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為求“千里一醉”這一個名字,云中牧敵可謂是歷盡了磨難。今天下午更是遭到50多位姑娘的一致鄙視,這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極其痛苦的事。

    云中牧敵悲哀、憤慨,更咽不下這口氣。終于,他向那個自稱是席小天的人發出了郵件,要和她好生談談。

    一個名字1000金幣,只要神智還正常的人,都絕不會當這冤大頭的。云中牧敵早就憋著火呢,他已經下定了決心,如果這姑娘咬著1000金幣一個名字這個無恥的價錢不松口,那他就直接把她劈了。

    結局總算讓云中牧敵欣慰了一把。席小天帶來了非常有價值的消息:她并不僅僅是出售一個名字,她還可以安排云中牧敵和對方見面。在談攏了價錢后,雙方來到了中央酒館。

    云中牧敵本來還稍有一點擔憂席小天會串通個什么法師過來忽悠自己一把,心中正在盤算如何測試這個法師的能耐。此時回頭一看顧飛,心里踏實了不少。雙方在傭兵對抗賽上是交過手的,雖然顧飛那天的主要任務是抱頭鼠竄,但無疑也看得出是難得一見的高手。是這人的話,多少有些靠譜。

    云中牧敵正這么想著,卻發現顧飛的臉色極其不善。甚至可以說略有怒容,此時正兇巴巴地瞪著那個席小天。

    “兄弟,坐啊!”云中牧敵弱弱地說了句。

    顧飛坐了下來。

    “先加個好友吧!”云中牧敵說。放長線,才能釣大魚。云中牧敵沒自信一次就說服顧飛,但只要加上好友,以后就有得是機會。這是云中牧敵這次可以和顧飛碰面的底線,只要能達成這一點,他就覺得此行不虛了。

    “有什么事?”顧飛問云中牧敵。坦白說,聽了下午姑娘們對云中牧敵的敘述,顧飛對他也無什么好感。此時當然知道他的來意,只是明知故問,想趕緊打發他走算了。

    “呵呵,沒什么事,想和兄弟你交個朋友。”云中牧敵懂得循序漸進。一上來就力邀對方加入自己行會,連自己都想不出什么合適的理由,又怎么能奢求人家同意?而交個朋友這種簡單的客套,普通人應該都不會拒絕吧?

    先加上他好友,以后再慢慢了解他,然后投其所好,吸引此人入會。云中牧敵的算盤拔打的不可謂不精。

    誰想顧飛就偏偏一上來便拒絕了,淡淡道:“我看,就沒有這個必要了吧!”

    “為……為什么?”云中牧敵一怔。

    “呃……我不喜歡你的名字。”顧飛說。

    這理由形同兒戲,卻實在讓云中牧敵無可辯駁。一時間竟啞口無言。

    “走!”顧飛起身,順帶把席小天也揪了起來。

    “怎么了?”席小天目瞪口呆,顧飛卻已經在拉著她朝外走了。

    “哎……”云中牧敵反應過來,連忙起身來追。那邊席小天一邊跟著顧飛的步伐,一邊也回頭伸手朝云中牧敵不停地“哎”著。其情其景,兩人像是被惡霸顧飛硬生生拆散的一對戀人。

    “你錢還沒付清呢,我會再來找你的。”席小天最后說的話打破了僅存的這點婉約。

    顧飛揪著席小天飛快出了門,云中牧敵匆匆忙忙追出來,還在不住地“哎哎哎”,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兩人的身影越去越遠。

    顧飛和席小天,一個全敏法師,一個全敏弓箭手,云中牧敵那點移動速度根本不夠看。

    一直到身后徹底沒了云中牧敵的身影,顧飛這才停下了腳步,席小天很是茫然:“怎么了啊?”

    “把我約出來和他們見面,你收了多少錢啊?”顧飛說。

    “呃,400金幣。我本來想要1000的,不過好像最近經濟危機,大家錢包都有點緊,要1000金幣氣得他們呲牙咧嘴的,都不愿意掏。后來降啊降的,就成400了。這還沒收盡吶,他才給了我100金幣定金,還差著300呢!這300我本來是打算給你的哦,你現在突然離開,我看他八成會賴帳,很有可能收不到了。”

    “算了算了,我這已經收到100了,姑娘我好心,就分你一半好了。”席小天說著,口袋里掏出個錢袋,在顧飛面前晃了晃:“伸手接著啊!”席小天做勢要倒。

    顧飛本來是有一肚子火要發泄的,眼下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只是搖了搖頭說:“我不要。”

    “為什么不要?”席小天問。

    顧飛深吸了口氣:“下次你要賺錢的時候,麻煩你用別的法子,不要再拿我當幌子,謝謝。”

    顧飛說完轉身已經離開,席小天愣了原地,半晌后反應過來,連忙要去追時,突然一聲呼嘯,一道狙擊從斜旁的街道里射了出來。

    席小天的反應、速度倒都不賴,一閃身避過了這箭。接著就聽有人大喊著“在這里了”。顧飛聞聲回頭,看到街道里竄出數人將席小天團團圍上。

    顧飛轉了身子,手已插進口袋拔劍,卻聽到圍上的人怒罵了一聲“你這個騙子”。顧飛微一怔,口袋里已經握住劍柄的手重新放開。

    “誰騙你們啦!”顧飛聽到席小天掙扎著辯解了一聲,可惜這群人顯然不是來聽她說話的,圍上圈后立刻發動了攻擊。

    席小天朝著某個空當想溜出去,結果被那空位旁的戰士一個旋風砍給劈回了圈內。雖然沒死,卻也只省一絲氣了,兩個法師手一伸,拋下兩個法術,席小天白光一閃消失了。

    “弓手靶場!!”幾人吆喝著轉過身來要趕路,顧飛看到當中一人,怔道:“你們是云牧行會的人?”

    幾人望向顧飛,眼神中略有些疑惑,一人點了點頭說:“是啊!”

    “剛才那女的怎么騙你們了?”顧飛問。

    “你是誰?”幾人互相對望了下,問顧飛。

    “我也被她騙過。”顧飛這話倒也不假。

    “唔,具體我們不太清楚,反正我們會長說被她騙了。”一人說完,幾人已經顧不上理會顧飛,匆匆朝弓手靶場的方向去了。

    顧飛稍怔了怔,也連忙另尋了條路朝弓手靶場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看到朝那方向跑的人不少,依然可見一些面善的面孔,像是昨天行會戰時見過的,恐怕都是云牧行會的人。

    顧飛速度比普通玩家可要快多了,等他趕到弓手靶場時,卻已見不少人聚集于此。剛才那地離弓手靶場并不遠,以顧飛的速度居然還落到這么多人后,只能說明這是一次很有預謀的追殺活動,早就有人埋伏于此了。

    這埋伏也太囂張了吧!直接堵在正門外,誰會傻乎乎地沖出來領死啊?斗爭經驗豐富的顧飛嘀咕著跑了過來,聽得云牧行會的人在大聲喧嘩。

    “人呢人呢?”有人直吆喝。

    “不知道啊,一直沒見出來。”有人茫然地回答。

    數人進了安全區一番搜掠,不見蹤跡。

    “下線吧!”有人猜測。

    顧飛拉開好友名單一瞅,果然席小天的名字也暗了下來。看來席小天的反追殺經驗也是無比豐富。一被殺回安全區就下了線,弄得這么多埋伏在外的人一時間都不知道她到底過來了沒有。

    搞這么大的動靜結果追殺目標卻下了線,這是網游中最掃興的一件事了。這誰遇到這種困難都只能產生無力感,這可是游戲范疇內無法解決的困難了。

    云牧行會的人意興闌珊地正準備散場,不知誰喊了聲“會長人來”。人群齊齊轉向一個方向,顧飛夾雜在當中,伸著腦袋朝街上一望,果然看到云中牧敵和幾個行會的同伴大步流星的趕到了。

    “人呢?”云中牧敵一來也是這個問題。

    “下線了。”眾人不無遺憾地說。

    云中牧敵又試著用添加好友的方式檢驗了一下,果然如此。 -~妙*筆♣閣@無彈窗[email protected]++

    “媽的!”云中牧敵仰天罵道。

    “會長,到底怎么回事?”有人還沒弄清楚狀況。

    “這女人串通一個法師,冒充是咱們要找的那個人!”云中牧敵說。

    “假冒法師的那人大概有的人見過,就是公子精英團的那個法師,傭兵對抗賽上咱們碰過的!”云中牧敵進一步補充。

    人群中的顧飛連忙低頭。其實能認出他的人沒幾個。雙方是交過手,不過真和顧飛打過照面的人就不多了。或許顧飛給他們個背影認出來的人反而會多些,那天比賽牧云傭兵團的人盡追逐顧飛的背影了。

    眾人立刻紛紛發言表示譴責,顧飛按耐不住了,奮力擠出人群說:“云牧會長,這是誤會吧?”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怎样租cf的号赚钱吗 天涯明月刀ol文士怎么赚钱 阿里巴巴的微商赚钱吗 gta5ol线上赚钱攻略 抖音涨粉会赚钱吗 开奶茶书店赚钱吗 网游之赚钱攻略 全息 世界之窗浏览器怎么赚钱 趣头条赚钱怎么体现 全球股票指数排名 全球股票指数排行 上门扎针赚钱吗 给英语杂志投稿赚钱 大学生要怎样赚钱 怎样做公众号赚钱吗 ios世界之树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