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好險!”劍鬼聽到這個倒望著自己的格斗家念叨著:“很新穎的技能啊!居然可以在沖刺的過程中突然消失,再碰一次不知道能不能擋住呢!”

    這家伙……不抓緊時間對自己接著下殺手,在這啰啰嗦嗦地絮叨什么呢?劍鬼心中疑惑,卻不想錯過這么個機會,飛快地就地一滾已經起身,全神戒備望向對方。結果卻看到對方全然沒有要接著動手的意思,懶懶地靠在身后一棵大樹上,望著劍鬼說:“你難道沒注意到,你這個技能的消失和潛行不同,消失后依然是會有影子的嗎?”

    “影子?”劍鬼一怔。

    但很快就看到對方一拍腦袋繼續道:“哦,我忘了,在這個城,除了在這個大院,是永遠不會有影子存在的。”

    劍鬼終于恍然大悟。他原本一直有些奇怪這個技能名叫“霧影突襲”,但似乎和霧啊影啊的沒有什么實質關系,此時看來,原來是在霧天中更是一個毫無破綻的技能。在這個院子中……劍鬼仰頭看了下天,驕陽似火,每個物體在地上的影子都是清晰明了。而出了這個大院,大霧重重的天氣中,哪里會有什么影子存在?“霧影突襲”的這一破綻自然也就被掩蓋,而劍鬼和顧飛更是完全不知原來還有些弱點。

    但對方在交手一瞬就察覺到這一點,也不是普通角色啊!

    “你是誰?”劍鬼問道。

    “我叫風弦。”對方回答,“和你一起的那家伙呢?”

    風弦……格斗家十大之一,也是霧里看花的人嗎?而且,這人好像也是和千里一樣的會功夫的人,這可不好對付啊……劍鬼心中想著,已經緊急向顧飛那邊發出訊號。

    “遇個格斗家,好像也會功夫!”

    收到這消息的顧飛第一時間感到的是高興:竟然又有可以交手的對象了!比起這個,什么刺殺喬爾丹諾根本是不值一提的事啊!顧飛立刻放棄了潛入小柴房的舉動,興沖沖地在墻頭上朝著劍鬼這方向奔來,一邊給劍鬼去了消息:“你怎么樣了?”

    “我沒事……”劍鬼自己都很納悶自己怎么沒事,僅憑對方化解自己的霧影突襲,就知他有多強悍的身手,自己理應不是對手。但問題是,眼下對方似乎根本沒想著要動手的意思,對不對手的問題自然也不存在了。

    明知不敵,劍鬼也不會貿然上去挑戰,如果“霧影突襲”技能冷卻結束的話倒是可以再試一試,至于眼下,還是等著千里來對付他吧!對于顧飛,劍鬼總是充滿信心的。

    兩人相距也沒多遠,以顧飛的速度很快已經趕到。他一眼就已經望見下面院中全神戒備著的劍鬼,以及一棵樹下靠著不動的格斗家。

    “我對付他!你去檢查那睡著的刺客。”顧飛給劍鬼發了個消息后,一個飛身已經從墻上飛落。

    “看劍!”顧飛在空中高呼,難得出現的對手,他可不想因偷襲就把對方一次給秒殺掉了,所以這一劍劈下不但提醒對方,更是連“雙炎閃”都沒用。顧飛其實也想確認一下對方身手,畢竟說對方會功夫的是劍鬼。劍鬼的確是個出色的游戲玩家,但功夫方面的眼光……風弦聽到呼聲抬頭一看,已見顧飛劈到身前。但依舊從容不迫。上身彎下幾乎以頭觸地,右腿卻就此反撩起來。

    “沖天鉆!!!怎么可能!!!”這是顧飛進游戲有史以來最驚訝的一次,驚訝地讓他都在交手之時產生了遲疑,這一腳狠狠反撩到了他的下顎。顧飛倒飛出去,一個十字造型帖到了墻壁。

    沒錯,是沖天鉆!!顧飛相信自己的眼神。這正是讓他所吃驚的地方。因為這招沖天鉆是他們顧飛功夫中的一招。雖然如今的功夫界已經少了許多門戶之見,但各門各戶還是會留下幾招看家門領當作不傳之秘。這沖天鉆就是顧飛腿法中向不外傳的一招,除了顧家人,絕不可能有人用得出來。

    我們家……還會有人來玩網游?這讓顧飛覺得很茫然,因為除了他,家中習武的都是年過半百的叔叔伯伯輩,好像是個和網游不會有什么交集的群體。

    顧飛從墻皮上落地,站穩了身形,而風弦此時也已經重新站直身子轉過身來……“顧弦!!!!!”顧飛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這個風弦的確是他們顧家人,而且是顧飛的同輩。這是他二伯的孩子,名叫顧弦。和顧飛同年同月出生,不過因為早四天,于是義無反顧地成為了顧飛的堂兄。這小子在功夫方面所顯露出的天賦比顧飛還要早,還要出色。原本是家族中最被寄予厚望的角色,可惜人無完人,相比天賦,這家伙更擁有了一套渾然天成的姓格,概括起來就一個字:懶。

    沒有哪個字能如此貼切的形容顧弦,他簡直就是這個字的形象代言人。這家伙懶到不可思議,能坐著絕不站著,能躺著絕不坐著,為了不走兩百米距離,他甚至愿意忍受一天的饑餓。

    而練武首先就要從練習強勁的身體開始,這是一個絕對辛苦勞累的過程。想讓這樣一個走幾步都覺得累的懶人從事這么多的活動,根本是一種奢求。家中長輩可以說是用盡其法,也無法扭轉這家伙的懶屬姓,只能眼睜睜得看著這么一塊璞玉義無反顧地成為一塊廢柴,個個氣得捶胸頓足。

    時過二十余載,顧弦牢牢占據著顧家這一代中廢柴榜第一位。顧飛的其他堂兄堂弟堂姐黨妹,雖然無人習武,但至少在社會中也各有一番出路,只有這家伙一無是處,老人們提起來都是搖頭嘆息,他的父親,也就是顧飛的二伯更是很久以前就大發雷霆要把這廢物逐出家門,后來也是被其他叔叔伯伯勸阻方才作罷。顧飛私下曾聽叔叔伯伯們議論過,顧弦,已經不單單是顧家這一代,很有可能是顧家有史以來最有天賦,同時也最廢柴的一個。這家伙怎么會就這么懶,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這真是顧家家史上的一個迷。

    顧家家底殷實,倒也不在乎養這么一個吃白飯的。而這家伙倒也安分,從不會做出什么其他影響眾人心情的破事,越來越懶的他,終于到了一定的境界,他已經連一些陋習都懶得擁有了,整天就那么靜靜地宅著。

    說起來這一輩其他人都外出求學求事業,只有他和習武的顧飛是一直蹲在家中,兩人相互倒是不陌生,不過顧飛后來也離家后,倒是很久沒見過這家伙了。聯系也是同樣沒有,因為這家伙根本是連電話都會懶得接懶得打的角色。

    “視頻法師嗎?果然是你啊!”顧弦此時望著顧飛笑。

    顧弦能看出視頻法師就是自己,這點顧飛一點也不會意外。雖然懶,但無法抹去顧弦的天賦。顧飛至今都還記得,自己幼時習武,這家伙只是懶散地躺在一邊看著,就常常能一針見血地指出他的問題所在,論才華,這家伙絕對是在自己之上啊!想到這點,顧飛也竟不住要嘆息,和家中長輩一樣,他也對這個堂兄惋惜不已。

    “你們認識??”劍鬼看出苗頭了。

    “何止,一家人。”顧飛說。

    “哦……”劍鬼長出口氣,有這種關系在,對方難怪一點都沒有難為自己。想著,劍鬼也就去搜查那睡著的刺客,果然,顧弦一點要阻攔的意思都沒有。

    “你怎么會這么勤快跑來玩網游了?”顧飛問。

    “我也需要找找樂子嘛,還有比這個更適合我的嗎?”顧弦說。

    “這個……經常需要跑來跑去,你不會覺得煩?”顧飛說。

    “煩,所以我從來都是強行下線的。”顧弦說。 妖孽王爺小刁妃:t.cn/R278rmV

    依然在聽著二人對話的劍鬼著實吃了一驚。從來都是強行下線,這意味著的問題可相當嚴重,系統明確指出強行下線可能回檔的內容會包括經驗、金錢、技能熟練度、裝備等等一切玩家可擁有的東西。這個家伙從來都強行下線,居然還能是十大之一,雖然只是格斗家的十大,但也實在是太神奇了。

    顧飛倒沒太意外,對于這個懶家伙,每天在下線區和練級區之間奔波,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盯死一個練級點,每天強行上上下下的刷級,這可能就是他的游戲方式了。

    “你在這做什么?”顧飛問。

    “呵呵。”顧弦笑著,“他們專程找到我來說要對付一個人,我一聽是你,當然就立即趕來了,你總不會忘記,欺負你可是我的一大樂趣吧?”

    顧飛咬牙……這實在勾起一些他很不好的回憶,在較小,顧弦還沒懶到一定等級的時候,被他騙吃騙喝實在是常事。再之后,如剛剛所提到的,在練功過程中被這家伙一針見血地提出問題,其實也是這家伙在對顧飛進行嘲笑而已。

    如今的顧飛在顧家屬于眾星環繞級別,而顧弦屬于無人問津的路人級別。但顧飛心里很是清楚,如果不是顧弦這么懶,現在自己的這種位置,本該是屬于他的……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怎样才能在股票赚钱 卖平板电脑赚钱吗 股票涨跌怎么看红色 还要努力赚钱 我摆摊卖饰品不赚钱怎么办 手机学生党怎么快速赚钱 哪里有好的手游可能赚钱的 拍完了戏怎样赚钱 2018dnf合粉卡赚钱吗 秋天种什么最赚钱 股票代码 世界 股票指数 代码 夜听可以赚钱 大屏导航机不赚钱 宝宝物语赚钱真的吗 酒鬼酒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