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認錯人……”劍南悠心中再默默念叨了一下這三個字,突然停下了腳步。

    “怎么回事,快跑啊!”火燃衣著急。

    “不用跑了,要跑我們哪里跑得掉?”劍南悠、火燃衣,還有一起的這個牧師,三人都不是速度職業。對方如果派出弓箭手和盜賊來追,輕而易舉就可以趕上他們。火燃衣“烽火連城”贏得的時候事實上只能算是聊以"zi wei"。

    “那和他們拼了!”火燃衣挽起袖子,虎視眈眈地瞪著前方路口,準備對方一露腦袋就一個大法轟上去。

    “別急。”劍南悠伸手按下了他舉起的法杖。

    “到底怎么了?”火燃衣很茫然。

    “他們真是認錯人了!”劍南悠說。

    “什么?”

    “煙鬼酒鬼的職業是盜賊和牧師,佑哥是騎士,御天神鳴的弓箭手,戰無傷的戰士,再加上視頻法師……他們組合的職業配備完全跟我們一樣!此外再加上他們帶著的護送目標,隊伍人數也和我們一樣正好七人!剛才那幫家伙一見到我們這七人組合,沒細看就開始了攻擊……”劍南悠分析道。

    火燃衣一聽,的確是這個理。對手的弓箭手一進射程就已經開火。那時雙方相距足足還有數十米之遙,熟人估計可以憑輪廓認個大概,但敵我三方互相之間全是陌生人,一瞅人數對勁,八成就已經認準是目標了。

    由于這河谷中并無練級NPC,也沒有什么任務NPC,平時落曰城玩家就算來,一般都是一對男女來進行些娛樂項目,從沒有7人過來搞團P的。對方這一見七人眾,可不得先入為主地認為就是云端城的那隊人了嗎?

    火燃衣想通了這些,舉著的法杖慢慢放了下來:“那怎么辦,上前解釋一下。”

    “還用解釋?打個照面就清楚了……”劍南悠嘆息著,開始往回走,這時對方弓箭手已經快步追到岔道口處,扭頭看到三人抬手就是一箭。劍南悠對此早有準備,舉盾一擋大聲喊道:“等等,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對方弓箭手稍稍一怔,對方的團長大人早已經沖了過來。一見對方三人面目,果然不認識。

    事實上早在戰斗開始之時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對方幾人站一線的這種配合,是玩家做出來的當然很尋常,但問題是他們當中應該有一個應該是任務NPC的。那NPC他之前見過,戰斗爆發后只知傻乎乎地站在原地,哪有眼下的這位這么乖巧,還和玩家一起配合上了。

    不過雖起了疑心,這位團長大人卻還是完成任務心切。就算錯了,那就錯殺,再說還沒準呢!抱著這樣的心思,他也就多說什么。至于剛才一戰中主攻的弓箭手們,那真是誰都不認識,一瞅有七人,沒等老大放話已經主動出擊了。

    眼下照面一打,還真是殺錯了。不過這位團長大人一點愧疚的心思也沒有。只是怔了怔道:“你們是什么人?”他甚至還懷疑這突然冒出來的七人說不定與對方有什么聯系。

    “臨水城的,劍南悠。”劍南悠平靜地說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相信他這ID現在在平行世界里多少還是會有點份量的。至少可以帶出一點不一樣的情緒。

    果不其然,聽到這名字的人紛紛側目。那團長大人覺得自己今天真是夠運,隨便殺錯個人都能殺到傳說中的五小強上去。當然,五小強的名頭雖響,也不至于讓人一聽到名字就卑躬屈膝地去討好。更何況這團長現在也有更要緊的事要做,更沒心思理會你是五小強還是六小強。只是在聽到對方來頭也不小后,言辭上又客氣了些:“真不好意思,我們在找另外七人,剛才沒看清楚,真是得罪了。我們現在還有急事要辦,稍后有空了,一定親自去臨水城賠罪。”

    說完就想指揮自己的兄弟們繼續趕路,不想劍南悠突然在后面喊住了他:“你們是找云端城過來的那七人吧?”

    “怎么?你們見到了?”還有什么事能比這個更讓這團長關心的,一聽到這聲音,他轉身速度達到1000。

    “其實我們也在找他們,之前好像看到他們下了河谷,但一路走過來卻沒找到他們。”劍南悠說。

    這幫人互相對視了一下,更熟悉地形的他們反應當然是無比地快。

    “他們走錯了?”有人在懷疑。

    而他們的團長大人則是很認真地看著劍南悠,他在思索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畢竟河谷里無端出現又七人還是挺蹊蹺的。

    “你們找他們有什么事?”團長大人只能從這個角度入手。

    “其實不是找他們,只是找他們當中的那個法師,有點私人的事。”劍南悠不咸不淡地回答。

    “私人的事……”團長心下嘀咕了下。這一聽口氣就知道是來尋仇的,如果是別的事,直接消息聯系,帶著一隊人追著人屁股跑明顯是不懷好意。

    “方便的話,咱們可以合作一下。你們要做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不過希望可以把那個法師留給我們解決。”劍南悠繼續道。

    五小強主動提出的合作啊!換作平時,突然出現這樣一個強援,高興都來不及。但此時這位團長卻是出人意料的謹慎,他著實擔心這當中有什么陰謀。

    劍南悠原也想得是他這等高手主動提出相助,普通人都會很高興,卻沒想到對方的這個領頭人疑心這么重。看到對方還有猶豫,劍南悠索姓道:“不知道你們的任務內容到底是什么,如果不想我們礙事,那么能不能拜托你們能把那法師留下來,如果這不妨礙你們什么的話。”

    “這個……到是不妨礙。”對方聽過這話后,覺得劍南悠應該沒有什么陰謀,終于點了點頭說:“何必呢,大家一起走好了!”

    “那就麻煩了。”劍南悠淡淡地笑著。而火燃衣和那牧師都沒有他這么平靜。對方不問青紅皂白就打,直接導致他們三個兄弟無故喪命,二人心中至此還是很不忿的。

    “先把事做了,以后再說吧!”劍南悠在頻道里對二人說著。此時膠水等掛掉的三人復活已是在臨水城,已經無法過來相助。所以劍南悠更不能與對方正面相抗,更需要借助這些外力。所以雖然心下也挺惱怒這幫人沒頭沒腦地亂打,卻還是暫且忍了下來。

    解決了這事后,劍南悠他們同行的盜賊黑水也趕了過來。而那團長在確認這段時間并沒有人從河谷爬上后,已經可以斷定云端城那一行人走得是左邊那條死路。

    “怎么會走到死路上去的,難道真的不認路?”這團長又開始疑心有詐。

    劍南悠無奈地說出了自己的推斷,對方一聽甚覺有理。連罵對手狡詐。更發現如不是過來的時候遇了劍南悠一行人,自己恐怕真要被那幫人給晃點過去了。一想到這,對于還滅了劍南悠他們三個人終于是有了內疚,連連道歉。

    “老大,快點行動吧,上面已經打得差不多了。”有人出聲提醒。

    “是是!大家動起來,分兩隊,一隊從這里插到左邊河谷往回走,另一隊繼續前進,兩邊夾擊,一定要捉到他們。”團長下令,末了不忘問句:“劍南兄覺得這樣如何?”

    “沒有問題。”劍南悠點了點頭后,和他余下的三個兄弟隨便進了一隊,跟著就出發了。

    而此時河谷之外開辟的四處團戰,正進行到如火如荼的最"gao chao"。

    云端城的隊伍都是以防守優先,一面非常注重己方的回復,一邊也不出什么太狠的招來挑怒對方,很有點點到為止的意味。所以敵我雙方的傷亡都非常小。場面顯得挺柔和。

    然而,這種局面終于沒能繼續持續下去。

    顧小殤所率團隊正和敵人極力周旋,對方突然就來了援兵。原本是故意以防守為主的云端玩家,頃刻間就變得真的是以防守為主。

    而新涌現的這股戰力,以格斗家職業為主,剛一接近就用技能抱身投扔走了好多人。要說云端城出來的這些玩家也是經驗豐富的高手了,結果在人家面前基本走不了三招,運氣好的支撐五招,最后全部摔翻在地。幸免的都是一開始就靠速度和人拉開距離,不接近上去的。

    云端城玩家轉眼間就被摔了一地,而新來的這些人卻也沒有追著下殺手。打倒一個,就沖向下面一人,繼續使用技巧加游戲技能抱身投將玩家摔出去。 ~妙-筆-閣~.[miao][bi][ge].

    場面被扭轉的可謂輕而易舉。這一瞬間仿佛都成了這幫格斗家的表演,原來戰斗的雙方,云端城抵擋不住,而落曰城的原班人馬,卻是沒了插手的機會。

    對方帶頭的也是某傭兵團團長,此時心下很是不爽。腦袋一扭,很是不忿地道:“百世,這樣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怎么?”這邊的一塊巨石上,一人盤腿坐在其上,左胳膊支在腿上,手托著腮,歪了個腦袋笑吟吟地說:“看你們半天解決不了,我們來幫忙嘛!”

    “你這是明搶好不好!”對方繼續不忿,“怎么說也是我們先遇上的,就算競爭咱也得講個先來后到吧?”

    “呵呵,那真是辛苦你們了,不過現在我已經上線了,就交給我們來辦吧!”百世經綸說。

    ============================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手机网络怎样赚钱吗 什么职业可以玩游戏赚钱 微信里每日签到赚钱 赚钱不养台独 鲜榨橙汁自动售卖机赚钱吗 怎样huahua赚钱 dnf5.25改版赚钱 开天猫赚钱 现在微信有什么赚钱的软件 2018问道修山还赚钱吗 网上赚钱最多转多少 赚钱门槛最低的藏宝阁游戏 类似于朋友圈赚钱的软件苹果手机 水族养什么赚钱 赚钱的和花钱的 商务座赚钱还是二等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