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你你你……”暗紫色的長劍,黑色的法師長袍,秒人不眨眼的雙炎閃,這一下子顧飛的形象就完全和傳說接軌了,這玩家哆嗦的右手一會指著顧飛,一會又回來按住自己的嘴,連退了數步后。

    “你是千里一醉?”這人最后終于是擠著喉嚨發出了這么一聲。

    “你認識我?”顧飛詫異。

    完了,我要死了……此人心中就剩這么一個念想,因為他發現他企圖從平行世界的pk紀錄保持者,殺人王千里一醉手里拿回練級區。

    “那啥,我還有點事,可以先走嗎?”這人說。

    “啊?”顧飛看出這玩家前后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轉變,似乎在回避自己。當局者迷,顧飛并不知道他在有些人的心目中是如此的可怕。

    “那個,兄弟你誤會了。”佑哥卻是明白怎么回事,連忙又極其嫻熟地出來打圓場。

    “嗯?”

    “借你幾個怪再熟悉一下,我們馬上就走。”佑哥想了想卻也沒想出什么妥善的解決辦法。

    “哦……你們隨意。”這玩家哪里敢不答應。

    “你再示范兩次吧!”佑哥對顧飛說。

    “好。”顧飛又換了破爛單手劍,同時也去了附法著裝,力求表演得清晰。

    隨著小怪的刷新,顧飛又砍殺了兩只小怪,佑哥在一旁拿著小本飛快地記錄了一些自己有可能會忽略或遺忘的關鍵細節,跟著閉眼回顧了兩遍,確認沒什么問題后,睜眼正準備招呼顧飛走人,卻發現圍觀已經又一次形成了。

    那些之前散去的玩家,之后在練級的過程中依然隔三差五地瞄這邊一眼,想看顧飛是否有什么精彩表現。他們所想看到那種雖然沒有發生,但顧飛誘惑佑哥的兩次出手卻落入了不少人眼中,那驚人的獵殺小怪效率立刻再度引發高度關注,不少人已經又開始朝這邊挪步了。

    之后一個秒殺雙炎閃,這些玩家離得沒那么近,不如那個玩家看得真切,只以為是更加效率的殺法。再之后,顧飛兩次慢悠悠的演示,目睹過顧飛之前兩次效率殺怪的玩家卻已經明白:這是顧飛故意放慢在示范給身邊的那兩個家伙看。

    高手啊!今天是見著活生生的高手了啊!玩家們很激動。在網游中經常有一些流派姓的打法,雖然人人都用,但幾乎很少有人知道這種打法究竟是何人創造的。這種開山級的祖師,才是眾人心目中神一般存在的高手。而如今,就有一個這種創造型的高手出現在了眼前,眾玩家的崇拜已經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了。

    更有些家伙察覺顧飛只是法師,這種傷害輸出肯定有限,如果換作是自己,高出一籌的輸出必將擁有更加可怕的效率,那時自己的練級速度將是現在的兩倍,甚至三倍。七閑!十大!五強!第一高手!一個個璀璨的稱號似乎已經在向自己招手。許多家伙做起了白曰夢,直到發現有人已經朝顧飛跑去,才想起來自己還沒學會這效率的打法呢!

    “兄弟!”

    “哥們!”

    “大兄弟!”

    “哥!”

    這幫家伙就差沒把“爹”喊出口了。

    “干嘛?”顧飛也嚇壞了,之前大家就是圍觀,但這回這幫家伙不只圍觀,似乎還有朝自己身邊湊的驅使。

    “你剛才那是咋整的?教教俺們唄!”一玩家艸著東北口音,代表廣大群眾道出了心聲。

    顧飛微微一笑,問道:“你想學啊?”

    “嗯呢!”

    “戰士吧?”顧飛望著他。

    那人點頭。

    “加敏捷了嗎?”

    “敏捷?”那人一怔,戰士加敏捷,不敢說沒有,但絕對不是一般人的思路。

    “這種打法,沒有敏捷修正的職業至少加八級以上的敏捷,你是戰士,需要加多少你自己算一下。”顧飛說。

    這人一怔。一些打法對角色有一種的屬姓要求,這不奇怪。但要求敏捷的大多是風箏打法,這人明明是近戰流派,居然也要求敏捷,這真是極為少見。這人愣了愣后,問道:“兄弟你也加敏捷了?加了多少?”他看得顧飛是個法師。

    “全敏捷。”顧飛笑。

    “全敏法師!!”眾人驚訝,再然后,黑色法袍,超級高手,傳說……“千里一醉?”關注過有關顧飛討論的玩家著實不少,此時不少人又叫出他名字了。

    “咦?又認識我?”顧飛這還詫異呢,佑哥在旁苦笑不已。一看顧飛就知道不上論壇,居然不知道他的名字現在在論壇里有多火爆。屬于那種有人發帖吹噓自己牛逼,下面回帖“有種挑戰千里一醉去”,于是樓主立刻悄悄的超強角色。

    “哥,你可是我偶像!!”數個法師擠出人群,搶著叫顧飛哥,因為顧飛的存在,現在當法師的都覺得自己是一種華麗的存在,高人一等。

    “咳……”顧飛尷尬,他沒想到還會有這種事。

    現場一片亂哄哄的,像之前那家伙一樣聽到千里一醉的名字就嚇到腿軟的畢竟還是少數,大多數人都是對這個高手好奇的很,此時聽聞就在眼前,都想湊過來一看廬山真面目。

    “哇,這把就是傳說中的暗夜流光劍嗎?”有人望著顧飛手中的22級破爛單手劍仰慕地道。

    “靠,你知道個毛,那劍幾天前就賣掉了,知道賣多少嗎?兩萬金幣!!!”有知"qing ren"說。

    亂嗡嗡的議論聲,而顧飛這個主角竟然一句話也插不上,這種大場面圓場王佑哥卻又機智得不知躲哪個角落去了,完全再沒有出來幫解圍的意思。

    “哥,你說剛才你的那打法需要敏捷是真的嗎?”終于有人把話題回歸原位了。

    “嗯,法師騎士類至少八級以上敏捷,越多越安全,其他職業根據修正自己算,武器得用劍。”顧飛。

    “匕首不行?”有盜賊發問了。

    “匕首長度不夠,有一些回合會攻擊不到,平白浪費機會,效率的目的就達不到了。”顧飛說。

    眾人怔了怔,隨口眾口一致:“能教教我們嗎?”無論是沒加敏捷的,還是武器不對口的,此時都一個想法:先學了再說。完了自己去試,實在不行再說其他。

    “行啊!”顧飛欣然同意。

    立刻掌聲一片,許多玩家邀請顧飛去自己那片練級點,都說自己的練級區刷出的小怪份量足,態度好,是練級的最佳伴侶。

    “呵呵,不用客氣了,哪都一樣。”顧飛笑。

    于是大家立刻就地解決,讓出一大片空地,有人主動去拉小怪,瞬間從四面八方牽回來七八只。

    “不用這么多,一個就夠了。”顧飛抹汗。

    眾人紛紛出手,立刻滅了所有,只余一只推到圈中給顧飛。

    顧飛挽了挽袖子,事先聲明了一下:“為了大家看得清楚,所以我會盡量放慢節奏,傷害打得低一些。”

    眾人紛紛點頭。

    佑哥此時縮在圈外的一棵大樹下打著呵欠,心里感慨其實千里真是一個大厚道人。這種情況無論換了任何一個高手來,哪怕是劍鬼那種也很厚道的人,也未必有這份耐心。

    圈中顧飛緩緩演示一遍,末了問眾人:“記住了嗎?”

    沒人回答。畢竟這是所有人都真心想學的東西,生怕不會,絕對不可能不懂裝懂,所以眼下哪怕有一絲絲的疑惑也不會承認已經會了,更何況這招式并沒有那么簡單,看一遍根本記不住。

    顧飛也知道一般人沒這天賦,當下又四下尋覓,立刻就有很有眼力勁的玩家從圈外又牽了只小怪交到顧飛手上。

    這一次的演示不單單是演示,顧飛經常會重復示范一個動作,一邊進行講解。每一招為什么會這樣走位,這樣攻擊,都交待的清清楚楚。

    如果一來在理解基礎上記憶,玩家們立刻很快掌握。尤其是好多地方顧飛沒講時不知道,一講之后,立刻恍然:對啊!這里就這么打最簡單直接了,為什么我自己早沒想到呢?

    這只小怪磨死,顧飛又問了一遍會了沒有。這次終于有些人喊會,這下那些還沒明白的人急了,他們可不想被人代表著稀里糊涂地就成會了,要知道這里是單人練級區,幾乎沒有人是和朋友一起來的,互相都不認識,這要不學會,完了根本沒處問去。于是不會的玩家也不客氣,用更大的聲音喊著不會。

    顧飛沒轍,只得又牽了小怪來演示講解。演示完畢,又問會了沒,有喊會的,但更大的聲音依然是“不會”。

    顧飛納了悶了,眼前可不像自己那些學生,又是菜鳥又是孩子。一方面是理解力更出色的成年人,另一方面又都是可以越5級單練的人,這可都可以說是高手了,不可能這么詳細的兩遍演示加講解后還能不會的。

    難道是在故意玩我?顧飛起了疑心,嚴肅地打量著周圍一圈人,立刻有人可憐巴巴地道:“哥,再講一遍吧?”

    顧飛瞅那小子渴求的目光,不似偽裝,心想可能真有人理解力就是這么差,那就再演示一遍吧!

    小怪立刻又有人主動給牽來了,這時顧飛收到消息,打開一看是佑哥:“你這樣下去可要沒完了。”

    “怎么?”顧飛問。

    “一開始學會的人早出來自己練上的,結果不斷有新的人圍進去,你這要教到什么時候去?”佑哥在圈外看得清楚,好些玩家是看到這邊圍了大群人后,好奇過來圍觀,結果發現在授課。一些后來的只看一遍甚至半遍,當然不會了。于是不斷地有看熱鬧的人來,于是就不斷地有人喊不會,如此真是要沒完沒了了。

    “這怎么辦?”顧飛問。

    “我不知道。”佑哥樂,他也很期待看看顧飛準備怎么脫身,本和筆他都準備好了,這一幕值得記錄。

    顧飛苦惱地撓了撓頭,望向四周:“還有多少人不會的,舉一下手我看看。”

    舉手成林,有的人還舉兩只。

    “最后一遍了啊!”顧飛說。

    “好!”在場的當然都喊好了,他們哪管那些后來人的死活。

    顧飛點點頭,立刻就有人把牽來的小怪推進去,顧飛輸出拉仇恨,示范,講解,又開始了。

    圈外佑哥繼續偷笑,他在很外圍,看不到顧飛的表演,但也能聽見顧飛的聲音,此時又見好些玩家從各個方向奔來,心知答應顧飛“最后一次”的人是絕不會糾纏的,因為糾纏的其實一直都是新人。

    又一遍演示完,顧飛抹了把汗,也不說什么場面話了,邁步就要走。結果立刻又有可憐巴巴的家伙跳出來:“大哥,能不能再示范一下啊?”

    “不是說了最后一次了嗎?”顧飛說。

    “什么時候說的啊?我們不知道啊,我們剛來。”這人說著還用目光詢問身邊的好些人。

    “對啊,我們剛來,再演示一遍吧!”好多人哀求。

    顧飛在大問題上堅守原則,軟硬不吃,但在這種算不得什么的小事上,卻是吃軟不吃硬,被這堆人苦求,心又軟了,嘆息道:“再演示一遍,你們會了走了,又有和你們一樣剛來的還不會,我要演示到什么時候去啊?”

    “那等等?等不會再有人來了吧!”這幫人其實心里哪管其他人會不會,但現在顧飛話說到這份了,為了不給這高手制造麻煩,愿意做出任何犧牲,這等好學的精神,實在讓人欽佩。

    于是一圈人開始靜等,顧飛已經耍了一下午了,也著實覺得有點累,當即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這時候好多玩家看到這邊圈了這么多人,依然好奇來看,結果一看進去,圈里坐著個黑衣法師,一圈人也不言語,心里琢磨這是個什么行為藝術。問旁邊的其他人吧,其他人都豎著手指示意他安靜。大家發現大俠似乎是想休息一下,不敢弄出一點聲音。

    搞不清狀況的后來者也不忍離去,于是這圈子越來越大,最后縮在樹下的佑哥身邊都擠滿了人。開始在圈里的人想回頭看看是不是已經不會有人來了,結果嚇一大跳,自己身后那人密密麻麻的,哪里還能看到圈外的狀況。

    “你真是條漢子!!”佑哥此時又被擠在人潮人海中,私聊顧飛大發感慨。

    眾玩家這么擠著,圈子中間的顧飛卻享有著大片的空地,此時站起身來,一眼望去,除了人什么也望不到,點點頭說:“人來得不少,我很欣慰……那么誰告訴我怪被你們擠到哪去了?”

    眾玩家一聽也是爆汗,荒野營地已經被涌進的大量玩家徹底攻占,意圖和玩家搶位置的篝火巡邏兵都被眾人完全消滅。因為完全擬真,所以絕不可能發生什么穿越現象。此時人站得這么滿,小怪的刷新點也會自動調整,總不能和玩家重疊起來吧?于是荒野營地的秩序已經被徹底破壞了。

    沒有怪就沒有辦法開始演示,里圈的玩家立刻急了,朝著圈外吼:“弄個小怪進來。”

    而圈外的好多玩家根本不知道要發生什么事,只是本著湊熱鬧的精神在這占個位置,聽到喊聲完全納悶,更多的聲音回喊:“弄什么怪?干什么?”

    里里外外頓時又吵成一片。

    “大家安靜,大家安靜!”顧飛喊,竟然一人的聲音根本壓不過一大片,又狂吼了幾句后,終于有人開始幫著顧飛吼,到最后所有玩家集體奮力高呼:“安靜,安靜!!!”場面詭異之極。不過在齊聲高呼“安靜”后,也總算真安靜下來了。顧飛清了清嗓子,高聲問:“圈外的玩家看不看得到?”

    “看不到!!”整齊有力地回答。

    顧飛撓頭,這要看不到他就又要做無用功了。目光四下轉動著,突然發現不遠處有個造型別致的怪石,高達數米,簡直是個完美的天然講臺,當即遙手一指:“大家都到那塊石頭下面去。”

    那塊石頭在荒野營地非常顯眼,屬于此地標志姓景物,代號9527,是以其經度命名。

    一堆子玩家響應著顧飛的號召,爭先恐后朝那邊趕去,顧飛不緊不慢地走在人群中,奔跑的玩家都不敢擠到他,看是這位大仙都急忙繞道。顧飛就像奔騰河水中的一道漩渦,身遭很遼闊,讓被人群擠得頭暈眼花的佑哥妒忌不已。

    玩家很快聚集在9527的巨石下,一條寬闊的大道是讓開給顧飛的。顧飛宛如走著紅地毯的好萊塢巨星,拖著他黑色的法袍拉風地緩緩步入巨石腳下,突然揚手一指,消失。眾人正詫異,卻有人發現顧飛已經站到了巨石上,掌聲響起,歡聲雷動,當中夾雜著一大半玩家的詢問:“這是要干嘛了?”

    “看就知道了。”知"qing ren"都懶得解釋。

    “弄只小怪上來。”顧飛說。

    小怪當然是很富裕的,但這高高的巨石一般玩家想上去就要爬半天,要引只小怪上去談何容易。顧飛看這些人無計可施的模樣,提醒眾人:“找個格斗家用抱身投扔上來啊!”

    眾人恍然,紛紛看自己身邊的家伙是不是格斗家。

    于是格斗家們紛紛出列,前往捕捉小怪。顧飛這時看了看時間,晚飯都已經耽誤很久,學生好友欄里的人也都已經全亮了。

    “老師老師,在哪呢?怎么還不過來?”學生們的短信都已經來了。

    顧飛苦笑,回復:“你們老師要火了。”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南京有什么赚钱路子 现在开副食店赚钱吗 56我乐搜狐怎么赚钱 刷抖音赚钱平台在哪 拼多赚钱吗 边打工边赚钱的事 做ipo很赚钱么 无投资怎么用手机赚钱 现在搞什么小吃好赚钱 莆田做静吧会赚钱吗 精英危险 如何快速赚钱 最赚钱的手机游戏微信提现 钱生钱是最快赚钱法 武动乾坤怎样赚钱 在家除了做微商还可以做什么赚钱 承包道路两侧停车位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