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近戰法師

作者:蝴蝶藍

    第九百二十五章 身正不怕影子斜

    突然想明白了這一點后,無誓之劍剎那間有一種絕望的感覺。他建行會是為了什么?當然不會是為錢,他的目標就是有朝一日成為跺跺腳主城就要抖三抖的人物。

    縱橫四海的發展很順利,從公測最初就一直號稱是云端城最大的行會。之后發生了很多事,他們最強勁的競爭對手對酒當歌垮了,同為六級的黑色同盟會和牧云行會也衰落了,另有一個彩云間,無誓之劍很清楚彩云間的行會性質和他們不一樣,顧小殤這會長沒有自己這種野心。

    劍鬼、戰無傷、御天神鳴、佑哥……

    這一個又一個響亮的名字出現在云端城,曾經讓無誓之劍挺有壓力,他知道這些人都是很有底子的角色。但結果,劍鬼重組逆天失敗,成了孤魂一個;御天神鳴加入他的縱橫四海,成了他旗下小弟;戰無傷則混了一個純戰士的行會,那種行會注定不會有大前途;佑哥則又保持了論壇名聲大過游戲內的風格。

    云端城,他無誓之劍起初是貨真價實的第一號人物,他很看好自己的前景,直至一個叫千里一醉的家伙出現。

    這家伙一出場,就給了他們縱橫四海一個下馬威。雖然那時無誓之劍還不知這人知甚名甚,但不笑被砍,砍出了人家的名氣,無誓之劍雖然順勢將這不笑給踢了,但當時心里也窩了一團火。他們行會發動追殺27149,一圈追下來把自家兄弟倒影年華追到地洞里去了,進退不能……

    這就像是悲劇的序曲,從此以后,凡是和千里一醉有關的交道當中,無誓之劍就從來沒占過上風。從開始咬牙切齒的想報復,到開始提高警惕時時戒備,再到選擇性地進行回避,再到想努力搞好關系。一步一步,不知不覺的,在千里一醉面前無誓之劍已經把自己擺到了一個下位者的姿態。

    他不服啊,他想過抗爭,可又想不出什么手段。他心中總抱著最后一絲幻想,他覺著自己怎么也是大行會的會長,至于千里一醉嘛,說來說去也就是個高級打手,而且在群眾中名聲又很不好,讓無誓之劍覺得自己才是正義的化身,以為他將正義戰勝邪惡來著。

    此時此刻,無誓之劍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幼稚。

    就算千里一醉是邪惡,那又能怎樣?正義必勝?這根本就是哄小孩子的話,勝利必是正義,這才是真理。

    更何況,千里一醉根本就算不上邪惡,這點很關注千里一醉的無誓之劍心底里其實比大多數人都要清楚。雖然云端城玩家個個都在能繪聲繪色地描繪千里一醉的殘暴,但是,真讓你講講千里一醉不講理的事跡,有嗎?

    沒有,一件都沒有。

    千里一醉免費給大家教授效率練級法,一下就讓所有人對他另眼相看,真的只是因為這點好處所驅使嗎?當然不是。

    究其根本,還是因為千里一醉所謂殘暴的形象其實只是大家制造出來的謠言。一聯系到自身實際,所有人都清楚千里一醉根本就沒給人找過什么麻煩。哪怕是被他砍過的,那也是有足夠的起因的。

    身正不怕影子斜,僅此而已。

    無誓之劍行走在練級區,聽著玩家對千里一醉的聲聲議論,只覺得心灰意冷。他明白他在云端城的一切努力都已經不能幫他達到他那個遠大的理想了,他永遠只能位居人下,千里一醉,媽的,怎么會有這樣的人物啊?無誓之劍淚流滿面。

    無誓之劍就這么一路走著,前方已經是要出了四十級的練級區了,忽然就看到界外有那么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之前一直自己在腦海中詛咒的家伙。

    無誓之劍下意識地就走了過去。這四十級練級區一片和諧,根本用不著他來裝大行會主持局面,他立刻興趣缺缺。對于他本人來說,這也是食之無味的東西,無誓之劍也算是高端玩家嘛!

    漸漸到了跟前,無誓之劍就看到千里一醉在那揮舞著東西敲打著身前一塊巨石。這巨石 不是什么怪物,更不是什么boss,無誓之劍也想不出有什么奇怪的任務需要有這種舉動,看著千里一醉瘋狂在那敲打,突然心下有些發毛。

    顧飛這時也察覺身后有人,回頭一瞅,看到無誓之劍,點了下頭:“無誓會長。”

    “千里兄弟,你這是?”無誓之劍心存疑惑。

    “弄彎了,我給敲敲直。”顧飛說著繼續揮著手上東西往石頭上死磕。

    無誓之劍忍不住想笑,看來有說這人其實是個游戲菜鳥的話可能也不假,居然還能犯這么沒賞識這么幼稚的錯誤啊?無誓之劍一邊走上前來一邊給這菜鳥上課:“裝備會發生變形那是耐久低到一定程度了,你這樣就算弄回去也沒用,應該……應該……”

    說到這兩字時無誓之劍停住了,因為他看到顧飛手中的家伙,長不長,短不短的一根,是什么無誓之劍不敢確定,但他已經確定這不是一件裝備……

    “應該怎么?”顧飛問。

    “應該交給有力量的人來把它弄直……”無誓之劍抹汗,伸手。

    顧飛隨即遞了過去,無誓之劍接過總算是可以知道這東西是什么了:杰克的燒火棍。

    無誓之劍的力量和顧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雙手一使勁,燒火棍已經被拗直,一旁顧飛看得淚流滿面,卻不知此時無誓之劍何嘗不是淚流滿面的心情:千里一醉啊,整個游戲讓人聞風喪膽的高手,在這拿個燒火棍這是搞什么名堂呢?

    無誓之劍一邊把燒火棍一邊遞回去一邊問:“你這是什么任務?”燒火棍嘛,一般就隨便一截火棒,木棒哪有這韌性,彎而不斷的?所以無誓之劍覺得這燒火棍可能有點來頭。

    “任務?”顧飛接回燒火棍疑惑地反問。

    “那你這是?”無誓之劍比劃了一下顧飛剛才敲打的動作。

    “彎了,想敲直啊!”顧飛覺得這個他剛才好像已經說過了。

    “就是這樣?”無誓之劍不敢相信這當中竟然沒什么內涵,竟然就是東西彎了然后弄直這么簡單。

    “那還要怎么樣?”

    “這東西有什么?”無誓之劍指那燒火棍。

    “好像是什么任務的吧!我也忘了,我就看這玩藝好像不容易斷,也挺稱手,就留下了。”顧飛說。

    “任務列表里也沒顯示嗎?”

    “早刪了。”顧飛說。

    無誓之劍差點昏倒,他越發的覺得這一定是個很有內涵的任務。只會彎不會斷的燒火棍啊,多么的不尋常。這個死菜鳥,不會是在不知不覺間刪掉了一個很犀利的任務吧?

    “那你留著做什么?”無誓之劍不得不問。

    “也沒什么,需要的時候就拿出來用用。”顧飛說。

    “呃?燒火?”無誓之劍試探性地問問。

    “燒什么火啊?”顧飛很無語,當即耍了三招棍法給無誓之劍看。

    “呃……好!”無誓之劍半天還是擠出來了個字。

    “這棍長度和法杖差不多,所以弄效率練級法的時候就拿出來用了,用多就搞彎了。”顧飛解釋。如果有裝備,那就會帶屬性,就會提高攻擊,那樣怪就會太快倒下。顧飛為了方便研究,特意弄這種只有造型但無屬性的家伙。

    無誓之劍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隨后兩人就陷入了無話可說的境地,兩人本就不熟嘛!

    “千里兄弟,有空要不要來我們縱橫四海玩玩?”無誓之劍突得鬼使神差冒出了這么一句。

    “你們縱橫四海?有什么好玩的?”顧飛疑惑地問了一句。

    無誓之劍瞬時就失語了。游戲里加行會有沒有好處?那當然是有的,行會中的行會任務,行會貢獻是一個比較穩定的可以獲取高端裝備的存在。不像野外刷裝備要靠人品,市場掃裝備要靠金幣,參加行會獲取裝備,更重要的是舍得花時間,只要有付出,就能拿到裝備。

    但是,裝備……這東西千里一醉需要嗎?貌似不需要,這人拿個根沒屬性的破燒火棍都能打怪。

    除了這方面,行會玩家練級也有一定的經驗加成,但是,這個千里一醉好像還是不需要,人就這么混著,現在已經是平行世界等級第一人了,而且人家一天只玩那么幾個小時,人根本就不需要行會這點優惠。

    再然后,強大的行會就是一個強大的靠山。想到這的時候無誓之劍自己都哭了,千里一醉需要靠山?這不是笑話嗎?自己希望千里一醉來玩玩,好像是他在給行會找靠山吧?

    果然,沒有任何可以挖動的理由啊……無誓之劍索性不再說下去了,打了個哈哈:“哈,隨便說說。”

    顧飛倒也沒在意,看神情像是接發了一下消息,跟著突然轉向無誓之劍:“對了,這邊40級練級區的效率練級法你沒什么用吧?”

    “啊……”無誓之劍一下子緊張了,這么問是什么意思?自己說沒用,會不會被視作嫌棄,當場殺成三十級讓自己有用起來?

    顧飛卻是很清楚無誓之劍應有的答案,也沒等他回答,頭朝某方向一示意說:“走,跟我去五十級的練級區學。”
硕果赌城走势图 西安洗车行赚钱吗 武汉卖植物赚钱 倒卖芒果赚钱吗 代理林文护眼笔赚钱吗 潮商凭本事赚钱 聚宝鹏挂机赚钱 要想赚钱多 就要来广东 低门槛的赚钱项目 赚钱与发明的洗车机器 瓷砖怎么赚钱 努力赚钱的诗 在手机怎么买彩票赚钱 包刮大白能赚钱吗 用手机买纸黄金赚钱吗 卖电动车能不能赚钱 倩女幽魂好玩吗 能不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