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公子精英團的六人拉了小雨,一同藏到了一旁的殘舊教堂院中,趴在墻頭偷窺著阿德里安家的情況。不大會,就有縱橫四海的玩家不斷從四面八方趕來,將這大宅子團團圍住。最終無誓之劍、倒影年華和風行三大核心也總算趕到,指揮著行會玩家又是好一通布置。

    純樸的六月的雨非常疑惑:“阿德里安現在不在呀,他們要干什么?”

    讓六月的雨明白韓家公子的思維顯然難度太大,六人都沉默著沒有說話。只是佑哥略有些慌張:“過了這么久,阿德里安是不是也快回來了?”

    “嗯,聽說是去叫衛兵了?你說他要是帶著NPC衛兵回來,看到這么多人包圍了他家,他會怎么覺得?”韓家公子說。

    “這個……”所有人心一寒,“會不會玩得太過分了?”

    “不會啊,很有意思呀!”韓家公子興味盎然地單臂攀在墻頭,另一手掏了個酒瓶出來,儼然是要將縱橫四海接下來可憐的經歷當下酒菜了。

    這邊縱橫四海包圍妥當,無誓之劍手捏小紙條,深吸口氣,上前連敲三下房門,跟著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個飛快就閃回了隊列,身手之矯健讓人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個戰士。

    空無一人的房屋當然是無人應答,一大堆子人全神貫注地緊張了許久,開始面面相覷。

    無誓之劍再次上前,敲門。這次總算沒急著閃身,而是側耳傾聽房內動靜,倒影年華和風行也跟了上來,三人整齊地趴在那門上,把耳朵貼了上去,接著,三人一起搖了搖頭。

    “進去看看?”三人眼神交流了一下意見后,破門而入了。

    “嘖嘖嘖!”偷窺的六人一至感慨。

    “他們在干什么?是來搶金子的嗎?”輪到六月的雨緊張了。

    “沒有,找人的。”顧飛安撫她。

    六月的雨立刻就放松了,純潔的人就是好打發。

    無誓之劍三人進了阿德里安家轉了一圈,當然沒有任何發現,只是覺得家中有些凌亂,但一時間也摸不著頭腦,很茫然地又出來了。

    六人正偷笑呢,就聽得縱橫四海的包圍圈外圍傳來一聲破鑼嗓子:“你們都是什么人。”

    六人聽到這聲都是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阿德里安終于是回來了。顧飛此時對著六月的雨感慨:“發現沒有,這個復活的阿德里安其他沒變,聲音和以前不一樣。”

    “復活?”六月的雨疑惑。

    “沒事。”顧飛強自鎮定。

    幾人探出脖子繼續偷窺。雖然之前還覺得韓家公子無端下套讓縱橫四海和阿德里安叫來的人火拼有些太過分,但此時看到阿德里安依然獨自一人,根本沒有叫來誰時,潛意識里的感覺居然是失望。

    佑哥悻悻地收起了他的小本:“還以為可以有機會了解一下NPC衛兵的實力呢!”

    這邊未等無誓之劍下令呢,縱橫四海的玩家已經主動上前將阿德里安團團圍住了。無誓之劍器宇軒昂地從人群中走出,拿著手中的小紙條向阿德里安揮舞著:“阿德里安,你做的事我們已經知道了,還不束手就擒?”

    所有玩家都很緊張,包括墻頭后面的公子精英團六人。

    此時的無誓之劍無疑就是在向NPC出示道具,是不是能觸發任務的下一個環節,在此一舉。

    結果阿德里安根本沒理會無誓之劍手中紙條,繼續指著一圈人憤怒道:“你們這群強盜,你們究竟想干什么?”

    無誓之劍再上前兩條,雙手把字條撐開在了阿德里安眼前:“看清楚,是這張字條。”

    道具已經使用得很徹底了。結果阿德里安依然對他置若罔聞。

    縱橫四海的人很失望,看起來這道具使用無效。

    公子精英團的人則很欣慰,如果真這么簡單就讓縱橫四海把阿德里安給戳穿了,他們豈不是白忙了。

    阿德里安依然被團團圍住,縱橫四海三大核心又開始緊張密議。而倒影年華也呼叫上了韓家公子:“紙條使用了,沒用。”

    “是嗎?不應該啊!”韓家公子裝模作樣。

    “你們確定一定是這個家伙?”倒影年華繼續問。

    “當然。”韓家公子回答。

    三人繼續緊張密議。

    “你們有什么證據嗎?”倒影年華問。

    “字條不就是證據?”韓家公子說。

    “但他沒有承認啊!”倒影年華說。

    “想辦法逼他承認啊!”韓家公子提示。

    倒影年華一拍腦袋,立刻也想到了鑒定筆跡的方法。立刻又和無誓之劍、風行鉆進了阿德里安家翻箱倒柜去了。

    “強盜,你們這群強盜,你們不會有好下場的。”阿德里安繼續扮演著他的角色,氣急敗壞著。

    韓家公子伸手進口袋摸了摸阿德里安的賬本,怡然自得地等待著倒影年華他們的好消息。

    “房間里不會再有其他筆跡了吧?”佑哥憂慮。

    “沒有。”韓家公子肯定地回答。

    “太壞了。”其他人感慨,這簡直就是逼著縱橫四海向他們妥協嘛!

    又把阿德里安家翻了一遍的三人,當然什么也沒發現。沒轍的三人索姓拿了紙和筆,兇神惡煞地要求阿德里安當場把這字條再抄一遍。

    這么垃圾直接的辦法,簡直就是欺負NPC的死板智商。可惜阿德里安身負重任,似乎比普通NPC的智商要高那么一點點,對于玩家們的要求完全不予理會。無誓之劍他們恨不能暴揍這家伙一頓,可惜PK保護的規則無人可以破壞。

    這節骨眼上,韓家公子的消息又冷嗖嗖地飄至了:“怎么樣了?”

    “還在想辦法。”倒影年華回答。

    “或許,應該讓我們團的千里一醉來艸作,畢竟任務是他接過來的。”韓家公子說。

    這話充滿了游戲知識。無誓之劍手中的字條對阿德里安無效,或許千里一醉就能有效,畢竟任務和字條都是他帶回來的。而且,無誓之劍他們還知道一個連顧飛本人都不知道的消息:狼人聲稱只信任他。

    “難道這任務真的只能靠那家伙?”無誓之劍等人當然很郁悶。

    “不如讓他先來試試。”風行說。

    “有沒有找到什么贏得狼人信任的辦法?”倒影年華問其他人。

    所有行會成員搖頭。

    “讓他試吧!”倒影年華咬牙切齒,隨后呼叫韓家公子,讓他叫顧飛快些過來。

    “咦,或許真的千里過去拿小紙條向阿德里安出示一下,這任務就結了。”御天神鳴說。

    “不應該。”佑哥搖頭,“平行世界任務不應該有這種情況。千里的身份只是對于狼人來說是特殊的,對于這個阿德里安,和其他人沒區別,所以阿德里安應該不會有特別的態度。這才符合常理。”

    “我打聽打聽啊!”顧飛又準備向紅塵一笑發問,結果打開好友欄時卻發現紅塵一笑不知何時已經下線了。

    “呃,沒打聽出來,大家繼續討論。”顧飛說。

    佑哥對于這個看起來在情報事業上比他還要權威的家伙充滿了好奇,可是顧飛已經明確表示不能說。

    “其實是不是鑒定字跡就能解決問題也沒譜呢!”戰無傷說。

    “你是對我的推斷表示懷疑嗎?”韓家公子斜視他。

    “懷疑一切,懷疑一切,否定精神嘛,哈哈!”戰無傷連忙打著哈哈。

    “什么亂七八糟的。”眾人鄙視。

    “行了,我先去吧!”顧飛起了身。

    “慢點啊!你這么快就去了,好像顯得我們就在附近偷窺他們似的。”御天神鳴說。

    顧飛望著他很無語:“我們本來就是藏在這里偷窺。”

    “所以要掩飾啊,你都暴露了還怎么叫偷窺啊!”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等會過去吧!”

    六月的雨在旁眼神一直很迷茫,她不太能明白這幫人在說什么。

    故意又等了許久,韓家公子這邊甚至遭到倒影年華的幾度催促,正準備讓顧飛上路,突然外面大道上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幾人連忙伸了脖子朝外望去,立刻怔住。

    數十名月夜城衛兵裝束的人,偏偏在這個時候趕到了。

    縱橫四海的玩家們還不知這隊人的來意,如此規模的NPC整體行動倒是很少見,一群人指指點點,好奇觀望,還有人試圖上前和NPC對話打聽。這邊佑哥早已經把他的小本也準備好了,韓家公子也連連點頭:“我就說嘛,我的判斷怎么會錯。” 嫂索妙*筆*閣 網游之近戰法師

    “阿德里安!”外面NPC高聲呼叫。

    縱橫四海的玩家們一怔,那阿德里安在包圍中大喊:“大人,我在這里!快把這些強盜鏟除了吧!”

    “強盜??”縱橫四海的玩家們還茫然呢,那些NPC士兵早已經拔劍在手,領頭一人長劍高舉,高聲喝道:“沖鋒,準備!”

    瞬時,赤白的光茫自他身遭擴散,他身邊的所有同伴腳下多出一道光環。

    “NB啊,戰陣技能!!!”偷窺的人們先激動了。

    ======================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赚钱棋牌游戏可提现金 怎么赚钱到qq 英文赚钱怎么翻译成英语 怎么培养赚钱的脑子 卖萧县卷面皮赚钱吗 小卖部在办公区卖什么赚钱 如何依靠手机赚钱 种植什么风景树赚钱 美女是男人赚钱的动力吗 塞尔达卖什么药水赚钱 上市公司通过股市怎么赚钱 女人四十做点什么生意赚钱 开家烧鹅饭赚钱吗 不需要赚钱费用的银行 什么手游可以挂着赚钱 开成人舞蹈室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