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陽光,海浪,沙灘,還有……像狗一樣在奔跑的人。

    顧飛是其中之一。

    已知劍南悠七人眾在城外,那么找船已經不算很關鍵,迅速找到人更直接。臨水城外遠沒有一般主城那么遼闊,因為沒多遠就是水域。這里的地形相對簡單,沙灘為主,沒什么起伏,偶爾有些花花草草樹樹,也成不了什么大氣候,小林子或許算,但絕不許稱是森林。

    所以這里視線算是比較遼闊,顧飛一邊跑著一邊四下張望,沿著海岸,事實上也就是一個繞著臨水城兜圈的過程,兜著兜著,顧飛終于看到了一行人。

    遠不只七人,顯然不會是劍南悠七人眾。但一樣的行色匆匆,手里抄著家伙,殺氣凜然。在顧飛看到他們的同時,對方也注意到了顧飛,隊里突然就分出四個人,迎著顧飛這方向跑來。

    “做什么的?”四人來到顧飛跟前立刻發問,語氣并不怎么友好。

    “沒什么,跑跑步。”顧飛不動聲色地回答。

    “跑步?”對方發愣。

    “生命在于運動嘛!”顧飛原地跑跳了幾下,特專業。體育老師嘛!

    對方換上了看白癡的眼神,顧飛嘿嘿露齒一笑。四人眨也不眨地望著他,似乎在猶豫著什么。

    “幾位有什么事?沒事的話我可要繼續跑了。”顧飛說。

    四人不答,看起來還在猶豫。顧飛又笑了笑,說了聲“再見”,跑步從四人身邊繞了過去。

    四人此時突然下定了決心,喊了一聲“站住”后,朝顧飛撲了上來……

    他們的大部隊依然在前進,領頭帶隊的玩家卻忽然收到消息:“MD,我們掛了!!!!”

    “什么?”隊長沒聽明白。

    “那家伙把我們給掛了!”對方重復了一遍。

    隊長一怔,連忙扭頭朝旁邊方向一看,那個黑衣的法師繼續旁若無人地在沙灘上向前跑著,自己剛剛過去的四個兄弟已經不見了蹤跡。

    隊長長大嘴巴,幾乎不敢相信。因為要趕時間,所以看到有這么個可疑的人物后,隨便派了四個玩家過去問問。結果對方的回答稀奇古怪,為防萬一,是他下達了擊殺的指令。

    那四名玩家都是好手,對付一名法師,他本覺得不在話下,所以連看都沒有回頭看一眼,依然帶著隊伍繼續前進。

    結果,僅僅在他下達指令后不到五秒,傳來的消息居然是四人掛了。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就算這法師是個高手,這和四人爭斗,也總該有個糾纏的過程吧?怎么可能五秒內就把四人一齊給打發的。

    隊長面色凝重,問那犧牲的死人:“你們是怎么死的?”

    “被他秒死的!”

    “秒死的?你被一個法師一下就秒死了??”隊長大驚。他正通話的是個戰士,秒殺這個詞匯,通常和戰士是不沾邊的。除非是遇到了高你很多級的BOSS。

    “是。”對方無比肯定地回答。

    隊長駭然地又朝那邊沙灘望去。“靠!這法師跑這么快。”他再度驚嘆,只是發幾個消息的功夫,那法師已經超過他們的隊伍,甩了他們一截了。先前他只注意到本不該有人的沙灘上出現了這么一個陌生人,沒太留意這么多細節,此時一留意,發現這法師處處透著古怪。

    這人來歷不明,也不知和我們要辦的事是不是有關,到底還要不要去繼續糾纏呢?隊長心中拿不定主意。如果這人只是普通角色,剛才就已經隨手殺了,哪有這么多煩惱?可他偏偏還是個高手,真是讓人覺得十分棘手。

    顧飛在秒了那四個家伙后,一直在等待這隊伍的下一步舉動,結果半天也不見反應,于是他也再沒當回事,加快腳步就把他們甩在了身后。

    而這時候,去了沙灘酒館的火球卻給顧飛來了消息。這小子去那人造安全區尋找安全感,卻無意見旁聽了臨水城行會老大們的聚會。

    豎著耳朵傾聽的火球,多少也聽出了一些事情的始末。得知了在西城門發生的法杖被爆事件。此時法杖已被叫兵工廠的行會所獲,拾得法杖的人已經第一時間下線。這幫會長此時正在為這件事而生悶氣。

    “東西已經被爆出來了?”顧飛聽到這消息后一怔,他不由地又回頭看了眼已經落在他身后的那隊人馬。

    聚齊人手出現在城外,這樣的存在顧飛只能想到是和劍南悠一行人有關。但問題是除了自己,其他都明顯是為那有重活技能的裝備而來,此時既然法杖已爆,為什么這些人還會在城門追查著什么?

    “你打聽一下,那個叫兵工廠的行會,行會徽章是什么樣子。”顧飛給火球回了個消息,發完他又轉身朝著那隊玩家飛奔而去。

    那隊長眼看著顧飛距離他們越來越遠,也沒盤算出什么主意,心想干脆就這么不了了之得了,卻沒想到不大會,那家伙突然又轉身朝著他們的隊伍飛奔而來。

    “弓箭手!!!”隊長慌忙召喚。

    立刻有弓箭手出陣朝顧飛刷刷放箭,顧飛停了腳步,揮劍把箭矢擊落,對方驚得啞口無言,顧飛乘機朝他們喊話:“別動手,我就是問個事!!!”

    “你什么人?”隊長也喊。

    “這么遠說話不方便,能走近些嗎?”顧飛其實是想從對方的身上找找行會徽章。之前一下秒翻那四個人的時候沒想著留意這個。

    隊長想說“不能”的,但己方好說也有幾十來人,面對區區一人也害怕,很有些說不過去,于是也點了點頭:“過來吧!”

    顧飛為表示自己沒惡意,把劍都塞回了口袋。隊長看到這舉動松了口氣,不過如果讓他知道顧飛從口袋里拔劍出手的速度其實和握劍在手出手的速度也差不了多少的話,他肯定不會這么放心了。

    轉眼顧飛到了跟前,匆匆忙忙掃了一排人。靠!竟然沒有一個人戴行會徽章的。顧飛暗罵了句。

    這時火球的打聽的消息正好到了:“兵工廠的行會徽章聽說是一個小坦克。很好認。”此外又有一條補充消息,是又剛剛旁聽到的:這些會長打算一起合力把兵工廠行會給滅了,而且是馬上。

    顧飛依然不動聲色,目光又在對方人群里快速搜了翻,依然是一個戴行會徽章的都沒看到。這么和諧,肯定是特意商量好這么做的。顧飛想。

    對方則看到顧飛到了跟前,也不講話,目光鬼鬼祟祟地在他們人群中掃來掃去,終于忍不住:“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沒事沒事,大家繼續忙吧!”顧飛突然轉身就跑了。

    “靠!!”所有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覷。

    “隊長,干掉他嗎?”有人上來問。

    “算了!”隊長望著顧飛跑開的背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還有正事要辦,抓緊時間繼續前進。”

    隊伍繼續前進,顧飛就在他們的前端,漸跑漸遠。他忽然想到,這伙人無論是做什么,自己總算是知道他們前進的方向。臨水城外地形簡單,就是這么一個圈,自己也是朝著這個方向前進,他們要做什么事,自己或許也可以很輕易地碰到。顧飛就是如此盤算著,所以也沒有再言語刺探對方的來歷,轉身就跑了。

    此時城中,剛剛圍剿過劍南悠七人眾的各大行會再度忙碌起來,而這次的目標,是臨水城中的大行會之一:兵工廠。

    在碼頭沙灘爭搶地盤的那個時期過去以后,臨水城已經很久沒有暴發過有規模的行會大戰了。各行會層次已定,大家都是小心翼翼地經營和維護著目前的平衡局面。但這次這極品裝備的出現,終于打破了這平衡。疑似獲得此裝備的兵工廠行會遭到了所有行會的忌恨。眾會長此時團聚酒桌,乘著酒勁,都在自己行會發布了向兵工廠行會宣戰的公告。

    這是臨水城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行會聯手,聯名向兵工廠發動挑戰的行會多達11家。 -~妙*筆♣閣@無彈窗[email protected]++

    兵工廠根本就沒有逆天到可以和11家行會抗衡的強度,會長大人此時還在為自己的小聰明感到得意非凡,就突遇此滅頂之災。他正在街上帶了一隊人馬想迅速出城搜尋劍南悠一行的下落,突然從各個街道殺出數支人馬,場面之宏大連他都是第一見識。他們幾乎沒來及出手就被對方狂風暴雨般地撲滅了。

    與此同時噩耗從各處傳來,凡是胸口別著小坦克的兵工廠成員都遭到了圍毆。甚至連在外練級沒有回來參與此事的人都不例外,上一秒還一起在練功區圈地為王互不干擾的隊伍,轉眼就像遇了BOSS一樣奮勇撲來將他們分食。

    許多兵工廠的成員到復活都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兵工廠和會長此時也在復活點蹲著,復活點外一群餓狼正虎食眈眈地盯著他。

    剛讓他欲哭無淚的是,此時已經出了城在搜尋劍南悠七人眾下落的小隊,暫時未遭毒手,此時還遵照他的要求不時地給他來消息匯報情況:“沒發現,沒發現,還是沒發現……”

    兵工廠的會長此時終于明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這讓他越發覺得委屈,因為他根本都沒懷上璧,他只不過是假裝擁有了一下而已……

    ===========================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人要怎么做才能赚钱吗 王者荣耀哪里接单赚钱 还有什么能拍视频赚钱 哈鱼矿工真的赚钱吗 股票分析师一个月多少钱 开商城能赚钱吗 side project赚钱 网站平台打广告赚钱 中联重科股票 股票推荐分析 赚钱大型游戏排行榜 股票配资风险 网约车白天赚钱还是晚上赚钱 开一个卖锅的店赚钱吗 如何找到赚钱的机会 做哪些视频赚钱的app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