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難道又有什么安排?顧飛和劍鬼對望了一眼想著。韓家公子的心思實在很難讓人猜到,但比起這個來,從他的嘴里走到他的真實意圖就更難了。兩人只好守在那破洞跟前,一會你看一眼,一會我看一眼的耐心守候著。

    不消片刻,情況果然發生了突發。守在柴房外的眾玩家突然比之前更加喧鬧起來,像是發生了什么事。

    “快來看!”從破洞注視著外面的劍鬼連忙招呼顧飛,又讓位給他讓他也觀察一下。

    隨著喧鬧,對方人群明顯開始移動,許多人又順著來路開始返回前院。

    “發生了什么?”顧飛疑惑地望向劍鬼。

    “大概就是公子說的安排?”劍鬼說。

    “他又安排了什么?”顧飛撓頭。

    “不知道,總之,又被他料中了。”劍鬼說。

    “這家伙什么時候能錯一次?”顧飛悻悻地道。人的心情就是這么微妙,雖然此時如果韓家公子出錯的話對于顧飛和劍鬼來說就是災難,但是這家伙每回都是算無遺漏的,實在不能不強烈地激發人類的逆反心理。顧飛著實想看一次這家伙犯個致命的災難型錯誤后會是個什么反應,哪怕這錯誤把自己搭進去也再所不惜。

    “不過,好像也沒全撤走。”劍鬼宣布了個不太好的消息。

    “這很正常吧!”顧飛說,“不管對方中了怎樣的調虎離山之計,也不會完全放棄我們這兩個甕中之鱉吧?”

    “但現在恐怕也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劍鬼說。

    “所以,沖吧!”顧飛說。

    “嗯!”劍鬼點頭。

    “不要戀戰,最快的速度和他們拉開距離,爭取翻墻的時間。”顧飛對于劍鬼的速度沒什么擔憂,只擔憂他爬墻不夠敏捷,被人給打下來。

    “明白!”劍鬼說。

    “好!”顧飛伸手,拉住了柴房的小破門。

    此時政斧大院的前院,準確說是前院大門,卻爆發了真實地一場大戰。這次不是什么虛假的搔擾,而是貨真價實的,和霧里看花互相不對眼的行會。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沒有紛爭的行會,說明你是不起眼的路人行會。

    如霧里看花這種霞霧城數一的大行會,不可能沒有敵對關系的對手存在。這一點韓家公子已經從詭瞳的口中探知,所以這一次他的策略不是像在臨水城那樣鋪開撒網,而是如此找準了目標后重點出擊。

    方法倒是雷同,韓家公子依然是給這幾家霧里看花的敵對行會的核心人物去了封夾雜著一金幣的信件。

    如果只是胡亂說出目前政務大院有漏洞可尋,歡迎你們前來光臨之類的內容,對方很有可能當作是惡作劇無視。但韓家公子信件的口吻大不一樣,他儼然是以前兩天大鬧一場的那伙人的口氣,內容更是肆無忌憚地顯露著對那天行動的了解,讓人無法懷疑他的身份。而隨后的內容主題只有一個:我們馬上還要去鬧,歡迎你們一起來鬧,大家鬧才是真的鬧。

    政務大院幾天前被人折騰過一番,這消息在霞霧城已經是傳遍的,韓家公子相信對于這些霧里看花的對手們來說,一定挺遺憾沒有在那天跑去乘火打劫一下。自那天之后,霧里看花又加強了防范,這些他們肯定都看在眼里,越看心里一定越懊悔。而此時韓家公子這樣的一封信件,相當于給他們一粒后悔藥,給他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

    當然,堂堂行會也不可能這樣貿貿然就殺出去,他們總也需要時間看看是不是真如信件中所說。于是,韓家公子找來的詭瞳等群眾演員,還有顧飛、劍鬼兩大主角,他們的行為所制造的后果,都會剛好落到這些行會的眼中。

    他們眼中出現的真相只有一個:霧里看花的確又在被人搔擾。

    機會啊!

    最不肯放過機會的人,往往就是曾經錯過過機會一次的人。信中所言既然已被證實,那還有什么好猶豫的,抓住機會上去干吧!

    于是正規的行會攻防戰此時開始正式上演。霧里看花在剛剛覺得之前形似行會來襲的搔擾原來是一場誤會時,突然就發現真的有行會來襲,而且清一色是素來和己方行會不和的角色。驚訝之余也不免感慨:這些老對手今天怎么用兵如此有頭腦?虛虛實實的……霧里看花的會長流楓三嘆這時還洗臉呢,一聽這消息也顧不得干凈了,連忙沖向前院戰場。素來不合的雙方碰面哪里還有那么多的臺詞?此時早已經打成一片了。霧里看花相當一部分人手被安置在后院守那破柴房了,局勢極為不利,趕快調過來援助已經必須的,根本用不著考慮太多。

    于是后院小柴房的防守就這么松動了……

    前院大打出手的雙方又怎么會料到,他們如此拼命的一場惡斗中,對于某些人來說包藏的其實不過是這么一個小小的目的?

    顧飛拉開柴房門的一瞬,一記攜帶著“雙炎閃”高傷害的劍招已經遞出。不如他所料,門外直接就有人堵著,如此劍招一記遞出,當場清出一小片空地。跟著就是劍鬼彪悍地殺出,越級技能“霧影突襲”,高速,沖擊力強,比眼下直線沖殺技能中可怕的“沖鋒”還要彪悍幾分,技能一施,劍鬼筆直沖出,轉眼已突在圈外。

    包圍玩家大驚扭頭,結果迎上他們的又是火光!顧飛已經一個瞬間移動跟著劍鬼閃到他的身后,此時正好作為掩護。火光蕩開,又是一小片空白,顧飛跟著對著腳下一指:“火樹千重焰,起!”他大聲地念著。

    “閃!”兩人轉身就跑。

    “靠!假的。”被一聲火樹千重焰驚得四下躲閃的眾人,此時一看無火燃起,叫喊著就要追殺過來。

    無數次的事實告訴我們,不了解顧飛法術的人,就會吃到這個大虧。以為技能是假的眾人,剛踏上這片土地,突然發現它已是一片熱土,火焰燃起的比他們見過的任何時候都要繚繞,生命脆弱點的角色,只能化作白光成為其間的一點點綴。

    而以速度見長的顧飛和劍鬼,此時已經瀟灑地奔跑在數米外。顧飛掏出兩圈繩,一圈遞到劍鬼手中:“拿好。”

    劍鬼也知此時拉開距離是為了爭取時間翻墻,而翻墻明顯是他需要的時間更多一些,所以此時不住回頭看著拉開的距離,估摸著差不多時,朝顧飛點頭:“可以了。”

    “好!”顧飛也不含糊,手中早已經握好的兩把爪鉤一前一后甩出,準確抓到了墻頭上。

    “上!”顧飛一聲喊,手拉繩索已經飛離到了半空。劍鬼沒他這么瀟灑,老老實實跑到墻下,拉緊繩,踩墻。

    兩人一前一后在墻上攀登,地上敵人如潮一般涌來,顧飛的爬墻熟練度的確遠非劍鬼可比,此時全力施展,上到墻頭時劍鬼才爬了三分之一。

    眼看敵人越來越近,顧飛望向劍鬼,發現這種網游頂尖高手果然也有不含糊的地方,比如心理素質就絕對夠硬。換想那天和自己同來的數人,幾乎都在大敵當前之時驚嚇得手足無措,如果讓他們面臨此時這場景,顧飛估摸著這時已經因為哆嗦掉下去了。哪像劍鬼,依然這么氣定神閑,一絲不茍地爬著墻。

    但冷靜歸冷靜,敵人在逼近,而劍鬼有些偏慢這也是事實。幾名沖近的弓箭手此時已經張弓開始放箭。

    “堅持!!”顧飛喊著,雙手甩動。

    “啪啪”兩聲,有兩枚箭矢就這么突然掉落,底下的弓箭手看得清楚,墻頭上這法師是扔出了什么玩藝,竟然把他們射出的箭給打了下來。

    “靠,有沒有什么夸張啊!!!”大家驚得目瞪口呆。

    “真走運……打中了兩個……”顧飛心中也在默道,這是顧飛自己都意料之外的超水平演出,他一共扔了五把割肉小刀,想得不過就是撞撞運氣。畢竟弓箭手的箭速實在是太快,而顧飛的手拋暗器相對來說則太慢,大大加大了預估的難度,顧飛也全無自信,只是出手一試,想不到買五中二,手氣還是可以的。

    余下的三箭,自己射偏一箭,劍鬼閃了一箭,硬抗了一箭,而他距離墻頭也已經一線之隔,弓箭手第二伏襲來時,顧飛伸劍已經可以夠到,輕松化解。

    劍鬼扒住墻頭一翻已經落上了上來,拔掉插在身后的箭矢長出口氣:“好險。”

    “走了!”顧飛收了飛鉤,又搭在另一端,兩人從容滑下,這次的潛入算是告一段落,至于前院那邊行會戰進行得如火如荼,貌似已經就此和二人沒什么關系了。

    “那個地窖你說會有什么?”兩人此時走在街上,已經開始沒心沒肺地討論他們任務的繼續了,完全不顧那邊有上千人因為他二位拼死拼活,這就是龍套的宿命啊! 本書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閣

    “不知道啊!”顧飛說。一個地窖,與刺殺喬爾丹諾會有什么聯系呢?

    “總之不打開它什么也不會知道。”劍鬼說。

    “上哪找鑰匙啊……”顧飛嘟囔。

    “回頭再回那睡著的刺客身上摸摸看?”劍鬼說。

    “有沒有其他方法?”

    “開鎖技能,不知道眼下有沒有人會。”劍鬼說。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头条号个人账户怎么赚钱 未来市场什么比较赚钱 头条新闻发帖子赚钱吗 触手红包赚钱app下载 2018在家兼职赚钱项目 股票分析师介绍 app赚钱交流群 哪种热带鱼容易赚钱 日出茶太内陆赚钱吗 新版本95dnf赚钱最快 2016赚钱的直播公司 废旧金属赚钱不 股票融资的缺点 给力赚怎么赚钱 国外哪里坐台赚钱多 抖音壁纸滚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