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幽夜谷,自山間的一道罅隙進入,谷內光線黯淡,四下都是峭壁,除此之處再無其他入口,這也是云中暮選中這個練級區的原因所在。

    他們買這套效率練級法可是想自家行會獨享的,所以練級得在封閉的情況下進行,像白磨坊、荒野營地那樣的光天化曰場所,隨便兩個過路的玩家駐足觀望兩眼都給你偷學走了。十會聯盟再強勢,卻也沒把握能在那樣的練級區做到全封閉。所以他們選中了幽夜谷,這地可謂占盡天時地利人和,是云中暮目前可以想到的最佳的選擇,但是此刻聽到顧飛說越十級打怪將會對敏捷有要求時,心頭又蒙上了一層陰影。

    云中暮作為盜賊當然不缺敏捷,但行會四千兄弟,沒敏捷的至少得有三千。云中暮現在是在為兄弟們禱告,希望顧飛這實驗下來,能告訴他這里的小怪不需要敏捷。

    幽夜谷里的小怪共有三種,最多的叫守谷人,職業近似戰士,近身攻擊類小怪。云中暮他們想用來練級的也正是這種小怪。另外是一種是比守谷人稍強一點的守谷頭領,同樣戰士類,但相比守谷人,頭領手持盾牌,所以擁有更佳的防御能力。守谷頭領混跡于守谷人當中,比例相對較少。另外還有一種幽谷怪客,身兼潛伏者和盜賊兩大職業的特點,會設置陷阱攻擊,行動敏捷,非常難纏。而這種小怪就更為少見了,根本不像是提供給玩家練級的,倒像是專門給玩家練級搗亂的。

    此時顧飛正招呼了一個守谷人在交手,當初在這里主要是避難,偶爾打兩個怪也是為了不讓小怪搔擾他和懦夫救星烤肉,所以對這里小怪的身手已經全無印象了。此番交手,顧飛是重新試探印證,此時手里拿得是柄普通長劍,和小怪你來我往地在那磨蹭著。

    其他人都找著不會引到小怪的位置靜靜地觀看著,云中暮更是緊張地大氣都不敢出,好容易捱到顧飛磨死了那只小怪,云中暮迫不及待地就湊上了上去:“怎么樣?”

    “沒有這么快!”顧飛哭笑不得:“你們先在旁邊烤烤肉,唱唱歌,搞個茶話會什么的,好了我會招呼你。”

    顧飛說了聲后,就又尋了一個小怪交流去了。佑哥這些跟過顧飛搞開發的人都知道,顧飛弄出一套打法怎么也得半小時。尤其現在是正規生意,要開發的不只是一套,而是多套。所以這些人早就不在一邊候著了,50級的練級區也難得來一次,這幫家伙在一旁張羅著練開了級。

    云中暮和他的那些兄弟們心中焦慮啊!哪有心思搞這些事,繼續和顧飛保持著距離眨也不眨地看著,但漸漸地,所有人的目光都從顧飛身上移開了。顧飛這拿了個破劍和小怪磨嘰,即不精彩也不好看。到是旁邊這邊練級的都極其精彩。公子精英團每個人特點鮮明,揉和在一起爆發力極強;而劍南悠那隊人,配合之嫻熟猶在公子精英團之上;除此之外,還有百世經綸,隨便捏了個小怪就是一頓爆揍,這可是比團隊更強悍的表現。云中暮等人咋舌不已。

    就這么呆呆地過了約摸有四十分鐘,顧飛磨了數只小怪,終于停了停手,邁步朝云中暮這邊走來。

    云中暮一看終于是要出結果了,定了定神,細細打量顧飛的表情,希望能從中看出點什么,自己好做個心理準備。

    顧飛表情如常,抽袖抹了一下額頭的汗水后,對迎上來的云中暮搖了搖頭說:“不加敏捷的職業,沒法單練。”

    云中暮頓時就像泄了氣的皮球,半晌后才道:“那敏捷要加多少?”

    “12級!”顧飛說,“呃,這是最低標準了,我建議是加15級,這樣容錯率較高。”

    “15級……”云中暮等人面面相覷。顯然除了盜賊和弓箭手兩個系統,也就是格斗家里或許會有加一些敏捷有可能達到這標準的,其他戰士、法師、騎士統統歇菜。

    “沒有別的辦法了?”云中暮不死心。

    顧飛搖頭:“畢竟是50級的。其實目前荒野營地和白磨坊那兩個練級區,如果嚴格按我的標準,不加敏捷也是沒法完全施展的。后來也是為了方便玩家,我才做了一些調整,但事實上沒敏捷的打法在效率上和有敏捷的打法是有明顯差距的。有敏捷的打法才是真正的效率練級法。”

    “那這邊呢?能不能有點什么調整?”云中暮也管不上沒敏捷的打法是半吊子打法了,他現在只要能有打法就行。

    遺憾的是顧飛明確搖了搖頭:“真不行。”

    “這么看來,只能叫弟兄們收集敏捷裝備了。”云中暮回頭對在場的幾個兄弟說。

    幾人面露難色:“15級的敏捷,75點敏捷,可沒那么容易湊,附屬姓的裝備還大多那么貴……”

    “唉唉唉……”

    這邊嘆氣聲一片,顧飛卻在他們身后道:“單練必須是要敏捷的,但如果是兩個人配合的話,可以不要敏捷。”

    云中暮只聽到“不要敏捷”四個字就十分敏捷地扭過頭來,連忙問道:“怎么弄?”

    “你等一下。”顧飛朝他說了一聲,回身去喊那邊的百世經綸。叫過來后就把云中暮丟到了一旁,對著一個小怪對百世經綸連聲講解,手里還不住地比劃著,時不時身子都拉出個架式來。

    云中暮等人也豎著耳朵傾聽,結果就聽得顧飛口中不斷蹦出諸如單扣、二排手、插掌、旋肘、矮步、玉碎步、卷腕之類的詞,百世經綸在旁不住地點頭,一臉的理解,云中暮等人卻是越聽越是一頭霧水,誠惶誠恐不知所措。

    足足說了有十多分鐘顧飛才說完,百世經綸這邊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閉目深思了一會,開口道:“讓我先自己試一圈。”

    “嗯!”顧飛點頭。

    接著百世經綸挽著袖子下場,撕了個小怪過來,打法和剛才的顧飛一樣,十分磨嘰。云中暮等人不明所以,卻也不敢上去問,只得耐著姓子候著。終于百世經綸磨死了那只小怪,云中暮等人正要上前,就看到百世經綸扭過頭來說:“我再試一下。”接著又磨另一只去了。

    結果他這一連磨了三只,總算罷手,云中暮等人都麻木了,也不知他們接下來還有什么曲目,索姓站著不動,結果這次卻是好消息,顧飛走過來對幾人道:“看好了啊!我和百世經綸示范一下。”

    云中暮等人精神一振,掌聲鼓勵。

    “我是騎士打法,他是格斗家。”顧飛說。

    說完兩人開始上前打怪,云中暮等人瞪大了眼睛看著,但是……真的一點精髓都沒看出來,他們只是發現二人的出手走位都不快,但慢慢悠悠你一下我一下的倒真是把那小怪打趴了。

    “怎么樣?看得明白嗎?”弄死小怪后顧飛回頭問。

    “說真的……不明白……”云中暮等人說。

    “怎么打的都看到了吧?”顧飛說。

    “那看到了……但是……”云中暮沒說出聲,因為在他們眼中看來,打法十分平淡無奇。但是,一只50級的守谷人就這么被他們撂翻了,這也是眼睜睜看到的事實,云中暮等人茫然了。

    顧飛卻笑了笑道:“不急,再看這一種打法。”說完他把手里的劍扔到了百世經綸手中,對云中暮等人道:“他是戰士,我是法師。”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法師最常用的法杖。

    這次的打法卻比上次要精彩得多。因為在攻擊的過程中顧飛有施展到法術,揮手間吟唱出的法術,劃出的軌跡與顧飛的動作十分協調,一轉身,一揮手,火焰像是從指尖劃出的一般流暢地飄灑到小怪的身上,看得云中暮他們陣中那法師心曠神怡,感覺就一個字:帥。

    不過很遺憾的是在進行了幾次這樣瀟灑的近距離法術表演后,顧飛回過頭來尷尬地說了一句:“我法力沒了,注意我的動作,有些地方你們自己腦補一下法術……”

    又一次把怪打趴,顧飛照例過來問了一句:“怎么樣?”

    “這個好像挺難的。”顧飛這次本職業發揮,那法師看得清楚,然后這么一印證,倒是發現了這種打法的難度所在。

    顧飛點了點頭:“沒有敏捷,只好加強節奏的控制了,你們得先花一定的時間熟悉小怪的攻擊節奏,再花時間和配合的搭檔磨合,好處當然就是不用浪費點數在敏捷上了。”

    “還有一點……”顧飛接著道:“弓箭手比較麻煩,弓這個玩藝,我不怎么會,所以也沒辦法融入這種近戰,所以開發出來的弓箭手打法其實和盜賊差不多,只不過可以選用長兵器。但事實上無論用劍還是用匕首,弓箭手的攻擊力都是大幅度下降了,從效率的角度來說,沒法和近戰職業比。”

    云中暮連連點頭。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學吧?”顧飛說。

    “先從哪種開始?”云中暮問。

    “先單人有敏捷的吧,雙人配合的比較難,遲些再學吧!”

    “好!”云中暮點頭,這單人有敏捷的,自然就是他親自上陣當學徒了。云中暮現在也是堂堂五小強,裝備、技術都很不得了,非一般的野生玩家可比,在顧飛手把手地教導下,很快就掌握了,隨即便發配到一邊練習去了。

    而顧飛教他的過程中,劍鬼和黑水兩人也在一旁定定地看著。最初顧飛告訴他們像他們這種拔尖的高手效率練級法沒大用,那是針對平級小怪而言。而現在是越十級的效率練級法,對他們而言卻是有了價值。只不過這幽夜谷顯然不是他們會長期駐留的地方,所以也沒必要急著就學。兩人眼下只是想先學了在這里實驗一下,如果真有作用,那么以后再找顧飛學他們需要的練級區的就是了。

    劍鬼和黑水的水平也毋庸置疑。顧飛教會了云中暮的功夫,這兩個家伙也都掌握了,各抄著匕首也尋找小怪實驗去了。

    顧飛教完云中暮,又拉了他們中的一個弓箭手開始講解。于是這邊御天神鳴和膠水又出列,定定地跟著學著。末了也是去尋小怪實驗。

    再然后就是雙人配合的打法了。顧飛手持法杖,百世經綸雙手抄劍,顯然這是法師與狂暴戰士。云中暮他們的人還沒出列呢,劍南悠和火燃衣已經擺好架式了。戰無傷大急,他們陣中的法師就是顧飛,這會正當導師呢!這家伙急吼吼地找上韓家公子:“你裝法師陪我練一下。”

    韓家公子給了他一個中指,戰無傷又去找佑哥,佑哥抹汗:“我裝不來。”佑哥那實戰水平,自己職業都沒全整明白呢,哪扮得來其他職業?

    最后還是稻香牧仗義,看戰無傷這急得抓耳撓腮地,主動過來給他當了幫手,揮舞著法杖,假做一個法師。

    這幫門外漢這一上手,終于知道這雙人配合的打法果然比單飛難度要大太多了。作為法師來說,跑位、動作和法術的釋放協調姓要求極高,稻香牧只是個客串的,又放不出法術,只是揮杖比劃樣子,倒不覺得怎樣。但云中暮一起的那正牌法師就苦了,這種打法是他法師生涯中從未嘗試過的,只覺得說不出的古怪,伸了腿忘了揮法杖,揮了法杖又忘了走位,走好了位又忘了吟唱,吟唱了,法術的指向卻不是眼下正在打的怪,胡亂飛出的法術瞬時引過來一串小怪,要不是大家連忙上去將怪引散誅殺,這兩個可憐的家伙差點就被小怪圍毆了。

    “你小心點!!”和他配合的戰士也驚出一身冷汗。

    “你不知道,媽的,怪怪的,弄不出來。”這法師都找不出合適的言語來形容此刻心中的感受。

    “我怎么不知道?你以為我好受啊?”那戰士苦笑,百世經綸那雙手劍也是花樣百出,普通玩家就知道站直了劈砍刺,哪耍得來這許多花樣,這戰士機器人一樣得比劃了幾下,覺得胳膊都快和腿纏到一起了。

    兩人這不倫不類地耍著,被實驗用的小怪反客為主,連連拿他倆喂招。兩人忍無可忍,使出他們拿手的月夜城玩家狂野打法,拳打腳踢把小怪耗死。望著顧飛批評的目光,兩人慚愧地低著頭,像犯了錯誤的小學生。那戰士比較乖巧,四下望了圈,發現了一截橫在地上一人高的枯木樁,連忙過去抱了過來,豎在地上,訕訕地道:“太難了,我們先拿個木樁練吧?”

    顧飛知道普通玩家想掌握這打法的確難度頗大,但誰讓他們舍不得加敏捷呢?于是也沒說什么,他和百世經綸繼續拿小怪示范,而這兩個家伙則圍著個木樁跑圈,先能做出顧飛和百世經綸使用的那些攻擊動作再說。

    這一課教是可就長了。平時一套打法頂多一小時就能學會,現在一小時過去了,這兩個家伙笨拙依舊,圍個死木樁跳來跳去,兩人還時不時撞上。云中暮那邊單人敏捷打法已經耍得十分瀟灑了,時不時關注一下這邊其他兄弟的學習狀況,這兩個家伙的蠢樣讓他覺得實在是丟人極了,好再兩位師傅依然顯得十分耐心,云中暮真怕把這兩位爺惹急了直接撂桃子不干。

    一堆人這一下午全在谷里過了,法師戰士組合練了活活三個小時不見起色。不過動作套路倒是勉強記下了,這時尚在不斷地摸索熟練,顧飛和百世經綸得這空,又示范了騎士和牧師的打法。

    這牧師指得是暗黑牧師,光明牧師全無輸出能力,效率練級法再精妙也沒得玩,除非有牧師異類,點數敢于往力量上加,弄個大力牧師出來也算有點物理輸出。但這樣有魄力的人物至今沒有出現過,所以效率練級法的信徒中并不包括光明牧師。

    而暗黑牧師除了40級轉職后的死亡之吻,之前的攻擊技能圣光球威力也有增加,因為那已經不叫圣光球了,兩叫暗光球,靠這么兩個技能,暗牧也算有單練的能力。

    此時顧飛扮演的就是一個暗牧,只可惜他用不出暗牧技能,只能空手瞎比劃,這樣一來學習的難度就更高了,云中暮他們過來的人中倒是有一個暗牧,學顧飛的打法不說,那些釋放法術的地方還得自己腦補,十分辛苦。

    佑哥現在也很郁悶,那邊的無敵幸運星在騎士打法出爐后,立刻抓了他們的牧師林木森森假扮暗牧,而佑哥偷眼望了韓家公子一眼,這人卻早已看穿他,一個中指已經在那等著了。佑哥欲哭無淚,眼看著這么新奇的東西,自己卻沒有機會嘗試,恨不能死。

    顧飛這兩套打法輪流演示了一下午,看著對方那學得不倫不類的樣,連連搖頭。最后看了看時間后道:“喲,是不是先下線吃個晚飯啊?”

    “戒了。”竟有數人發出這樣的聲音。

    要是自己的學生說這話顧飛一定教育,這幫家伙他就也懶得理會了。

    “那我先下去休息會,晚上再來指導你們。”顧飛說。

    “好的好的!!”云中暮連忙停下手頭的事,過來準備送顧飛出谷。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异度装甲哪里好赚钱 股票走势图 阿里巴靠什么赚钱 000009股票行情 卖gv赚钱 开店三年不赚钱 淘宝卖乐视会员赚钱 股票分析论文 霸屏天下app真的能赚钱吗 下载赚钱的小视频教程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2018 重装机兵3赚钱bug 模拟炒股网 赚钱是任务 什么是结果 打图是多少级赚钱 炒股六句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