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兵工廠的會長也不敢死撐了。現在全行會的人跟著遭殃,好多人連是什么原因都不知道,行會頻道里一片怨聲載道。無奈之中,會長只好妥協,向其他會長坦白事實:他根本沒有得到復活裝備,那法杖是個假貨。

    眾會長此時根本沒有親自參加圍剿活動,此時依然瀟灑地在沙灘酒館飲酒。這種不用出面,只在背后隨便一個會議,就決定了無數玩家的命運,這種感覺他們非常喜歡。

    此時所有人一起收到了這個消息,不由地一怔。他們可以理解兵工廠會長的做法。雖然此時一致譴責他目光短淺,但所有人心中都捏了一把冷汗,因為如果這情況發生在自己行會,很有可能自己也會如此決策,那么此時遭受滅頂的就是自家行會了。

    所有會長為此慶幸,同時又燃起對這復活裝備的期待時,青狹行會的會長丹青狹影突然冷冷地說了一句:“現在說不是就不是了,當我們都是白癡嗎?”

    眾會長一聽頓時又覺有理,這很有可能是兵工廠那家伙忽悠大家。接著就聽到丹青狹影繼續鼓動:“絕對不能放過他!”

    “對!滅了這狗曰的!!”眾憤激昂。

    眾會長們此時的情緒本就不冷靜,再加上酒精催化,很容易就被激化起來。丹青狹影望著眾會長嘴里一邊罵著一邊再次向己方行會下達“繼續狠狠追殺”的指令,嘴角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同時也發了幾條消息出去:“動作快!不然就要瞞不住了。”

    別看這些會長表面上都很激動,丹青狹影相信當中肯定有城府較深的會長是在做兩手準備。一邊繼續追殺兵工廠的人,一邊開始繼續搜查劍南悠一行人的下落。臨水城外的面積著實不大,視野又開闊,并不是適合隱秘行動的好場所,再不快些,他一直實行的計劃很有可能要功虧一簣。

    城外沙灘,顧飛猶自在兜圈狂奔,剛才那一伙人早被他甩得不見蹤跡了。前方的景象隨著他的奔跑如剝繭抽絲一般層層顯露出來。終于,在幾乎望不到邊際上的沙灘上,顧飛遠遠地望到了一行人的身影,不多,看起來在五六個之間,顧飛知道他終于撞到他要找的人了。

    劍南悠一行人出了城門就一直朝他們停船的坐標處狂奔。可惜有戰士牧師在隊,速度實在快不了多少。但沙灘視野開闊,幾人不住地四下打量,一直沒有發現什么異常。此時他們已經可以看到停船坐標處的海浪,心潮一陣澎湃,膠水突然指著前方喊道:“那邊跑來一個人?”

    “一個人?”劍南悠沒有鷹眼看不太清,此時勝利就在眼前,他也沒什么心思考量,只是催促大家快行。

    膠水一直望著這個身影,越看越覺得眼熟,越看越覺得可怕,終于在徹底看清后吼了出來:“媽的,是視頻法師!”

    “這小子真是陰魂不散!”眾人倒吸口冷氣。

    “但他只有一個人。”火燃衣說。

    大家臉上突然呈現出了喜色。因為顧飛和百世經綸的聯手,他們才會有所顧忌,如果只是一人,劍南悠認為以他們這精英團隊的配合,游戲中不可能有人可以單獨挑戰得了他們。

    “繼續走,如果他過來,就把他收拾了。”劍南悠說。

    “他從那街道脫身,身上不可能沒沾到PK值吧?”

    “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就爆出他的裝備了!”眾人還開始暢想美好未來了。

    六人一邊走,一邊留意著顧飛的舉動,劍南悠給黑水發了消息,確認了他的存在后。通知幾人都已完全做好全力戰斗的準備。

    顧飛快步逼近,事實上已經進入了弓箭手的攻擊射程,但膠水并沒有動。他們知道這樣的攻擊對顧飛是無意義的,他們在耐心地等待,等顧飛走到足夠近時,先截了他的退路,再慢慢收拾他。

    一步,兩步,三步……幾人暗數著顧飛的距離,在眼神上不斷地交流著,暗地里都已經看好了跑位的方法,手里也已經掐好了技能。就在他們都已經卯足了一股勁時,顧飛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沒有出手,只是抬了抬手,朝著六人的身后指了指,向他們示意了一下。

    “不要上當!”劍南悠認為這是顧飛想騙開他們注意力的伎倆,沒準大伙一回頭,顧飛的攻擊就會接踵而至。

    然而正以潛行狀態從另一方向徐徐朝顧飛靠近的黑水,卻在此時同樣看到了劍南悠六人身后的景象,大驚之下連忙發出消息:“大南,后面!!!”

    劍南悠不可能懷疑自家地兄弟,連忙回頭一看,海岸線上,一隊人馬正以最快地速度彪悍地殺至,前排弓手已經架設好了弓箭,再近幾步已然可以發動攻擊。

    “怎么可能!!!”劍南悠大吃一驚,顧飛在這里撞到他們,他并不覺得如何意外,畢竟顧飛是不屬于他假法杖計策的受眾。然而眼下這隊人顯然是行會的,此時應該殺成一團才對。就算很快反應過來,但也不至于這么快就組織好人手殺到跟前。

    對方整齊的隊列,精心配置的職業,一看就是一早準備好,有條不紊地殺了過來。這不單單說明對方沒有中計,而且更像是一直知道他們七人眾的動向,隱忍到此時方才出手。

    一聲呼嘯。

    對方帶隊之人已經一記狙擊放了過來,直指劍南悠。

    劍南悠揮盾一擋擋下了這一箭,同時聽到了對方的喊話:“劍南兄真是夠狠毒的,一支假法杖,騙了多少人的等級?兵工廠因為你這根假法杖,看起來是要玩完了。”

    劍南悠放下盾牌一看來人,認得對方是青狹行會的副會長柳葦箭,在臨水城本是僅次于膠水的第二號弓箭手,不過如今膠水掉級,他儼然已是臨水第一弓箭手了。

    “不過看起來似乎沒有騙過你們。”劍南悠對話敷衍,心里焦急得非常,此時前有大隊人馬,后面有顧飛這個強力法師,怎么脫身可是個難題。這時候就算強行上了船,法師一波轟炸后也會和沒上一樣。

    這種事柳葦箭當然不會艸心,聽了劍南悠的話后,微微一笑道:“所以我們也是非常感謝燃衣兄弟的幫忙啊!”

    “什么?”火燃衣茫然、憤怒,覺得對方是在挑撥離間。劍南悠初也覺得如此,但僅兩秒過后,突然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

    “你們……跟蹤他??”劍南悠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的確是因為火燃衣,而火燃衣也是毫不知情的。

    之前在街道中一戰,火燃衣是唯一犧牲的一位。之后他從復活點出來,并沒有受到任何刁難。劍南悠等人以為對方在復活點的留守只是防止他們下線,此時方知,對方的心思比這可要深上許多。

    火燃衣犧牲時,追殺他們的行會還僅是青狹行會一家。他復活后,對方假裝沒有留意,不動聲色,實際上卻是在暗中跟隨。原本七人眾是采用了分頭趕路,但對方早已經算準了他們七人遲早是需要匯合,就算不在城中,在離開臨水城時,他們終歸是需要同坐一條船,所以,只要跟著火燃衣,始終是會找到其他六人。

    而匯合比他們預料得也要早些,臨水西門,城中的六人合作演了一出戲,騙過了所有人,卻騙不了悄然跟隨的青狹行會,不過他們依然繼續保持了沉默。這其實是像兵工廠一樣將計就計。讓劍南悠以為他們已經成功借此成功脫身,實際上卻是在尋覓合適的機會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這個機會,就是等劍南悠七人眾全部集合的時候,這個時機,自然是在他們要駕船離開臨水城的時刻。

    青狹行會的想法非常豪邁,他們把復活裝備的存在,認知到了劍南悠七人眾的每個人身上,他們的目標就是一網打盡,只有這樣,才是最萬無一失的辦法。劍南悠相信此時所有復活點肯定都有青狹行會的伏兵,他們六人無論誰犧牲復活,從這個時刻開始,都將承受無休止地輪回,直到對方爆到復活之杖為止。

    青狹行會的會長丹青狹影,也正是為了完成這個艸作,所以成了積極向兵工廠行會發作的挑戰者,更是把所有行會會長聚到一起,變相地監視了他們的舉動。暗地里,他的行會卻是對七人眾一直有所行動。 嫂索妙*筆*閣 網游之近戰法師

    劍南悠想通此節,心中懊悔不已。此時受到前后夾擊,妥協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只能是奮力做最后的拼搏。

    七人眾相互交流眼神后,劍南悠從每個人眼中看到了同樣的決心。柳葦箭帶隊人馬的攻擊此時也正好呼嘯而至。七人各自躲閃,劍南悠與火燃衣的組合攻擊迅速重新江湖:劍南悠掩護,火燃衣烽火連城、火樹千重焰,飛快燃燒出了一道火焰障礙。

    “快上船!!!”膠水大吼,那邊由二人聯手贏得了少許時機,他則在朝顧飛發動了攻擊,希望可以有所托延。

    結果顧飛對于他的攻擊可謂是輕松閃避,膠水一時間覺得自己的存在真是卑微之極,好像是一點忙也幫不上。

    劍南悠一行人一邊飛速朝小船上撤離,一邊留意著顧飛的舉動。讓他們意外的是,顧飛竟然沒有做出任何阻攔他們離開的舉動。

    =========================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最好的免费炒股软件 dnf赚钱容易吗 股票配资排名ˉ选杨方配资给力 2013上证指数预测 投资马年小本赚钱好生意 2018网上收徒赚钱软件 彩票赚钱 q6170-7458盈 2020年最赚钱的职业排名 衢州鸭头赚钱吗 干干干什么赚钱最 林疯狂拍片赚钱 二手房中介赚钱嘛 了微信赚钱吗 股票融资杠杆 全球股票指数行情,东方财富网 成吉思汗3赚钱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