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顧飛飛快一試那根樹枝的堅硬程度,很是滿意。當即把劍收入口袋,雙手駐著木棍就地一撐,人立刻被支起在了半空中。地上的火樹千重焰已經燃起,顧飛卻因身在半空沒被燒到,天上的天降火輪雖然砸到了頭,但區區不至于有重大傷害。作為法師顧飛的法力是丟人現眼,但生命卻比其他法師還要突出點,他有追風之庇佑這種變態裝備嘛!

    此時群眾已經在驚呼:“哇,這樣也可以啊?”

    結果顧飛的表演還沒完,支在半空的一瞬手從口袋已經掏出一卷長繩,揮臂一甩那繩索45度飛向上方樹木枝干,穩穩纏繞在了某處。此時臨時支撐他的木棍已經要倒,顧飛正好棄了木棍跟著繩子蕩出,與此同時還飛快朝繩子上端爬了一段,顧飛深知如果不抓高點,繩子蕩到最低點時自己肯定是要被摔到地上去。

    這幾下兔起鶻落,流利到了極點。群眾們再次吶喊:“還帶這樣的啊?耍雜技啊?”

    顧飛蕩在空中心下甚是不爽,這是雜技嗎?這叫功夫!

    古說十八般武藝,其實這十八是個虛數,隨著朝代進步所繁衍出的不同版本中這十八各有所指。只是按總體分類來說,無非就是拋射兵器、長兵器、短兵器、軟兵器和白打。

    這幾大種類細分下去,每樣里都可以再歸出個十八般兵器。所以想樣樣精通絕無可能。況且如狼牙棒啊、混元錘啊、流星錘這些古里古怪的兵器沒聽說過是哪個習武之人在研究的。如弓箭類,卻是顧飛一點都沒涉獵過的。

    這些暫且不提,就眼下顧飛甩得這套把戲,那可是實打實的真功夫。這是屬于軟兵器中的套繩類。你讓雜技演員來耍兩個秋千肯定能比顧飛更驚險更美觀,但就甩繩纏樹這一下,那就是顧飛更有把握了,顧飛的內涵可是都在這里,群眾們不懂欣賞,弄得顧飛又是十分郁悶了一回。

    但不管是功夫還是雜技,所有在場的人都被顧飛的舉動給震住了,不僅僅是自己人,還包括25米遠外的水深。直到顧飛抓著繩子呼嘯著就要飛到他面前時他才如夢初醒。想成為一個偉大的弓手類職業玩家,最大的要點就是永遠不能給人近身的機會。水深雖然轉職的是潛伏者,但這種職業特點還在。此時沒想留下纏頭,閃身就要朝一旁樹后轉去。只要脫離了對手的視線,水深就有把握擺脫任何追蹤。用句俗不可耐的話來說:他可是在這片森林里長大的,熟得很。

    可惜顧飛卻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空中伸手一指,飛速吟唱:“電流墻壁,降!”

    電流墻壁瞬間已在水深的面前集結完畢,他反應稍慢上半拍都有可能直接裝上去。等他停步,轉身想要繞道時,來得一點也不慢的顧飛卻已經飛到了他身側,劈頭蓋臉地就是一劍,緊接著追著水深跳跑的步伐就是一記掃蕩腿想鉤到他。

    沒想到就在要掃到的節骨眼,水深突然向前一跳,這一掃竟然掃了個空。顧飛功夫出手,殺傷多少不由他控制,但是直接打不中的失手可是極為罕見的。水深居然躲過了他覺得萬無一失的一下,讓他大感意外。

    顧飛不敢怠慢,連忙繼續追去。水深的移動速度或許比他更有優勢,但只要把二人的距離咬在五米以內,等瞬間移動冷卻結束,顧飛絕不會再失手第二次。

    正這樣規劃著,突然腳下一絲輕顛,顧飛心叫一聲不好,飛速地向后一個疾退。

    此處居然掩著一個陷阱……顧飛也瞬時明白水深閃過自己那一記掃蕩腿是怎么回事。那家伙根本不是見招拆解,只是因為知道這里有陷阱,那一跳是為了躍過陷阱而已,結果碰巧把顧飛的掃蕩腿也讓過了。

    顧飛一觸陷阱即閃,反應之快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顧飛估計如果是現實中的此類陷阱,自己如此機敏的反應恐怕都不會把陷阱給觸動,畢竟想觸動陷阱,肯定是要達到所必需的力量的。可惜眼下這是在游戲,陷阱的發動沒這么多物理原理,不管你力量多大,反正你觸了機會它就動。而且這個櫻冢月仔口中的更高級陷阱動起來還很生猛,一彈之下會跳起來夾你。

    不過相比上次這次的顧飛心有準備,向后一閃的功夫已經撩劍出手,比上次更快了幾分。

    前方準備逃跑的水深號稱平行世界陷阱第一技術,陷阱功力自然了得,剛才耳中敏銳地捕捉到身后一聲類似彈簧的輕響,立時知道是陷阱被觸發了。

    此時身后追著自己的除了顧飛還能有誰?想不到這家伙這么快就中招了,水深還想著剛才自己情急之下躲避陷阱太明顯,恐怕是給人提了醒,想不到這家伙身手快,腦袋可不怎么快啊!

    水深心中如此想著,一邊樂不可支地回頭來看,結果耳聞那彈簧聲越來越近,眼前就看一樣他十分熟悉的事物飛至眼前,水深還沒來及發出驚叫。“啪”一聲響,給彈簧聲劃上了句點。

    “哇哈哈哈!!”櫻冢月仔剛才跑出法術范圍就開始回頭觀望顧飛的行動,比其他人的距離更近,看得也更清楚,此時幾乎要在地上打滾,伸手指著水深肆意狂笑:“不愧是第一陷阱技師啊!能他媽把陷阱夾到鼻子上,我承認我不如你了!!!”

    水深已經是淚流滿面了,是真正的淚流滿面,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誰是不相信,自己拿個夾子狠狠夾到自己鼻子上試試。

    更讓水深感到悲憤得是,他現在不能移動了!陷阱夾沒有夾到腳上,而是夾到了他的鼻子,發揮的效果居然也是禁止移動。就連他這個陷阱第一技師也不知道這種情況,因為從來沒人想到過會發生這種事情!

    “這是個BUG!!”水深非常悲憤地想著。

    發生這個情況顧飛也挺意外,他原本就想挑飛陷阱夾砸一下水深的腦袋,沒想到他會轉過頭來把鼻子送上來,更沒想到夾了鼻子居然和夾了腳一個效果。

    陷阱夾只有到了時限,才會自然脫落,這是系統規則,人力無法更改的絕對無恥的系統規則。所以水深只能任由陷阱夾在鼻子上掛著。模樣滑稽,任何一個有自尊心的高手此時都會很有尋死的心情。所以當顧飛拎著暗夜流光劍步步朝他逼近時,他甚至希望顧飛走得再快一點,趕緊把他掛了算了。

    結果顧飛走到他的身邊并沒急于揮劍,手到口袋里又去摸索什么。

    難道會是什么更殘酷的道具!水深剛想張口抗議,卻見顧飛已經將東西從口袋里掏了出來,是一個蘋果,接著就見他咔嚓咔嚓啃了起來,一邊啃還一邊問:“感覺怎么樣!”

    一個極限的瞬間移動,一個雙炎閃,再一個極限的電流強壁……這也是顧飛的極限,此時他已經沒法力出大招了。

    “哼……”水深本來是想發這個音的,不想鼻子被夾著,這音拐到不知何方去了。水深只得開口說話:“你最好快點殺了我,不過這也沒用,就算殺了我,你們也出不了這樹林,而且我很快就回來。呸呸呸……”

    水深這“呸”到不是沖顧飛。你想啊,陷阱是在土里埋過的,沿著不少泥,此時就掛在他鼻子上,垂在嘴跟前,這一張口,不少泥土就被抖落到了嘴里,形勢更加難堪。

    “呵呵!”顧飛笑了笑,蘋果啃了半個就扔掉了。手又伸進口袋里一陣摸索,又掏出了一圈繩子說:“殺你干啥?”

    說著右胳膊突然一揮,劍尖又是劃出一道火焰V矩,倆盜賊從空氣中顯形,斃命。

    “叫你兄弟不要過來了,潛行對我沒用的。”顧飛說。

    水深很詫異,他知道他的盜賊兄弟們在用潛行接近顧飛。但就是他也不知道他們究竟何時出手,沒想到顧飛比他都清楚,而且一揮手又干掉了兩個。

    顧飛依然可以察覺到有潛行盜賊注意著他,但是顯然他們停止了靠近。于是顧飛轉到水深的身后,低身在水深腿上纏起了繩子。  [miao^bi^ge].  首發

    “靠!!”水深已經知道這家伙要干什么了,雖然下半身無法掙扎,但上身是能動的,彎了腰想要阻止顧飛,可惜顧飛早已經打好了結,一閃已經離開他身側。

    繩頭的另一端顧飛綁在了炎之洗禮上,一邊甩著一邊喊道:“接著。”

    “來了!”戰無傷應聲出隊,接住了拋至的炎之洗禮。

    “拖回去!”顧飛發令。

    “收到!”戰無傷振臂一揮。

    “我艸你祖宗!!!”水深咆哮著,卻見拴在他腳裸的長繩已瞬間被拉得筆直,腳上一股大力涌來,水深當場已經被帶翻在地。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快递员收件赚钱 自己开个小超市赚不赚钱 怎么用多个手机微信赚钱吗 小本生意哪个赚钱快 锁屏赚钱官网下载 融资中间人赚不赚钱 今日快赚怎么赚钱 迅雷赚钱宝3代收益怎么样 有什么好赚钱的平台好 泰拉瑞亚瑟银灾厄哪个最赚钱 用套路去赚钱 股票 期货 外汇 贵金属哪个赚钱 足球赛跟篮球赛谁赚钱 女生能做什么工作赚钱 farmtogether什么最赚钱 红包码怎样赚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