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第七百三十九章 法師精英隊

    顧飛迅速把漂流的主意轉告了劍鬼,劍鬼聽后也探了腦袋出來東張西望四下尋覓:“是么?有這樣的位置嗎?”劍鬼畢竟是戰斗必須近身的職業,對于這種遠程攻擊的藏身偷襲方式沒有太深入的研究。

    “我看現在也是個僵持的局面,任何思路都不妨試試。”顧飛說。

    “嗯,你叫人吧!”劍鬼說。

    “那邊能藏多少人?”顧飛問。

    “擠一擠的話,六個人沒問題。”漂流說。

    “這么點?”顧飛挺意外,他以為能窩幾十人,房頂的空間一般也是挺大的。

    “六人可以站到絕佳的位置,再多的話,或者需要靠前,會暴露自己;或者需要靠后,那樣視線受阻,不能攻擊。”漂流解釋說。

    “好的,報上坐標,我馬上帶人來。”顧飛說。

    “記得布置法師學院的埋伏。”漂流說。

    “為什么?”顧飛也想起之前漂流就特別提到法師學院的埋伏,這好像沒什么理由。

    “因為這個位置攻擊到的區域將正好是他們的法師團隊,會有大量的法師被送到法師學院,我們為什么不抓住這個機會?”漂流說。

    “哦,明白!”顧飛一邊給漂流消息,一邊讓劍鬼去安排法師學院那邊的埋伏,而他則開始招集法師人手。當然是法術傷害高的優先。除了他和漂流,詭瞳身為五小強自然不會差,火燃衣是曾經的法師十大,有裝備打底,現在等級沖回,也算強人一個。再然后是云襄,雖然不如以前這些角色這么突出,但至少絕不是火球這種水貨。火球也想來,被顧飛發了一張積極參與卡,直接丟到了替補名單里。火球有幾斤幾兩顧飛太清楚了,現在是重要時刻,還是精益求精比較好。。

    五人后還差一個,重生紫晶的姑娘們當然也不是強手,最后一個法師名額只好從新加入的玩家中進行了海選。眾法師紛紛報上自己的法術傷害后倒也一目了然,不過這個傷害最高玩家的名字讓大家很沒信心,這法師的名字居然叫“廢柴”。

    “就他吧!我倒是很好奇,敢叫這樣一個id,估計得有什么過人之處吧?”顧飛在偷人小組的隊伍頻道里說。

    “你這樣想就不對了,看id識人和以貌取人一樣是不可取的。網游的id一般就是圖好玩、好聽、好看,或者好記,大多數是沒有什么內涵的,比如御天神鳴,這名字你能解釋出含義嗎?”漂流說。

    “我發誓你死定了!!!”御天神鳴咆哮。

    “好吧,大家歡迎廢柴法師入隊。”顧飛說罷,id為廢柴的法師已經加入隊伍,非常禮貌,進隊先是“大家好”,給眾人留下了不錯的第一印象。

    接著漂流報上了坐標和過來的路線,眾人各自繞道,沿間自然都經過了御天神鳴的埋伏地點,這家伙正咬牙切齒,不住對前方漂流的背影咒罵著。

    “大家都到齊了嗎?”顧飛此時就在周邊不用趕太多的路,于是繼續在這里和彩云間的團隊周旋,也算是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有韓家公子指揮的團隊果然不一樣,換作尋常兩三百人的團隊,顧飛覺得自己深近結合,騷擾偷襲,總是可以偷走幾人,但有了韓家公子的指揮以,對方團隊進退有序,更關鍵的是非常耐心,并不貪功,先以保住己方生命為要點,顯然是很清楚這場拉鋸仗的關鍵所在。

    “嗯,都齊了。”這時漂流回復消息,他們五個法師都已經到位。

    “我還用上來嗎?”顧飛問,他覺得這五個人的火力已經很強了,畢竟都不是火球那樣的路人級別。

    “保險期間,還是來吧!”漂流建議。

    “好,馬上到。”顧飛這還在和彩云間你進我敵的來來回回,此時抽身撤了出來,街角一轉,就朝漂流指的那坐標來了。顧飛比那些法師跑得快不說,一些普通人上不去的地方,他一個瞬間移動就直飛上去了,不消兩分鐘就到了指定地點。

    漂流、詭瞳、云襄、火燃衣四人都是認識的了,顧飛一眼就看到那個敢于叫“廢柴”的法師,廢柴在顧飛過來和他們站在一起后,表現得異常激動。

    “你好。”顧飛和他初次見面,主動問候了一聲。

    “太帥了。”廢柴激動,“我居然和平行世界最頂尖的三大法師在一起,為什么,為什么這個游戲不能拍照?”

    “呵呵……”三大法師干笑。

    “咳,人齊了就開始吧,拖久了也許他們會起疑,復活點那邊布置好了嗎?”漂流問。

    “沒問題了。”劍鬼辦事當然利索,劍南悠已經帶隊把法師學院給團團包圍了。

    “那么準備了,正十二點鐘方向,五星重疊,千里中心,我頂角,詭瞳左上角,云襄右上角,火燃衣左底角,廢柴右底角,沒問題吧?”

    “沒問題。”四人回答。

    “說什么呢?”顧飛問。

    五人側目,漂流又一次忍不住,開口鄙視:“你也算是法師?”

    “不好意思,我好像還從來沒有和法師一起這樣配合過。”顧飛說。

    “十二點鐘方向明白?”

    “明白。”顧飛忙點頭。

    “好,就是朝這個方位進行攻擊,天降火輪和火樹千重焰的法術范圍半徑分別是多少知道嗎?”漂流問。

    “呃,你們量過?”顧飛問。

    “……”

    “那個人,戴藍色魔法帽的那個家伙,看到沒有?”漂流開始指人。

    “看到。”

    “好,你就以他為法術中心,丟一個范圍法術就可以了。”漂流說。

    “那什么五星還有什么角之類的呢?”顧飛問。

    “完了再給你補課吧,先動手,我喊一二三。喊一時千里動手,我們二三。”漂流說。

    “為什么?”這點廢柴有些不明白。

    “馬上你就知道了。”漂流對他說。

    顧飛比較郁悶,卻不得不照辦,于是漂流開始喊一二三,一之后,顧飛吟唱法術,二三的時間就由漂流去掌握了,這個事實上才是平行世界最強法師的家伙,對顧飛的法術吟唱慢多少早已經算清,這二三數得恰到好處,隨后五人一起吟唱。雖然因為裝備或加點上的不同,他們的吟唱也未見得速度完全一致,但總不至于大到像顧飛這樣可以數出來的地步。

    顧飛是第一次和法師一起擺成法陣,只見自己雖然先吟唱,但最后卻是六人的法術一起凝聚,天空六道火輪,顧飛這一看立即明白了什么叫五星重疊,原來就是五人的法術中心都座落在顧飛法術的圓周上,而五個圓心連接,正好是一個標準的五角星。以顧飛強勁的眼力,瞬時就可以看出這五人放出的法術,圓心連接后的五星是多少的標準,可見這五人果然不是庸手。這要真帶了火球來,怕是真會壞了事。

    六道天降火輪掉下,彩云間陣中一片嘩然。這偷襲突然而至,全無防備,眾人只能盡可能地閃避,一邊由牧師緊急搶救。六人放完天降火輪,火樹千重焰跟著吟唱出來,節奏上倒沒變化,顧飛之前天降火輪就早一步吟唱,繼續這個節奏就行。

    火樹跟著從地上升起,畫出一個整齊的燃燒圖案。由這五角方位五人法術分布,這五名法師誰更強悍也直觀地反映了出來。漂流和詭瞳配合顧飛所籠罩的區域,秒得干干凈凈,火燃衣稍次,云襄和廢柴明顯是差了一個檔次,尤其云襄,比廢柴還要差一點,他那區域活下來的玩家最多,云襄很是不好意思,覺得辜負了組織上對自己的信任。

    但這一秒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還是有些人活了下來,明顯是五角重疊還是有些松散。顧飛正要發話,卻見漂流已經繼續搖著法杖,口中大唱:“雙蓮蒼火。”

    “哇,有新招式?”顧飛驚嘆,就見漂流所指的方向火浪翻滾,酷似他的落衣紅蓮,只是這次再不是以他自身為中心盛開,而且一開就開了兩朵,范圍完全大過天降火輪也大過火樹千重焰。

    “寒冰天降。”“烽火連城。”緊接著詭瞳和火燃衣也各出大招。寒冰天降一樣是澎湃的范圍法術,烽火連城則切斷了一堆玩家的退路,將他們阻隔在了火海范圍內。

    云襄和廢柴對望了一眼,寂寞的非常,他們沒有這樣自己特色的大招,此時只好一人扔了一個連珠火球,讓自己顯得不是那么空閑。同時看到顧飛也愣在一邊沒招,心里大感安慰。看,不只是我們兩,平行世界頭號法師這時候也是寂寞的。

    誰知兩人剛動了這念頭,就見顧飛也搖劍一指,大喝了一聲“電流墻壁,又一道阻隔和火燃衣的烽火連城遙遙相對,彩云間玩家左右都沒了出路。云襄和廢柴一起淚流滿面,高手到底就是高手,我們始終未夠班啊!

    火燃衣此時功力已經恢復到當年,烽火連城放完一個又一個,和顧飛的電流墻壁直接圍出一個三面墻,這家伙的火樹千重焰冷卻更是極短,此時已經可以再放,接著之前剛剛燃盡的就又丟出去了。

    彩云間玩家三面受阻,命薄的早掛了,沒死的全靠牧師的回復在支撐,此時只剩唯一一條出路,連忙一起朝這方面飛奔。這個方向倒是正對顧飛他們,看起來是朝他們跑來,但問題是,再跑近些他就出了六人的視角,無法再攻擊到了。

    云襄和廢柴是沒能耐了,都指望這四位大神哪個再來一個大招,徹底將對方圍死。

    大招來了,顧飛沖出埋伏地,幾個箭步,大叫一聲“瞬間移動”,直接把自己扔出去了。

    漂流等人沒有理會顧飛的舉動,繼續認真釋放著法術,云襄和廢柴,一邊艷羨,一邊努力證明著自己的存在。

    顧飛瞬移落地,有幾名玩家正好堪堪沖出三面墻,以為得救,哪知遇上了法師中最最最強悍的傷害:顧飛的雙炎閃二連擊。

    兩圈火光圈過,幾人死得干干凈凈,后面跟著沖出來的幾人都被顧飛順手了。這些人個個都是殘命,挨到顧飛的雙炎閃就足夠掛了。

    “左!右!”韓家公子此時竟然還不見慌亂,從容指揮活著的玩家,再次布出口袋陣想挾顧飛。同時弓箭手們也已經工作,朝韓家公子指引的方向放起了箭。那箭逞弧線飛行,竟然有幾分縱橫四海箭陣的風采。彩云間畢竟和縱橫四海的玩家打交道不少,縱橫四海這招牌他們沒事戲耍,也學的像模像樣,此時照韓家公子指引的方向,箭矢劃弧而過,漂流等人雖縮著腦袋,箭卻從天而降,這樣射法傷害雖有削弱,但卻足夠打斷法術。

    只是此時彩云間該秒的人已經被秒盡,漂流所設想的法術伏擊戰術已經大獲成功。就是顧飛為了效率最大化,把自己也給扔了出去,此時身陷重圍,沖出不能。

    一道黑色身影殺出!

    劍鬼可不是只會看風景的,一時在幫尋找著可以出擊的機會,此時看到顧飛被困,脫身不能,立刻湊上身來,看準一個包圍稍薄弱的位置就是一個霧影突襲。

    第一目標被秒,之后目標各個東倒西歪,顧飛反應也是極快,立刻一個箭步踏過來,雙炎閃的火光卷起,那些被劍鬼傷得半死的人顧飛順勢也就給他料理了,反應再快的牧師,也快不過顧飛的身手。

    劍鬼卻是驚出了一身冷汗,顧飛動作太快,踏步上來就出劍。那火光亮得自己要把自己也卷殺了,但隨著劍尖火苗擦鼻而過,劍鬼方知顧飛的出手已經精準到了什么程度,估計距離砍落鼻尖蒼蠅的境界差不多。

    “快撤。”劍鬼轉身想閃,但這次為救顧飛,他沖得也有些太深了,撕出的那道口子此時早已經合上,一幫皮糙肉厚的戰士已準備上來擠死二人。

    “你閃。”劍鬼突然雙手托出,示意顧飛踩上。

    “我去幫細腰舞。”劍鬼一笑。

    “呵呵。”顧飛笑了笑,也沒辜負劍鬼的好意,一腳踩上劍鬼雙手,劍鬼用力朝上一托,顧飛伸腿又一踩墻,一下就邁上了那房頭。下面劍鬼瞬間被人海淹沒,被秒了大片的彩云間玩家心情能好嗎?劍鬼奮力支撐了幾下,終究無以為繼,被送去了盜賊工會。

    箭矢在顧飛身后飛奔,顧飛連滾帶爬一路又竄回了那埋伏地,翻身就跳了進來,旁邊五人嘖嘖聲不斷。

    “剛才咱們這一波,少說滅了對方四十來人,其中法師大概有三十人上下,相當成功。”詭瞳說。

    “呃,不過好像沒機會再來一次了。”漂流抬頭看著天,箭矢嗖嗖地飛著,落著,六人都沒有再探出身子的機會。

    “換個地方?”顧飛問。

    “這附近好像再沒有這么漂亮的掩護了。”漂流說。

    “我覺得,現在可以調防御強悍的人過來,正面掩護。只要幫我們擋了對方的弓手攻擊,我們就是地圖兵器,直接正面街道上就可以推進了。”云襄提議。

    “嗯,這個辦法不錯。”漂流也認同。

    “等法師學院那邊結束吧!”顧飛說,現在部分人都抽調那邊搞輪殺工作去了。

    “你怎么樣?”顧飛這時給劍鬼消息。

    “細腰舞太小氣了,不肯分給我一個。”劍鬼郁悶。

    “搶啊,和她客氣什么。”顧飛說。

    “她會連我一起殺吧?”劍鬼問。

    “呃,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不好,法師學院那邊不對勁!!”劍鬼突然道。

    “怎么?”顧飛忙問。

    “自爆,那幫家伙在玩自爆!!”劍鬼說。

    自爆!顧飛總算明白這個法師專用詞。連著自己一起范圍法術,在平行世界里就被稱之為自爆。這大招顧飛也常用,而且他這種秒殺級的傷害,用出來尤其可怕。

    法師學院集中了重生紫晶和非常逆天的大部隊,對方的大量法師也悉數送到。只是在復活點刷新完全隨機,三十多人,劍南悠也無法預知每個法師從何處出現,只是提醒大家一有白光,攻擊就招呼上去。

    有的人白光剛起就被法術給籠罩了,但總有一些沒這么迅速的。這些復活的法師二話沒有,就地釋放法術,連同自己和身邊,不分敵我,一起范圍法術。

    這是誰也沒有料想到的。三十多個法師,集中在一個區域,一同開始自爆。法術無意識地進行著重疊,覆蓋面廣,無法防范。劍南悠意識到不秒,連忙組織隊伍先朝法師學院外撤,不要逼得對方這么緊。同時暗罵自己太過激進。其實要埋伏法師,學院門外駐扎上弓箭手就萬無一失了,但劍南悠想讓所有人參與到伏擊活動,哪想弄巧成拙,對方竟然使出自爆。

    而雜牌軍的缺陷此時也顯露出來。突遭意料之處的劇變,所有人都是靠自己的本能做出反應,沒有人意識到要去聽指揮,甚至很多人都忘了該聽誰的指揮。

    法師學院中亂成一團,彩云間的法師一個個好像能死250次一樣,個個勇猛無畏,追著重生紫晶和非常逆天的玩家進行著自爆。
硕果赌城走势图 深圳最赚钱公交线路 开啥子店赚钱 有美感又赚钱 香港代购珠宝怎么赚钱 地下城小号赚钱攻略 如何通过皮皮搞笑赚钱 安全又能赚钱的成语 车库转租赚钱模式 树 种植 赚钱 暗黑3现在赚钱嘛 肆玖原厂怎么赚钱 圣世霸业可以赚钱 赚钱和做人的关系 开文胸内衣店赚钱吗 快手只发小视频可以赚钱吗 赚钱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