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新的一天到來。

    劍鬼心中的愧疚卻沒有因為下線休息而減免幾分,這一上線立刻二話不說就鉆進樹林。不是去找水深也不是去找路珂,劍鬼是去找橡樹林里的格魯放棄他那刺殺格魯的任務。

    npc當然是無時無刻不在的,劍鬼找到格魯說明來刻,立刻看到這個年輕的npc皺頭擰成了麻花,形似林蔭城圖書館里的老頭。

    “放棄?加入刺客聯盟,意味著拋棄生命拋棄尊嚴,一切只為懲除這世間的罪惡。在刺客的信條中,從來沒有‘放棄’這個字眼。”格魯說。

    劍鬼聽后一怔,這個格魯就擅長嘰里咕嚕長篇大論,兜來繞去地把一個簡單的規則說得好像很牛逼似的。此時他要說的意思,無非也就是刺客聯盟發布的任務接取了就不能放棄,至少這曰常任務是這樣的。

    “那這……我一直完成不了,會怎么樣?”劍鬼問。

    “擁有堅韌的品質并不是一件壞事,年輕人,努力吧!”格魯說。

    劍鬼沒撤了,看這意思,完成不了?那就耗到能完成為止。但問題是對于劍鬼來說,要完成這任務要的已經不是堅韌,而是六親不認。隨即又試著問了問格魯這任務放著,能不能另領任務,于是格魯又言辭生動地和劍鬼談了一下專一的重要姓……劍鬼很痛苦,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在這個時候加入了多少人尚不知情的陣營;但同樣也是一個天殺的巧合,讓他領取到了一個他無法完成的任務,從此他將再無接受陣營曰常任務的機會了嗎?

    離開橡樹小屋的劍鬼有些無精打采,那邊的愧疚還沒清除,這邊又增添了幾多惆悵,真是屋逢連陰偏漏雨。對于系統規則劍鬼當然無力更改,這會想著聯系水深找斷水箭再道個歉,先把這頭的心結了了再說,正準備發消息,突覺眼角余光處似有人影走過,連忙扭頭望向這邊,一邊飛快得進入了潛行。

    不是劍鬼太謹慎,實在是游戲環境逼得人不得不謹慎。在這個干了壞事也無法律制裁的無序社會,突然被人偷襲一下實在是見怪不怪的事。劍鬼習慣單練,在單練過程中時不時就會遇到一些過往玩家心生歹意,挑個劍鬼與怪難解難分時突然來偷襲一下。當然一般三角貓的家伙撞上劍鬼那就是自尋死路,但像殘夢死當時率領的職業隊,弄死劍鬼時劍鬼都沒來及看到人家正臉。

    眼下林蔭城,人生地不熟,這鬼地又是極其適合偷襲的環境,以前吃過這虧的劍鬼,自然更加抵防起這些暗算來。

    目光所望的方向,枝葉被人扒開,一人有些狼狽的從中鉆了出來,似乎是在這難行的樹林中遭了不少罪。這人望著劍鬼潛行消失的方向,攤了雙手道:“兄弟不用這么緊張,我沒有什么惡意的。”

    劍鬼沒動,看對方裝束是個牧師,等級不明。潛行狀態下使用鑒定術也是會暴露自己的。看對方似是個陌生人,劍鬼也就無意逗留,想著準備就這樣悄然而去,轉身就待離開,突然這邊身邊的大樹后又轉出一人,望向他潛行的位置道:“等等吧,劍鬼兄弟。”

    “斷水箭!”潛行中的劍鬼也禁不住失聲叫了出來。看看斷水箭,再看看身后那人,這兩個家伙,似乎是沖著自己來的。

    “我們沒惡意,有點事想和你談談。”身后那人在微笑。

    劍鬼想到昨天韓家公子和席小天的分析:斷水劍雖然不是什么他們想象的工作室來侵占行會的惡劣分子,但同樣應該是與一些人有著什么目的,難道,現在身后這個牧師就是所謂的“一些人”嗎?

    對方一再表明沒有惡意,劍鬼當然不是那種畏畏縮縮的家伙,潛行原也不過是為了正當防衛,此時聽到對方一再表態,自然也就大大方方地現出了身。

    “你們是什么人?”劍鬼問。

    “和你一樣,游戲的玩家而已。”那牧師回答。

    沒有比這更廢的答案,簡直就像“你是誰?我是人。”這樣的對白一般,劍鬼吃不準對方用意,也只好繼續按部就班地發問:“和我有什么事要談?”

    “先問你個問題。”那牧師說。

    “說。”

    “作為一個普通玩家,對于千里一醉,你有什么看法?”那牧師問。

    “千里,你認識千里?”劍鬼意外。

    “算認識吧!”牧師點頭。

    “但你這問題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劍鬼說。

    “就是問你千里一醉在這個游戲里的形象,你覺得怎樣?”牧師說。

    “很好很強大。”劍鬼總結很精辟。

    “難道不覺得有一些夸張嗎?”牧師問。

    “你說他的實力?當然夸張了。”劍鬼點頭。

    牧師有些奇怪地望著劍鬼:“這么夸張的實力,你難道沒什么想法,看你很平靜的樣子。”

    “我應該有什么想法?”

    “你總該知道他的實力為什么會這么夸張吧?”

    劍鬼點頭。

    “難道你就沒覺得有一些不公平?同樣是來玩游戲的人,他卻擁有這么高的起點,擁有超高的練級效率,單挑boss的實力,簡直就像開了外掛一樣。”

    “千里在用外掛?”劍鬼嚇了一跳,其實在玩網游時遇到一些艸作超乎想象的牛人時,大家都會懷疑對方是不是用了超牛的外掛,但平行世界這游戲非同一般,外掛早已經成了傳說,所以對于顧飛之強劍鬼從沒這么想過,對方突出此言,到是嚇了他一跳,坦白說外掛這么有技術含量的玩藝,劍鬼只是鄙視,卻實在不懂。

    “那倒沒有,我只是打個比方。”牧師說。

    劍鬼松了口氣:“那就是憑自己真實實力嘍,這有什么問題?”

    “你真覺得沒問題?”

    “你這個人真奇怪,你和千里到底什么關系?你覺得有什么問題,你直說好了。”劍鬼說。

    “你不覺得他的存在,是對游戲平衡極大的破壞嗎?”牧師說。

    “游戲平衡?”劍鬼笑了,“有什么游戲能做到絕對的職業平衡?就是平行世界,各戰斗職業采用的不也是循環壓制的模式嗎?平衡這種東西根本就不存在,玩家里流轉著一句俗到不能再俗的話你一定聽過:沒有最強的職業,只有最強的玩家。在我看來千里是唯一一個能適合這里最強玩家定義的人,只有在他手里,任何職業都能成為最強。”

    “你這只是說到了游戲中設定的平衡,但是玩家之間的平衡呢,你不覺得他也是過分的打破了嗎?”牧師說。

    “玩家之間還有平衡?”劍鬼聽得莫名其妙。

    “恕我直言,千里一醉的強,已經是你們普通玩家拍馬都追趕不上的存在。有這樣的一個玩家,你還認為玩家之間是平衡的?”牧師說。

    “你莫名其妙啊!我什么時候說玩家之間是平衡的了?我從來不認為玩家之間還有什么平衡,更還有什么打破不打破的……”劍鬼說。

    “被你攪暈了……”牧師一臉無奈:“你這人,腦袋怎么轉不過來彎,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劍鬼笑了,“你認為千里是平衡破壞者,但是,我認為他不是,因為游戲里根本就沒有平衡,就這么簡單。”

    “既然這樣,好像談下去也沒意義了。”牧師說。

    “我實在也不知道你想談些什么……”劍鬼回答。

    “但是因為千里之強,對這游戲造成的很多傷害和破壞,你也沒有看到?”牧師問。

    “有嗎?在哪里?”

    “就說最近的吧!林蔭城的極度深寒行會,在與你們云端城縱橫四海的大型任務對抗中,如果沒有千里一醉的存在,我認為當時他們可以成功獲取勝利,這點你不否認吧?”牧師說。

    劍鬼回憶了一下,點頭。當時在林蔭城林里城里那一團大混戰如果說顧飛的作用還不明顯的話,那么水深埋下路珂這殲細,最后時刻在落曰城發動伏擊,如不是顧飛的存在,無誓之劍他們的任務真有可能成為悲劇。

    “你看!”牧師說。

    “我看什么呀?”

    “因為他一個人,這種根本不可能的逆轉都發生了。”牧師說。

    “你怎么就知道根本不可能啊?”劍鬼說。

    “那你說,除了千里一醉的作用,還有什么方式是可以扭轉局面的?”牧師問。

    “這我回答不了你。但我知道如果我們的隊伍中沒有千里,也必然會有沒有千里的辦法,也許會成功,但當然也有可能會失敗。但是你從已經成功贏得的勝局中,抽掉引發質變的重要因子,然后就說得無論何時我們都會必敗似的,你這思考方式有問題吧?”劍鬼說。

    “重要因子?那只是重要因子嗎?那是必要因子吧?”牧師反駁。

    “好吧,現在就當一切都如你所說,你究竟最后想要說什么?”劍鬼問。

    “這些已經不必說了,作為千里一醉身邊的既得利益者,你捫心自問一下,你是否已經喪失了原則?”牧師說。

    “我沒有。”劍鬼不假思索已經回答,“倒是你,我不知道你的原則是什么?”

    “我的原則?將千里一醉引發的這些不公正的東西,統統扳回正確的軌道。”牧師回答。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商户怎么用支付宝赚钱 今日股票推荐短线个股推荐 现在养什么东西赚钱呢 三国志13城市怎么赚钱 塞尔达传说 旷野之息 赚钱 618网购买运费险赚钱 新三板股票行情 试玩赚钱都是骗局 上证指数走势图 我路上到赚钱是好是坏 中长线股票推荐2014 业余 赚钱 编程 干饮食什么赚钱 券商眼红客戶赚钱 dnf做哪种药赚钱 炒股赚钱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