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第七百四十六章 吉爾基諾的助手

    “他為什么要耍你?”四大會長頗有興趣地研究著葉小五。他們覺得這家伙身上應該有文章,否則一般角色遇韓家公子,兩句話就鄙視得你撞墻去了,能被耍也算是一種較高的待遇。

    “幾位是?”葉小五在游戲里畢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搜羅情報,或許知道四大會長的名字,卻不會認識幾個人。

    在四人逐一介紹了一下后,葉小五點點頭道:“這里不方便,幾位,借一步說話如何?”

    四大會長對望了一眼,看這個垃圾小牧師,似乎真有點從容自信的派頭,是真金還是水貨,四人倒真想見識見識。

    “散了散了,哪有什么gm??!”在四大會長驅使下,圍觀人群漸漸散去,四人注視著葉小五,要聽聽這個小子到底有什么“不方便”的話要說。

    顧飛、御天神鳴、席小天、細腰舞。四人使用卷軸輕松來到城外,此處是顧飛和聆谷風交易卷軸的那個僻靜所在,離城戰戰場是遠了點,但絕不會引起什么人注意。

    細腰舞查了一下眼下的坐標,又要過顧飛手中任務條標注的位置,怒了:“你豬??!這兩個差多遠?飛這來干什么?”

    席小天過來掃了一眼,也露出鄙視的神色。

    “哼!”御天神鳴過來看一眼,也嗤之以鼻。

    “你哼什么哼,你哼什么哼,你知道紙條上這坐標在哪個方向嗎?”顧飛大怒,別人笑笑也就算了,御天神鳴也跟著瞎起哄,太不知道自己的斤兩。

    御天神鳴執拗,不肯認錯,拿了顧飛的那張小紙片過去研究。顧飛給那兩個明白人解釋:“沒辦法,我先前出城又不是旅游,人在哪坐標就定哪了,我怎么知道任務發布的位置會在那邊?!?br />
    “你豬啊,你就不會買點已經做好坐標的卷軸?”細腰舞說。

    “有這樣的嗎?”顧飛問。

    “有沒有你問問呀!”細腰舞說。

    “下回,下回!”顧飛忙道。

    這時御天神鳴研究有了成果,哈哈大笑:“誰說我不知道,不就是那邊嗎?”

    “滾一邊去吧!”顧飛一把奪回了紙條,“看了兩分鐘,看出來的還是錯的?!闭f完就朝御天神鳴所指的反方向去了。

    御天神鳴委屈得不行,連忙追上湊顧飛身邊:“老大,你明知道我這方面不行,就給我留點面子嘛!”

    “是誰先起哄的?”顧飛問。

    “我錯了還不行嗎?”御天神鳴回頭,看到兩個美女在外面竊竊私語,笑得天花亂墜,估摸著是在嘲笑自己,郁悶得想死。

    顧飛他們傳送出來在云端城東北方向,而戒衛隊給出的目標坐標在西南方向,華麗的對角,四人不得不繞一個大圈。顧飛看劍鬼等人對這任務都非常上心,不忍讓他們失望,所以這趟出行也態度也很端正,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頭直奔目標地點。但細腰舞這姑娘是沒這責任感的,途間幾次對戰場上的撕殺指指點點,鼓動三人和她一起抄近道,直接從戰場里殺過去。

    席小天笑而不語,顧飛翻白眼,御天神鳴想討好的,但在顧飛嚴厲注視下,也只好閉嘴。細腰舞討了沒趣,心情抑郁,一路亂踢石子,時不時就“失足”踹顧飛兩下,顧飛強忍著沒把這姑娘送回主城。他至少還清楚,細腰舞一不高興是常有點性子,但至少關鍵時刻不會添亂掉鏈子。

    “到了這地方如果沒有戰斗,我就殺了你?!奔氀杪飞喜恢灰淮瓮{顧飛。

    顧飛終于忍不住也嘆息:“你以為我不想嗎?”

    “什么?”

    “希望有戰斗,希望殺了你?!鳖欙w說。

    “你找死!”細腰舞給了顧飛三腳。

    “快到了,別鬧了?!毕√靹褡〖氀?。御天神鳴也湊上來,表示對顧飛和細腰舞“打成一片”的待遇羨慕不已,顧飛狂翻白眼。

    “在那邊了?!毕√爝@時瞄了一眼顧飛手上的紙片,指了指前方。

    “沒人??!”顧飛快步朝這方向走來。這片區域叫云郊礦場,是可供練級的所在,有40-45級的礦工npc活動。同時也是攻城任務玩家時常出沒的所在。礦場中有許多可重復的勞動任務供玩家領取。

    顧飛此時幾步上來,已經站到了紙條所標注的坐標區域內,身前除了一個扛著鐵鏟晃悠的礦工,什么也沒有。

    “這個位置是這礦場的入口,看來這個要找的人是在這礦場里了?!毕√煺f。

    “看起來是了?!鳖欙w無奈。

    好在云郊礦場并不是一個太大的區域,要走一圈并不要多久。四人湊上前后,看到礦場里有一些在練級的玩家,另有一些在忙碌著鏟著礦渣、推著小礦車的玩家,顯然是攻城的任務角色。

    “還是稍微掩飾一下吧!”席小天提議。

    “嗯?!鳖欙w點點頭,瞬間又換了他之前用過的那身盜賊斗篷,蒙起了面。

    “你哪淘來的這破衣服啊,真難看?!奔氀璩靶χ?,隨便換了一身,一樣是精品,既襯她的身材,款式也很好看,屬性也不賴。席小天這邊,也是換了身破盜賊斗篷,然后蒙面。御天神鳴沒有準備這些東西,正不知如何是好,顧飛看了他一眼說:“算了,估計也沒什么人能認識你?!?br />
    御天神鳴郁悶。但這是事實,平行世界又不會頂個名字在腦袋上,御天神鳴名氣再大,全城幾十萬人,能認得他的又會有多少?他又不是明星,上過電視。就算是顧飛、細腰舞,主要也是一身裝束太深入人心。想到裝束,御天神鳴那顆永遠不服的心又跳起起來了,拉了拉跨在背上的三把弓說:“我這也太顯眼了吧?人一看就知道是我,怎么辦?”

    顧飛看了他一眼后說:“裝口袋里去?!?br />
    御天神鳴淚奔,一不小心又秀智商了。兩個美女又在笑。

    四人就這么下了礦區,開始一邊裝作打怪,一邊在礦區內游走。

    “你現在是盜賊,可別用法術了?!奔氀杼嵝杨欙w。

    “我知道?!鳖欙w說。

    “嘿嘿!”細腰舞笑容意味深長。

    “不用法術一樣弄死你?!鳖欙w道出真相。

    “你個死沒風度的,偶爾讓一讓會死嗎?”細腰舞罵。

    “風度?他什么時候有過?”席小天說。

    御天神鳴輕輕點頭表示贊同。

    顧飛不理三人,專心辦事。四人一路滅路,繞著礦區走了一圈,除了普通小怪卻什么發現也沒有。

    “只有那些npc了,是不是他們當中的某一個?”席小天指指另一邊,那邊有些非戰斗型的npc,給攻城玩家們發布著任務。

    “去看看?!鳖欙w帶隊殺著怪朝那邊走。按理礦區里怪有得是,這邊有玩家忙碌,雖然偶有小怪刷新,但礙手礙腳戰斗也不方便,沒有人會砍這邊的怪。但顧飛他們這時候也不管可疑不可疑了,一路砍著怪就到了這地,帶著怪就朝npc身邊湊。

    “吉爾基諾死了?!鳖欙w也不知怎么試探,只想到了這句臺詞,既然說是吉爾基諾的助手,聽了這話總該有點反應。于是顧飛就這么像對暗號一樣,一個一個地接觸下去。

    沒反應,沒反應,npc一個個的都沒反應,到是周圍任務玩家開始奇怪打量這四個。這四個家伙殺怪練級,卻繞著任務npc轉,很有些奇怪。

    四人也顧不了這許多了,npc眼看就要都問完了,有些焦急。就在這時,顧飛又一次“吉爾基諾死了”丟出去后,正主沒反應,旁邊一個蹲在地上扒拉礦堆的邋遢礦工聞聲突然扭過頭來說:“他死了?”

    四人一驚,這是個npc嗎?他們都沒注意到,還以為這是個蹲地上鏟礦渣的任務玩家。

    “沒錯,他死了?!鳖欙w連忙跟上了一句。

    小伙子的表情起初是疑惑和驚訝,在得到顧飛確認的答復了,瞬間換成了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揮袖一抹臉道:“這老東西真的死了?那我的計劃總算可以實施了,哈哈哈哈!”

    四人一驚,尚不知這npc發什么瘋,就見原本蹲在地上的他像個彈簧一樣彈起。數米高的一個小坡,他說上就上,一下子就竄了上去。

    “哎喲,還是個高手!”顧飛驚喜,二話沒說,一個瞬間移動已經追了上去。

    “千里一醉?。?!”早在注意著這四人的任務玩家紛紛大叫。所有攻城玩家都接受了行會的認人輔導。熟知千里一醉的幾大特征:黑色法袍,暗黑長劍,瞬間移動,電系法術。牧云行會會長云中牧敵后來還新補了第五特征,說千里一醉頭上頂著一堆大便。有理智的人紛紛認為云中牧敵是被千里一醉滅得失去理智,污蔑對方以泄憤,所以這一新補特征并沒有被流傳開來。

    這四大特征中,以瞬間移動最為絕對。能使出這一手,在云端城除了千里一醉不會有第二人。所以顧飛一個瞬移上了坡,所有任務玩家都驚叫出來。驚叫完了就是驚慌,紛紛向自己行會匯報情況。

    顧飛哪還理他們,上了坡一看,吉爾基諾的助手非但沒停還在玩命奔跑,顧飛大叫站住,飛步追去。細腰舞三個沒這兩個這么瀟灑,步行趴上爬來已經落后了幾步,三人也是狂追在后,御天神鳴弓都已經拉起來了,大聲問著:“射不射?”

    “射!”顧飛喊。

    “別亂來??!”席小天連忙阻止。

    “我的任務還是你的任務??!”顧飛氣。

    “行會的任務?!毕√焯嵝?。

    “我這有任務提示?。?!”顧飛吼。他還沒菜到那份上。這個新npc一露面就跑,顧飛一邊追,一邊開了任務欄查看了一下。一向言簡意賅的平行世界任務提示就次都給出了一句話,原來戒衛隊隊長的“找到”命令已經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條“阻止”命令。

    “來了!”御天神鳴應聲一箭放出。箭矢呼嘯而至,正中那礦工后背。礦工猛然轉過身來,表情猙獰,沖著四人咆哮著:“誰也別想阻止我?!?br />
    說完一個箭步飛至,一巴掌就拍向第一個沖到他身前的顧飛。

    “來得好!”顧飛側邁一步避過這一掌,揮劍就待反擊,那掌卻突然反擰著追了過來,正甩到顧飛腦袋上,力量大的出奇,顧飛根本化解不了,吧唧一聲就被拍翻在地。

    細腰舞三人都驚詫地停下了腳步。他們赫然發現這礦工拍翻顧飛的手臂,關節扭轉的有些不可思議。這根本就是倒著折了過去,對于人來說,這樣折過去的手臂,只可能是斷掉的。

    “這什么鬼東西?”趴地上的顧飛也正抬頭看著這礦工的手臂強烈控訴著。他完全沒料到這家伙會做出有違人體結構的動作。

    “嘎嘣!”一聲脆響,那礦工竟然用它的加一只手將這支折彎的手臂又掰了回來。順便抬腿一腳,朝地上的顧飛踩去。

    顧飛連忙翻身滾開,那礦工追上來繼續攻擊,顧飛左滾右滾,根本沒機會站起身。抬眼看了下,那三位就站在一邊呆呆地看著,顧飛郁悶:“你們三個要不要也過來踩兩腳?”

    三人如夢初醒,御天神鳴連忙又搭弓放出了一箭。這次射中了礦工腦門。礦工怪叫了一聲,揮手把箭拔下,直接朝御天神鳴扔了過去。那箭飛得比御天神鳴自己射得也沒慢多少,就是準頭有點差,御天神鳴一縮腦袋閃掉,驚出一身冷汗,那礦工卻已經張牙舞爪朝他沖了過來。

    御天神鳴調頭就想跑,結果這次那礦工的彈簧跳又發動了。不過這次他沒蹲著,眾人看了個明白,這礦廠那一矮身,把腿折成了不知道幾疊,席小天和細腰舞兩個看得都快吐出來了。跟著腿再一抖直,礦工像個炮彈一樣彈了過來。御天神鳴驚叫著,卻實在反應不及,被礦工撲倒在地。

    回頭一看,就見礦工裂著大嘴就在自己腦袋上門,那模樣像是要把自己的頭給吃了。御天神鳴“啊啊啊啊”的,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雙炎閃??!”顧飛及時殺到,對著礦工重劈一劍,礦工受了傷害,伸著脖子怒吼,嘴里一大滴口水終于是甩了出來,御天神鳴被礦工按著,根本沒法動彈,努力把頭朝一邊甩著,臉上一涼,口水終于還是掉到臉上。

    “嘔……”那邊兩個姑娘臉色慘白,一齊在那干嘔。御天神鳴也是咬牙切齒,但稍一留意后驚叫:“我靠,這還有傷害?!?br />
    “什么?”顧飛問。

    “口水?!庇焐聒Q叫。

    “那你小心,又下去了?!鳖欙w說。

    “什么?”御天神鳴扭頭一看,一團口水撲面而至,模糊了他的雙眼。

    “快救我……”御天神鳴哭都哭不出來了,他眼中充滿了口水。

    “你們兩個快來幫忙??!”顧飛回頭吼那兩個姑娘。御天神鳴又被噴了一大口,加重了她們的癥狀,聽到顧飛叫喚,勉強拿了家伙沖過來,一路還“嘔嘔”個不停。

    “別嘔了!嘔得比它還要惡心?。?!”顧飛吼。

    “你說什么?。?!”細腰舞大怒,沖上來狠狠給了礦工一刀,“你再說一遍??!”

    “表現不錯,繼續?!鳖欙w表揚。

    但礦工不是光吃打不還手的。一膀子甩過來,顧飛低頭,細腰舞也低頭,結果前臂又是突然朝下一墜,又是人類不可能做出的動作。不過這次顧飛有防備,朝后一滾避開。結果這垂下的前臂像個秋千一樣,朝旁一甩,“啪”一下,抽了細腰舞一個耳光。

    “老娘還你拼了??!”細腰舞跳起來亂揮匕首,又給礦工兩刀的同時,自己也又吃了一下。御天神鳴乘這機會連滾連爬逃離,閃到了席小天身邊,不忘討好美女:“小天姐小心?!?br />
    席小天看了他一眼,丟了塊布給他:“把臉擦擦?!?br />
    御天神鳴連忙擦臉,一邊朝細腰舞大叫:“細姐小心口水?!?br />
    “口你個頭!”細腰舞這一刀直接朝著礦工的嘴巴捅去,哪知礦工突然一張口,竟然就將細腰舞的匕首給咬住。跟著雙臂一伸,就要給她來個擁抱。

    細腰舞要躲就要放開匕首,這哪舍得。幸虧顧飛又一次及時殺到,一劍劈在礦工的咽喉處,跟著一記掌心雷趴到腦門,礦工被擊退,但他的咬合力卻大的驚人,竟然咬著細腰舞的匕首帶著她的人一起朝后退去。

    “給我松口?。。?!”細腰舞彪悍的勁頭也被激發出來了,匕首交到副手,主手一掏口袋,又抽了把匕首出來,直接插向那礦工左眼。

    “噗”一聲響,這刀竟然直入眼眶,一股碧綠色的血液直噴而出。礦工吃了痛,又開始張嘴亂嚎,細腰舞乘機抽回了匕首,但也被這猙獰的面容給嚇到,連忙退了回來。

    “這是什么東西???”細腰舞很有些后怕地問道。

    “不是人類??!”席小天說。

    “嗯,最煩這樣的了?!鳖欙w皺眉。平行世界人形生物為主體,除此以外也有一些動物和亂七八糟的玄幻怪物。這些怪顧飛收拾起來總要多費一些手腳。而眼前這礦工,雖然擁有人形,但顯然也是一個非人類的異界生物。
硕果赌城走势图 极速赛车10选1稳赢 北京快乐八工在线计划 七乐彩杀号技巧 福彩3d开奖 深圳风采2018056开奖 山西11选5玩法及奖金 浙江快12助手 北京快乐8打法技巧 由近及远释放海南赛事 河北20选5定位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资产配置情况说明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果 万达彩票高手论坛 湖北30选5中奖如何规则 群英会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