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第七四五十四章 不可戰勝

    四大會長愁眉苦臉。珂特妮就在他們眼前,四人各派了最擅長挖掘任務的玩家上去軟磨硬泡,卻挖不到任務線索。千里一醉去哪是無論如何是不知道了,四人中云中牧敵第一個起了殺機。他想試著將珂特妮強行爆掉,看是不是能爆出什么線索。

    “我不認為這是個好辦法。”逆流而上搖頭,“她現在就是一個無關線索的npc,你平時會為了試探有沒有任務,去隨便殺害城中的npc嗎?我想你們不會不知道隨便攻擊這些平民npc的下場吧?”

    隨便攻擊npc平民,將會遭到系統衛兵慘無人道的攻擊,哪怕只是誤傷。在這方面系統顯然是幫親不幫理的,只向著他們npc一族,完全不替玩家考慮。

    “非常時期,非常手段。我就不信我們現在攻擊他,還會有衛兵前來救援。”云中牧敵說。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無故攻擊系統npc,是會有很嚴重的懲罰的。現在這個非常時期或許不會有衛兵來攻擊,那么會不會扣你的城戰積分呢?”逆流而上說。

    云中牧敵怔了怔,突然又笑了:“如果真會扣我的城戰積分,我想你更不會攔我了吧?”

    逆流而上也是一怔,天地良心,此時此刻他完全沒有這種險惡用心。只是單純地分析考慮認為想擊殺珂特妮不是一個好辦法,但顯然平時他積累出的品質不是這樣的。關鍵時候,云中牧敵毫不吝嗇地從陰暗角度揣摩他了。

    “讓你扣積分倒也不錯。最好是你再死兩次。你要殺那就去殺吧!”逆流而上很沒好氣,索性也不爭辯。

    “你們二位呢?”云中牧敵望向無誓之劍和黑色食指。

    兩人正猶豫,突然行會頻道里一起收到消息:“會長,有人要見你們。”

    “什么人?”四人都問。

    “不知道,但他說他知道千里一醉他們在哪里!”

    “啊?”四人一驚,連忙問明方向,然后一起奔去,動作整齊無比。

    四大會長怕死榮譽擊殺了,所以現在都不輕易與人接近,身邊的玩家也都幫他們戒備,完全不許陌生面孔靠近。直至這個極其誘人的消息出現,四人也不敢怠慢,一邊過去找人,一邊叫齊了防范隊伍。

    來人出現在了四人面前。無誓之劍第一眼看到,就有些奇怪:“有點眼熟,我好像見過你?”

    來人嘆了口氣。

    “你為什么知道千里一醉在哪?”逆流而上問。

    “因為我知道他們任務的后續。”

    好耳熟的臺詞!四人都是一怔,無誓之劍立刻想起:“是你!你不就是跟紅塵一笑一起的那個小子嗎?”

    另三人一聽也“哦”起來了,他們也記得紅塵一笑其實并不是一個人,他一起還有著一個同伴來著。

    “媽的,三番四次的,想當我們是傻瓜嗎?”云中牧敵感到憤怒,突然一劍就劈了上去。

    斷水箭轉身一讓,手臂飛快臺起,手中所舉短弩已經對到了云中牧敵的太陽穴上。他沒有攻擊,就算攻擊這么一下對一個戰士也不算什么。只不過這么一個舉動,顯示出了他高超的pk技術,沒有攻擊,似乎在表達他沒有惡意。

    “你們真是有些誤會。”斷水箭無奈地說。

    四大會長都不說話。

    斷水箭已經收起了短弩,一邊道:“現在你們完全找不到千里一醉,也破壞不了他的任務,還會懷疑我是千里一醉派來的奸細,故意誤導你們的方向?你們現在有方向嗎?”

    云中牧敵現在是絕對的逆向思維了,聽斷水箭如此說來,嘿嘿一笑道:“這么說來,我倒更有信心去動一動這個npc了。”

    另三人聽了,也都心念一動。或許正是因為這npc身上還有重要情節,千里一醉擔心被他們擊殺,所以特意又找這個家伙來忽悠。這句說辭,真是差點就讓人又上當呢!

    “紅塵一笑也正好叫我提醒你們,現在千萬千萬不要再去碰珂特妮,不然你們會見識到完全無法戰勝的暴走boss。”斷水箭說。

    “哈哈哈哈,那我正好去見識一下。”云中牧敵大笑著,立即在行會頻道里集結隊伍。珂特妮的戰斗力他們見識過的。的確很強,但是,憑千人行會的實力,還是可以吃下的。現在她可沒有之前只追千里一醉那種不受控制的仇恨了。

    “正好,你掛了至少可以讓其他三位會長相信我說的話。”斷水箭說。

    另三個本來也蠢蠢欲動了,一聽這話,覺得繼續觀望一下也不是壞事。云中牧敵冷笑,他心里自然也有他的主意。他只是上前攻擊一下試試,如果這npc真如這家伙所說一樣無法戰勝,再撤下來就是了,那又會有多大的損失?

    “一隊十二點鐘,二隊一點鐘,三隊三點鐘,四隊五點鐘,六隊六點鐘,七隊八點鐘,九隊九點鐘,十隊十點鐘,各位各就各位!”云中牧敵在行會中發布命令。牧云行會分成十支隊伍,做好了攻擊準備。珂特妮畢竟不是那種野外專職boss,不會主動向人攻擊,算起來可以歸類為被動怪。

    “攻擊!”云中牧敵一身令下,十個方向的戰士紛紛圍上,一個不會主動攻擊的被動怪,對于玩家擺開陣型真是太有利了。

    五柄劍,五面盾牌,十個戰士幾乎是一起聚到了珂特妮身邊。

    攻擊,被秒。

    一切發生得真是爽利之極。完全沒有含糊,十人攻擊攻下去的同時,他們就死掉了。

    這還不是全部,十人盛開的白光中,珂特妮的箭矢依舊在飛翔。

    十枝箭,再秒十人。

    玩家震驚了。把人射穿,這在游戲中稱之為“穿透攻擊”。弓箭手弓弩上常見屬性,一般是機率觸,發穿透后的二次傷害,一般都有很大幅度的削弱。

    珂特妮十枝箭,全穿透。傷害有沒有削弱?大家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她的本來傷害是多少,只知道她的箭出來,就是秒殺。包括五個體質型的重裝戰士,一樣是秒殺。

    這攻擊力的確比她上一次爆走要強悍了很多。圍上去的玩家不敢動了,秒殺級的傷害,那玩家就完全沒辦法應付了。靠犧牲來推嗎?如果可以原地復活的話,那倒是可以試試,但在這里……

    玩家不敢動,珂特妮卻沒有停手,彎弓又是一次散射。這次玩家看得清楚,箭不只十枝,攻擊也不是一個扇形,而是一個圓。珂特妮在放箭時一個旋身,箭矢以360度圓形射出。

    箭很快,玩家根本沒能力躲閃,中箭者立斃。而后,穿透攻擊,再死一輪。

    箭還在射,珂特妮的臉上有憤怒,有堅決,還有傷心。她不會再允許任何人破壞她對安格斯的守護。

    無誓之劍他們三個會長臉色都變了,之前躍躍欲試的心情已經蕩然無存,此時都在喝令行會玩家后退。珂特妮那箭,挨一挨就死。平行世界從來沒有傷害豁免,無數冤死的圍觀黨可以作證。

    云中牧敵是最想跑的一個。什么陣型,什么回復,什么掩護,這時已經全不顧了。只有一個字:逃。

    能逃多少算多少。

    悲劇永遠屬于短腿的人。

    珂特妮并沒有追,她只是原地在放箭,但她不只是攻擊高,射數多,連射程也是極遠。玩家不知道要跑多遠才能讓她停下攻擊,只能是沒命地跑著。

    珂特妮停手的時候,方圓百米之內,一個人都沒有。

    別說牧云行會了,就是三大行會,都有在撤離時不小心誤中攻擊的。

    牧云行會?能逃出來的幾乎全是盜賊和弓箭手。珂特妮的攻擊,360度,一次20箭,一箭兩人,十次攻擊就是四百人。牧云行會已經很努力在跑了。最后活下的只有274人,陣亡者包括云中牧敵自己。珂特妮的箭矢飛來時,他和一個新出學院的1級菜鳥沒什么分別,瞬間就撲街了。云端城最大規模的行會被滅紀錄,由牧云行會創造。

    云中牧敵腸子都悔青了。他只有兩次死亡機會了,所以戰斗中向來一馬當先的他,這回破天荒沒有走在最前。

    他縮在隊伍中,準備冷冷靜靜地指揮一把,同時也為了如果珂特妮真是“無法戰勝”時,自己可以從容地退下。

    他哪知道珂特妮會變態到這種地步,云中牧敵淚流滿面。

    “現在三位應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斷水箭對無誓之劍等三人說。

    三人面面相覷。

    “難道真是誤會?”逆流而上說。

    “紅塵一笑……現在在第十七區了吧?”無誓之劍問。

    “嗯,他已經沒法和諸位聯系了。”斷水箭說。

    “你先說說我們接下來該怎么做。”黑色食指說。

    “北邊的樹林!千里一醉他們需要到那邊取一些必需品。”斷水箭說。

    “還磨蹭什么,速度追!!”四大行會紛紛下令。

    “那幾個人的速度,先走了這么一步,怕是很難追上。”斷水箭說。

    “那怎么辦?”

    “我們只能提前去他們任務的下一步地點了。”斷水箭說。

    “哦?是哪邊?”三會長問。

    “跟我來。”斷水箭頭前帶路,三人看他的走向,很是郁悶:“還是在云郊湖這邊?”

    斷水箭點頭。

    三人嘆息,本來以為云郊湖這邊是很好的埋伏地點,現在看來,千里一醉也可以超常發揮。

    “抓緊時間吧!”斷水箭說。

    “出發。”三會長帶隊。

    “現在什么情況了?等我……”云中牧敵痛苦地發來消息。

    “云中老弟,就差一次了……你還是好好在復活點發呆吧!”三大會長紛紛安慰。

    “你們休想就這么甩了我。”云中牧敵悲憤。

    “這是什么話,我們也是為云中兄你的安全著想。”三大會長表示。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云中牧敵又驚懼了。就差一次了……說不定這三個家伙真會乘機對自己下毒手,此時自己已經處在內憂外患的境地了,該怎么辦呢?

    云郊湖的北端,席小天三人飛快繞著湖邊來到了此處。樹林一片,看上去并不怎么大,珂特妮說東西放在她的住處,大家想這姑娘不至于是住在樹洞,樹林里應該也有一間小屋,算是比較好找的目標。

    進了樹林,席小天提議分頭去找,細腰舞點頭朝右走了,御天神鳴表現得極其鎮定,邁步就朝左邊走。美女在前,御天神鳴決定就是迷路也絕不能露怯。

    “你亂跑什么?跟著我。”結果席小天反他拎了回來。

    御天神鳴天真的以為他那點毛病還會有人不知道,實在是幻想。

    很沒面子的御天神鳴跟著席小天一起行事,果然在樹林里發現了一間小屋,御天神鳴興沖沖地就要闖入,臨到門前突然停下,兩步撤回原地,對席小天悄聲道:“里面有動靜。”

    “什么動靜?”席小天正在通知細腰舞位置。

    “似乎有人在里面。”御天神鳴說。

    “不會吧?”席小天一怔。

    御天神鳴繞著小屋轉了一圈,小屋真是太小了,墻上沒有窗戶,倒是在屋頂上開了一個天窗。

    “會不會是要戰斗?”御天神鳴嘀咕,這是他不敢貿然進屋的原因。

    “等等小細過來。”席小天說。

    樹林不大,細腰舞也沒跑開多遠,收到席小天的消息后不大會就跑到了。聽說屋里有人也毫不在乎,邁步上前:“看把你們嚇得,我去看看。”

    “小細不要。”席小天連忙攔住她,“對方陣中有完全熟悉任務的人,也許他提早預防著這一步,派了人過來設下陷阱。”席小天一邊說著,一邊警惕地打量著周圍。

    御天神鳴覺得很有道理,他搭起了弓箭,東一下,西一下地做瞄準狀。

    “千里那個混賬還不過來。” 細腰舞給顧飛發消息。

    “吱啦”一聲房門打開。

    御天神鳴想也沒想一箭就放了出去。

    “靠!”一句話,一個身影在門里晃了一下。聲音好像很熟悉。

    跟著顧飛黑著臉走出來瞪著御天神鳴:“你干什么?”

    三人目瞪口呆,御天神鳴詫異:“你怎么會先到的?”

    “哦,原來傳送卷軸那地方距離這里更近一些。”顧飛說。

    三人的臉頓時也黑了起來。

    “有傳送卷軸剛才怎么不給我們用!”細腰舞怒,雖然當時她也沒想起來這回事。

    “哦,你不是要游過來嗎?我以為你愛好。”顧飛說。

    “愛好你妹!” 細腰舞罵。

    “東西找到了嗎?”席小天倒沒有爭執這個問題。

    “找到了。”顧飛拿出來給幾人看,是卷軸,魔法的道具似乎永遠是卷軸。

    “是什么卷軸?”三人問。

    “魔法氣泡,說明是使用后可以在物體表面產生一個球形的魔法結界。”顧飛說。

    “什么意思?”

    “你們問我?”顧飛詫異,他還等人給解釋呢!

    “只有一個?”三人問顧飛。

    “有三個。”顧飛又拿出兩個卷軸。

    “我要一個。”細腰舞飛撲,顧飛閃身一讓,順勢一腳把她踹屋里去了。

    “保險期間,是不是回去找珂特妮問問怎么用?”席小天說。

    顧飛點頭:“問問吧,別自己瞎用浪費了。”

    “可四大行會的人還在那邊。”御天神鳴說。

    “先摸回去看看。”顧飛一邊說著,一邊閃躲著從屋里殺出來的細腰舞的攻擊。

    “保險期間,用傳送卷軸吧,那個路線他們應該捉摸不到。”席小天提議。

    顧飛點頭,抖了張卷軸,四人飛出,接著又朝珂特妮方向奔去。

    山坡上遠遠偵查了一番,珂特妮身邊什么異狀都沒有,哪里有人想到剛剛就在她身遭百米,八百余名玩家被擊殺。四人看也沒啥動靜,立刻上前。

    顧飛開門見山,拿出“魔法氣泡”的卷軸問珂特妮這東西如何使用。

    珂特妮也爽快,接過一個對著顧飛的腦袋就是一個示范,只見卷軸被他一抖,迅速化出無數氣泡,非常緊密地團結在了顧飛的腦袋周圍,顧飛頂著這么一個碩大的氣泡腦袋,很是茫然,另三人笑得恨不得在地上打幾個滾才過癮。

    “就是這樣了!魔法氣泡會包裹住你的頭部,為你呼吸提供氧氣。一個卷軸大概可以支持十五分鐘。”珂特妮說。

    此時顧飛腦袋上的密布的小氣泡不斷地互相兼并,不大會全部合為了一個大氣泡。顧飛的腦袋在里面清晰可見,但腦袋上這么一個大汽泡,卻更加引人發笑,那三人已經快笑死過去了。

    “如果兩個一起用,效果會有疊加嗎?”席小天狂笑之余,不忘問點正事。

    “可以。”珂特妮點頭。

    “十五分鐘,不知道夠不夠完成到水底要做的事,保險期間就去一個人吧?兩個卷軸起碼可以保證半小時。”席小天說。

    “早知道這么簡單就不來問她了,浪費了一個。”顧飛痛心。

    “走到任務地點之前,你腦袋上這個還能在嗎?”席小天問。

    “不能。”顧飛說。

    “那真可惜。”席小天表示遺憾。

    “喂,你們兩個,笑夠了沒有?”顧飛瞪另外兩位。

    正對著珂特妮的蘆葦叢中,又有行會的家伙們趴著,他們飛快地向會長做著報告:“千里一醉出現,和珂特妮接觸!”

    “靠!!!”聽從斷水箭的安排全面埋伏的三名會長大怒,一起瞪向了斷水箭。
硕果赌城走势图 2011年上证指数分析 网上赚钱 怎么赚 在澳洲修电机赚钱么 怎么转发小说链接赚钱 派单漫画赚钱还是小说 股票融资盘大好不好 一个月网上赚钱买手机 走路和赚钱的软件 梦想是赚钱的演讲稿 财付通云币怎么赚钱 股票推荐 股票学习网 腾讯股票行情 炒股投资工具 股票群 学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