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八月八日,落鳳城。

    橘紅的太陽,從峽谷對面的山頂緩緩升起,在峽谷口投下一束光圈,煞是明亮。鳳堡塔樓在太陽照射下,更是顯得光彩奪目。

    背對朝陽,霍去病跟蒙恬再次并肩而立。

    昨天夜里,兩人一直交流至深夜,結合陣內陣外的經驗,互為補充,將廉頗設下的大陣解了七七八八。

    今天就是大夏禁衛正式沖鋒的日子。

    “要是還能再試探一天就好了。”蒙恬有些遺憾,畢竟只一下午的時間,兩人對大陣還有一些不解之處,這些疑點很可能就暗藏殺機。

    他們能等,烈焰軍卻等不了了。

    或許是受大夏禁衛軍現身落鳳城的刺激,就在昨天,吳起率領大周三路大軍,成功完成對烈焰軍的合圍,徹底斷去烈焰軍北上之路。

    被圍住的烈焰軍,危在旦夕,隨時都可能全軍覆沒。

    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落鳳城這邊只有冒險一搏,迅速殺出重圍,為烈焰軍贏得一線生機。否則的話,大晉軍真的就要跨了。

    霍去病倒是樂觀,笑著說道:“戰場上本就沒有十拿九穩之事。”

    “是啊。”

    蒙恬點頭,轉身,對著霍去病行了一個軍禮,“那么,拜托了!”

    霍去病回了一禮,自信說道:“看我的吧!”說著就轉身離開塔樓,開始做戰前最后的準備,大門附近,大夏禁衛軍三個軍團已經列隊完畢。

    “出發!”

    霍去病沒做過多動員,直接下達出征的軍令。

    對大夏禁衛軍而言,戰爭已經是家常便飯,無需動員,自有一套。

    隨著大門開啟,一隊隊騎兵沖出,迎著朝陽,顯然格外有生機,猩紅披風被吹得獵獵作響,似乎也在為禁衛軍將士吶喊助威。

    這一戰,只準勝,不準敗。

    塔樓之上,蒙恬望著如蛟龍出海一般的大夏禁衛,若有所思。

    …………

    御林軍營地,指揮高地。

    廉頗似乎也預感到今天會有一場惡戰,早早來到高地,準備迎接新一天的挑戰。可當鳳堡大門開啟,沖出來的是大夏禁衛,還是讓廉頗感到意外。

    “是要輪番上陣嗎?”

    敵人在兵力占優的情況下,選擇這樣的輪換戰術,倒是正常。只是不知為何,見到出征的是大夏禁衛,廉頗還是有些不安。

    “難道是我真的老了,潛意識對大夏禁衛有了畏懼之心?”

    廉頗的臉色有些難看,他既不是聾子,也不是瞎子,王上私底下對他的負面評價,廉頗是知道的,可又能奈何。

    就在廉頗愣神的功夫,大夏禁衛已經沖擊陣中,掀起滔天殺戮。

    僅初次交鋒,就讓大周御林軍嘗到苦頭,一則霍去病對敵陣已經研究的頗為透徹,二則大夏禁衛比之大晉禁衛,還是要強上一籌的。

    第一輪的騎兵沖鋒,大夏禁衛齊刷刷端起殺人利器——加強版馬槊,配合騎兵的高速沖鋒,簡直就是人間兇器。

    無論御林軍配合的如何靈巧,大夏禁軍的破解之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硬趟過去,成排的馬槊,寒光凜冽,組成一臺臺殺人機器。

    大軍所過之處,只留下一團團肉泥,地上見不到一個活物。

    前排的御林軍將士甚至來不及發出生命中最后的吶喊,就被滾滾洪流碾壓而過,連一個浪花都掀不起來。

    霍去病要以力破巧,當然不是說說而已。

    大夏禁衛三個軍團,就像三柄利刃,組成一個三叉戟,狠狠插入敵軍腹部,再在蒙恬的指揮下,一路高歌猛進。

    陷阱?沒有用!

    人墻?更沒用!

    合圍?做不到!

    大夏禁衛就像一群猛獸,或是說,就像現身荒野的獸潮一般,轟隆隆殺將進來,不講任何情面,不懼生死,只管一路殺將而去。

    相比大晉禁軍,大夏禁衛實在要血腥、殘暴的多的多。

    或許,這也是一種戰爭美學。

    暴力美學!

    面對如此兇殘的大夏禁衛,大周御林軍顯得有些準備不足。

    昨天的一番大戰,已經將他們折磨的不輕,損兵折將。好不容易休整一晚,元氣還沒完全恢復呢,就要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有的將士已經認出來,敵人正是名聲在外的大夏禁衛軍。

    對大夏禁軍,大周御林軍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說,他們是荒野跟大夏禁軍對戰次數最多的一支部隊。

    每次戰役,兩支部隊都要打一次。

    結果御林軍每次都完敗,連統領廉頗都有了心理陰影,更遑論被大夏禁軍揍得鼻青臉腫的御林軍將士了。

    御林軍將士這一畏懼,在生死攸關的戰場,立即就露了怯。

    再配合大夏禁衛軍如潮水一般的攻擊,御林軍的陣線開始出現松動,師團跟師團之間的配合,也沒有之前對峙大晉禁軍那般流暢。

    整個大陣,開始變得遲緩起來。

    鳳堡塔樓的蒙恬見了,沒時間感慨,立即抓住這一千載難逢的機會,引領大夏禁軍對敵軍陣地展開更為猛烈的進攻,每次都殺向敵軍陣地關鍵節點。

    御林軍陣地就是一個整體,要運轉起來,憑借的正是九個關鍵支撐點。布置在此的,也是御林軍最精銳、最強悍的九個師團。

    大夏禁軍偏偏就喜歡啃硬骨頭。

    在蒙恬跟霍去病的配合下,三個軍團不知疲憊一般,將一個又一個的據點拔除,每干掉一個,御林軍陣地就癱瘓一次。

    等到第四個據點被拔除,陣地已經無法首尾相連。

    高地上的廉頗越來越無力,戰爭形勢已經開始脫離他的掌控,整個陣地亂成一團,他的指揮也受到嚴重干擾。

    能指望的,就是御林軍自身了。

    等于是說,隨著大陣癱瘓,大夏禁衛軍跟大周御林軍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拼的就是各自的硬實力。

    在這一點上,放眼全球,還沒有哪支部隊可以跟大夏禁軍叫板。

    攻入大晉王朝過程中,御林軍就損失了一部分兵員,昨天的大戰也有上萬人死在大晉禁軍刀下,總兵力比之大夏禁軍,并沒有太大優勢。

    在同等兵力的對抗上,大夏禁軍從未輸過。

    “手下敗將,何敢言勇?”

    在霍去病的指揮下,馬超、呂布以及惡來三位猛將,各率一部,在敵軍陣中掀起滔天殺戮,猶如人形巨獸。

    三位都是一等一的絕世猛將,在蓋亞更新之后,一身武藝暴漲,他們的兵器、鎧甲,都由一代宗師歐冶子重新鍛造,堪比神器。

    除了惡來還是騎乘年獸羅剎,馬超跟呂布甚至為此更換了坐騎。

    在全身裝備升級換代之后,三人在軍陣中的殺傷力實在是駭人,每每前線遇阻,三員大將都是親率衛隊發起沖鋒,沒誰能攔住。

    對戰中,他們就是核彈頭一般的存在。

    這一戰打的是天崩地裂,日月變色,血流成河,戰場上空凝聚的血氣跟殺氣混合在一起,上下蒸騰,顏色鮮艷的讓人害怕,猶如徹骨之寒。

    經此一戰,大周御林軍怕是要被踩進泥里,再也爬不起來。

    高地之上,廉頗再無法保持鎮定,強忍著撤軍的誘惑,下達死命令:“傳令各部,聚合到一起,結營而守,抗住敵軍的這一波攻勢。”

    “諾!”

    大夏禁軍的這三個軍團,除了第四軍團有一批步兵,剩下的都是清一色的精銳騎兵,如果御林軍敢在此時撤離,怕是會被敵軍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唯一的辦法,就是死守到底。

    不管怎么說,大周御林軍還是占據地利之便,只要全軍不慌,沉住氣,以營地為據點,嚴防死守,還是有很大機會度過難關的。

    老廉頗,再次展現他豐富的實戰經驗。

    可惜廉頗誤判了敵人的作戰意圖,在廉頗看來,敵軍自然是要將御林軍殲滅,再行救援烈焰軍。

    如果僅僅是大夏禁軍突圍而出,是無法左右北地戰局的。

    因此,御林軍只要死守到底,熬過這最困難的一天,緩過這泄掉的一口氣,明日再戰,就還有堅持下去的可能。

    就算大晉禁衛軍也參與其中,廉頗還是有信心守住。

    至不濟,也能再拖半天。

    有一天半的時間,烈焰軍就算不死,也要被打殘了,如此一來,廉頗也算是勉強完成王上交待的任務了。

    問題是,聯軍這邊從一開始,就沒準備直愣愣地去救援烈焰軍。

    眼見敵軍回守營地,不用蒙恬指揮,霍去病當機立斷,指揮大軍往入口外圍沖殺而去。整個過程,沒有一絲遲疑。

    僅僅半個小時,大夏禁軍就像洪水一般,從大周御林軍營地席卷而過,沒有一絲留戀,沖出峽谷,獨留下滿地的狼藉。

    “這?”

    廉頗真的愣神了,“情況有些不對勁啊。”

    大夏禁衛軍不按常理出牌,讓廉頗心中的不安愈勝,可惜,敵人沒給他重新思考的機會,因為就在此時,鳳堡大門再次開啟。

    蓄勢待發的大晉禁軍,接了大夏禁軍的班,沖殺而至。

    “攔住大晉禁軍!”

    這是廉頗下意識的反應,至今他還堅信之前的判斷,認為大晉禁軍是想渾水摸魚,跟在大夏禁軍身后,沖出峽谷。

    如果讓大晉禁軍就這樣沖出峽谷,廉頗還不如一頭撞死。

    網游小說網www.qknazc.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硕果赌城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