啊!”逆流而上哭笑不得,顧飛已經來到了身前。逆流而上卻也沒有太慌亂,淡淡地道:“你已經輸了。”

    “什么?”顧飛一怔。

    “你還有法力嗎?”逆流而上微笑。兩個雙炎閃,一個天降火輪,一個火樹千重焰,之前還丟過一個小火球,以那天行會戰時顧飛的出手,逆流而上算定他法力一定已經干枯了。

    顧飛卻淡淡一笑:“比法術我比不過你,因為那根本不是我的強項。”

    說完手中口袋一掏,炎之洗禮已經握在手上,張手一刀就劈了過來。

    逆流而上大吃一驚,沒想到這法師如此彪悍,身上還藏著刀子,沒了法力竟然就玩起了肉搏,真是一點法師的風度都沒有啊! [妙*筆*閣~] 點miao筆ge.com 更新快

    正這樣想著,那刀已經兜頭劈了下來,逆流而上的反應總算也不慢,舉著法杖迎了上去。不想顧飛這兜頭一砍根本就是欺負他們這些外行人一記虛招。一看把逆流而上的法杖引上去了,立即收刀變招,一記橫削切在了逆流而上腰上。

    逆流而上中了這刀,一看傷害反道放下心來,他還生怕顧飛又有什么怪門道,一看這傷害,果然肉搏不是法師的強項。

    “抗拒……”逆流而上正想招個抗拒火環出來,不想顧飛第二刀來得意外的快,才吐了兩字就劈到他身上。吟唱被打斷不說,顧飛那刀身上還突然燒起一道紅光,一抹就燃到了逆流而上身上。

    “附法攻擊!”逆流而上一怔。這種攻擊模式有段時間很流行,因為有一個編號27149的家伙用這種打法蹂躪了一個盜賊,引起了許多人關注。而這個人,就是個法師,他的出處,就是云端城。

    逆流而上終于失去了沉著冷靜,難道眼前這法師就是那個家伙嗎?那樣的話,近身戰能蹂躪盜賊,恐怕真如他所說,法術不是他擅長的。

    “完了!”逆流而上心中吐出這兩字。他想吟唱結果又一次被顧飛的快刀打斷,附法攻擊再度燃起。法師的附法攻擊,那可是不低的。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手机看微视频赚钱软件下载 卖水果最赚钱吗 男人现在做什么最赚钱最快 室内装修行业赚钱吗 女生赚钱怎么拒绝 怎么找赚钱的私活 还能赚钱吗 求前辈了解 开封农村做什么赚钱 股票推销靠什么赚钱 中小学培训赚不赚钱 开一家足浴赚钱吗 买技术赚钱 帮学生回答问题赚钱 一天到晚都在想怎么赚钱 现在什么行业才能赚钱最快 箱包+生产+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