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顧飛左手的“掌心雷”凝結完畢,電光閃閃,雷聲霍霍。一掌就劈到了系統衛兵的腰間。電系法術的聲勢也總是如此浩大,一通電光流竄開去,顧飛真覺得這衛兵不當場倒下實在有些對不起這法術效果。

    衛兵當然不會這么輕易倒下,猛然轉過身來朝著顧飛又是一劍。顧飛閃身一閃,就待還擊的時候,衛兵使了一個技能。就是這個技能,讓顧飛覺得自己挑戰衛兵完全沒有意義,完全沒有獲勝的機會。

    這是一個顧飛曾經見過的技能。出自于一個極其卑劣的家伙之手。

    圣愈術。

    在傭兵對抗賽中,與銀月傭兵團對戰時,銀月曾經使用過。是騎士到達40級轉圣騎士后所擁有的技能。技能的效果回復生命概念上與牧師的回復術是一樣的。但還是有點不同的地方。

    牧師的回復術是不分親疏的,無論施加自己還是施加他人,回復效果完全一樣。

    而圣騎士的圣愈術,給自己施加時效果最佳,其次是給同為圣騎士職業的玩家,再給其他職業玩家使用時,效果會大幅度下降。后經測試還發現,圣愈術對于刺客和潛伏者這兩個進階職業完全沒有效果,對于暗黑騎士和暗夜牧師,更是成了具有殺傷力的法術。

    一個技能有如此多種變數,目前就以這個圣愈術為最了。

    這系統衛兵轉過身一劍砍空后,跟著另一手盾牌一揚,一道白光就從盾牌擴散,灑下。造型姿勢是與玩家不太一樣,但明眼人足夠斷定這是回復技能。

    這讓顧飛還怎么打?

    面對狼人,顧飛還可以拿炎之洗禮來“阻止再生”,但這衛兵大哥直接就有回復類技能。

    打斷?

    顧飛抱著這樣的心思又試探姓得交了下手。

    兩波成功的法術攻擊過后,衛兵明顯又要回復,顧飛連忙一劍刺出。依照系統規則,回復術這類技能屬于持續姓的,在釋放過程中擊中施術者,技能就可以被打斷。顧飛這一劍出得快,如果對方任由他擊中的話,那么這技能再初發時就被打斷,這再好不過了。

    結果……衛兵盾牌一伸擋住了顧飛的劍,另手舉劍過頂,于是一道圣潔的白光從劍身上擴散,灑下。

    待顧飛的劍飄過盾牌捅到他身上時,衛兵顯然已經接受完畢白光的洗禮,絲毫不差血。

    “服!”顧飛朝衛兵一豎大拇指,再不戀戰,轉身就跑。

    系統無賴起來,真的沒撤。

    這回復術看起來是擁有牧師回復術的強效和圣騎士圣愈術的快捷。顧飛真想一口吐沫吐到他臉上,看看能不能打斷。

    不管怎樣,顧飛還是受了周圍觀眾看上帝一般的禮遇。面對強橫的系統衛兵,能打這么多回合,還數次擊中衛兵,逼衛兵兩次使用了回復技能,這是哪來的一位大仙啊!

    玩家們這樣思索的時候,沒想到顧飛突然就不打了,轉身就跑。

    玩家們的心情頓時惡劣:原以為他是個英雄,搞半天是個爛尾的。

    顧飛一溜煙的閃過一條街,衛兵緊隨其后,顧飛此時的心情也很惡劣。他很不計后果地把法力都用光了,可恨系統居然有這么無賴的回復技能,早知如此至少保留一個瞬間移動的潛力嘛!

    此時雙方相距不到三米,衛兵每一步跨出似乎都要離自己近上幾分,這可不太好辦。此時此刻,顧飛無比懷念圍觀黨。可是一瞅方才看他和衛兵打架看得興高采烈的玩家們,此時都用非常鄙夷的目光望向了他,顧飛知道這次是指望不了這種天降奇兵了。

    而且此時他連下線區在哪都不知道,亂跑亂轉肯定會被系統衛兵追到,為今之計,剛剛領取到的通緝任務成了顧飛最后的指望。

    顧飛幾乎是燒著高香啟動追風紋章查詢了一下坐標,再一結合當下大喜過望。不遠,十分不遠,似乎在前面的街道口處就可以遇到了。

    顧飛埋頭狂沖,幾步后前方街道口走出個人,頭頂編號招搖過市。不過不是和顧飛迎面而來,而是一轉身后也和顧飛同方向前進了。

    顧飛一看這需要點時間,再看看身后,危險系數太大了,必須挺而走險。

    顧飛決心已定,張口疾呼:“前面那位兄弟,等等。”

    前面有無數個兄弟,聽到呼喊紛紛回過頭來,掃一圈也沒見著認識的人。倒是顧飛這境遇挺吸引眼球。被衛兵追趕,這在一般概念下得犯滔天罪行,一般人可是沒這膽色。

    大家伸了脖子看,與其同時也在研究顧飛在喊誰“等等”。

    那家伙駐足已讓顧飛欣喜,卻又怕這點場面不足以吸引他,明確指著他說:“等等兄弟,任務!!!”

    “我?”那家伙伸手指著自己鼻子。

    “嗯,就是你!”顧飛使勁點頭。

    “不是追殺,是任務嗎?”所有人驚訝。

    “這是什么任務啊?從來沒見過。”不少人嘀咕。

    有的人甚至已經湊近了那家伙,擠眉弄眼的:“哥們,這是什么任務啊?”

    “我也不知道啊!”那家伙自然是非常茫然。

    說話間顧飛已經虎虎沖到了跟前,那家伙目光透著一股子單純,問顧飛:“什么任務呀!”

    沖著這股子單純,顧飛幾乎都不忍下手了。但是,他還是勇敢地跨過了這道心理障礙,給那家伙宣布了答案:“通緝任務。”相比以往顧飛理直氣壯地大聲宣布這句話,這次的顧飛有些委瑣。

    聞者俱是色變。

    這家伙當然是清楚自己有PK值,此時一聽顧飛這答案差點沒昏厥過去,趕"qing ren"家是喊住自己,然后再沖過來砍自己啊!有這么做通緝任務的嗎?這人茫然了。

    而顧飛的劍已經出手。

    此時沒有法力。兩個雙炎閃,兩個掌心雷的消耗后,顧飛連一個雷電術或是火球術都放不出。只能靠普通攻擊。而眼前這對手偏偏是個戰士,生命渾厚,且不會像牧師那樣沒有抵抗力的戰士。

    顧飛一邊出劍一邊瞥了眼身后,衛兵的劍也已經舉起來了……而顧飛根本不可能一招秒殺掉眼前這位戰士,這樣的話,他等于是要一對二,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周旋。

    顧飛給自己提著醒,一邊繼續遞出手中這劍,跟著就是一怔,然后又回頭,回頭之后再回頭……

    兩個衛兵?顧飛一時間都有些恍惚。

    他確定系統衛兵肯定在他身后,追上自己的話那早就出手了。

    可眼前這個……眼前這個的確還是剛才那玩家,但是,這位戰士居然也是左手持盾,右手持劍的系統衛兵扮象。

    是真有這能力還是裝模作樣的?顧飛已經沒有時間想下去了。因為這戰士也已經出手。

    沖鋒!戰士PK時總是用來做起手式的沖鋒。但這戰士是將他的左手盾牌頂在前面進行的沖鋒。

    重裝戰士拿著盾牌沖鋒顧飛不是沒見過。但問題是重裝戰士的手中不會再有一把劍。雙手精通,這是狂暴戰士的技能,重裝戰士是不會的。

    眼下這戰士,盾頂前,劍藏在盾后,攻藏于守,以守帶攻,僅這份含義。顧飛就判斷出來:這人不是隨隨便便的路人甲,這是個高手。

    顧飛初時沒把這人放在心上,覺得衛兵才是更需抵防的角色。

    此時這人一上手,顧飛便知,要躲過他這一下,比躲過衛兵那耿直的一刀斬要困難多了。

    劍藏在盾后,究竟會從左出,還是從右出,這大不一樣,這決定著顧飛閃躲的方向。

    拿不定左右,顧飛沒有冒險,他已經收起了他的攻勢,突然矮身就地一滾。

    沒有人可以形容顧飛這一滾是多么的迅速。這一滾可不是隨便一滾,這也是練出來的,里面有很多學問,都掌握了,才能像顧飛這樣說滾就滾,這么快,這么帥。

    那戰士自然也沒見過這么帥的一滾。

    就覺得眼前的目標突然不見,好像是蹲下身了,他連忙想把盾牌壓低些時,顧飛已經滾到了他的腳下。

    “我靠,這是什么無賴的打法!”這人也是身經百戰之輩,從來沒見過這種手段。一時間只能是本能的反應,手里的劍想朝地上的顧飛捅出。這一劍原本是蓄勢要捅向前的,架式都完全擺好了,乍然間要朝下捅,非常不舒服,非常不順手。

    結果他這別扭的一劍還沒來及捅到,自己腦袋上就已經挨了重重的一記。 [妙*筆*閣~] 點miao筆ge.com 更新快

    剎那間,他只覺得頭暈,想吐。抬頭一看,那衛兵沖著劍,但眼睛根本沒看他,而是盯著他腳下的那個無賴。

    “不好意思啊!”那無賴不知什么時候居然已經從自己腳邊滾開了,此時跳到了他的身后,正拍著他的肩膀。

    他轉過身還想說什么,突然覺得脖子上一涼,順帶得還記出一道電光。

    剛硬吃那系統衛兵一劍,能挨住未死的已經可算是牛人了。生命本就所剩無幾,此時再挨一下,而且還附了法術攻擊,可憐這戰士就這么不明不白的坐牢去了。

    “唉,我好像有些太卑鄙了。”借衛兵之后拿下了這戰士,顧飛一拍追風紋章,飛快地消失了。

    ======================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网上传资料赚钱 开啥子店赚钱 知聊发动态可以赚钱吗 什么软件签到最赚钱的软件下载 用友软件实施赚钱吗 类似于朋友圈赚钱的软件苹果手机 文化公司怎样赚钱 老司机 赚钱吗 苏宁物流承包快递片区赚钱吗 怎么空手赚钱 客机如何赚钱 红包码怎样赚钱快 做技师就是为了赚钱吗 希诺水杯代理赚钱吗 开个投标公司赚钱吗 百度写小说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