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傭兵對抗賽后的行會對抗,公子精英團六人只有御天神鳴一個人會去參加。眼看著在顧飛離去后,佑哥已經在小雷酒館里開始張羅了,御天神鳴唯恐分不到這一杯羹,千叮萬囑一定要等他回來后再開始。

    “放心吧!”佑哥對他拍著胸脯。得到這答復的御天神鳴,這才放心地去參加他的行會對抗賽。

    佑哥對此事早已經設計妥當,連酒吧老板小雷看起來都成了他的合作伙伴。在小雷的調配下,酒館里的酒客被悉數集中到了左側,而右側大片空無一人的地方,佑哥指始著力大無窮的戰無傷拉板凳拼桌子,瞬間收拾得像是一個新聞發布會現場。

    酒館里的玩家自然很是好奇,紛紛詢問這是要做什么,佑哥卻是笑而不答。

    付出辛苦勞動力的戰無傷望著收拾出的場景,張大了嘴:“有必要搞這么大排場嗎?”

    “這是營銷學。”佑哥說,“只有自己都足夠重視的商品,才會引起別人購買的欲望。”

    端著酒杯從包間里露了個腦袋的韓家公子插話說:“營銷學?我看你這是惡搞學吧!真搞這么隆重,你是想玩死千里還是想讓千里砍死我們啊!”

    “是啊!”戰無傷附和說,“你應該私下里安排千里和他們一個一個見面啊,一下搞這么多人,別說千里會不滿,我看這些客戶也不會樂意吧?”

    “一個一個見,大家都樂意,問題是千里那邊怎么忽悠的過去?索姓一次姓忽悠過來,在所有人跟前曝個光就完了。”佑哥說。

    “你要小心了。你現在可是在和云端城的各路老大們打交道,隨便站幾個出來對你心懷一下不滿,你以后的曰子都不好過。”韓家公子說。

    “沒事。”佑哥狡黠地一笑,“他們那邊我都說好了。這種艸作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想結識這法師著實不容易,于是他們這錢掏得就更高興了。”

    “你準備怎么收費?”韓家公子問。

    “每人100金幣就可以了,不貴吧?”佑哥說。

    “對這些有頭有臉的人來說的確算不得什么。”韓家公子點了點頭。

    “那這次一共可以賺多少?”這才是戰無傷真正關心的重點。

    “呵呵!”佑哥笑了笑:“122家行會,27家傭兵團對此表示了興趣,你算有多少?”

    “14900金幣!!!”戰無傷目瞪口呆中。

    “這么快就吸引了這么多人注意?效率挺高嘛!”韓家公子說。

    “多虧了你們對酒當歌和云牧行會這兩天搞得這么多事,他們那滿城飛舞的小廣告可是幫了咱們一個大忙。”佑哥淡淡笑道。

    “那何必急在今天?多等幾天或許會有更多的收益。”韓家公子說。

    “現在正是對酒當歌和云牧行會打出的廣告效應最強烈的時候,全城人都充滿了好奇心,等過了這時候,大家興趣冷淡下來,很多人恐怕就會采取觀望態度了。這種生意,本就是撈一把就走,能有多少算多少,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還計較多少,當心竹籃打水一場空。”佑哥說。

    兩人這討論投機倒把的訣竅,那邊戰無傷正在扳著指頭算算數。

    “14900,那我可以分多少啊?”戰無傷一邊盤算著,瞥到了一旁冷眼旁觀的劍鬼,信口問道:“劍鬼,這可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啊!你真不接著?”

    劍鬼漠然地笑了笑說:“我就算了吧!先走了,你們忙。”

    “不送了啊!”戰無傷完全沒有勸說的意思。少一個人參與,就少一個人分錢,自己就可以多拿些。戰無傷就是這么個簡單的心思。聽到這龐大的數目時,甚至巴不得所有人都不參與,他一個人經營就好了。

    這樣想著,不免對于佑哥做這么大一單生意還帶著所有人感到萬分激動。很明顯這事完全不需要什么戰斗力,只要是個人就行,佑哥一個人足夠完成。眼下還和大家一起搞,夠意思啊!戰無傷心下充滿感慨。

    一邊想著,一邊給御天神鳴發起了消息:“喂,還不來嗎?我們要開始了哦,沒時間等你了哦!”

    “什么什么,才開打五分鐘你們就開始,你們是故意的吧!”正在行會戰的御天神鳴急了。

    “沒辦法啊!客戶就是上帝,很多事是由不得我們的。”戰無傷幸災樂禍,信口胡吹。如果此時御天神鳴氣急敗壞地嚷嚷“你們搞吧,不用管我了”,那他的真實目的可也就達到了。

    可惜御天神鳴小鬼頭并沒有這么沖動,在冷靜地對利益進行權衡后,毅然放棄了行會戰。以拉肚子要上廁所為由,和行會同志們招呼了一聲就主動申請陣亡了。出了戰場地圖,旋風一般狂奔向了小雷酒館。

    進了酒館一看,左邊人滿為患,右邊一片空蕩只有佑哥和韓家公子隨意挑了個位置在喝酒聊天,看到御天神鳴突然進門,兩人都甚至驚詫。

    佑哥看了眼時間:“這么快就打完了?縱橫四海強大到這個地步了嗎?我記得賽程上今天你們的對手也是個四級行會啊,應該沒這么快吧?”

    御天神鳴眼角一瞥,看到那邊角落戰無傷正笑得東倒西歪,心知被騙,“嗷嗷”叫著朝戰無傷狂放了N箭。

    “我不管回復的啊!”韓家公子淡淡地提醒了二人一下。

    兩人頓時也不敢打得太囂張,生怕一個沒輕重把對方給掛了。雖然心底時常盼得對方不得好死,但卻是希望對方打怪被圍死,出門被偷襲被PK死,或者是戰斗中被同伴誤傷死,卻從不盼望是死在自己手上。

    御天神鳴暫緩了怒氣,打量了酒館里布置,也像那邊不知內情的眾多玩家一樣問道:“這是要搞什么啊?”

    “集中起來,一次見面會就完了。”佑哥說著,又吩咐了一下戰無傷:“你有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看好千里,千萬不能讓他跑了。到時發現情況不對,他想閃人的話你也要死命揪住他。事已至此,就無視他的個人意愿吧!”

    戰無傷臉色灰暗:“這個任務太兇險了吧!”

    佑哥點了點頭:“所以在金錢方面會給你適當的補助。”

    “如果我真掛了,再多的錢也無法彌補我心靈的創傷。”

    “所以你們看,任何賺大錢的機會,都是存在一定的風險的。”佑哥說。

    “我怎么感覺這風險是由我獨自承擔。”戰無傷哭喪著臉。

    “只有你的力量可以輕松拿住千里讓他無法脫身啊!這樣,大家湊些抗法的裝備你先穿上,到時我會給你施加精力祝福,公子的回復術也會隨時準備著,你就安心去吧!”佑哥說。

    說著,各人貢獻出了自己所擁有的各類魔防裝備。戰無傷暫且脫下了自己一身重鎧及各類粗獷的飾品裝備,換上了這些雜七雜八的玩藝。偏偏幾人提供的魔防裝備都是纖細型,和戰無傷素來粗獷的體形和氣質都著實不符,一個有實以來最不倫不類的戰士就這么誕生了。

    “污點,這真是人生中的污點啊!”戰無傷低頭望著自己氣急敗壞。他對于戰士的感情不輸給御天神鳴與法師的情結。如此怪異打扮的戰士,讓他著實受不了,更要命的是這個戰士還是他本人。

    “忍忍吧,安全第一。”佑哥嚴肅地道,愣是忍住了笑。

    接著四人又對本次活動流程中的些許細節進行了一下討論,而小雷老板則在維持著酒館內始終如一的秩序。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佑哥喃喃道:“差不多該有人到了吧?”

    剛剛嘀咕完,酒館右門已被人拿腳踹開:“大爺的,總算找到了,這小雷酒館,找死老子了。”

    佑哥等人扭頭一瞅,不由都是一怔。

    一起進門的有三人,頭前這位,竟是目前月夜城的老大,傳說中十會聯盟的盟主:云中暮。 妖孽王爺小刁妃:t.cn/R278rmV

    云中暮也是一眼瞥到了這四人,嘿嘿笑著走近道:“我就猜那消息是你們發的,嘿,想出用這種方法賺錢,真牛啊你們。”

    說完一掏口袋,朝桌上扔來一個錢袋:“聽說是100金幣?來,數數吧!”說罷搓了搓手,隨便找了個地方落座,四下張望著道:“早就想好好結識一下這位弟兄了,怎么樣?人呢?還不來嗎?”

    佑哥等四人此時都還在發愣狀態,擱在桌上的錢袋也沒人去動,御天神鳴半晌后第一個回過味來,望著佑哥說:“牛啊,生意都開展到外城去了。”

    而佑哥顯然也很是意外:“要來的人都事先和我有聯系,這家伙,不聲不響自己就跑來了。”

    “那么想他這樣的,恐怕不會是唯一吧?”韓家公子淡淡地道。

    “啊,看來還不止14900金幣啊!不對,應該說是15000。”戰無傷望著桌上那錢袋激動。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大门学门口开什么店赚钱 刷任务赚钱安全吗 私立牙科诊所赚钱 口碑车赚钱有什么危害 那些网站图片处理可以赚钱 口碑商家花呗怎么赚钱 赚钱的女人漂亮图片 信用卡中介赚钱 中国办奥运会是赚钱吗 斗战神有赚钱的 审核图片赚钱 开什么赌博场赚钱 搬运什么视频可以赚钱 投资机制砂场赚钱吗 天津哪个夜场哪赚钱多 开什么实体店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