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建立行會的玩家,目的大多是為了爭霸天下,而傭兵團面對的不過是各類形形色色的任務以及任務獎勵,這兩種團體一個重的是權,一個重的是利。從這個角度上說,行會爭霸更像是兩個國家之間的較量,而傭兵團之間,頂多就像是兩家公司在競爭。

    無論何種程度的對抗,人才可是何時何處都不會過期的有力資源。只不過相較而言,行會對這等強悍的人才更加饑渴一些。畢竟人家的終極目標不一樣,那目標可都是“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相當地有氣勢。

    因此,今天來參加秒殺法師見面會的,行會會長占絕大多數。

    此時一堆會長急眉瞪眼地要求韓家公子和佑哥把顧飛喊來,擺明了是要籠絡顧飛。行會之間互挖墻角那是常事,但至少還沒有當著人家行會會長的面就直接勾搭的。這太囂張,太不近人情了。就算說最后挖人成功,人改投了行會等于一切曝光,但從頭至尾,表面上的功夫大家都還是會做足的。

    此刻,一幫會長公然表露挖角意圖,卻不知顧飛早已經名草有主,而且他那主就在現場坐著吶!韓家公子一直默默不語,冷眼旁觀,就是等著這正主出手。

    果然不出他所料,如此當著姑娘的面進行挖墻角的工作,姑娘們也按耐不住了。七月和落落還稍好些,還在低頭商量著怎么做才好,那細腰舞和烈烈卻已經掀了桌子跳了起來:“喂,你們不要太過分啊!那法師可是我們行會的人,想挖走,當我們不存在啊?”

    場面霎時安靜了些。

    眾會長可不是櫻冢月仔,不會看到幾個姑娘就變得靜悄悄。

    安靜的原因正如前面所言:當著會長的面,挖對方的會員,這事屬于違規艸作,在場會長都深知這行會人才戰的潛規則,一聽在場的真有顧飛的會長大人,一時間都不如如何是好。除此之外,大家心中還產生了一些恍然感。

    區區重生紫晶,怎么可能連敗對酒當歌和云牧行會兩大行會?

    而對酒當歌和云牧行會,似乎也就是在敗給重生紫晶后開始在城中大貼廣告,尋找某法師。

    問題有了,現在答案也有了。因為她們這小行會中藏著這么一個強悍的秒殺法師。而對酒當歌和云牧行會和她們交手后知道了這么個厲害人物的存在,所以一直在尋訪。

    如此來看,重生紫晶的說那法師是她們行會的人,倒也是實話了。

    眾會長曬曬地都不知說什么好,也沒人再繼續朝韓家公子和佑哥逼宮了。佑哥長出口氣,抹了把汗,韓家公子卻還在緊盯著銀月的那兩個爪牙,他倒想看看這兩個人到了此時還會有什么戲要唱。

    兩人正在向銀月匯報著又一次變化了的局勢,走在街上的銀月聽得這個消息,也是稍感意外。他只知顧飛是公子精英團的人,卻不知他還是重生紫晶的一員。在座的有他行會的人,那其實行會的會長的確不好意思再搞這些事。

    不過這樣話,這幫家伙心里可能會更加的不滿,稍稍激化,很可能就要朝公子精英團那幫家伙發泄了。這是好事啊!

    銀月高興地正準備書寫消息,突然聽到耳邊有人嚷嚷“在這吶!”

    銀月一邊寫消息,一邊下意識地扭身朝那方向掃了眼,一道箭光正撲他眼前,當場扎在了銀月腦門。

    銀月被這一箭射得一個踉蹌,心中驚詫這一箭的威力和傷害,抬眼朝攻擊自己的方向望去,看到戰無傷正大步流星朝他走來,而他身后御天神鳴已經又一次地張弓搭箭了。

    “小子,你挺狠的嘛!”戰無傷雙手一翻,兩柄大劍在手。銀月心知不可能是對手,調頭想走,戰無傷早有準備,一個沖鋒就殺了過來。

    戰士平素移動雖慢,施展沖鋒這技能時的速度可決不低。戰無傷那更是一等一的高手,銀月的逃跑也在他意料之下,這一沖鋒發動的時機掌握得剛剛好,沖鋒過后的劍尖,正好扎在銀月屁股上。

    銀月有了這記助推,人“呼”一下就飛出去了!

    “啊!”御天神鳴替他尖叫了一聲,一臉不忍目睹的表情,眼神里卻全是幸災樂禍。尖叫聲止,銀月也已經飛完,“吧唧”一聲直接糊到墻上去了。

    “你是故意的!”御天神鳴一邊飛快跑近一邊對戰無傷嚷嚷。

    銀月從墻皮上跌落,腦袋有些暈暈忽忽的。這可不是沖鋒的技能效果,這是真暈,撞墻撞的。剛剛搖著腦袋清醒了幾分,眼前一陣陰暗,戰無傷高大的身影遮擋住了云端城溫暖的陽光。

    “你們想干嘛?”銀月說。

    “臭小子,在背后使壞,你說我們想干嘛!”戰無傷說。

    “蹂躪他!蹂躪他!”御天神鳴歡快地叫著。

    “好!”戰無傷應了聲,矮身一探手已經把銀月拎了起來,胳膊一掄,“吧唧”一聲,銀月又被糊到墻上去了。傷害沒有多少,但是精神上的摧殘可是無法用數據來表達的。

    就這還沒完,御天神鳴抓住機會飛出一箭,正著銀月胸口,銀月依然未亡,從墻頭滑落,御天神鳴很是遺憾地道:“好可惜啊,要是能釘在墻上就好了!”

    “啊!捆起來掛到鐘樓上去怎么樣?”戰無傷提議。

    “這個主意好啊!”御天神鳴贊不絕口。

    “那快去吧?”戰無傷一邊說著又把銀月拎起來了。

    “快去快去。”御天神鳴一邊說一邊欣賞銀月的表情。

    銀月咬著牙,一聲未吭,等了半晌也沒說話。

    “嘿,你小子,是不是在找人在鐘樓準備救你啊?哈哈,其實我們是說出來騙騙你的!”戰無傷說完胳膊一掄,銀月第三次上墻了。

    “就是,我們哪有那么多閑功夫陪你浪費時間啊!喂,你死了沒有啊?”御天神鳴看銀月不動,拿了枝箭戳了戳他大腿。

    金光一閃,伏在地上的銀月突得拔劍劈了一記過來。不過他可沒顧飛那等身手,趴倒在地突然出劍,身手不怎么靈光,御天神鳴反應不慢,急轉避過,不過還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太卑鄙了!快干掉他。”御天神鳴退后兩步,朝戰無傷說。

    戰無傷點了點頭:“是得抓點緊。”說著走上前去,兩手大劍麾下,銀月伸劍架了一下,于是戰無傷改為一左一右兩劍朝中間橫砍,一邊大樂:“這就是雙手武器的好處。”

    銀月那個無奈啊,身后是墻退無可退,左右都是劍,自己要擋只能擋得一面,百般無奈下被戰無傷又劈了一劍。

    “這家伙防御真高啊!還不死!”御天神鳴驚訝著,也彎弓搭箭準備助戰無傷一劈之力了。在二人聯手出擊下,本就沒啥實戰技能的騎士銀月毫無抵抗力,況且在這兩個老手的緊密注視下,就是有技能也未必能成功施展。銀月想靠劍上的王的號令提高下自己能力的,結果被二人硬生生打斷,其他騎士的祝福技能也沒機會用一下,最后只能是郁悶地倒下了。

    御天神鳴看了看時間,望著戰無傷說:“劍鬼在那邊不會等急了吧?”

    “快告訴他。”戰無傷說著給劍鬼去了條消息。

    “你說他一個人能行嗎?”御天神鳴問。

    “沒問題!你當人人都是千里啊!”戰無傷說。

    “媽的,千里怎么還不開消息。”御天神鳴罵。

    “銀月還是走運的,千里今天要是開著消息,他不得掉回30級?”戰無傷感慨。

    “酒館那邊怎么樣了?”御天神鳴嘀咕。

    “誰知道,公子說不用我們幫忙,應該沒問題吧!”戰無傷說。

    “那些老大一起出手,把公子干掉,那該多好啊!”御天神鳴臉現憧憬。

    戰無傷點點頭說:“佑哥就別掛了,錢全是他收的,別死了把錢全爆掉了。” [妙*筆*閣~] 點miao筆ge.com 更新快

    “嗯嗯,去看看吧?”御天神鳴提議。

    “走著走著!”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朝小雷酒館的方向去了,留下一地蹂躪過銀月的痕跡,以及周圍一片目睹方才一幕玩家驚詫的目光。

    小雷酒館里,銀月的兩個伙伴去了消息,卻始終未得回復,兩人只得自己開動腦筋。要不怎么銀月是他們的老大呢,這兩個家伙腦袋的確就比不得銀月靈光。銀月意識到即使有顧飛的會長在場,更容易把矛頭指向韓家公子等人。而這兩個家伙分析問題就沒那么深刻了,只是簡單的覺得重生紫晶的姑娘在場阻礙了事情繼續進行,那么她們不在就好了。

    當即二人中的一人出聲道:“既然是這樣,幾位美女就回避一下好了,別妨礙我們說事。”這話當真是說不出的囂張,二人覺得,有這么多會長都想挖你的人,你重生紫晶一個小行會,又能如何?

    而韓家公子聽到這話一出,哧一聲就笑了,對佑哥說:“真TMD的腦殘啊,這不是找死嗎?”

    這話剛完,果然那邊細腰舞已經暴走,大喝一聲“你說什么”,一個她的疾行漂躍式,沖到那人跟前。伸手一刀,已將那小子給結果了。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做ipo很赚钱么 主播怎么赚钱的礼物 下载程序赚钱的app 迅雷赚钱宝pro资源拷贝 赚钱建筑怎么建太吾绘卷 2019年摆什么地摊赚钱 给几个犯法赚钱的门路 殡仪馆附近做什么赚钱 商户怎么用支付宝赚钱 网聊赚钱吗 农村妇女做什么最赚钱 微信外汇怎么赚钱的 个人经销商赚钱吗 裂变原创赚钱教学 在彩票平台上投注赚钱 适合小孩的赚钱项目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