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顧飛帶著五人,輕車熟路的來到了阿德里安家附近。臨近就看到這家后院有個忙碌而又熟悉的身影。

    “小雨!”顧飛大聲叫。

    六月的雨回頭,看到顧飛一行人,伸著胳膊猛揮手:“我在這里。”

    幾人湊了上去,將這姑娘團團圍住。“在做什么?”大家問。

    顧飛卻已經看到就在六月的雨腳邊上的地窖蓋子,笑道:“還沒放棄呢?”

    六月的雨踩了那蓋子兩腳:“奇怪,明明沒有鎖的,為什么打不開?”

    于是那五人一起蹲下身研究,顧飛在旁哈哈大笑:“游戲嘛,系統說打不開,當然就打不開了,還需要什么理由嗎?”心想這五人怎么智商一起下降到小雨程度了。

    不想佑哥回過頭來,非常嚴肅地看了顧飛一眼說:“不會,平行世界這游戲細節方面做得非常好,如果是一道打不開的門,一定會有原因的。”

    說完五人繼續埋頭研究。

    “會不會是因為比較重?”御天神鳴拉了兩下蓋子后說。

    “我來試試。”戰無傷上前了,六月的雨在旁充滿期待的望著他。顧飛很無語,六月的雨是全力戰士,戰無傷這種經驗豐富的戰士高手,當然不會是這么極端的加點方式。所以別看他體型五大三粗,掰手腕可能還不是六月的雨的對手,六月的雨都拉不開,他拉有什么用?

    果然,戰無傷憋著臉拉了半天,最后下結論:“不是太重,就是拉不開。”

    “切!”顧飛發出鄙視的聲音。

    佑哥將地窖蓋與地面銜接的縫隙仔細檢查了一遍,也沒發現什么,最后嘟囔道:“是不是施以了什么魔法一類,所以靠凡力無法打開,需要特別的法術或是道具?”

    “這阿德里安果然不是普通人!”大家虎軀一震,目光炯炯地望著了阿德里安的大宅子。

    “阿德里安現在不在家。”六月的雨突然插話了。

    “哦!”顧飛說,“難怪你現在跑到后院來翻翻。”

    “嘻嘻,好久沒來了。”六月的雨笑道。

    “機會啊!”御天神鳴拍腿,“阿德里安不在家,我們快進去搜搜,也許打開這地窖蓋的道具卷軸什么的就在家里。”

    “對對對!”戰無傷已經要去了。

    “我說……”顧飛說話了,“我們來是找阿德里安的,不是要開這個地窖蓋的吧?”

    那興奮的一老一小一拍腦門:“對哦!”接著立刻一臉嚴肅,一本正經地問六月的雨:“咳,你知道阿德里安到哪里去了嗎?”

    六月的雨搖頭,不過剛才御天神鳴的話到是給了她啟迪。她可是想打開這地窖蓋的啊!想著六月的雨就想破門而入去翻東西了,這時韓家公子總算發話了:“我知道阿德里安在哪里。”

    “你怎么知道?”

    “在哪里?”

    所有人望他。

    韓家公子踩了那地窖蓋一腳。

    “什么意思?”

    話音剛落,那地窖蓋“吱”一聲突然被掀開,幾人大驚之下連忙退讓,接著,就見一人一手舉著燭燈,另一手扶著地面從地窖里鉆了出來。

    韓家公子望著眼前各大高手:“門打不開,又沒有鎖,最大的可能當然是從里面被銷死了……”

    眾高手慚愧低下了頭,尤其佑哥,剛才還什么魔法鎖門,看來有時懂得太多也不見得是什么好事。

    “咳!這人是阿德里安嗎?”佑哥指著那鉆出的人問顧飛。

    “嗯,樣子一點沒變。”

    阿德里安從地窖里鉆出就發現被一圈人圍著,也做出了一個應有的反應,尖著嗓子朝幾人吼:“你們是什么人,闖到我家里來干什么?”

    沒人搭理他。一個破機器人而已,誰會在意他的態度啊?也就六月的雨這種幻想任務狂魔會很在意,可惜六月的雨不在,她剛砸了阿德里安的門沖進去翻箱倒柜去了。坦白說,這也是RPG游戲的標準玩法。

    “怎么搞?現在就把他拿下嗎?”佑哥說。

    “不行吧?這樣就把他干掉,回去就告訴狼人說已經鏟除了?行嗎?”顧飛說。

    “我覺得不行,怎么也得出示一些證物吧?”劍鬼說。

    “怎么證明這人就是要協狼人的幕后黑手呢?”所有人上下打量阿德里安。阿德里安在那還吼著:“你們是誰,來干什么呢”,直接被六人無視。

    “都說什么廢話呢?如果不能想法子戳穿這人的真實身份,能對他下手嗎?”韓家公子說。

    “是啊,普通NPC是受PK保護的,除非任務條件達到觸發出相應情節才會解除PK保護。”佑哥說。

    六人圍著阿德里安做思考狀。這時六月的雨從大宅子里鉆了出來,垂頭喪氣:“沒發現什么像是開地窖的東西。”

    幾人對視了一下,突然一起朝阿德里安的大宅子沖去,阿德里安在后面大叫:“干什么,你們這幫強盜!!!”

    幾個強盜就這么當著當事人的面把阿德里安的大宅子又搜查了一遍,可惜也沒發現什么可疑的、可以揭示阿德里安身份的東西,再從大宅子里出來的人,個個像六月的雨一樣垂頭喪氣。

    “你們這群強盜!!”阿德里安依然怒指幾人,“我要去告你們,去告你們。”阿德里安跌跌撞撞地跑了。

    “這個,會不會有點麻煩?”佑哥第一個有些緊張了。

    “會叫NPC衛兵過來?”御天神鳴第二個。

    “誰和NPC衛兵交過手?”戰無傷問著,接著所有人的目光轉向了顧飛。PK狂魔嘛,沒事PK值就上20,那是會被衛兵追捕的。

    結果顧飛也搖了搖頭:“只被追過,沒敢去交手。”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顧飛都不敢交手,那實力一定很可怕。

    “很厲害嗎?”御天神鳴顛聲問。

    “不知道,但是,人會很多。”顧飛說。

    幾人面面相覷,周圍一片安靜,突然傳出幾聲“嘩嘩”地翻書聲。幾人回頭一看,韓家公子剛從那大宅子里出來,手里抱著一個破本子,不停地翻著。

    “是什么?”幾人圍上去。

    “賬本。”韓家公子說。

    “有什么發現?”大家問。

    “沒什么,但是這里有阿德里安的字跡。”韓家公子對幾人說。

    幾人飛快反應過來,一起望向顧飛:“那張小字條呢?”

    “給無誓之劍了……”顧飛苦惱,他真是一個合格的傭兵。

    “不過鑒定字跡,你們會啊?”顧飛問。

    “這個就算會也沒用,這種玩家本身具備的才能應該是不足以影響游戲劇情的,如果這是一條線索,那么肯定需要游戲中的技能來處理,比如說,鑒定術?”佑哥說。

    “鑒定術?鑒定術里有鑒定字跡的功能嗎?”大家疑惑。

    “我只是舉例。”佑哥說。

    “玩家的鑒定術或許沒有,但NPC的鑒定師就不一定了。”韓家公子說。

    “有理有理,但問題是,那小字條現在不在我們手上……”

    “問無誓之劍要啊,幫他完成任務,他還能不給?”戰無傷說。

    “嘿嘿……”韓家公子突然笑了笑。

    眾人只覺得頭皮發麻,一起回避他的笑容:“你又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了讓無誓之劍把字條交給我們的辦法。”韓家公子說。

    “不用說,一定很慘無人道。”五人連連搖頭。

    韓家公子沒再說什么,只是給倒影年華那邊去了條消息:“我們發現重大線索。”

    “靠!!!”這消息被倒影年華當噩耗看待了,哭喪著臉對無誓之劍說:“真被公子精英團搶先了。”

    “別急。”無誓之劍還挺鎮定,“這是我們的任務,主動權在我們手中,就算他發現了線索,我要不要接受也不一定。現在任務才剛剛開始而已。沉住氣和他簡單交涉一下。”

    于是倒影年華稍等了片刻,才很平靜地回了一條:“哦?什么線索?”

    “我們需要那張小字條。”韓家公子說。

    “做什么?”倒影年華慢慢悠悠地回道。 妖孽王爺小刁妃:t.cn/R278rmV

    其實作為一個正直的傭兵,理應將自己的發現正直地向雇主交待。只可惜世風曰下,傭兵們經常不這樣做不說,甚至連雇主們也不這樣要求傭兵,本該純潔的交易充滿了爾虞我詐。

    經常是借機敲竹杠的韓家公子此時卻表現出了正直傭兵的素質,告訴了倒影年華阿德里安有重大嫌疑,拿著小紙條過來或許可以揭露他的卑鄙事實。

    倒影年華他們將信將疑,但試試總是不花錢的,于是連忙拿了紙條風馳電掣地朝夜光村阿德里安的大宅趕來。

    “可是,阿德里安現在不在啊!”聽了韓家公子的計劃,其他人疑惑。

    “要的就是阿德里安不在!”韓家公子笑。

    =======================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英雄杀官职表 青海11选5开奖标准走势图 魔道巧壳赚钱 六各期开奖结果查询 散户炒股能赚钱小钱么 彩票168安卓免费下载 浙江20选5明天开奖号码是多少 新疆时时彩计划 新疆18选7开奖时间 龙王捕鱼可以赚钱吗 梦幻西游2那个职业最赚钱 家族协会怎么赚钱 邵连虎 挂机赚钱 甘肃快三历史号码查询 新快3遗漏 足彩胜负彩18126期球队身价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