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雖然百分百地復述了蓋世奇英的意思,但鷹揚卻是完全不理解蓋世奇英的思路。從聽眾們的反應來看,鷹揚知道自己的想法也的確沒有錯,蓋世奇英這所謂的一二三,眼前這些玩家絕不會答應。蓋世奇英好像是搞錯了一點,他現在談判的對象,不是和他一樣的商人,而是有血有肉的玩家,理智思考追求最大利益,玩家不是不會做。但問題是,一個玩家,和一個商人,雙方追求的最大利益有本質上的不同,蓋世奇英貌似是以為玩家也和他是一個價值觀了。

    再或者,那就是他以為玩家的打打殺殺對他的工作室作用不大,于是就真有恃無恐,也拿出了不敢退讓的強硬態度?

    鷹揚只有這兩種猜測了,如果不是很清楚自己蓋世奇英的工作室體系里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他倒很留意猜想這是蓋世奇英有意讓他死一死。

    一圈人都是一副要把鷹揚拆成八塊的模樣,畢竟這一二三全是從鷹揚的嘴里說出的。鷹揚已經很努力完全沒有讓自己的表情、語調去配合這一二三,但是沒有用,被圈在角落里的鷹揚,已經認命了。

    “你們工作室的老板叫什么來著?”韓家公子忽然問。

    “蓋世奇英。”鷹揚不假思索地回答。

    “蓋世老板的意思我們已經知道了,不知道我們的老大怎么看?”韓家公子望向了劍鬼,其他人也都望向了劍鬼。所有人都意識到了,劍鬼竟然碰上了一個大難題。他幾乎是剛剛做出和英奇了卻此事的決定,但想不到此時英奇竟然會提出這么不可思議的條件,這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大家都以為只要他們隨便點下頭,英奇就會歡快地匍匐在他們面前。但是……“這事是不是有點問題啊?”精英團的傭兵頻道里,佑哥開口了。

    “是啊!對方這么囂張,為什么?難道是真吃準了我們對他們工作室是沒辦法?”戰無傷也意外地在認真思考問題,可見此事的匪夷所思,連這么不正經地人都分不出心卻胡思亂想了。

    “是不是有人被收買,所以他們知道劍鬼剛剛做出這種決定,所以……故意制造不可能和解的條件,讓劍鬼騎虎難下?”御天神鳴也很認真,而且他這個猜想比較讓人心寒,因為劍鬼的這個和解決定,目前還沒公布出去,如果說是有人被收買,那這可是他們核心圈子的一人,這的確值得痛心。

    “我明白了!”御天神鳴發消息的時候,就在當面的眾人卻都看得出他神情上的一驚一乍。

    “內殲是漂流!”御天神鳴說。

    “靠!”眾人已經習慣御天神鳴凡是說漂流的什么時都不去和他當真。

    御天神鳴這次竟然還有得解釋:“這家伙吃準了劍鬼的姓格,所以在當時提供出了那么一個策略,因為他早就知道劍鬼絕對不可能接收這樣的主意。同時他對工作室的狀況認識得也很清,他料到了拒絕這樣的方案,就等于舍棄了有效對付工作室的方法,那么唯一的選擇就是和英奇工作室將此事不了了之。于是,他再把這情況向英奇那邊一透露,這不,英奇過來的人立刻拿出苛刻的條件才同意和我們和解,這分明是想讓劍鬼進退兩難!”

    眾人都怔住了,御天神鳴這一次的分析,竟然很意外地條理清晰。此外像顧飛對于漂流的陰暗程度是有過接觸的,如果說漂流做了這樣一件事,坦白說他不會太意外。就像他聽到漂流出的那么一個打劫的點子沒有太意外一樣。

    “難為你了。”韓家公子突然也來消息:“跟了本公子這么久,你的智商竟然稍微提升了那么一點點,也許以后我在俯視人間的時候,能略微發現一點你這粒塵埃的閃光。你至少做了一次能讓凡人覺得可信的栽贓。”

    “靠!什么栽贓,根本就是這么一回事。”御天神鳴消息。

    “那么這個所謂讓劍鬼進退兩難的處境,對于英奇工作室來說有什么好處?難道他們只是為了讓劍鬼糾結,就搞這么麻煩?”韓家公子問。

    “這個……劍鬼這樣糾結的話,有可能就做出不太恰當的決定,呃,然后英奇工作室就可能有機可乘……”御天神鳴的言語開始像他平時走路一樣,有點找不著方向了。

    “唔?什么樣的決定會讓英奇有機可乘呢?”韓家公子卻還在追問。

    “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這樣的。”御天神鳴完全迷路了。

    “好吧,那現在我們就讓當事人劍鬼說一下,對于英奇這樣的條件,他會做出什么樣的決定。”韓家公子突然又把話題揪回了之前。只不過那一次是當面說,聽眾包括鷹揚,而這一次卻是頻道里說,聽眾只是他們。

    于是劍鬼就也在頻道里回答:“這樣的條件當然不可能答應。雖然我不能接受使用漂流建議的那類法子,但我想我們終歸是可以找到別的法子和英奇較勁。”在眾人討論的時候,劍鬼似乎已經糾結出了一個答案。

    “這很危險啊!這樣會讓英奇工作室有機可乘的……”韓家公子對御天神鳴繼續著有力而無情地嘲笑,御天神鳴憤恨尷尬的神情已經擺在臉上了。

    “咦,你要去哪!”顧飛此時突然出口講話,而且右手一翻已經拍住了鷹揚。

    “哪也不去啊……”鷹揚忙道。

    “拿得那是什么書,給我看看好不好?”顧飛問。

    “沒什么,沒什么了……”鷹揚慌忙把手里的“書”裝回了口袋。

    那當然不是什么書,那是一個傳送卷軸。在韓家公子說完聽劍鬼老大的意思時,突然眼前這一圈人就沒聲了,只是,神情的變化之類的卻是時而發生,鷹揚立刻知道這些人此時正在頻道里交流。鷹揚覺得這可能是他唯一的脫身機會了。他手進了口袋,暗拿了傳送卷軸。方才的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御天神鳴,御天神鳴本人也沒有理會到他鷹揚。鷹揚認為機會到了,連忙就想使用卷軸,卻沒想到連傳送陣的白光都沒來及閃出來就被身邊的顧飛給拍滅了。

    看到對方沒有立即點破,鷹揚也連忙裝傻下去,不過心下卻是更絕望了。

    “鷹揚老弟,我看你的模樣,好像對于你自己說的話很沒信心嘛,不如你來說說你對你所說的所謂一二三的看法?”韓家公子說。

    鷹揚很是猶豫,不過一圈人也很是有耐心,良久后,鷹揚終于小心翼翼開口:“我想你們可能是不會答應吧?”

    “既然你已經知道我們的答案,那就不送了。”韓家公子說。

    “讓我走?”鷹揚驚喜。

    “不是吧?”眾人叫。

    “殺掉也可以啊,我無所謂的,我只是說不送了,你們想太多了吧?”韓家公子說。

    鷹揚抑郁。看起來對方顯然也知道他也是代人傳話,不過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什么的,在游戲里從來沒聽說過。

    送鷹揚去死的任務大家顯然都樂于承擔,只可惜誰也沒有顧飛這樣的地利。顧飛也是很惋惜地搖著頭對他們說:“這么好的位置,我真奇怪你們一開始怎么會沒人坐。”

    鷹揚吐血,他從來沒想到千里一醉坐到他邊上是這么個原因,他以為這是高手灑脫,不拘小節……“可是,這樣窩著施展不開手腳,也沒什么意思,還是你們來吧!”顧飛說著竟然已經起身,并不準備對鷹揚出手了。

    鷹揚當然不會覺得這算是什么好消息,誰殺都是死,千里一醉不出手,這一屋子的頂尖高手,鷹揚只肯定自己并沒有什么脫身的神技。

    “那就只好我來了!”戰無傷倒是不怎么客氣,顧飛一走出來,他就是距離鷹揚最近的了,包間空間小,他雙手提劍肯定也不方便,直接施以老拳,一拳就朝著鷹揚的臉上砸去。

    鷹揚一看對方竟然如此托大,武器都不用,如此戰無傷再強,對于裝備也很豪華的鷹揚來說也可算是沒有攻擊力可言。當即又起了一點拉個人墊背的心思,在桌下的手掏了匕首,坐著便狠命地朝戰無傷捅去。

    誰想更快的卻是御天神鳴的箭!

    這樣的距離,箭速無疑會是最快的攻擊,鷹揚當然毫無閃避的能力,一箭就被爆了腦門。捅出去的一刀戰無傷也沒理會,一拳繼續爆了鷹揚的頭一下,眼有些花的鷹揚,就看到戰無傷身上冒起了白光,而佑哥也在忙碌地施加著祝福。

    這些家伙……之前爭吵起來那么厲害,像是仇人一樣。可這一開始動手,配合卻是一點都不馬虎,而且還是圍毆自己一個,用不用這么用心啊?看到佑哥的祝福狀態給戰無傷和御天神鳴都加完了,鷹揚終于是徹底認命了,終于很快掛掉。臨死前的一瞬,他好像聽到戰無傷和御天神鳴在爭執是誰搶了誰的怪。

    “又在吵了……我怎么是怪?”鷹揚復活時,第一想到的竟然是這樣一個念頭。隨后檢查裝備,無損失,等級當然是掉了的,一聲嘆息后,鷹揚還是不忘使命,第一時間給蓋世奇英去了消息:“他們不肯答應。”

    “哦?那他們有什么回應?”蓋世奇英問。

    “沒什么,只說不答應,然后就把我殺了。”鷹揚說。

    “哦,辛苦了,去休息吧。”

    蓋世奇英對結果似乎很是漫不經心,這讓鷹揚真是越來越迷糊了。雖然他剛剛下了二組的班,也很累,卻沒有急著去休息,他飛快地密了永遠。

    “咦?回來了?談得怎么樣?”永遠問。

    “看來你是還不知道老板提的幾個條件,不然你就不會這么問了。”鷹揚說著將蓋世奇英的一二三告訴了永遠。

    “這……”永遠也茫然了。

    “老板究竟在想什么?”鷹揚感嘆。

    “我也不清楚。”

    “提這樣的條件,他是沒搞清楚對方的角色?還是說是有恃無恐?”鷹揚倒是很簡略地就說了自己的兩種猜測。

    “也或者,是你搞錯了他這次的角色。”永遠忽然如此說。

    “什么意思?”鷹揚沒明白。

    “也許這一次他并不是個商人,而是一個普通玩家。”永遠說。

    鷹揚一怔:“你的意思,他這次是一定要像個普通玩家一樣爭這口氣,和非常逆天斗到底?”

    “你應該清楚他的玩家心理也是挺重的。咱們鷹之團就是最好的證明。我們的存在,和他的生意有太多關系嗎?”永遠說。

    “沒有……”鷹揚說著這話時有點痛苦。他們的存在……他們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以前鷹揚并沒有太多的想這個問題,只覺得打游戲還有錢賺,而且要做的事不多,并不太影響自己游戲,覺得真是一舉兩得的美差。可眼下,如果永遠的推斷成真的話,那自己這趟談判豈不是毫無意義?要和非常逆天對戰下去,保持原狀不就行了。自己過去說這一二三?干什么?只是為了讓對方感受一下他的有恃無恐,他的強硬嗎?

    他們鷹之團的存在,只是蓋世奇英手中隨意艸縱舍棄的玩具?

    鷹揚以前沒有過這種想法,因為他這也是頭一次感受到蓋世奇英對他們的不尊重。哪怕是當時他直接任命永遠替任為團長時,鷹揚也沒有這種感覺。因為他也認同永遠,鷹之團那時以他為團長,其實只不過因為鷹之團是他最開始建立的。其實那時候起,永遠就已經是團里真正的主心骨。就像此時,對于老板的決定不理解,鷹揚第一時間找到訴說的人就是永遠。

    “不過這也只是我的猜測,如果真是這樣,我覺得他沒必要還要派你去搞這次談判。你先去休息吧,有什么消息我通知你。”永遠此時說著。

    “好。”鷹揚別無他法,也只能如此,帶著滿腹的不解,就此下了線。

    云端城外的練級區,云中暮的身后一班兄弟正在默默地練著級,只不過時不時朝云中暮這邊掃一眼,因為剛剛有人來找云中暮,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商量。

    “云老大對我那個計劃,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嗎?”漂流笑容滿面。

    (未完待續)
硕果赌城走势图 逆水寒哪些服务器好赚钱 2017年电脑游戏赚钱方法 梦幻什么副本任务最赚钱 我想养龙猫繁殖后代赚钱 如何找到赚钱的机会 淘宝帮找优惠券赚钱 rpg maker 能赚钱吗 宽带分享 赚钱 收粮食拉粮食赚钱吗 靠劳动赚钱 议论文 dnf90要不要做镇魂赚钱 大屏导航机不赚钱 养纯山野兔赚钱吗 赚钱办学校谁的故事 火牛视频 看视频挖矿免费赚钱 预约跑长途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