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60級BOSS已經是野生放養的BOSS中最頂級的了。比這級別更強的BOSS,只能是任務或是劇情之類的玩藝中出現的BOSS,這類BOSS傳說更智商,更強大,更有好東西,但他們的行蹤也同樣是個傳說,那可是要觸發條件的,當然比野生BOSS要少見的多。

    而野生BOSS,平行世界不想出現那種每天有人組隊定時定點輪刷的情景,所以把他們的行蹤設置的很飄忽。也就是說,各等級BOSS并不像各等級雜怪一樣死守自己的練級區,他們會四處流竄。

    于是有人就疑問了,那么像這種高等級的BOSS跑到了低等級玩家的練功區該怎么辦?結果遭到系統無情地嘲笑:要什么怎么辦?躲開他唄,反正是流竄的,過一會就走了……游戲里有過這么一個傳說:在游戲最初,玩家等級都還非常低的時候,曾經有一個高級BOSS游游蕩蕩,最后竟然到了主城的門口附近徘徊。無數玩家不知這是何物,慘死其手。后來反應過來,紛紛想先避開時,這BOSS竟然搖晃著城內走來。玩家驚慌失措以為要發生屠城時,結果平時兩個就在城門角下非常路人化的衛兵大哥出手,三兩下就把BOSS給解決了。

    這個傳說讓玩家知道了兩件事。

    第一,系統衛兵很強大很強大,保守估計也是最高BOSS級別,大家不能渺視。

    第二,當天死于衛兵之手的BOSS竟然也爆了,而且爆得相當華麗,引起了周圍無數人哄搶。至于最后爆出的東西被誰搶去了無人知曉,反正此主城一旦有個冒尖的高手,都會接受全城人懷疑的目光,然后總是會被人拍黑磚,放冷箭,捅背刺。為此引發的后續PK流血事件不計其數,最后成功養成了此主城沖動暴力的彪悍民風。

    這座傳說中的主城,叫月夜城。

    到有一天某個一直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突然拉起了一個團伙,迅速發展成為月夜城最強的行會,并且欺負的所有玩家敢怒不敢言時。眾人突然醒悟,這個一直藏著掖著不顯山不露水,突然出手就率眾權傾月夜的家伙,才是真正當初城門衛兵屠BOSS事件的撞大運者。這個撞大運者,叫銀月。

    只是區區一個高級BOSS不小心散步到了城門口,就給整整一城帶來了如此多的糾葛。系統的這個“流竄設定”到底是好是壞頓時也無法定論。不過在這事件之后,高級BOSS散步到城門口的事件再也沒有發生過。而且后來官方接受玩家的意見,讓BOSS的流竄不會頻率太快,停停走走,起碼時不時會有個歇腳的時候。

    后來有玩家如此歌頌平行世界里的BOSS:你就是那一匹孤獨的狼,永遠獨行在練級區無邊的曠野上。

    平行世界的BOSS就是這么難以讓人捉摸,不過這霧隱刺客卻是個例外。因為他的背景就是個迷路者,迷路者經常的現象就是轉來轉去總會回到起點,這種事也發生在了這位霧隱刺客身上。雖然沒就原地打轉這么絕對,但起碼他的行進速度是非常慢的。所以在被手發軟發現后,短時間內如此找上門來還能撞上他。

    “快讓讓,讓我看看!!”圍觀欣賞打BOSS的人還挺多,葉小五努力擠進了前排。在他們的監測畫面中,霧影城的霧被直接消除,鏡頭可以自由拉近拉遠,此時為看全局放得是遠鏡頭,葉小五清楚地在畫面中看到霧隱刺客悄然得在霧中行走,距離他不遠有一伙玩家正在全神戒備。

    “仇恨在哪個人身上?”葉小五拋出了這個問題。身為一個設計者,他知道霧影刺客最大的特點。除了是迷路者以外,就是他這個特別的仇恨系統。霧影刺客的仇恨范圍極大,更重要得是,他在第一時間認定仇恨目標后,仇恨系統就會停止計算,也就是說,在這個目標死之前,霧影刺客的仇恨目標不會因為任何原因改變。同時也意味著:仇恨無法消除。

    “仇恨真的無法消除嗎?”監察組的同事也有知道這霧隱刺客特點的,此時看到高層設計者葉小五,立刻拋出這問題想缺認一下。

    “只有兩個辦法,殺了霧隱刺客,或者下線。”葉小五回答。

    大家沉默,這和沒法消除是一樣的。

    弄出這么一個特別的仇恨系統。正是鑒于如今網游打BOSS大多流行肉盾血牛職業拉怪,攻擊類職業瘋狂輸出的方式,于是葉小五和同事刻意制作出來了這么一個BOSS。

    你要引仇恨是嗎?行,不用麻煩你,我們的霧影刺客認定一個目標你想改都改不了。

    你想把仇恨集中到你們的盾牌角色上?那對不住了,我們的霧影刺客只會自己判斷目標,隨便的攻擊,或者是專門制造仇恨的技能對他都是沒用的。

    這真是一個極其賤格地設計,葉小五和他的同事們把霧影刺客的這個仇恨系統得意地稱之為刺客的冷靜。至于這樣的設定之下玩家應該怎么打?連他們都沒有想過,給玩家制造困難似乎就是這幫人的樂趣所在。

    所以在此時聽到有人想獵殺霧影刺客,葉小五表現得很興奮;但聽到已經獵殺有一會了,卻還沒有人掛,這讓他又十分意外。

    這時已經有人指出畫面上吸引仇恨的玩家:“就是這個人了。”

    畫面距離比較遠。葉小五只能看出是個一身黑衣法袍的法師,面容看不大清。但此時心中已經咯噔一下:難道是他?

    葉小五說著就去拉近鏡頭。

    “喂喂喂!!!”大家紛紛不滿,這種活動就是要看全局的嘛,拉這么近看某個人能有什么意思。

    不用太近,已經足夠葉小五認清這人。

    “果然是他……”葉小五有種想哭的感覺。

    “這法師身手非常好,每次都能擋下BOSS的攻擊。”有位監察組的同事說。這人明顯是新調來的,居然不知道葉小五和這法師之間的故事。這些故事監察組的好多同事都知道,這法師可是讓葉小五這設計者炸毛過好多回了。

    “進攻了!!!”新同事此時突然大叫,畫面中的霧影刺客在玩家所處的圈子外圍徐徐兜轉后,突然直撲出去,誰都知道目標是那法師,大家想看只得他如何化解而已。

    結果自然不用多說,那新同事表現得很興奮:“哈,看吧,又擋住了!!”

    所有人沉默,有人偷眼在看葉小五的臉色,有人甚至希望這要是在游戲里該多好,趕緊私密一下這新同事吧,不要再搞得和這法師粉絲一樣,先照顧照顧眼前葉小五同志的情緒嘛!

    “不過擋來擋去,好像也就是這么幾招嘛,沒啥新花樣了。”新同事說,這場與霧隱刺客的戰斗一開始就是他發現的,立刻被顧飛層出不窮應對BOSS的方式給吸引了。一直期盼著能再有什么新招奇招,不過到現在為止,好久沒出現新變化了。

    “我覺得不是他沒新招,是BOSS翻來覆去就這么幾種進攻方式嘛,他自然也用一樣的方式應對就行了。”另一位同事說,明顯更是個新來的,甚至連葉小五都不認識,還對這位擠進前排的陌生同事套磁:“您說是吧?哎我叫XXX,剛來三天,我怎么沒見過你呀?”

    所有同事默默想到了北斗神拳里的著名臺詞:你已經死了。

    葉小五的臉色的確很不愉快,監察組的領導同志連忙安排:“小劉,去那邊給葉總單開個機子,鎖這邊畫面,讓他好好觀察一下這場越級的BOSS戰,完善設定嘛!”葉小五常來監察組轉悠的借口大家也是熟練運用。

    葉小五去單人席位了,身后還聽到新人在問:“葉總?哪個總啊?”

    回到游戲,剛剛霧影刺客的一波攻擊,只有百世經綸準確擊中了目標。但劍鬼等人有了和BOSS直接交手的機會,也已經越來越適應了,相比之前進步了不少。

    但重要的是韓家公子和佑哥在一旁一邊嘀咕著一邊連連點頭。這回合交鋒,顧飛沒受什么傷害,但他還是狂刷了一波回復術,甚至在每個人身上都刷了一回,弄得大家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韓家公子此時對大家解釋:“看來我猜得沒錯,這BOSS的仇恨不會受到吸引。”

    “什么意思?” 本書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閣

    “千里一直以來對只有過那么一次攻擊,雖然他們糾纏了這么久,但照常理BOSS在他身上的仇恨不會有多高。而我已經反復在他面前多次使用了回復術,任何怪這種時候仇恨都應該指向我才對。所以我相信,這BOSS應該是有什么特別的仇恨系統,他現在已經是鎖死了千里為仇恨目標。”韓家公子說。

    “有這種事?會不會是因為你回復術刷出的仇恨還不夠啊?”戰無傷說。

    “你們看。”這次說話的是佑哥,舉起他的小本記著上面說:“牧師的回復術仇恨數據應該是XX,公子到現在一共回復了XX次,每次他與BOSS的距離,回復術與BOSS的距離我都有大概記錄,根據公式XXXXXX,那么現在公子制造的仇恨值應該是XXX;千里這邊呢……”

    “你們明白了嗎?”佑哥講完的過程中,霧影刺客已經又來了兩次,“再算上這兩次……”

    “行了……”戰無傷伸手阻止他繼續講,“我們沒明白,不過我們相信你。但如果你下次再這樣給我們講解,我就揍你。”

    “我幫忙揍你。”御天神鳴補充說。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汪仔答题赚钱app 国外股票指数期货 dnf打造垫子赚钱吗 梦幻老区飞升号怎么赚钱 杭州开绝味鸭脖赚钱 代理轮胎赚钱吗 灵剑之浴火重生赚钱 幸运礼盒怎么赚钱 掌薪宝靠什么能赚钱 街头卖花 赚钱 怎么玩汽车之家赚钱 干什么能挣钱快6种方法来快速赚钱 2019年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养猪游戏赚钱游戏 2013年全球股票指数 20140130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