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被踩了一腳就把人給掛掉了,這么牽強而又霸道的理由著實不能讓人信服。明眼人自然都看出顧飛不過是故意挑刺,找個由頭就把對方給滅了。

    而且這次顧飛出手比先前更猛烈,主要是這次攻擊觸發的機率多,而且這個目標也比先前的人都要弱一些,一個雙炎閃下去就直接灰燼了。

    “太可怕了!!”周圍一干老大面面相覷。同時對于顧飛找茬秒掉這人的用意十分不明了,難不成這人想把我們全部干掉嗎?眾人心生疑慮,個個和顧飛保持了距離,手已經插入口袋拿好了家伙,隨時準備應戰了。

    結果顧飛砍完人就收了劍,朝韓家公子一擺手,又朝那邊重生紫晶的幾個姑娘招呼了一聲,還對著那邊漂流點了點頭,最后朝眼前眾人微笑了一下。禮節當真是面面俱到。

    “哎你等會!”細腰舞看出顧飛有去意,正準備去堵門口呢,顧飛卻白光一閃,嗖得就消失了。

    “啊!飛走了?”眾老大們下意識地仰望房梁,心中既有不解,也有幾分失落,一臉的茫然若失。

    韓家公子非常合時宜地給了大家一個臺階,攤了攤手說道:“諸位,那小子叫千里一醉,想交朋友的話,大家自己多努力吧!”

    此時的諸位老大,能有這樣的結局已經很知足了,那細腰舞還在身后虎視眈眈呢,眾人也不好再多打聽什么,哂哂地各自離去。另一邊一直和漂流侃侃而談的幾大會長,此時也提出另尋個安靜地方好好坐坐。這票人今天當真是不虛此行,即和頭號法師漂流拉上了關系,又把顧飛的強悍也看在了眼里,至于千里一醉這名字,更是也裝進了耳中。

    眾老大都是沖著見面會來酒館的,此時事了,紛紛離去,只余下那些好奇心留下一看究竟的酒客們。重生紫晶的幾個姑娘,此時不怎么友好地望著韓家公子和佑哥。兩人正隨著人群地離去,從角落里出來,隨便找了張桌坐下,長出了口氣。

    “喂!”細腰舞頗為不滿地走了過來:“干嘛把名字告訴他們呀?”

    “呵呵。怕他們把千里挖走啊!”韓家公子望著她笑。

    “當然啦!千里是我們行會的人。”細腰舞義正詞嚴地說。

    “放心吧,只知道個名字而已,怎么挖啊?”韓家公子說。

    “怎么不能?這是網游啊老大,名字就像電話一樣,他還不被搔擾死啊?”細腰舞說。

    “全平行世界都知道細腰舞的名字,請問你有沒有被搔擾過?”韓家公子說。

    “哦!”細腰舞反應過來,嘀咕道:“千里不開好友開關的嗎?”

    這聲嘀咕讓韓家公子原本那一臉胸有成竹的笑容都凝固了。顧飛雖然彪悍,但并不如那些排行榜上的牛人一樣大名高掛引人注目,他可以說是名不見經傳,似乎沒必要關閉什么好友開關。而像韓家公子他們這等高手,關好友開關已經是一個習慣姓的思維,他一個習慣姓就把顧飛也代入了。

    一想至此連忙給顧飛去了個消息:“你的好友開關開著還是關著?”

    “關著啊!”顧飛回復,“怎么都問這個……”感情那邊細腰舞也問上了。

    韓家公子松了口氣,哭笑不得。今天這場戲鬧的,雖然一直沒有PK一類的戰斗,但也是險象環生,懸念跌跌。“可把我這腦力工作者累壞了。”韓家公子心下嘀咕著,招呼小雷上了兩瓶酒。

    不知那幫體力勞動者干的怎么樣了!韓家公子想著,給劍鬼還有御天神鳴等人去了條消息。追殺銀月的計劃,當然是他一早傳達給這一干人等的。

    “正準備找機會下手。”收到韓家公子短消息的劍鬼回了這條消息后,已經默默地拎出了霜之回憶。

    從復活點一路跟隨銀月,劍鬼一直在等待比較合適的下手機會。他不像顧飛和細腰舞那樣有著變態的攻擊力。甚至相比那些一般的裝備華麗一些的盜賊,都略有不足。霜之回憶的附加屬姓絕對一流,但畢竟是低端裝備,攻擊力相較目前40級水平的主流匕首已然有些偏低。好在游戲正式運營后劍鬼發了筆小財,隨后選購了不少附加力量啊,強化攻擊一類可以提升攻擊力的裝備,畢竟要放棄霜之回憶那么出色的附加屬姓,他還舍不得。

    這樣一身裝備下來,劍鬼的攻擊力總算不至于落伍,但要說拔尖卻也談不上了。

    他想對付銀月,絕不可能像顧飛一樣只是瞬息間兩劍的事。所以他沒有在銀月一出復活點的時候就動手。他擔心不能快速解決銀月,讓銀月又躲回安全區去。畢竟銀月也是從無數斗爭中成長起來的角色,在復活點復活的一刻,就已經在提防著外面是否有埋伏。從復活點走出的那一刻,他就保持著時時沖回復活點的姿態。

    所以劍鬼選擇了尾行。他跟著銀月走了一路,一來是等銀月放松警惕,二來是想等離復活點遠一些再出手,讓銀月沒有再逃回安全區的機會。

    劍鬼的判斷很冷靜,他完全沒有小瞧銀月。哪怕知道銀月已經連掛兩次掉了兩級。

    同時他也很自信,至少沒去費神考慮如果他不是銀月對手的話該怎么辦。

    而銀月真不愧是曾幾何時在月夜城被追殺過的主兒,反追蹤意識非常強烈,在離開安全區后依舊小心翼翼。走了沒多遠,突然返身大喝道:“出來吧!我已經發現你了。”

    劍鬼大吃一驚,沒想到了除了顧飛連銀月都有這本事。無奈地準備就此投入戰斗,盜賊的第一選擇自然還是繞道對手身后發動攻擊,誰知就是這么一個小小的位移,讓劍鬼識破了銀月的詭計。

    劍鬼已經做出了移動,而銀月的目光卻還是直愣愣地瞪著原處,完全沒有跟著劍鬼的移動而變動。

    如果換作另一個盜賊,或許不會有這么快的反應。但劍鬼不同,被察覺到潛行,這是顧飛帶給他的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對此他是異常敏感的,銀月這不正常的舉動,讓劍鬼立刻察覺這家伙不過是在試探。

    劍鬼停下舉動靜觀其變,看到銀月繼續做戲朝空氣狠狠地怒視了幾秒,這才轉身繼續趕路,劍鬼跟了上去。

    結果銀月這一試還上癮了,之后又先后咋呼了兩次,各輔以了冷笑和自信的表情。劍鬼在他身后一邊打著呵欠一邊看他表演,心中盤算著這么距離復活點還有多遠。每每計算完都是深嘆口氣,距離還是有些近,這意味著劍鬼還有可能要繼續看銀月作秀,他已經快吐了。

    還好銀月在折騰了這一共三次后似乎認為身后是安全的,他開始只注意周圍會不會突然有人冒出來攻擊自己,為此專找生僻的道走,讓劍鬼不得不又佩服了他一下。這家伙咋說也是其他主城過來的,想不到對云端城已經如此熟悉。

    如此一直走上了無人的街道,無論從哪個方向有人出來銀月都可以很快地收入眼底,正覺得再無什么可擔憂的,突得腰間傳來刺痛,生命刷一下已經下去了一截。劍鬼終于出手了。

    銀月大驚換色,想不到自己如此謹慎還是被盜賊給盯上了。他的王者之劍一路都是握在手上,此時受到攻擊,順勢轉身就要砍。哪想身后的對手出招更快,他劍還沒砍過去呢,腰里已經被扎了第二刀。

    銀月咆哮著,發泄著心中的抑郁,這一劍奮盡了全力,直接把身后這家伙砍成兩截那才痛快。誰想這一劍最終是掄了個空,而且銀月跟著這一劍轉過身來時,卻發現身后依然是空無一人。 百度嫂索|-妙|筆|閣 —網游之近戰法師

    “是什么人!”銀月驚呼。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盜賊的潛行狀態在發動攻擊的一瞬間就應該是自動取消的,但現在轉過來依然不見人,難道這是傳說中的技能消失嗎?怎么現在的玩家都那么超前,瞬移、消失……不應該會的技能通通都有掌握。

    正這驚詫呢,身后腰間又被扎了一刀。這次銀月就更驚懼,他突然發現對方并不是消失了,而是以極快的腳步再一次轉到了自己的身后,如此身手,那得是頂尖高手吧?銀月猛然轉身,這次總算看到了一點對方的人影,不錯,對方正是以極快的腳步,又一次轉到了他的身后。

    銀月大呼小叫,驚慌失措的表現讓劍鬼著實意外了一把。他是把銀月當作高手看待的,但就這交上手后,才發現銀月的PK水平著實不怎么樣。略一沉吟卻也明白原因,銀月畢竟是個騎士,職業原因決定了他并沒有太多直接戰斗的機會。

    或許先前的網游經歷讓他擁有不少知識和經驗,但在實戰方面,全息模擬導致每一個玩家都必須重新適應,重新積累。顧飛的強悍就在于他在此方面已經有二十年的銀浸。至于劍鬼,對網游的鉆研勁頭絕不輸給顧飛對功夫的熱情。就他這戰斗方式,已經是完全將盜賊的職業和技能特點吃透,無愧于網游界的頭號玩家。

    銀月空有一肚子的心機,在這等實戰方面實在不能和劍鬼相比。三下五除二,銀月連劍鬼的正臉都沒看到就被解決了,哀號著回到了復活點。

    劍鬼,打了呵欠,收起匕首默默地離開了。在他眼里這都算不是一次值得稱道的戰績,對手太弱了。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飞卢写小说赚钱吗2018 国珍真的赚钱吗 现在的传奇真的能赚钱吗 快手赚钱是怎么到手的 郴州的士赚钱吗 微商说的一句话 我坐着赚钱 新加坡有什么赚钱的路子吗 赚钱宝1310 缓存拷贝 种红薯卖 赚钱吗 可以赚钱的软件提取 梦幻西游杀天罡地煞赚钱吗 天龙八部天龙怎么赚钱 水果老怎么压分才能赚钱 快速微信赚钱 靠微信赚钱方法 网上哪种软件赚钱的软件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