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老兵們身手敏捷,這攀繩上下的勾當比顧飛還要嫻熟。顧飛也顧不得欣賞第一個摔地的慘樣連忙去割第二根,目的就是想四個老兵都在到地前的一瞬把繩子弄斷。

    他做到了!!

    一二三四!四根繩相距本就不遠,顧飛拖著匕首劃地而過,根根應刃而斷,叫聲一個接著一個,但第四人卻沒太大動靜,顧飛一直也是望著下邊的,割到第四根時,這人已經接近地面,加上心理準備又很充分,抓著斷繩卻也是穩穩落了地。

    其他三個老兵卻是摔得四腳朝天,安全區里玩家笑成一片。但四人很快都站起身來抖了抖屁股上的塵土,沒事!安全區,這么弄都死不了,實在是太安全了。

    第五根繩空著,老兵一共有九人到了這里,第一批下去五人,顧飛到時就剩四個。第五根于是顧飛也不割了,把空繩嗖嗖給拖了上來,沒收了。

    “這九人……沒有那兩個法師!!”佑哥細細觀察后說。

    老兵們的人數不算葉小五共計十九人,五弓箭手,三格斗家,三盜賊,其他職業各二,這是今天早上對戰時佑哥統計到的人數。此時門外搔擾的弓箭手五人,安全區里人質牧師兩人,之后房頂上下來九人,出現了共十六人,還有三人沒現身,其中就有開始轉入右街胡同的兩名法師。還有一人……佑哥一數,還有個盜賊不見人影。

    “盜賊!!”眾人一凜,難不成已經摸到自己身邊了?火燃衣領會組織的意思,突然對著眾人所在位置轟了兩法術,沒有盜賊現身,看來此人還沒摸到眾人身邊。

    對于顧飛斷繩料理下來的四個老兵,眾人一度盼望他們可以直接摔死,但很遺憾安全區實在是貨真價實,看來真是怎么弄都不會發生死亡。

    雖如此,四人卻是覺得很沒面子,尤其是摔得狼狽的那三位,爬起來后死死盯著上面的顧飛望著,恨不得沖上去拼命,結果看到的是顧飛很鎮定地把他們的第五根繩給沒收了。

    所有人望向了韓家公子。

    顧飛的出現只不過是讓眾人看了一場滑稽的好戲,由于安全區的原因,割了繩老兵也沒受到絲毫損傷,反而讓他們更快地落了下來。

    弓箭手在外,近戰軍在內,他們安全可以掩護著三個牧師一起從復活點里殺出。公子精英團他們之前那場勝仗靠得是對方沒有牧師,然后再有針對姓地逐個擊破,但這一次,形勢迥然不同,這內外的夾擊想頂住好難。

    而房頂上的顧飛看沒摔死四人也挺遺憾,但在把五根繩全毀了后也覺得自己算是做成了一點事,朝著下面的家伙們大聲喊著:“好了,我已經斷了他們的退路了,看你們的了!!”

    眾人黑著臉,這是問題的關鍵嗎?現在人家會從正面直接殺出來,費得著再爬繩子離開嗎?

    沒給眾人太久的考慮時間,復活點的老兵集結完畢,葉小五、老吳、小陳三名牧師也搭入隊中。老吳和小陳現在也是意識到他們的重要姓了,這次不再拿出弓弩玩戰斗,也和葉小五一樣拿出了牧師法仗,準備專心地搞好他們的后勤工作。

    其他九人,以開山斧為頂點,形成了一個約摸六七十度的夾角,每人之間相隔不余一米,三名牧師被夾在當間,擺好這陣型后,一伙人立刻朝著蹲守門外的眾人殺了過來。

    “拼了!!!”戰無傷拔劍吶喊。

    沒人響應。韓家公子、劍鬼這些都是冷靜的主,不會這么冒失下決定。而劍南悠七人團隊意識極強,也不會這么隨便發出宣言。戰無傷這吼完后就御天神鳴躍躍欲試似要響應,但御天神鳴是弓箭手,和戰無傷戰士的戰斗風格是兩端。

    戰無傷“拼了”,拔了劍就要往前沖;御天神鳴“拼了”,拔了箭就遠遠朝后跑。其他人怔怔地望著這一大一小,如此灰暗的局面,卻還是少不了這么滑稽的事情,這就是所謂的苦中作樂嗎?

    斷水箭五人顯然也已經知道了牧師學院內的情況,此時加強了火力地打擊,原本只是保持距離進行射擊,此時卻有步步進逼的意味。乍然間,高空中突然出現兩個火環,眾高手意識出眾,連忙朝旁閃避。接著腳下又發熱,又是火樹千重焰。

    法術都是兩個兩個地出現,顯然是對方陣中的兩個法師,但周圍卻完全不見兩個法師的身影,十來人都是骨灰高手,吃了四個法術卻找不到釋放法術的玩家,這在他們的游戲史上絕對是頭一遭。火燃衣還沒說什么呢!御天神鳴這個已經弓箭手卻還總自詡法師第一高手的家伙卻一付很是受不了的樣子。

    精準的弓箭射擊,不知所在的法師轟炸,再加上即將要進入的短兵相接。韓家公子略一盤算后,終于是下出了指令:“進安全區……”

    “啊……”眾人郁悶。

    進安全區,雖然挺早大家就說過如果受到弓箭手搔擾就躲進安全區氣死他們,但那畢竟和如今這狀況不是一回事。如果對方是要帶著三個牧師掩殺出來了,他們卻被逃入安全區,這意味著他們不敢和對方交鋒,進了安全區雖可保住等級,但之前的布置卻至此全部流產,只能任由對方帶著三名牧師離去了。

    心中雖覺不忿,但此時大敵當前,眾人還是服從了調度。劍南悠七人眾率先進了牧師學院,跟著佑哥,韓家公子,劍鬼。戰無傷和御天神鳴掙扎了一下也進來了。最后是百世經綸。

    進安全區和出安全區,雙方這是擦肩而過的,眼神的對視中充滿著火藥味,但因為是安全區,火藥分量再足也點不燃。望著老兵們夾著三個牧師離去,眾人那叫一個不甘。

    人質營救在零傷亡的情況下完成,老兵們很高興。他們的細致部署總算是收到了成效,不過比較遺憾的是對方對局面判斷太清楚了,幾乎沒怎么猶豫就決定了進入安全區暫避。如果真要硬拼,這次做足了萬全準備的老兵是有信心將這一伙悉數擊殺的……可惜啊!

    兩伙人這正都不甘和遺憾呢!搬著石頭坐在安全區門內一線打盹的顧弦此時突然驚醒,一個策馬流星竟然單人直沖敵陣。

    “什么人??”對方大驚,他們倒是嚴陣以待,隨時候教韓家公子一人來個回馬槍的。畢竟對方只是進了安全區,而不是繳械投降。哪想到那一伙人都沒動,倒是一個垂個腦袋坐在門邊的小子突然爆起。

    老兵們一開始就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角色,更沒有想著他和這些人是同伙。此時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什么人時,也已經看清了這人抬起的面龐,正是在酒館里外把他們折騰的死去活來的那個卑鄙格斗家。

    “來得好!!!”老兵們也正想和對方幾個狠角好好清算一下總帳,看清這人后立刻主動迎上。

    顧弦當胸一拳飛來,一圈人卻已經眼見要將他圍上,哪知他突然技能取消策馬流星,跟著一個飛燕斬跳起,從圍上來的人群頭頂飛過。

    眾人也是疾轉身形,他們的身后就是三名牧師,果然對方攻擊的目標始終是牧師嗎!!但他這下單身殺出敵陣,未免也太托大了吧!!

    沒等顧弦這一腳落下,九人已經一個反轉成又一夾角,顧弦落地,勢必就將剛才落在他們的圍困當中。

    誰知顧弦在飛起半空的時候就已經取消了“飛燕斬”,半空身子翻了半截,此時竟是大頭朝下的一個倒栽蔥。眾人心覺詫異,卻已見他兩手一伸,已經扶到了身前葉小五的肩頭。

    葉小五只覺得肩頭一撐,這人扶著他肩頭竟然又準備朝前翻去。

    “翻跟頭玩嗎?”葉小五心下正嘀咕著,突然一股無法抗拒的大力朝他朝上空掀去。

    糟糕!抱身投!!!!!

    葉小五突然反應過來。

    這正是功夫者們的彪悍之處,饒是葉小五對游戲無比熟練,知道所有的設定,但他不是親身經歷,真想象不到有人可以用這樣的姿勢施展出抱身投來!!!

    顧弦撐葉小五肩頭繼續的一個前空翻,與此同時卻施展了技能抱身投,葉小五拔地而起,被他甩向了空中,葉小五空中瞄了一眼,落地之處會是安全區內。雖如此,這他一記攻擊卻是在安全區內吃的,所以傷害還是要滿打滿算的,但葉小五略一盤算,卻也覺得這一下不足以秒殺自己,只是把自己扔回安全區,這算什么事?

    葉小五正準備蕩氣回腸喊一聲“不用管我!”,安全區里卻又有一格斗家蓄勢沖出,三兩步沖到門線,腳踩顧弦剛才坐過的石頭,再踩門墻,兩步后已經飛身而起,葉小五還沒來及落入牧師學院卻已被他在半空中接住。緊接著,葉小五已覺得被對方高舉過頂,頓時淚流滿面。

    又是抱身投!!!

    百世經綸這一個抱身投,像是籃球場上的雙手大灌籃一般,半空舉起葉小五后,直接就把他狠狠灌到地上去了。

    這下要死了……葉小五心中悲戚。他雖是牧師,但沒加過體質,更重要的是,他級低啊!光今天一天已經掉過四級了,在這幫轉職過的高手面前,那就不一根豆芽菜嗎?這么折騰兩個還摔不死,葉小五都會覺得這游戲有失公正。

    葉小五就這么被摔出了一朵白光,而那邊的顧弦,扔出葉小五就勢又是前翻,一圈老兵連忙又反折個夾角準備圍他,結果這人根本沒落地,半空就也白光了。

    “怎么回事?”老兵們大驚,葉小五他們又一次救援不及,心中很是過意不去,這一天時間這兄弟已經掛五次了啊!眾人正準備把顧弦收拾了減傷自己的我負疚感,但這人半空中就突然消失,一圈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搖頭。

    “我還沒碰到他!”

    “我也沒有。”

    “我也沒有!”

    “那怎么就死了?”

    又在牧師學院里重生的葉小五在飛翔時就一直注意著這邊呢!一切看得清楚,很是內傷地說:“沒死,他那是下線了……”

    葉小五話音剛落,眼前就一片烏黑,他已經被韓家公子等人團團圍了一個圈。安全區里不能接觸,但也就是玩家與玩家之間由系統強行打上了一層空氣墻,但這絲毫不影響人多時的擁擠感。只是再擠玩家也會發現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微妙的距離,這點玩家一直覺得很滑稽。

    所以正常被人這樣攔住時,雖然不能接觸,但還是可以擠出去的。但在游戲里,由于職業不同,力量懸殊很大,葉小五區區一個牧師,怎么可能從劍南悠和戰無傷這兩個寬厚的肩膀之間擠過?就算不上他倆,劍鬼,黑水,兩人挺干瘦的,但一樣抗住葉小五沒問題!再然后,就算是同樣是牧師的,等級在那擺著,比什么也不是人家對手啊!

    葉小五的心情已經無法用文字來形容了,更郁悶得是人都把他團團圍定了,卻沒人看他。大家齊刷刷地回頭看殺死他的兇手:百世經綸。

    百世經綸落地后就又閃回了牧師學院,外面的家伙那會還在研究半空中消失的顧弦呢!要不是消失時閃了白光,他們差點以為又見了瞬間移動。

    百世經綸湊過來觀察了被他摔死的葉小五兩眼,這擠在一圈人探著腦袋朝里擠著瞅兩眼的模樣,像極了在擁擠的動物園里好容易擠到籠前看著心儀的猴子。葉小五迎著他的目光那邊一個憋屈,其他人看著百世經綸卻是一臉的贊揚。

    “行啊!有功夫真是不一樣!這配合,漂亮!!!”眾人夸。

    “哪里哪里!是顧家兄弟夠膽色!”百世經綸連忙謙虛,厚道地把功勞往顧弦身上推。

    “這配合,這意識!!你們怎么就能做到如此心意相通呢?”劍南悠覺得剛才兩個格斗家的配合真是賞心悅目極了。

    百世經綸望了劍南悠一眼后說:“事先消息溝通一下就行了。”

    眾人一怔,大笑。劍南悠弄了個大紅臉,他當功夫者們不食人間煙火,大家功夫一脈相承,一看對方出手自然而然就知道配合呢!完全忘了游戲里可以悄然發幾個消息做個約定。百世經綸之前在得知顧弦是顧飛堂哥,顧家人時,殷勤地就加了好友,想不到這么快就派上了用場。

    “你們繼續吧!我要下了。”百世經綸這時間也差不多了,和眾人道個別,回頭又朝房頂的顧飛揮了揮手,下線了。

    眾人回過頭來,望著被他們圍在圈中的葉小五,獰笑著,仿佛一群流氓圍住了一個脫光衣服的姑娘。

    “拔了褲子彈**!!!!”御天神鳴突然櫻冢月仔附體,高聲提議。

    葉小五雖知游戲中絕無這種可能,卻也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隨即定了定神后,望著眾人道:“你們這種作法可是屬于妨礙玩家自由游戲的,可以向gm投訴的!!!”

    由于是全息模擬,游戲里總有一些聞所未聞的事件發生。游戲的策劃那才多少人?想象力實在是無法和成千上萬的玩家相提并論。游戲運營至今,玩家經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讓追著后面不停打補丁的策劃們覺得自己就是一幫給人擦屁股的。

    而在游戲與玩家協議當中,有一條是“不得以任何方式破壞他人自由游戲的權益”,什么叫破壞,協議是里沒說明,反正在協議的最末再來一條“本協議的解釋權最終歸游戲公司所有”就完美了。這種協議玩家都不陌生,比如安裝個什么程序時,也經常出現這么個協議讓你點擊“同意”,反正也沒人細看。

    而至于這個“破壞他人自由游戲的權益”,至今為止在玩家中廣為流傳的是一次捆綁事件。兩名玩家不知何事發生了沖突,后來一人呼朋換友前來報復,光殺掉級還不過癮,后來將對手生生擒住,捆成粽子一般吊在了密林深處。

    這玩家無法行動,不能回安全區下線。強行下線,再上線,還是粽子一樣被吊著,等于是沒法玩了。后來此人呼叫了gm,千呼萬喚始出來的gm發現此人情況后也是嚇了一跳,連忙解救。

    而那個捆綁藝術的愛好者,念是初犯也沒受到什么懲罰。只是游戲因此事出了一次新聞公告,聲明這種行為是絕對要禁止的,再被發現,至少要被關小黑屋,情節嚴重直接刪號都有可能。

    玩家們在游戲中相比系統終歸是勢弱群體,無人再敢挑戰權威。

    但沒過多久,卻再度發生了捆綁事件。系統勃然大怒,當即將被舉報玩家關了小黑屋。但后來接到該玩家直接電話投訴,系統方面一查,一身冷汗。原來這次是舉報者攜其朋友進行了一次自我捆綁,然后惡意投訴和自己有仇的玩家。系統這次行事草率,差點就被這么忽悠進去。

    被玩家蒙蔽系統大神也是大怒,忽悠者直接被刪號,其同伙也遭到小黑屋的關押。而這次事件,讓策劃們一身冷汗之余也再度意識到:群體的智慧真的是無窮的。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去日本旅游做代购赚钱吗 华域汽车股票行情 手游直播比较赚钱的平台有哪些 全球股票指数网 如今养点啥最赚钱 火山直播工作室是怎么赚钱的 赚钱达人是不是骗人的 蛇怎么赚钱 万科a股票分析论文 股票融资买入是好是坏 12.04大盘上证指数 给咸菜厂送辣椒赚钱吗 开直播怎样才能赚钱 主角玩游戏赚钱小说 地下城怎么开小号赚钱 羊绒收购商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