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NPC使用的是玩家們前所未見的戰陣技能,在領頭騎士的呼喝下,那些衛兵已經瞬間列好的隊伍開始了沖鋒。

    可憐的是縱橫四海的玩家們,他們根本就沒想到這些衛兵模樣的NPC居然會對他們動手。就在一片“什么強盜、誰是強盜”的問詢聲中,第一時間被衛兵們沖了個人仰馬翻。

    “靠!!”玩家們大叫。只可惜他們面對的一伙機器人,于是他們繼續茫然他們的,而NPC們繼續沖鋒他們的。

    只見衛兵們周身冒著白光,一會排誠仁字型,一會排成一字型,在玩家群中左沖右突,銳不可當。好些個玩家直接被撞得飛起在空中,場面渾亂而又華麗。

    “嘖嘖!!”公子精英團的家伙們連連感慨。

    佑哥一邊在他小本上飛快記錄,一面不住地嘀咕:“太猛了,實在是太猛了。”

    “慘啊!”御天神鳴假裝悲天憫人地閉上了雙眼。

    “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劍鬼有些不忍。

    “沒辦法,現在誰還能阻止?”韓家公子居然在嘆氣。

    “不能。”顧飛都開口了。連他對于這伙強悍的衛兵都充滿了無力感。無論是沖鋒時的隊形,攻擊時的動作,所有細節都是一絲不茍的整齊劃一。這就是人與機器沒法比的地方,這種百分百精確的配合和團隊,人要練到這種程度得到什么時候去?

    面對這樣的敵手,用功夫術語來說:周身上下毫無破綻。

    雖然說沒有破綻可以主動去制造破綻,但那也需要相應的實力。這伙NPC衛兵根本就不知是多少級,恐怕單個拎出來都具備BOSS實力,此時抱成了團,40級的顧飛也沒轍。身手再好這也是網游不是?等級、技能和裝備的差距,并不可能完全用身手來彌補。

    縱橫四海的玩家們當然也不會任由對手宰割。平時負責團戰指揮的倒影年華此時嗓子都喊啞了,行會頻道里的消息更是刷得跟中了毒病似的飛快。縱橫四海的玩家們一邊規避著對手的沖鋒,一邊也迅速集結成陣。

    “箭陣,箭陣!!!”倒影年華不住地大吼著。縱橫四海的箭陣是他研究訓練出來的,是他最感覺到自豪的地方。

    “不愧是縱橫四海,還是有兩下子的。”眾高手稱贊。

    在戰士等職業的掩護下,縱橫四海箭陣集結完畢,法師也裝備好了轟炸。

    “放箭放箭!”此時根本沒功夫等什么時機,一看弓箭手們差不多了,倒影年華立刻下令。

    漫天箭矢飛出,朝衛兵沖鋒隊壓去。第一波就射得對手有一些停頓,縱橫四海的玩家們剛看到一線希望,就聽對手那領頭騎士一聲高呼:“保護沖鋒!!”

    于是衛兵們再次整齊劃一地掏出了盾牌,護在了身前,第二波箭矢攻擊立刻就這么隨風去了。

    “沖!”

    一聲令下,衛兵們左手盾在前護身,右手劍立在盾旁隨時準備攻擊,直愣愣地繼續殺過來了。

    “賴皮啊!!!!”縱橫四海的玩家們哭天抹淚,好不容易集結成的陣型再次被沖散了。

    從平行世界目前的職業設定來看,能達到盾系數使用盾牌防衛自身的人都是重裝戰士,這是平行世界的終級血牛職業,在戰斗力方面表現平平。而此時這幫NPC衛兵握劍時有著彪悍的戰斗士,此時還可以掏出盾牌來護身。兩種武器都達到了系數要求,這不是賴皮是什么?從理論上來說,這和魔武雙修沒啥區別。

    公子精英團的幾人當然也很驚駭,佑哥一邊記錄著一邊說:“這幫衛兵到底什么職業?是戰士還是騎士?”

    所有人搖頭。

    “我過去用個鑒定術試試。”佑哥說。

    “不用了。”御天神鳴攔住了他,“行會頻道里都吵翻了,無數人鑒定過了,全是問號。”

    “等級相當高啊!”佑哥驚嘆。

    目光轉回戰場,七零八落的縱橫四海總算發現了一些端倪,一些個人指著那伙衛兵的盾牌說:“是月夜城的衛兵,這些是月夜城的衛兵。”

    平行世界中總是用徽章圖案成劃分人們的團隊。各大主城就擁有各自的徽章,在主城內外隨處可見。眼前這幫衛兵盾牌上的圖案正是月夜城的徽章。

    但知道歸知道,茫然還在繼續。所有人都很不解他們怎么就把月夜城的NPC給得罪了,受到如此慘無人道地沖殺。

    縱橫四海的王牌箭陣都不管用了,其他零碎的抵抗都不值得一提。

    無論是法師的地毯轟炸,還是盜賊的潛行偷襲,抑或是戰士們的正面強力相撞,被衛兵們碰上都是一個字:飛。

    縱橫四海的玩家倒了一片又一片。也不再理會老大們的指揮,各自尋出路四下逃竄著。就是無誓之劍他們三個核心也無心情再抵抗,各選方向帶著身邊殘存的玩家撤離了。

    衛兵們總算也沒有追殺,縱橫四海開始逃竄時,他們依然在原地維護局面。片刻之后,縱橫四海能跑的已經全跑了,余下的都是倒在地上咿咿呀呀的重傷份子。

    “發現沒有!!”佑哥驚道,“這幫衛兵沖來殺去,但一個人都沒掛。”

    “早就發現了。”韓家公子說。

    無論何時何地,人掛都是要起白光的。但剛才白光全是衛兵身上冒的,縱橫四海的玩家可一點都沒貢獻。戰了這么久,他們只被打倒,從沒被掛掉過。

    跟著就見那領頭騎士朝手下衛兵下令:“全部帶回牢里去。”

    “遵命!”衛兵們呼喊著,接著就見他們把倒地的玩家全部揪起,也不知用了什么系統大神技能,玩家們都無法抵抗,被衛兵押解著列好了隊。那領頭騎士朝著阿德里安欠身行了個禮后,帶著衛兵押著這群玩家就這么離開了。

    公子精英團的人張大了嘴。

    哪怕是韓家公子也對這樣的結局始料不及。

    “這是怎么個意思?要帶到哪去?”眾人一邊猜一邊著令御天神鳴快快把行會頻道里的消息反饋出來。

    “沒消息,被帶走的這伙人沒發出任何消息。”關注行會頻道的御天神鳴反饋說。

    “這個……難道是像坐牢一樣,消息功能被強行禁止了?”佑哥說。

    “這些人要被送回去坐牢嗎?”

    “幾個小時?”

    一邊討論著,幾人一邊不由自主地從教堂破院里走出,遙望著衛兵押解玩家離去的身影。

    這古怪的隊列一路引來不少觀賞目光,縱橫四海自己的玩家不敢接近,生怕再被當強盜被這伙衛兵捉了去。其他玩家好奇想上來問問的,卻都被衛兵遠遠就阻止了,有不服NPC的,飛就一個字。

    “和NPC為敵真是很大的錯誤。”佑哥的情報收集終于各一段落,一邊重重合上他的小本一邊感慨著。

    “以后PK小心了,看到衛兵的厲害了吧!”戰無傷對顧飛說。

    “平時城里沒這么多衛兵。”顧飛說。

    “遲早叫衛兵把你這PK狂也這樣捉起來。”御天神鳴說。

    “他這樣罪行累累的,當場擊斃就行了。”戰無傷說。

    樓正不知將歪向何處,韓家公子及時開口揪回:“扯那些干啥,繼續咱們的事。”

    “咱們啥事?”大家欣賞了一場平時根本不可能看到的高級打斗,一興奮啥都忘了。

    “我聯系一下倒影年華……”韓家公子說。

    結果毫無音訊。倒影年華明明還顯示在線的,卻不支聲。

    “這家伙也被捉了吧?”眾人恍然。

    “紙條不會正巧在他手里吧?”幾人面面相覷。

    “急什么。”韓家公子說,“看縱橫四海這情況,這任務今天是鐵定不能繼續了,先回吧!”

    “嗯,也差不多該下線了。”顧飛看了看時間。這一晚基本啥也沒干,就來來回回地奔波了。

    六人就此準備先回月夜城,而一直和他們同行的六月的雨得了閑,又興沖沖地跑回去研究阿德里安家的地窖去了。

    回城途中,那衛兵押解縱橫四海玩家的隊伍就在前方若隱若現的。六人如此走著,卻與縱橫四海的人不期而遇了。 嫂索妙*筆*閣 網游之近戰法師

    縱橫四海和風行帶著一干行會成員,目光很憂郁地望著前方的押解隊伍。看到公子精英團六人,依然面無表情,連個笑容都沒人擠。

    “無誓會長。”韓家公子主動揮手打招呼。

    “韓團長。”無誓之劍沒精打采地回招了下手。

    “那是怎么回事?”韓家公子指著前方的隊伍,“好像看到你們的人和NPC在一起?我給倒影年華去消息也不見回復。”

    韓家公子這明知故問,在顧飛他們這群知道底細的人看來,真是太欠扁了。

    ==============================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下载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后三不定位毒胆 17158足复式彩指数 11选5沙漠泉眼最牛打法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查询 辽宁体彩11选择5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存在作弊么 六合图库软件下载 内蒙古时时彩奖金对 APL极速快三走势图 杰克棋牌最新版本 v8实拍可以赚钱吗 川麻圈代理如何赚钱 11选5开奖结果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表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