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第七百四十四章 被逼離城

    所有人目瞪口呆,包括八十牧師和輸出五人組。他們這才知道,原來一切都只是幌子,把“牧師筑長城,里面殺衛兵”的計劃只是表面假象,千里一醉真正的目的就是勾引對方如此一擊。所以他要求輸出平均分配在四個衛兵身上。

    “原來是這樣啊,這人并不只是暴力那么簡單嘛!”聆谷風在旁感慨著,他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原本以為千里一醉的計劃已經失敗,此時真是峰回路轉,弄得他都有點小興奮。

    “無恥!”

    “卑鄙??!”

    “下流?。。。?!”

    攻城玩家是罵聲一片,但無論如何也無法阻止他們自己已經潑出去的攻擊。四名衛兵立刻陷身火海,箭刃穿身,死得不能再死,于是同時,那條喪鐘一般的系統消息也再度敲響:四號營地被攻占,五分鐘內消滅入侵者,營地守衛成功。

    攻城玩家這才意識到事情還沒結束,他們至少還有五分鐘的時間挽回敗局。但是……目標在哪里?八十牧師,現在統一摘下了蒙面,誰也無法確認目標,無數玩家開始罵娘,痛罵這種對抗的局面下分辨敵我還要靠臉和徽章。

    所有牧師都玩命地抖弄著自己身前的徽章,向其他玩家示意是自己人,不要誤傷。包括顧飛雇來的八十牧師,也是這么做的。但這緊要關頭,攻城玩家已經不會太大意了,紛紛對牧師進行鑒定術,這鑒定真假徽章立刻露餡,有人張羅著就要去砍,結果砍完牧師換個地復活,臉沒記下,又要重新鑒定。

    顧飛此時早換了裝,他特意裝備了件盜賊斗篷,此時蒙了面,操了匕首,敏捷地在場子里鉆來鉆去,形似一個尋找獵物的獵手。四衛兵被他帶入攻擊范圍壯烈了,他自己卻是借著瞬間移動脫了身,此時就想混過這五分鐘。

    被鑒定出來的牧師此時被殺的很慘,聆谷風給顧飛發來消息:“這些牧師真正要拖延的時間,其實是現在的五分鐘是嗎?”

    “不是?!鳖欙w說。

    “但現在攻城玩家的火力全集中在他們身上了?!瘪龉蕊L說。

    “那是他們犯傻,都原地復活了,擺明不是中立就是攻城玩家,守城玩家是不會在這里原地復活的?!鳖欙w說。

    聆谷風一怔道:“那去哪復活?”

    “城里復活點?!鳖欙w說。

    聆谷風苦笑:“這設定,你這個城里城外走過死過的人才知道,只在城外折騰的玩家怕是并不清楚?!?br />
    “總該有些人知道的?!鳖欙w說。

    顧飛說的不錯,的確有一些人知道這情況,此時也終于反應過來:“別亂殺了,原地復活的不可能是入侵者?。?!”

    雜亂的行會組織,消息總要你傳我我傳你,等眾人皆知都不知要多久。此時說話的人根本沒顧上解釋,立刻已經想出一主意:“所有行會的人,全部退出營地?。?!速度快??!”

    這主意被傳開后得到了大家的認同,所有玩家麻利地朝營外撤離。八十牧師和輸出五人組也乘此良機跑路,此時已無人再搭理他們,所有撤出營地的玩家都死盯著場內。系統警報未解除,就意味著此人還在營內,現在大家都撤離了,他還能有什么藏身之處?

    營地瞬時空曠了許多,偶有白光閃過,都是前方戰場死亡復活的玩家,自然絕無可能是入侵者。營外玩家朝營里看去,只見里面十多個帳篷異常奪目,毫無疑問入侵者是藏身在其中。

    “沒時間了,大家快!”不知是誰招呼了一聲,圈在營地外的玩家潮水般撲進營地,各自就近奔向帳篷。

    “沒有!”

    “沒有!”

    “沒有!”

    隨著一聲又一聲地報告,系統數秒倒計時已經開始,攻城玩家個個急得滿頭是汗。

    “沒有!”

    “這也沒有!”

    “我們這也沒有!”

    “我靠,怎么可能,都沒有?”

    所有玩家傻眼了,十多個帳篷內都空無一人,但系統警報根本沒有解除,在眾人傻眼的功夫瀟灑進入最后十秒計時: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無情無義又無理取鬧的系統宣布:攻城起義軍四號營地淪陷,營地廢棄,該區域保持下線存檔功能,但不再作為死亡重生區域。

    “操?。?!”云端城外的曠野突然發出整齊地罵聲,全部攻城玩家都收到了這條系統消息,他們實在不能理解了,攻城行會一共八百多家,就算遇到了其他主城所沒有的守城玩家,也不至于淪落到這般景象。攻城營地被廢一個,上次傳出去后云端城玩家就已經被外城玩家笑話成災了。這是紀錄,整個平行世界沒有一座主城的攻擊方鬧到這種地步。結果,自己的紀錄自己破,日隔一日,云端城又有一復活營地淪陷了。

    “都干什么吃的?”

    “廢物?。?!”

    “垃圾?。?!”

    各行會頻道中充斥著不顧情面地喝斥信息。在系統提示四號營地被襲后,所有行會會長幾乎都有派人增援,想著那營地終究不比之前的三號,還有四個npc衛兵可以幫玩家們指明目標,所以大家都沒想到會是這下場?,F在說什么都已經遲了。

    聆谷風這時候也非常納悶。復活營地被三百六十度包圍,死角只能是那十多個帳篷。而攻城軍全面撲進搜查帳篷時,卻什么發現也沒有,千里一醉究竟是躲哪去了?

    聆谷風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直接發消息請顧飛指教。

    “很簡單,最開始的時候我拿傳送卷軸在營地里做了一個坐標,后來大家都退出時,我的確進了帳篷,不過其實我很快就出來了,只不過我不是走出來的,是用傳送卷軸傳送出來的。明白?”顧飛回復。

    “原來如此!”聆谷風恍然,敢情所有人瞪著眼睛搜尋復活營地的時候,顧飛明目張膽的就傳送在了他們眼前。只是,所有人都把這種突然的出現當作是前方戰場陣亡的兄弟,顧飛的狡猾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我想沒有人死到25次吧?”顧飛問聆谷風。

    “沒有?!瘪龉蕊L很誠實地回答。這場戰斗事實上發生得很快,想死25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那么,后會有期嘍!”聆谷風收到顧飛最終的回復,探著脖子想在人群中找到這家伙的身影,結果哪里還找得到?周圍全是抓狂而又暴躁的攻城玩家,見誰都想踢兩腳,聆谷風本著安全第一的精神,也匆忙離開了此地。

    顧飛此時其實挺忙碌。他不單單要跑路。四號營地廢棄,這是全城公告的。只不過對于守城方來說,卻是另一番言辭,他們這邊的說法是:英勇的守城行會重生紫晶攻占了敵軍四號營地,該區域保持下線存檔功能,但不再作為死亡重生區域。

    所有人目瞪口呆。牧師送回了城內,但顧飛沒回,不少人發消息問他干什么,顧飛只是一率以“轉轉”回答,哪知這一轉就轉出了這么大一手筆,此時收到系統最終提示的眾人方知,紛紛發來刨根問底的賀電,讓顧飛一路都不得安寧。

    “沒什么,我只是順便又多雇了點人手,把那營地拿下了而已?!鳖欙w簡要敘述了一下自己的行事經過,自然又是引發陣陣贊嘆。

    “城里現在什么情況?”顧飛完了詢問。

    “呵呵,牧師都到了,勝利還會遠嗎?”

    四十牧師的到場十分及時,當時韓家公子率領的彩云間隊伍已經發現了部分重生紫晶和非常逆天的成員,一路追殺尾隨而至。在城門口郵箱處,兩軍對壘,接著四十名牧師從天而降。非常逆天和重生紫晶在人數穩占上風,雖然成員水平層次不齊,但漂流、細腰舞、詭瞳、劍南悠等超線一線精英的實力卻是彩云間所沒有的。

    韓家公子指揮再精奇,卻也限制不了這所有人一起爆發。更何況劍鬼、劍南悠,甚至云襄,在指揮團隊上都是一把好手,韓家公子的優勢并不如他面對一般團隊時那么大,如果不是非常逆天和重生紫晶的成員實在有些雜牌、生疏,早就是被徹底壓倒的局面了。

    “我馬上回來了!”顧飛此時還做盜賊裝束,在戰場中飛奔。他的身后,已經廢棄的四號營地猶自有一堆人在抓狂,想把那入侵者揪出來生吞活剝。

    韓家公子已知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從戰斗剛打響,對方團隊中突然加入了四十牧師開始,韓家公子這知道己方已無勝算??此七€能相持,但這得益于對方團隊的生疏。除此以外,千里一醉這個最強悍的戰力還沒有現身……

    韓家公子耐心地指揮,消磨,而非常逆天和重生紫晶,再與對方稍做了接觸后,立刻實施了漂流以前所預想的戰略:戰士掩護,法師地圖攻擊推行。

    這相當于劍南悠與火燃衣配合的放大版。劍南悠率領了些許重裝戰士,頂在了隊伍最前,他們不用做任何攻擊,要做的只是掩護,而他們的生命,將有四十位牧師全權打理。但他們的身后不只有牧師,還有漂流、詭瞳等精英法師在列的法師團隊。

    彩云間已經沒有什么法師,這種地圖對轟他們已經做不到。韓家公子唯有指揮弓箭手齊射,而隊長后撤,以此來拖延時間。

    如果單純是弓箭手,那么當然可以輕松拉開距離。但是彩云間的隊伍里,也有戰士、也有牧師……

    風箏是不可能的,調頭專心逃跑更無可能。因為對方的陣中并不缺乏盜賊、弓箭手等敏捷職業。逃跑,只能淪為這些職業口中的積分。

    勝利固然沒指望,想安然身退,卻也沒那么容易。

    韓家公子在頻道里頻繁地指揮著戰斗,幾乎不放過一個細節,頻道里全部是他所下達的指令。

    同樣,在非常逆天這邊的頻道中,也滿是劍鬼的指令。他不放過己方的細節,更不會放過對方調動的細節,這兩個極其了解的老朋友,在戰場上只能靠頻繁的更換指令,讓對方琢磨不到己方的意圖。

    兩邊的團隊都瘋了,都暴躁了。

    指令實在下得太快,讓人眼花繚亂,大家都很想說:我們不是機器人,不是你按下就會立刻向下,你按上就會立刻向上,你飛快下上,就會出個絕招的……

    相較之下,卻還是劍鬼輸了半籌,不過這也不是他的原因,實在是他的部下并不是一個嫻熟的團隊。

    雖如此,劍鬼的指揮卻還是極大的限制住了韓家公子的意圖,他想做出的部署,并他平素任何一次指揮都要更加費勁。劍鬼造成了他部署的遲緩,沒有人會彌補他的遲緩。而劍鬼這邊,劍南悠抓住劍鬼爭取到的機會,率領戰士法師配合團隊完全鋪開了陣型。

    法師的火焰瘋狂地傾吐,整個街道似乎都在燃燒。

    彩云間終究是無法抵擋下去,他們不斷地閃出白光,不斷地有人被殺退。

    韓家公子早已經在頻道中發出新的指令:撤退。

    只有撤退。

    從各復活點復活,成了化整為零的手段。彩云間的玩家在復活點重生后,不再重新回來加入戰斗,紛紛朝各自距離較近的城門奔去。

    復活點沒有伏兵。韓家公子料定對方的人數也不足以在復活點還布下埋伏,雙方的人數本就想差無己,那樣的戰術,得是人數占據上方才能夠施展。

    “或許還會再見?!表n家公子被擊殺時,對劍鬼說。

    劍鬼笑笑:“很快的?!?br />
    牧師學院復活,身邊還有一些自己的同伴,韓家公子和眾人一起,連忙就朝最近的東城門就趕去。

    “東城門有人?。?!”誰知走了一段后,韓家公子收到先一步到達東城門玩家的報告。

    “什么?”韓家公子一怔。

    “人雖然不多,但是……”

    韓家公子知道他但是什么,但是他們都是牧師,他們沒有戰斗能力,對方的人員或許不多,但攔牧師,這足夠了。

    “西城門呢?你們怎么樣?”韓家公子發現化整為零的撤退似乎也沒那么美妙。

    “我們在跑……但是,后面已經有人追來了……”西城門方向的玩家似乎想哭。盜賊、弓箭手,有敏捷的職業竟然全數沖向來了他們這個方向。劍鬼、細腰舞,一黑一紅平行世界最可怕的兩個盜賊,就在最前面,大家看得很清楚。

    南城門不能走,這是韓家公子早提醒過的,因為他們開始戰斗的地方就是南城門郵箱處,朝這個門走是自尋死路。

    北門呢?

    “我們快出去了!”北門玩家激動。

    “靠??!”顯然很快就發生了讓他們無法激動起來的事情。

    “千里一醉,是千里一醉!他在守北門?!庇腥私?。

    “他不是守北門,是他是從城外剛好回來了……”韓家公子無奈地道。對方沒有守復活點,他們選擇了守城門,利用主城中職業點復活的特點和位置,做出了很好的部署。

    如果是自己,能做到的大概也就是這樣了吧?韓家公子想著。

    “怎么辦?”頻道里亂成一鍋粥。

    “上城墻?!表n家公子說。

    “跳出去?”眾人驚。

    “不錯?!?br />
    “會摔死的?!?br />
    “死完還會復活?!表n家公子告訴他。

    “那不是又回來了?”

    “退出行會,跳出城外,復活不會在城內?!表n家公子說。

    僅有的辦法,但是需要放棄守城者的身份,這并不是他們所希望的。這個身份留著,還是可以做很多事。只可惜事實是,這個身份留著,他們將無法出城,將被非常逆天和重生紫晶反復輪殺,直至飛往第十五區。

    他們沒有別的選擇,彩云間的玩家們紛紛改變路線,登上了云端城的城墻,那些沒有加入小雷酒館的,毫不猶豫地就跳下了城墻。而那些加入過的,則還有著最后一絲猶豫:“小雷酒館怎么辦?”

    “已經有安排了,跳你的墻!”韓家公子說著。

    退會,跳墻。

    這事有人開了一個頭,其他人也不再猶豫,紛紛開始實施。

    “你那沒有問題吧?”韓家公子給小雷消息。

    “沒問題。不過還要麻煩你一件事,你跟劍鬼打聲招呼吧,告訴小雷酒館已經不是彩云間的那家,現在正式恢復商會身份?!毙±渍f。

    “可以,不過他們會怎么看,我不敢保證?!表n家公子說。

    “沒問題的,千里還有劍鬼都是講道理的人?!毙±赘吲d。

    于是劍鬼收到韓家公子的消息:“我們撤了,剩下的人,是真正小雷酒館的人?!?br />
    “什么意思?”劍鬼不解地回道,消息卻被系統截下,劍鬼放眼望去,似乎看到城墻上有人影,不斷地跳下城墻。

    “結束了……”劍鬼在頻道里說。

    “什么情況?”無數的聲音問。

    “他們撤了?!眲碚f。

    “怎么可能?四個城門我們都封鎖了?!?br />
    “他們從城墻跳下去了?!眲碚f。

    “那不是還會復活回來?”

    “退出行會的話就不會?!眲碚f。

    “小雷酒館解散了?”

    “似乎還沒有……”劍鬼想起韓家公子最后說的話。
硕果赌城走势图 双色球开奖结果双今天 2020环岛赛 上海天天选4直播 手机版股票软件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料 好彩123下载 中国体育彩票网 彩库宝典下载2016 湖北11选五爱乐彩 股票是涨还是跌 江苏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好彩1生肖技巧 快乐8软件下载 现金在线娱乐 广西十一选5网站 甘肃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