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大周王朝,邯鄲城。

    八月底的北方正是初秋時節,郊外白樺樹的葉子開始轉黃,漫山遍野的楓樹林,黃綠相間的楓樹葉,煞是好看,猶如披上一層美妝。

    就在昨日,浩浩大軍已經從前線陸續撤了下來,被安置在邯鄲城外休整,車水馬龍的營地,喧囂中透著尷尬與失落,還有無法抹去的疲憊。

    猶記得一個月前,正是在西郊,在同樣的地方,大周之王帝塵發表了熱情洋溢的出征宣言,豪言要攻滅大晉,挺進中原,惹來陣陣歡呼。

    那是大周最高光的時刻。

    當初排山倒海的歡呼聲還回蕩在群山之中,尚未完全消散,大軍卻被打得狼狽而回,默默回到舊地,舔舐傷口。

    一如漸漸枯黃的野草,毫無生機。

    此番出征無功而返,接下來該怎么走,朝廷必須拿出個章程來,跟著又傳出大夏進擊江南行省的消息,讓本就焦頭爛額的大周朝廷更是苦惱。

    王宮,議政殿。

    大周王朝的一班文武大臣赫然在列,雄霸、春申君以及戰狼三位侯爺也專程從屬地趕到都城議事,共同決定大周接下來的命運。

    朝議剛一開始,帝塵就宣布一個重要決定:“即日起,將荊楚行省割讓于宋,東海行省割讓于明,這是戰前就簽訂的協議,抵賴不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沖突,本王已經應下此事,朝議結束,就要啟動兩行省的遷移工作。”

    眼見南方戰事又起,帝塵卻是不準備再拖下去,干脆利落地認栽。

    帝塵還是很果決的,既然無力阻止兩行省被“霸占”的命運,無畏的拖延只會讓秦、唐兩國生疑,不利于五國聯盟展開更緊密的合作。

    順順當當地割讓兩大行省,也能讓宋、明兩國念一念大周的好。

    話音剛落,堂下就傳來一陣騷動。

    尤其是春申君跟戰狼兩位侯爺,全程黑著一張臉,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他們就算想反對,卻找不到足夠的理由,也提不起底氣。

    最終只能默默忍受。

    對任何一個王朝而言,割地都是恥辱之事,可這恥辱,他們卻必須吞下。

    帝塵壓了壓手,示意大家安靜,接著說道:“解除飄零幻皖南總督一職,由齊侯戰狼兼任;解除殺破軍魯東總督一職,由楚侯春申君兼任。”

    這一下,黑臉的變成飄零幻跟殺破軍兩人。

    想當初,為了穩住【炎黃盟】岌岌可危的局勢,兩位領主被迫放棄領地,搬到皖南跟魯東擔任總督一職,權力已經受到極大約束。

    等到大周開朝立國,封侯也沒兩人的份,當真憋屈至極。

    哪里想到,帝塵卻是冷酷至極,為了照顧春申君跟戰狼兩人,毫不猶豫地將飄零幻跟殺破軍趕下臺。

    偏偏他們又無力反抗。

    曾經輝煌的荒野霸主之一,最終淪落到這步田地,實在讓人唏噓。

    對沒用的棋子,帝塵一向冷酷,毫無憐憫之心。此時籠絡春申君跟戰狼,那是因為兩人還能對丹陽軍跟赤血軍施加影響,一旦這影響消失,在必要的時候,帝塵也是能狠下心來,犧牲兩人的利益。

    在帝塵眼中,從無不可犧牲之棋子。

    大周王朝走到今天這一局面,雖然巔峰期不在,但是對帝塵個人而言,卻是鞏固王權的絕佳時期。

    經過此事,帝塵的王權將達到一個頂峰,越發名副其實。

    帝塵此時的心情,只能用“悲喜交加”來形容,如果他能早兩年獲得今日之地位,大周王朝或許也不至于落地今日這步天地。

    其中的因果交錯,實在讓人捉摸不透。

    在帝塵宣布兩項人事任免時,春申君跟戰狼臉上并無一絲意外,因為早在朝議之前,帝塵就單獨找到兩人,以此為交換條件,換兩人不在朝堂反對割讓行省一事。兩人畢竟是侯爺,真要鬧起來,帝塵也是很難收場的。

    王朝已經淪落至此,三人也只能各自讓一步了。

    戰狼意外的,是為何將春申君安置在魯東行省,而不是就近安置在皖南行省,“是故意讓春申君遠離根基之地,還是在防范我?”

    每次想到身上的秘密,戰狼都夜不能寐。

    就在戰狼陷入沉思時,帝塵的手段還在繼續,“鑒于御林軍在大晉之戰的糟糕表現,著革去廉頗御林軍統領一職,降為副統領,罰俸一年。”

    “謝王上寬恕之恩!”

    老廉頗上前謝恩,滿臉羞愧。

    這次出征,吳起率部連戰連捷,御林軍卻連著打了兩次敗仗,實在讓帝塵臉上無光,不罰廉頗,不足以服眾。

    可就算再怎么處罰,御林軍也只能讓廉頗率領,換其他將領,比如田單,或者吳起,帝塵怕是睡覺都不安穩。

    看似處罰,實則也是對廉頗的變相保護。

    在場大臣中自然不乏明白之人,冷冷地看著這一對君臣表演。

    罰完廉頗,帝塵話鋒一轉,深沉說道:“御林軍乃朝廷中流砥柱,此番損員達十五萬,必須盡快補齊。諸卿有何建議?”

    春申君、戰狼跟雄霸三人心中一顫,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雖然帝塵的眼光沒看向他們,三人卻感到,全場文武大臣的目光一下就聚焦在他們身上,等著他們表態。

    事關軍權,三人又怎會輕易表態。

    沒看到殺破軍跟飄零幻兩人,就是因為喪失了軍權,才被帝塵隨意揉捏嗎?今日之殺破軍們,未嘗不是明天之他們。

    這軍權,是怎么都不能放的。

    只是事到如今,不是他們不表態,就能躲得過去的。

    就在此時,一位武將站了出來,正是元朝將領張弘范,也是被歐陽朔唾棄的存在,此君現身荒野之后,很是識趣地投效了大周王朝。

    帝塵來者不拒,將其收入麾下。

    有些話帝塵不好明說,要借臣子之口說,張弘范現在扮演的,就是這么一個角色,出列之后,慨然說道:“啟稟王上,御林軍是王朝最精銳的部隊,要補充戰損,唯有從現役的野戰軍中簡拔。對野戰軍將士而言,能被選入御林軍,也是莫大的榮譽,想來是不會拒絕的。”

    張弘范這話說的也沒錯。

    就像大夏禁衛軍,沒次出現減員,都是從諸集團軍中挑選。

    可大周跟大夏完全不是一回事。

    歐陽朔這位夏王,在大夏軍中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為禁衛軍挑選兵員,白起等將領自然不好說什么,而且這也是大夏軍慣例,大家早就習慣。

    大周不同,軍隊隸屬不同的派系,此前并無交換兵員的慣例。

    這一次御林軍損員嚴重,偏偏周圍形勢又非常嚴峻,終于讓帝塵抓住機會,鐵了心要撬開丹陽軍、霸王軍以及赤血軍三大集團軍的口子。

    隨著張弘范開口,其他大臣也跟著附和,認為從丹陽軍等集團軍,抽調兵員補充進御林軍,是最為合適的辦法,能將風險降至最低。

    可能覺得形勢這般發展下去,對他們非常不利,春申君終于沒忍住,第一個站了出來,辯解說道:“丹陽軍、霸王軍以及赤血軍在大晉戰場也折損了五六萬人,急需補充兵員,哪里還能抽調兵員補充進御林軍?”

    又是張弘范率先站了出來,充當帝塵的急先鋒,“三大集團軍的兵員缺口,可以從預備役中挑選嘛,這是很容易做到之事。”

    “那為什么御林軍不從預備役挑選?”春申君反問。

    “御林軍是王牌部隊,兵員標準自然要高于一般的野戰軍。挑選預備役?那不僅是御林軍的恥辱,更是王朝的恥辱。”

    得了,事情又饒了回來。

    朝堂之上,頓時吵成一團,有支持的,也有反對的。

    可越爭論下去,形勢就越對春申君他們不利,說到后面,已經有大臣將此事跟對王朝的忠誠掛鉤,好像他們不同意,就是對朝廷不忠一樣。

    由此可見,帝塵對朝廷的掌控力度,還是非常到位的。

    戰狼見了,心中嘆了一口氣,知道形勢發展到這一步,他們已經是胳膊擰不過大腿,遲早是要妥協的,嘆氣說道:“我同意。”

    “戰狼,你!”

    春申君見了,就要罵戰狼不爭氣,可看到戰狼頹廢的神情,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最終化作一陣長長的嘆息。

    “大周王朝,再經不起折騰了。”

    最終,三大集團軍中,唯有霸王軍暫時幸免,雄霸給出的理由也很充分,“大夏正在攻打江南行省,霸王軍的實力不能被削弱。”

    帝塵聽了,倒也沒堅持,此番能一舉削弱丹陽軍跟赤血軍,他已經很滿意了。更妙的是,春申君跟戰狼已經離開根基之地,丹陽軍跟赤血軍只能從皖南行省跟魯東行省的預備役挑選兵員。

    那樣的話,帝塵可就能大做文章了,

    以帝塵對這兩個行省的掌控力度,他大可借此機會,利用預備役,將觸角伸進丹陽軍跟赤血軍,給兩個集團軍摻沙子。

    只要打開口子,未來控制兩個集團軍,也不是不可能之事。帝塵暫時按下此心思,對雄霸說道:“關于江南戰事,我倒是有個想法。”

    網游小說網www.qknazc.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硕果赌城走势图