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第七百四十五章 和諧黨又來了

    顧飛在頻道中得知對方采用了跳樓的方式逃離主城,頗為惋惜。他剛趕到北城門時,就看到迎面沖來幾個玩家。還沒等他去確認一下身份,幾人調頭就跑。顧飛自然是心照不宣地追上去將他們干掉。之后還玩陰的,不站門下改縮到一邊角落,結果人得知北門有他這尊大神來,哪里還會有人來。韓家公子迅速做出了全盤放棄滲透計劃的決定,眾人紛紛退出行會跳了樓。

    不過他留下的有關小雷酒館的信息讓劍鬼有些疑惑,和大家說了一下后,顧飛直接就發消息問小雷去了。小雷忙解釋,大致意思就是之前行會是韓家公子幫著建立的,現在他們撤了,不過小雷已經組建了一套自己的班底,之后就專心任務,絕不耽誤顧飛他們辦事。

    “可信嗎?”顧飛把小雷說的轉述給大家后,問道。

    所有人搖頭,顯然都對韓家公子的人品沒什么信心,覺得這又是他在搞什么鬼,結果只有劍鬼點頭道:“公子是沒什么問題了,至于小雷……說不清。”

    “什么意思?”大家問。

    “意思就是,這一步不會是公子搞出的什么內容,但小雷是不是有什么自己的打算,我就不知道了。”劍鬼說。

    “你這么肯定?”眾人問。

    “我肯定公子有關小雷酒館的計劃,應該就到此為止了。”劍鬼說。

    劍鬼的人品顯然讓大家十分放心,看到他如何保證,頓時都覺得沒有什么問題,于是又紛紛開始分析小雷的問題。

    “小雷,應該沒什么問題吧?”劍鬼眼中小雷是好同志,直覺上覺得小雷應該沒疑問。

    “希望如此,還是叫大家多留意吧?”劍南悠提議。

    “嗯!”劍鬼點點頭,于是兩個行會分別做出公告,對方已經被擊退,不過小雷酒館尚有部分殘余,是否有敵意需要進一步觀察,大家多多留意,但不要主動挑起沖突云云。

    “這事總算告一段落了。”劍鬼長出了口氣。壓力好大,剛成立的工會就受到這種挑戰。雖然就算敗了也不至于會解散,但畢竟會讓新招來的這些新鮮血液信心大失。一個行會想發展壯大,首先得讓行會成員意識到行會的價值,非常逆天明顯是已經挺過了這一關。

    而重生紫晶這邊,七月已經開始找顧飛商量善后事宜了。之前形勢危急,讓她們暫時放棄了他們純女生行會的理想,現在恢復平靜,怎么讓重生紫晶回復原貌,當真是個技術難題。

    “全部踢掉?”顧飛相當沒人性。

    “這不好吧!”七月抹汗,招人來當兵,打完仗就踢,忒沒人性了點。

    “哦,我以為你打算這樣呢!”顧飛說。

    七月郁悶之極,原來自己像是這么一個沒人性的人嗎?

    “這事我沒啥意見,你們看著辦吧!”顧飛當甩手掌柜,史上最不負責任會長非他莫屬。

    七月一時間也沒轍,只是好在這新加入的男玩家尚沒有戰斗一結束就顯露出狼性,如果加進來的真都是一堆花叢中永生那樣的家伙,七月只會剩下自盡的心情。

    非常逆天這邊,劍鬼和幾個高手人物也要協商討論著行會的未來發展問題。由于行會有兩家,劍鬼索性專門開了一個隊,把目前兩邊的有見識的高手都搜刮了進來,進行頻道會議。

    “機會啊!現在主城內行會任務無人競爭,是沖行會等級的天賜良機。難道我們要錯過這個機會?”佑哥的主張。

    “行會任務,就算有競爭,畢竟是什么時候都有,現在城戰時期,雖然面臨了這么一個特殊的契機,我覺得重點還是應該放在城戰任務上。”漂流嚴肅道,他千里迢迢飛過來,可不是為了幫非常逆天行會沖等級的,有城戰不打搞這玩藝,漂流堅決反對。

    “咳咳,我也說兩句。”劍南悠開口,“這個城戰呢,雖然我們莫名其妙的處在了守城方的位置,而且給攻城方制造了一些麻煩,但從整體來看,我覺得攻城方獲勝是安排這場城戰所預定的結局。獲勝,領取獎勵,這向來是網游中的鐵律,作為失敗一方,我們會有獎勵嗎?或者我們只會得到一點安慰獎?在座的都是網游骨灰了,我想不會有人對安慰獎那種哄娃娃的東西感興趣吧?”

    “說的太對了!”佑哥立刻點頭支持,“所以說糾結于行會的任務根本沒意義,我們應該抓住現在的機會提升行會等級,把目光放得長遠一些。”

    “我不是這個意思。”劍南悠忙道。

    “呃?”佑哥不解。

    “我的意思是,守城任務,我們不能無意義地亂做,我們要以打敗攻城方為目的,尋找有質量的任務來做。”劍南悠說。

    “你瘋了吧?”佑哥驚訝,沒想到劍南悠竟然也把目標定位在了打敗攻城方上,這種企圖一般不是只有千里那家伙才會有的嗎?

    “哈哈哈!”漂流大笑,“我喜歡你的念頭劍南老弟,我們人是少,但我們質量高嘛!我看就以我們戰法牧的三角組合,就可以在城外所向披靡,是不是劍南老弟?”

    劍南悠瞥了漂流一眼說:“我的念頭是基于實際,不是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哈哈哈!”這回是御天神鳴大笑,“我喜歡你的念頭劍南老兄,讓那些不切實際的傻逼見鬼去吧!”

    “大人說話小孩不要插嘴。”漂流說。

    “我日,你敢來跟我決勝負嗎!!”御天神鳴跳起來了。

    “我在斗武場,等你過來。”漂流說。

    “你等著!”御天神鳴立刻出發。

    “這是斗武場?”漂流身邊的左手寫愛問。

    “小孩子嘛,逗逗他玩了,還當真。”漂流說,他們所處的位置距離斗武場十萬八千里。

    “千里你怎么看?”劍鬼看大家都有看法,于是點名提問顧飛。

    “千里的意見還用說嗎?”佑哥淚流滿面。

    “滅了攻城方,這個主意我喜歡啊!”顧飛果然這樣說。劍南悠連忙糾正:“不是滅了他們,是獲勝,我們的目標是讓守城方獲勝。”

    “差不多。”顧飛說。

    “但我們的重點應該是任務……”劍南悠弱弱地嘟囔。

    “說起任務,劍鬼,吉爾基諾死了!是被玩家殺死的,這任務你說該怎么繼續?”顧飛說。

    “任務怎么繼續你問我?任務誰發布的你問誰啊!”劍鬼說。

    “哦?那我去看看。”顧飛說著前往主城大廳。

    “做任務的話,現在想出主城可不容易,攻城方不會再放松對城門進出的警戒了。”佑哥說。

    “我有二十張城外坐標的傳送卷軸。”顧飛宣布。

    “我要一張,我要一張,我要一張!!”叫聲不斷。

    “一張一千金。”顧飛說。

    “靠!”罵聲不斷。

    “這是韓家公子贊助的!!”御天神鳴抗議。

    “韓家公子的錢也是錢。”顧飛語重心長地教育御天神鳴。

    “卷軸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拿給大家用,大家不要搶。”劍鬼安撫眾人。

    “任務吧!”劍南悠再度提議。有了顧飛支持,反對的聲音一下小了許多。于是非常逆天加重生紫晶一起豎立了以打倒攻城方為目標的,大多數人眼中不切實際的方針后,開始分頭行事。并指出,一定發現重大任務,要上報組織,大家群策群力來完成,不造成資源的浪費,不造成行會財產的流失。

    所有玩家都在城里忙活起來,顧飛也又一次來到了戒衛隊室。

    “報告,吉爾基諾死了。”顧飛向隊長匯報。

    戒衛隊長大怒,重重一拳擊在了他的辦公桌上,顧飛以為自己將迎來npc暴風驟雨般的斥責,哪想他開口說得去是:“可惡,這群殘忍的強盜!”

    顧飛一時沒反應過來,稍一怔,才領會這伙“殘忍的強盜”指的就是外面那幫攻城土匪。不過坦白說,吉爾基諾這個npc顧飛沒覺得是什么有氣節的角色,他一邊在幫助著守城軍,另一邊,好像對攻城方的要求也沒出現什么拒絕。兩邊任務他都在指引,這家伙十足是墻頭草。現在墻頭草死了,任務會如何呢?

    “不過還好。”戒衛隊長面色一緩:“剛剛我們收到了新的情報,吉爾基諾的助手也在云端城外現身,這里是他的所在。千里一醉,馬上去和他接觸,或許他會代替吉爾基諾給予我們所需要的幫助。”

    戒衛隊長說罷遞過一張紙片,顧飛一看一個坐標,失望到了極點:“又是找人?有沒有戰斗的任務?”

    “去吧,為了自由!”戒衛隊長慷慨激昂的握拳,為顧飛鼓勁,顧飛飛一般地逃離了。

    “又接到后續了。”顧飛沒精打采地發著消息。

    “有后續?好啊!什么內容?”劍鬼精神一振,憑他多年來的網游直覺,他能感到顧飛身上的這條任務并不一般。計時、不斷的后續、雙向,平行世界中象征著任務難度的諸多內容全都出現在了顧飛這條任務上,而且任務發布人更是明確表示這對守城方會有重大幫助,非常像是他們守城一方所需要的。

    “找人,又是找人,找之前那個吉爾基諾的助手。”顧飛說。

    “那你快去吧!”劍鬼說。

    “還有人想去嗎?”顧飛問。

    “我!”細腰舞舉手,這姑娘對于自己搜尋任務沒興趣,隨便撿個現成的跟著混混她比較喜歡。

    “任務不一定只是找人那么簡單,也許會有什么難度較大的戰斗,配備一支齊全點的隊伍吧?”劍鬼提意。

    于是劍南悠、漂流、詭瞳、落落等紛紛主動請纓。

    “沒速度的自重。”顧飛說。

    一干高手氣得夠嗆,紛紛咒罵,顧飛不為所動,他想速度一點,不想拖著一群短腿跑路。

    “牧師都不帶?”劍鬼提醒。

    “要牧師干嘛?”顧飛反問。

    落落發誓終生不給顧飛回血。

    “御天!!”顧飛點名。

    “等會,我還有一場決斗。”御天神鳴說。

    “決什么斗,人說說你就信,趕緊過來。”顧飛罵。于是御天神鳴潑墨一般大罵漂流,漂流不得已閉了頻道,和眾人私聊聯系。

    “劍鬼你呢?”

    “我還是留城里吧!”劍鬼就是個認真的好會長了,此時想留在城里率領行會一起挖掘任務。

    “小竹。”顧飛又找。

    “哼,不理你。”顏小竹親姐剛被顧飛鄙視,引發連帶反應。

    “膠水。”顧飛還專挑高手。

    膠水在劍南悠的威逼暗示下,不出聲裝死人。

    “柳下。”顧飛又想到一個。

    沒回音,柳下不在這個頻道里,這是有見識的高手隊,柳下小姑娘沒被加進來。

    顧飛正準備回重生紫晶頻道招呼,終于有人主動了:“我去吧!”

    顧飛欣喜,再一看名字,是席小天,假裝沒看見:“還有人要去嗎?”

    席小天也氣半死。全頻道的人基本被顧飛得罪光了。

    “行了,就你們四個去吧!”劍鬼實在看不下去了。

    “中心廣場集合吧!”顧飛無奈,實在是沒人再響應他了。重生紫晶那邊都沒人理,顧飛看到落落在那邊放話了。

    城里,所有人重新忙碌起來。城外,韓家公子率眾在各方向的城墻跳樓后,直接摔死就近復活在了城外的復活營地。

    “辛苦了。”韓家公子從營地出來時,正碰上了顧小殤。

    “失敗。”韓家公子搖著頭。

    “至少拖住了那些家伙一段時間。各行會不用提心吊膽,這期間城戰倒是打得不錯。”顧小殤說。

    “不錯?東北營地不是被攻陷了嗎?”韓家公子說。

    “呃,那也是早先失誤釀成的后果,遲早也會發生。”顧小殤說。

    “你倒看得開。”韓家公子說。

    顧小殤笑了笑:“有人一直在等你。”

    “哦?什么人?”韓家公子意外。

    “就在那邊。”顧小殤指了指,帶著韓家公子一起過去。

    營地旁的大樹下,兩人斜靠樹上像在乘涼。遠遠看到韓家公子的身影,都一起邁步迎了過來。

    “是你們。”韓家公子皺眉。

    “是啊,好久不見。城戰很精彩。”兩人赫然是葉小五和斷水箭。

    “有何貴干?”韓家公子問。

    “聽說你們傭兵團這次好像不同立場?”葉小五笑道。

    “聽說?”韓家公子望了顧小殤一眼,顧小殤聳了聳肩,表示她什么也沒說過。

    “那又怎樣?”韓家公子問。

    “呵呵,這次更直觀地感受到千里一醉的不平衡了吧?”葉小五說。

    “那又怎樣?”

    “不平衡,當然就要適當和諧嘍!”葉小五說。

    “哦,那你忙。”韓家公子說完轉身就要走。

    “等等!”葉小五一怔后,連忙追了上來。

    韓家公子皺眉望著他:“你這人還真是羅嗦。我告訴你,我們的立場始終是一至的,就是在游戲。只有你的立場不同,你是妨礙我們游戲,明白?”

    “只要有千里一醉在,就沒有公平的游戲環境。”葉小五說。

    “有你這個gm搗亂,也沒有什么公平的環境吧?”韓家公子說。

    “gm?”顧小殤疑惑。

    “就是這貨。”韓家公子指了指。

    “gm怎么也在游戲?”顧小殤大為詫異。

    “我不是gm……”葉小五郁悶,別說他已經離職,就算是離職前,他的職務也是和gm這種低級角色風馬牛不相及的。但顯能在一般玩家心目中,gm就是游戲里的主神,仿佛他們掌管著游戲的一切一般。

    “大家快來看,這里有gm!”韓家公子喊。

    “gm?”無數玩家聽到這個名詞,比聽到超級boss千里一醉還要激動和興奮,紛紛朝這邊望來。韓家公子一個明白無誤的手勢指向葉小五,眾玩家飛奔而至,對葉小五進行慘無人道地圍觀。

    “這就是gm?嘖嘖,等級好低啊!”

    “裝備也不咋樣啊?”

    “我不是gm,我也是個普通玩家。”葉小五抓狂。

    玩家不信,傳說gm可以化身為游戲中的任何一種形態,當然也包括化身成一個玩家。

    “gm,發兩個大招看看吧?”

    “gm,我身上突然少了二十金幣,你幫忙看看到哪去啦!”

    “gm,請指點迷津,告訴我哪里有大型任務!”

    玩家紛紛朝gm禱告,就差把香燒起來了。

    “我不是gm!!!”葉小五反復強調,但就是沒有人信,圍觀的一人走了一波又來一波。斷水箭在旁邊都投降了,淡定地站到一邊裝圍觀黨,起碼比被圍觀強。

    “讓讓!讓讓!”這時終于有大人物趕到。四大行會的會長,從白菜地離開后就如膠似漆再也沒分開過。此時聽聞城東方向有gm現身,連忙一起跑來觀看。不愧是當會長的,四人的想法就很有深度了。云端城出現了守城玩家這么詭異的勢力,gm出現,是不是準備要抹殺這個bug了呢?

    無誓之劍、逆流而上、云中牧敵、黑色食指。四人擠進人群,一起站到了葉小五面前。四大會長露面,人群中的騷動總算稍輕了幾分,葉小五再次有氣無力地重復:“我不是gm。”

    “那你是誰?為什么大家都說你是?”無誓之劍問。

    “是韓家公子,那家伙耍我。”葉小五說。

    “哦……”四個同被韓家公子耍過的人,瞬間產生了共鳴。
硕果赌城走势图 买口袋会赚钱吗 富人钱赚钱 炒外汇要求一万美金起步好赚钱吗 1元签到打卡赚钱 自动售货机加盟赚钱模式 qq群赚钱方法 m.techweb.com.cn 一百部手机赚钱 gta制毒赚钱吗 闲鱼赚钱的模式是什么意思 李志靠什么赚钱 腾讯炒股大赛 8月30日股票推荐 中国的股票指数 20070904上证指数 黄金矿工赚钱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