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沉寂了多時的北城門外終于有了點動靜,縱橫四海率先做出舉動。這邊行會都是互相盯著看人家有什么舉動,縱橫四海一動,驚起密探無數,一雙雙直勾勾的眼睛盯著他們,想看看這縱橫四海這是要干什么。

    縱橫四海前進的方向顯然讓他們比較不解,看起來像是要離開北城門一樣。最關心縱橫四海的自然是他們的老對手對酒當歌,逆流而上派出來偵察的盜賊都快把縱橫四海包圍了,這時不斷地把縱橫四海的動靜反饋給逆流而上。

    “這是要干什么去?”逆流而上思考著,目光卻落在了城墻下囂張行走的顧飛。逆流而上當然也早把顧飛看在眼里,但這是個大家躲都躲不及的煞星,逆流而上任務被他和劍鬼折騰過,很是提心吊膽了一番。這兩個家伙的存在,說實話逆流而上也覺得挺討厭的,去對付他吧!就倆人,好像費不著花這么大功夫;不去對付吧,這兩人晃來晃去的又讓人膈應的慌。逆流而上聽著那邊回報的縱橫四海的動靜,漸漸把他們和顧飛聯系到一起了,倒挺納悶無誓之劍怎么這么大決心?這是要集合千人給千里一醉來一下啊?

    可是,就算來一下,也不過送回復活點重生,也沒從根本上解決什么問題,這也是逆流而上覺得這么兩個人的存在非常惡心的原因之一。他當然不知道,無誓之劍現在是嚴肅地被那兩人纏上了,只好化被動為主動,消滅了這兩人的任務,不然真是坐立難安。

    “會長,我看他們似乎是針對千里一醉呢!”暗探此時也看出苗頭,和逆流而上討論。

    “嗯,我也看出來了,這里面好像有點味道。”逆流而上不相信無誓之劍會做這費力不討好的事,他集全會之力去對付千里一醉,肯定是有什么緣由。

    縱橫四海的行動動靜這么大,顧飛又不瞎,如何看不出。瞅著那些速度職業的行進腳步與自己完全平行,有的甚至比自己還快,顧飛覺得有點明白了,給劍鬼發了消息:“哪呢?來機會了!”

    “怎么?”

    “縱橫四海有動作。”顧飛說。

    “什么動作?”劍鬼問。

    “看樣子是要主動來找我了。”顧飛說。

    “這叫機會?”劍鬼替無誓之劍感到悲哀,顧飛的想法總是這么氣人。

    “他們有動作,咱們才有機會嘛!不然對付千人真有難度,你知道的,我的法力就那么點。”顧飛說。

    “……”劍鬼再度無語,這是顧飛頭次公然表露如果他法力足夠,千人也不在話下的想法。

    “我朝西城門這邊走呢,我看他是要過來這邊,你也摸過來吧,有機會咱就動手。”顧飛說。

    “那詭瞳和顏小竹呢?”劍鬼問。

    “嗯?她們想怎么樣?詭瞳晾干了沒有?”顧飛問。

    “干了干了……”劍鬼回答,這都什么破問題啊!

    “那讓她們隨意唄!”顧飛說。

    于是劍鬼向詭瞳轉達了顧飛“干了沒有”的問候以及“請隨意”的意思,顏小竹倒是起了好奇:“你們要做什么事?”

    “刺殺一個人。”劍鬼說。

    “誰?”顏小竹追問。

    “我們這一會長,你們大概也不認識吧?”劍鬼說。

    “云端城的行會長,無誓之劍和逆流而上比較出名,是這兩人嗎?”詭瞳問。

    “是無誓之劍。”劍鬼點頭。

    “那要幫什么忙嗎?”詭瞳問。

    劍鬼苦笑:“人行會一千多號,我們就是算上你們兩個也才四個人,千里那還說機會來了,我真看不出機會在哪里。”

    詭瞳和顏小竹也答不上來,一個人面對一千號人找上門來,說是機會,正常人都不會這么想。

    “不管怎樣,我先過去看看。”劍鬼說。

    “我倆也沒事,也看看去吧!”詭瞳和顏小竹也就真隨意上了。

    這三人朝著西城門這邊移動的時候,顧飛卻不朝著西城門走了,他拎了劍,直朝著縱橫四海這行會方向就來了。無誓之劍收到報告,一瞅,還真是,連忙讓隊伍停止前進。縱橫四海停在該地,狐疑地打量著單人朝他們走來的顧飛。各路密探也各尋方位,繼續窺視著眼前這一切。

    “我去找個招呼。”倒影年華說。

    “去吧!”無誓之劍不敢露頭,害怕一被顧飛看到就被神奇的掛了,此人畢竟不能拿一般思路來推測。

    倒影年華越眾而出,看著顧飛步步走近,暗在行會下令,讓箭陣做好準備。這要真進了箭陣射程,直接下令放箭干掉,就不用多話了。倒影年華如此想著,不想顧飛走了眼瞅就要進了神射手射程范圍的地方就停了下來了,朝縱橫四海的玩家們揮著手。

    “怎么個意思?”倒影年華茫然地問著左右。

    “好像在說什么?我看他嘴皮似乎在動。”身邊有人說。

    “廢話,我也看見了。”倒影年華說。

    “你大點聲!!”倒影年華朝著顧飛喊,結果依然聽不見顧飛說什么。這時風行也湊到了前方,倒影年華連忙問他:“看看,說什么呢?”

    “這么遠哪看得到。”風行是口形專家不假,但這距離,嘴在哪都快找不到了。

    “我看他是故意不出聲音,然后我們想聽清是什么,然后引誘我們上前。”一名行會成員說。

    “不會這么幼稚吧?”倒影年華說。

    所有人攤手表示不知。倒影年華也只能攤著手向無誓之劍報告:“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

    北城門無數的目光都已經聚焦此處了,顧飛孤身一人,與縱橫四海千人對峙,誰也不向前,就這么耗著。顧飛一個人是一點不著急,縱橫四海卻是千人之眾,千般心思,揣測著顧飛的用意。劍鬼和詭瞳、顏小竹這會也到了這邊,沒去西城門那,遠遠就看到顧飛在這和縱橫四海也不知搞什么名堂。一邊朝這邊趕來,一邊發著消息問:“你搞什么呢?”

    “等。”顧飛說。

    “等什么?”

    “我就待著不動,我看他們會怎么做。”顧飛說。

    怎么做?縱橫四海現在真不知道該怎么做。說要是來主動對付千里一醉,結果現在千里一醉就站他們面前了,可這要上去,面對的就不是千里一醉一個人了,還有城頭上的投石機。要不是顧忌這攻擊,縱橫四海早一擁而上了。

    “千里一醉這手真是太損了!!!”倒影年華這時有點明白過來了,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怎么?”無誓之劍問。

    “他這意思,你們不是想要收拾我嗎?行,站這,你們放馬來吧!結果呢?我們這上不好上,走?走我們之前說要收拾千里一醉不就成屁話了?這家伙,故意讓我們騎虎難下啊!”倒影年華說。

    “哎喲我怎么就這么背啊!!”無誓之劍淚流滿面,被千里一醉盯上這份榮譽是他唯一不想和逆流而上爭的,十分愿意讓給逆流而上。

    “這么耗著真不是事,他一個人,臉皮又厚,什么都不怕。咱這邊可這么多雙會里會外的眼睛盯著呢!”倒影年華說。

    無誓之劍這時都顧不上那些其他行會的眼神了,現在就連自家行會都出現風言風語了。對方只是一個人,卻遲遲拿不下,普通成員可沒心思體諒這其中的難處,只是一味地覺得很窩囊,會覺得領導層很沒主意。

    “不能光讓我們被人看笑話,咱也試試他的反應!大家散開,準備進攻!!!”無誓之劍一聲令下,行會兄弟們總算是領到了指令,雖然對于這命令持保留意見,但到底還是照做了。縱橫四海的團隊開始擴散開去,這是為了躲避巨石投擲騰出必要的空間,折騰了這么久,也就摸索出這么點攻城的經驗。

    第一大行會畢竟云集著意識經驗都出眾的高手,這一聲令下,陣型有條不紊地散落著,而且每個小方陣都是各職業的組合搭配,縱橫四海的特色產業箭陣也專門組著一個小隊。

    無誓之劍期待著顧飛的反應,結果顧飛的反應就是沒反應。

    無誓之劍心都碎了:你看我們進攻哪怕是調頭跑一下啊!咱也好有個交待,就說再深了會被系統進攻,不好意思追,現在倒好,依然一動不動。

    “怎么辦,上不上?”倒影年華問。

    無誓之劍四下看看,周圍的兄弟們都已經很煩燥了,眼下不管生死那都得交待點事,再這么拖著那實在是有夠窩囊,當即咬牙切齒道:“上!!!”

    縱橫四海的人沖進來了,但沖得一點也不熱鬧。誰都知道他們這一沖的目標是誰,就奔著那么一個人,一千號人還大呼小叫的那不是個笑話嗎?就見縱橫四海的玩家個個都愁眉苦臉的,悶著聲朝著沖進,氣氛壓抑極了。

    無誓之劍也沒轍,面對就這么一個對手,他也想不出什么鼓舞士氣的話。關鍵時候到底還是倒影年華有主意,在行會里振臂一呼:“兄弟們加油!砍了千里一醉的那個,獎勵金幣兩百!!!”

    兩百金幣本就不算是小數目,尤其是在如今這個經濟微妙的時刻。雖然有些個人比較不屑這種調調,但還是有人為錢而心動的,倒影年華一句話,多少改變了一些家伙的精神面貌,只不過到底還是沒人好意思大呼小叫出來。

    投石機此時開動起來,大塊的巨石從天上飛降,躲這玩藝大家也算經驗豐富了,進行得比較從容,只不過開始整齊的陣型,在這時候也必然會出現一些散亂。這是顧飛非常愿意看到的,但讓他郁悶的是他看不到無誓之劍。很顯然無誓之劍知道他的目的,是不會這么輕易露出面目的。

    “我來了!!!”誰也沒想到,這個時候倒是顧飛吼了一聲,突然舉著劍朝著縱橫四海這千余人迎了上來。起手就是一個瞬間移動,飄向最近的一個攻上來的縱橫四海玩家刷刷兩道火光就給秒了,秒完也不戀戰,冷靜地觀察著眼前局勢,朝人少的地方鉆著。

    圍觀的其他行會玩家都沸騰了。所有人都和縱橫四海一樣,完全摸不著顧飛的心思,但看到此時他竟然真敢和一千人叫板,沒有人不羨慕這份豪邁。以一敵眾,這其實是所有網游玩家心中的一個夢。

    無誓之劍倒影年華開始倒真怕他們一沖,顧飛就跑,這么沒臉沒破地戲弄,他們可玩不起,現在看到顧飛真敢迎上來叫板,頓時精神一振,無誓之劍也來了勁,在頻道里吼著:“好小子,還真敢和咱叫板,大家聽好了!誰能滅了這家伙,金幣五百!!!”

    這話從情感上,物質上都是一次極大的鼓動,縱橫四海的玩家終于不在一個個霜打了似的,殺氣騰騰地開始追逐顧飛的足跡。

    “一隊左翼迂回,二隊右翼迂回,三隊截退路,四隊保持攻擊,其余隊也盡快加入戰斗!!”倒影華年也開始指揮戰斗。由于站位要拉開,而踏進戰場沒多久顧飛就主動出擊和他們交上了火,縱橫四海還有大半的分隊沒有進場的空地,此時只能繼續朝左右兩邊擴散,拉開陣型投入戰場。

    “媽的,不要上去單挑,找滅啊!一次上四個!!!”某不要命玩家沖上,被秒之。

    “四個……四個也沒用啊?上八個!!!”四人沖上,720度雙炎閃,被秒之。

    “別讓他沖出去,靠,保持攻擊,別讓他停下來恢復法力!!!”法力耗盡的顧飛抽身閃到了一塊大石后面,沒了蹤影。

    “靠,投石機搞什么玩藝,是被他控制得吧?這么配合?”想上去搔擾顧飛的幾名行會玩家,被天降巨石打亂了節奏。

    “人呢人呢!這么多雙眼睛,看不住這么大個人?”等人追到那巨石后面,不見顧飛人影。

    “這石頭也太多了,這亂啊,系統給刷刷吧……”顧飛在這片區域和玩家纏頭,投石機也不斷朝這打擊,那巨石一個下來就占一方土地,這片戰場已經拼得跟迷宮似的。

    “在xxx,xxx位置,二三隊上!!!”xxx,xxx位置某人被秒,以死送上信息。

    “什么?又不見了?我曰他祖宗。”倒影年華真的要崩潰了。

    “五六七**十隊呢,怎么還沒上來!!!”

    “什么?上不來?怎么就上不來了?”倒影年華吃人的心都有了,怎么做什么都不順心呢?

    “沒法再上前了,再上前,陣型就得收縮了!!”分隊隊長回報。

    倒影年華朝這些分隊所處位置一看,可不是嗎?顧飛一個人,那能占多大空間?原本是想包圍拿下,但卻忽略了這么一個重大問題:在投石機的威脅下,陣型必須保護一定程度的散開空間,這導致了收縮包圍到了一定的范圍,就沒法收縮下去了。再收,再收就躲不了投石機扔來的巨石了。

    “遠程攻擊的人都死哪去了?”倒影年華接著吼。

    遠程攻擊的人淚流滿面出來報道:“您倒是告訴我們他在哪啊!!!”

    “別管他在哪,法師全給我上前,各選區域,給我轟,地毯轟!”倒影年華吼。

    于是許多人騰位置給法師,讓法師有靠前的位置進行轟炸,于是顧飛現身,對付法師他還用法術嗎?直接拳打腳踢,雖然沒法兩拳打死,但一巴掌把人推到飛來的巨石底下,死得更干脆。

    “護著啊!媽的法師怎么沒人掩護啊!!”倒影年華吼。

    “掩護?站位要保持距離,怎么掩護?掩護你妹啊?”

    “預判懂不懂!!預判!!!”

    “預個錘子,那家伙打兩下就鉆石頭堆里,誰知道他從哪出來?”

    “鉆哪了就朝哪轟啊,快快快!!!”

    “媽的這不是轟著呢嗎,叫毛啊!!!!”

    玩家們顯然被折騰得很慘,心情也是非常不美麗,竟然發生了倒影年華指揮一句,無數人頂撞一句的壯觀場面。縱橫四海創辦至今,還從來沒在團戰中發生這么不和諧的局面。倒影年華也實在是招架不住了,他的指揮根本就奈何不了顧飛,倒后面難免著急上火下出一些根本沒法做到的指令,能不招罵嗎?

    圍觀玩家也是目瞪口呆,眼看這片地巨石越來越多,有些地方已經起了堆了。

    “再這樣下去,這得壘個城墻出來了吧?”

    “不,我覺得會壘個堡壘出來。”

    “壘不了那么方正吧?我看可能會出個金字塔。”

    “對對對,金字塔。”這個結論得到很多人的認可。

    “怎么樣?找到無誓之劍了沒?”此時顧飛也在給劍鬼發著消息,巨石壘得這跟迷宮一樣,不只是縱橫四海掌握不到他的行動,他也越來越摸不清縱橫四海的舉動了。現在砍人那都是巧遇,這跑呢,看前面突然轉出來個人,上去干掉。

    而縱橫四海亂轟的法術其實也數次打到過顧飛。但火力太不夠集中,秒不了顧飛。顧飛很注重回復,有空就吃面包吃水果,死死地在這和縱橫四海消耗。

    縱橫四海被他攪合得亂成一團,劍鬼此時則在外圍悄然逼近,尋找著無誓之劍的下落。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皇后成长计划2怎样赚钱 中兴通讯股票 有创意如何赚钱 阿里巴巴股票分析图 想出国拍av赚钱 茅台酒赚钱 tcl股票 临摹书法赚钱 盱眙养龙虾赚不赚钱 股票分析软件破解版 南县农村种什么赚钱 头条里的关注能赚钱吗 被子厂赚钱么 网易我的世界能赚钱吗 我赚钱了在线听 历年上证指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