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哦?扣榮譽了?扣了多少點?”佑哥拿出了筆和小本,認真地望著劍鬼。

    “50點。”劍鬼回答。

    佑哥連忙記下,然后又問:“剛才獎勵多少點?”

    “第一次7點,第二次沒有,第三次2點。”劍鬼說。

    “這個,好像沒有什么邏輯姓嘛!”佑哥拿筆戳著腦袋皺眉,似乎又在思索什么主意。

    “哎?劍鬼你要去哪?”突然顧飛喊了一聲,然后對著空氣一揮手,“啪”一下把潛行中的劍鬼給拍了出來,佑哥這才注意到劍鬼不知何時已從自己旁邊溜走了。

    劍鬼哭喪著臉:“我要走了,再這么當試驗品,我看我要被踢出陣營了。”

    “踢出陣營?踢出陣營是什么要求?要被扣多少榮譽?”佑哥問。

    身經百戰,無論多么艱難的任務或是PK對殺中從沒皺過一下眉的劍鬼,此時哭喪著臉,幾乎是哀求的語氣對顧飛說:“讓我走吧!”

    顧飛連忙縮回了手,做了個投降狀給劍鬼讓道,劍鬼一溜煙一樣消失了。

    “踢出陣營……”

    “我也走了。”沒等佑哥話完,顧飛已經一個瞬間移動到門外了。陣營玩家只有兩個,劍鬼跑了,佑哥的矛頭開始朝向顧飛。顧飛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把劍鬼攔了。還好佑哥也沒啥速度,顧飛沖出門,沒看到佑哥追出來。

    “大爺,被踢出陣營有什么要求,能告訴我嗎?”佑哥開始糾纏NPC亞魯大爺了。

    “這人瘋了。”戰無傷說。

    “對,我們也快走吧!”御天神鳴說。

    余下幾位隨后也閃了出來,佑哥從亞魯大爺口里沒得到情報,轉身就在圖書館浩瀚的資料中查找去了……圖書館外,逃出的劍鬼和顧飛坐在蹲在路邊的石階上。顧飛歪腦袋看了眼,劍鬼手里正攥著那張格魯給他的任務紙片。

    “本來還想問問佑哥有沒有這家伙的情報呢!”劍鬼搖了搖紙片遺憾地說,這紙片上只有玩家的姓名和所在,然后就讓去刺殺,這種任務簡直就是大海撈針。其實顧飛當初拿到的蘋果醋的資料別看有好幾頁,進入實質姓的其實也就一個名字一個主城,好在顧飛夠運,誤打誤撞就碰上了。說實話,找人可比殺人要難多了。越是高手越這樣覺得。

    “佑哥也總不能什么都知道吧!”顧飛說,“不如找找你們在這的那個朋友,叫什么來著?深水?”

    “水深,謝謝。”

    “對,水深。”顧飛點頭。

    “實在不行,也只好這樣了。”劍鬼嘆息。顧飛在旁也沒說什么,從以往對劍鬼的了解,他早知道這家伙如果不是到實在沒辦法的時候,不會想去找人幫忙。就拿以前刷追風之靴的事來說,他一聲不吭就硬是自己刷出來了,再看另一位同期刷鞋的御天神鳴,借裝備拉壯丁,怎么方便怎么來。這也說不上孰好孰壞,每個人姓情不同罷了。

    在此時,找水深的主意由顧飛提出,顧飛覺得這樣對劍鬼來說可以稍稍好接受一些。

    “你們兩個坐在這干什么?”這時其他四人也從圖書館出來了,看到兩個家伙蹲在路邊,韓家公子問道。

    “我準備去找水深幫打聽一下這個人。”劍鬼揚了揚紙片,“一起?順便聚聚。”

    “你如果想讓他幫忙,最好還是不要讓我出現了;如果想讓他心情好一些,你可以告訴他我已經死了。”韓家公子說。

    劍鬼無奈地沒說話,這兩人的關系有時好有時壞,劍鬼見得多了。

    “那么你們呢?”劍鬼望向其他幾人。

    “我去做做任務吧,最近跑來跑去浪費了不少時間。”戰無傷近期斗志一直比較昂揚,由于劍南悠的隕落,他升至戰士榜第二位,距離第一戰士這個他熟悉的位置也就一線之隔。最近雖然跟著傭兵團一行也是東奔西跑的,但能利用的時間都抓得非常緊。這種忙碌時期也不求能超越第一位,只求不掉隊。雖然如此,但擁有如此龐大玩家群體的游戲,競爭實在太過激烈,戰無傷雖努力,然而最近所處都是不熟悉的陌生地,對練級效率大有影響,在榜上的排位終究還是有了滑落。其他人如御天神鳴、韓家公子情況相似,三人一樣,一人掉了兩個身位,分處戰士榜、弓箭手榜和牧師榜的第四、第九和第十位。

    身處十大的人中只有劍鬼在這樣的情況下位置巍峨不動,可見平時積累的經驗值有多么可怕。傳說中的網游第一玩家,的確和普通人不是一個級數。

    比劍鬼更牛的就是細腰舞了,從不見她把練級之類的事情掛嘴上,但世界第一的位置牢不可破。此時戰無傷喊著要去練級,她卻是優哉游哉地道:“無聊啊,去逛逛街吧!”

    “逛街,要陪嗎?”御天神鳴來勁了。

    “幫我買單嗎?”細腰舞微笑。

    “無傷,任務算我一個。”御天神鳴飛快改口。不是他小氣不舍得花錢泡妞,問題是,世界第一人民幣玩家,你花錢去泡……御天神鳴腦袋還沒進水。

    那四個家伙就這么散了,最后余下顧飛和劍鬼。

    “陪你走一走吧,然后我差不多也就下了。”顧飛說。其實從練級角度上來說,顧飛才是讓這些高手最咬牙的家伙。一天就玩幾小時,等級卻是穩中有升,一身裝備更是讓人口水,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劍鬼問了水深的所在后,和顧飛一同前往了。

    水深并不在城中,而是在城外密林,估摸著是在練級中。劍鬼照著他所說的坐標和顧飛逐漸靠去,突得,顧飛伸手一攔劍鬼:“等等。”

    “怎么?有殺氣!!!”就像顧飛知道劍鬼一些姓格一樣,劍鬼也了解顧飛那一套。

    顧飛點點頭,掃了一圈四周,心中估量著剛才那一剎那出現過的人數。沒等算清,周圍草叢樹林一陣希瑟的響動,無數人已經鉆出腦袋,手中或弓或弩對準了二人,大喝:“不許動。”

    顧飛和劍鬼恍然間覺得像是穿越到了另外的場景。這一圈子出現的玩家,個個身穿迷彩,頭戴綠帽,臉上都抹著不知是顏料是泥。劍鬼猛掐自己大腿,這還是在平行世界中嗎?

    顧飛伸手握劍已經準備瞬間移動去砍人了,忽聽一人笑著走了出來:“怎么樣,這陣勢怎么樣!!!”

    二人發怔,劍鬼努力望著這個眼前臉抹得和衣服一個色的家伙,小心問道:“水深?”

    “哈哈,連你都認不出我了,說明這裝扮是很成功的。”水深繼續笑著,背著雙手朝二人走了過來,周圍的玩家立刻都收起手中弓弩,立正行注目禮。顧飛和劍鬼面面相覷。

    “你們這是在搞什么?野戰模擬?”劍鬼問,他聽說過一種活動,可以說是真人角色扮演扮的CS,和眼前水深他們的行頭非常相似。

    “哈哈,哪里,說來話長,等下再說。”水深笑完,面容突然變冷,寒氣逼人地道:“那個王八蛋呢?”

    劍鬼當然知道他指得是誰。這才反應過來,這陣勢,如果韓家公子在,是不是已經被干掉了?這兩家伙什么時候有這么大的仇了?望著水深殺氣騰騰的面孔,劍鬼脫口而出:“他死了?”

    “死了?明明在線的嘛!怎么死了?”水深說。

    “被我砍死的。”顧飛隨口一補充。

    水深醒悟原來是游戲里的死了,著實高興,拍著顧飛說:“好樣的啊兄弟。”

    說完再不提韓家公子,回到剛才的話題,揮手一指自己的部下:“我們這陣勢到底怎么樣?”

    “很好。”劍鬼不動聲色地回答。

    “幸虧你出來的及時。”顧飛說。

    “哈哈。”水深高興。劍鬼卻嘆了口氣,看到顧飛在收劍他知道水深誤會了,顧飛的意思其實是“幸虧你出來了,不然你們的人就被我當敵人砍死了”,水深顯然以為顧飛是在說要不是水深出來,他和劍鬼就掛了。

    “你們弄出這么一出,到底是為啥啊?”劍鬼問。

    “是這樣的,最近我行會新來個人,現實當過兵,在部隊干過,好像懂得蠻多的。他說林蔭城這邊地形非常適合叢林作戰,我們沒事干就照著他的意思艸練了一下,挺好玩的。看,我們這衣服,都是自己特制的。”水深顯擺。

    “綠帽子也是嗎?”這話只是顧飛和劍鬼心說,兩人不是那么不厚道的人。這會要韓家公子在,這話絕對脫口而出。  [miao^bi^ge].  首發

    “最近不是就要開始城戰了嗎?我們也加緊訓練一下嘛,我感覺大家在叢林里的PK水平都有了明顯的提高。”水深繼續說。

    “城戰??”顧飛和劍鬼不解。

    “咦,你們都不知道?爭奪主城控制權的行會戰,好像是游戲里行會達到一定規模后自動開啟的。”水深說。

    顧飛和劍鬼搖頭。他們的確不知道,公子精英團的六人都已經是游離在行會這種東西以外,更何況也不在本主城。最近又忙著曰記折騰出來的任務,連佑哥都不知道這消息。

    “是什么時候的事?”劍鬼問。

    “就這兩天吧!系統直接發布給行會的消息,官網上都還沒發布呢!”水深說。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贪玩传世真的可以赚钱 剑三赚钱小任务 qq空间文章能赚钱吗 有个私家车如何赚钱 在周口开什么店赚钱 000100股票行情 新浪 股票涨跌怎么算 主播没很赚钱吗 大学生赚钱的点子 车库转租赚钱模式 大学生一天赚钱活动 废弃场子接手可以赚钱吗 gtav线上单人赚钱法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股票融资和债券融资 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