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顧飛詫異地望著路珂轉身隨意又招呼了兩人后就此離去,再看旁邊的劍鬼……悲劇了,面對如此大花臉顧飛一樣看不出劍鬼的表情是吃驚還是鎮定。顧飛已經先一步領略到了這種偽裝的可怕:面容因為強烈色彩的參差不齊,被折騰得極不對稱,于是一眼可以看出的許多明顯情緒,在這張臉上就兩字:猙獰。

    看著斷水箭已經朝著二人過來,顧飛連忙給劍鬼消息:“如果他要加我們好友怎么辦?”

    “當然是拒絕……”劍鬼一邊回復一邊奇怪地望了顧飛一眼,這問題好弱智啊!通過加好友,自己ID就會暴露,那不就戳穿了嗎?

    “拒絕……那不是太可疑,找什么理由?”顧飛說。

    “好友欄滿了。”劍鬼回答。

    “呃?這個可以嗎?”顧飛驚詫。

    “當然,游戲都開了這么久了,好友欄沒滿的,少見……”劍鬼說。

    顧飛自卑中,他不知好友欄竟然還有上限一說。

    斷水箭站到了面前,這是三人短時間里的第二次見面,但是,卻應該是一次陌生的見面。

    “斷水箭!”斷水箭站到二人面前,簡潔有力地介紹了自己。其實應該沒這個必要,因為極度深寒行會已經沒人不知道不認識他,但他依然會這樣做,只不過是把這當作了一次開場白,以次示意顧飛和劍鬼介紹一下自己。

    早在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顧飛就已經想到了要用假ID的問題。“醉飛”,他用自己的真名和游戲ID早已經捏出來了一個,正準備脫口而出,忽然被旁邊劍鬼輕觸,顧飛一怔的時候,一條消息飛至,打開一看,來自劍鬼:“你叫飯湯。”

    “這什么破名字!”顧飛回這消息的時候,那邊劍鬼已經在介紹自己:“白沙。”

    “飯湯。”顧飛不敢亂露破綻,只能先照劍鬼的意思去說。

    “小珂給的名字。”劍鬼這時回了消息。

    顧飛立時恍然。假名?混入人家行會,怎么可能亂用假名。每個人的ID明明白白的會在行會列表中登錄在案,人閑著沒事隨便一翻,“醉飛?什么醉飛?沒有醉飛!”這不飛快就暴露了嗎?這一點自己竟然沒想到。顧飛慚愧,簡單的游戲規則他總是忽略,果然不如劍鬼他們這幫子游戲老鬼。

    而這名字既然是路珂給的,想必就是行會里的什么人,職業等級應該都相符,至于真假,顧飛估計那姑娘應該都考慮過才選出的名字,應該不用多慮了。

    “希望合作愉快。”斷水箭已經朝二人伸出了手。

    劍鬼先握,顧飛其后,斷水箭的用力還是那么有分寸,而顧飛則故意加了一把勁。他不知道先前握手時斷水箭是否也有和他同樣的判斷,不過還是小心一點的好,這等細節絕對不能馬虎。

    此外顧飛能從斷水箭的身型認出他,但他卻相信斷不箭不可能如此認出自己。因為斷水箭粗壯的腰腿頸是常人難有的特征,而顧飛身材卻是很常見的那種勻稱型,只有身著帖身衣物時才會被人察覺他身體是異常精悍結實,這一點,法師長袍成了很好的掩飾,這慵懶的如同睡袍一樣的服飾,絕不會將身上的肌肉暴露出來,更何況現在長袍外面再加了一身長袍。如果是格斗家最招牌的束身斗氣服那就完了,那裝備最愛凸顯人體肌肉,弄得好多身材不行的,卻又選了格斗家的男玩家從此已經絕了泡妞的心。

    打招呼就此結束,沒有多余的廢話。“跟我來吧!”斷水箭轉身,前進。

    “人倒是蠻干脆的。”顧飛其實挺欣賞這種話不多,但一看就是有能力的類型。

    “嗯,有點像軍人的樣子。”劍鬼說。

    “呃,我不知道,我沒和軍人打過交道。”顧飛說。

    “好吧……我也沒有,我想象的。”劍鬼誠實。

    普通人大多都沒有這樣經驗,見過的,也多是退伍多年,已被生活磨去了棱角,和普通人無兩樣的軍人。大家對這類人的印象,更多的只能來自于影視。從這個角度來說,斷水箭符合一個堅毅果斷的軍人的形象,一步一行都給人干凈利落的感覺。

    “先別多說了,跟上吧!”顧飛和劍鬼結束了私聊,跟上了斷水箭的腳步。

    叢林的更深處,這里看起來才是極度深寒的正式訓練基地。顧飛時不時就可以觸覺到身側的殺氣,經常是一現即隱,顯然就是有人匆匆跑位過程中的一瞥。林中更是時不時有箭矢呼嘯而過的聲音,從斷水箭扭頭望去的側臉上,顧飛看到每當有這種聲音響起時,他都會不由地微皺一下眉。臉涂得再花,皺眉總算是可以看出來的。

    “看起來他對這訓練不怎么滿意……這家伙,還真把這當回事了?”顧飛心中想著。

    “職業!”突然斷水箭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喊道。

    “啊?”顧飛和劍鬼被他的剎車嚇了一跳。

    “報上你倆的職業。”斷水箭重復。

    “法師。”

    “盜賊。”

    兩人回答。

    “哦。”斷水箭應了聲后,目光再次從二人身上打起了轉,兩人本就有些做賊心虛,被這么專注一打量難免有些緊張,正不自在,忽然聽到斷水箭說:“你們兩個沒戴徽章?”

    顧飛一驚,沒想到這家伙這么快就注意到,正在想辯詞,就聽得劍鬼已經在回答:“我們認同你的看法,想更好地在這樹林里隱藏自己,徽章必須隱藏。”

    “說的好。”斷水箭居然贊許地點了點頭。

    顧飛大敢詫異,因為這劍鬼入戲還真是快。但轉念一想又發覺不對,劍鬼的話明顯像是聽過斷水箭講話一樣,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于是連忙消息詢問。

    “小珂告訴我的,如果他對關于徽章的疑問,就這么回答,這家伙并不贊同將徽章戴到明顯處。”顧飛說。

    “她都什么時候說的?我怎么一點都不知道?”顧飛問。

    “私聊的。安全。”劍鬼說。

    這點顧飛可以理解,像兩人現在就在斷水箭眼皮子底下交流,私聊是多么的安全。但是:“她怎么不和我交待一下?”

    “她沒你好友。”劍鬼說。

    “加啊!”

    “她好友滿了。”

    ……剛剛傳授顧飛的借口,這么快就讓顧飛先領教了。

    “你們兩個,跟這一組。”斷水箭當然不知顧飛和劍鬼正在私底下瘋狂交流,已經著手對兩人進行了部署。

    斷水箭的招呼聲中,幾名玩家從樹林中冒頭,來到了顧飛和劍鬼面前。顧飛頓時又緊張起來,因為他知道斷水箭不過也是個入會不久的新草,兩人蒙混一下很容易,但現在真要和行會里的其他人混一起,這可有些麻煩。連路珂都說過他們行會很和諧,生面孔很危險。雖然有了這法子,大家全成生面孔了,但過往的交情又沒生。此時正面打交道,萬一眼前這幾位是以前與飯湯、白沙一起跑過任務刷過怪,喝過小酒砍過人的哥們,這不當場被人識破了?

    正愁呢,那幾個哥們已經上來打量起二人,一邊小心問著:“是誰啊?”

    全會上下自從有了這裝扮,不是熟到極點的,都互相不認識了。

    “飯湯。”事到如今,顧飛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心中祈禱這幾位和飯湯大哥不熟吧!

    “白沙。”那邊劍鬼也回答。

    “哦!!”對面一人長吟,吟得顧飛心驚肉跳,跟著就見他拍手道:“原來是最近新加入的兩位,歡迎歡迎!!!”

    “呃?”顧飛一聽原來自己假扮的也是對方不熟的新人,這不正好自由發揮嗎?心下狂喜,再看劍鬼也是如他一般如釋重負,并給顧飛來了條消息:“這女人,原來一切都安排得很妥當,也不給我說一聲,害我嚇一大跳。”

    “知足吧!起碼告訴過你一些。”顧飛回道,想想前后,劍鬼起碼知道假名,起碼知道徽章如何解釋,這二人要分頭走了,這會自己不是已經歇菜了?

    “阿一是這一組的組長,你們先跟著他學學。”斷水箭說著,他所指的阿一,正是剛才拍手歡迎兩人的那位。

    “你好你好。”顧飛和劍鬼連忙假扮謙虛謹慎的新人。

    “阿一可是弓箭手榜排行第二十一位!!”阿一身邊有一玩家自豪地宣布。

    “厲害厲害!”顧飛和劍鬼稱贊。

    “除了會長,阿一是我們行會最厲害的陷阱技師。”又一玩家給自己朋友做推廣。

    “佩服便服!”顧飛和劍鬼繼續稱贊。 百度嫂索|-妙|筆|閣 —網游之近戰法師

    “哈哈哈,坐井觀天,一群不知所謂的小鬼!!”突然從樹林里傳來一聲,聽風辨位有過專項訓練的顧飛,在其他人還在東張西望“是誰是誰”的時候,已經準確地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一棵樹后此時相繼轉出一伙人,說實話沒什么可描述的,穿著打扮大家都知道的,一個樣。

    “喲,我當是誰,原來是郁林七閑之一的那誰誰誰啊!!”阿一身邊有陰陽鬼氣地望著這群人道。

    劍鬼和顧飛面面相覷了一下,顧飛給劍鬼去了消息:“還說是和諧行會?”

    “沒辦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劍鬼回。

    “觀望。”

    “同意。”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出国赚钱好不好 邮币卡电子盘怎么赚钱 网上赚钱黑色收入 线报群是怎么赚钱的 2018年废品行业最赚钱的商机 qq股票推荐 学生寒假可以做什么赚钱 什么季节卖金鱼赚钱 000007股票行情 直播女很赚钱吗 股票xd 英语博士赚钱多吗 做农村淘宝合伙人赚钱吗 最赚钱的早餐生意 股票融资技巧·杨方配资 qq自由幻想摆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